欧阳雪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需要靠自己双手去得到。

    该属于她的东西,任何都抢不走。

    那么抢走了,她也能抢回来,因为那是属于她的。

    叶倾心,你可要好好享受短暂的好日子。

    “心心,对不起,欧阳雪无罪释放了。”陆恒一脸歉意,让欧阳雪无罪释放,让小媳妇处于危险的状态,这对他来说,不是简单一句道歉,就能抹去的。

    叶倾心看着有一些憔悴的陆恒,伸手摸摸他的脸,很认真的说,“恒哥哥,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我以前是小看欧阳雪了,不过她这一次也算打草惊蛇了,何况她还受了很多皮肉之苦。”

    欧阳雪以为自己脱离了欧阳家,就是自由之身了吗?

    想的太简单了。

    “监狱那边多让欧阳雪的父母去探监。”被欺负上门来了,难道她还要继续软弱下去吗?

    如今为了孩子,一定不能让欧阳雪腾出空闲的事情。

    陆恒把叶倾心圈在怀里,“这事我第一时间就通知下去了。”

    只要***的父母去探监一次,以***那性子,一定会对欧阳雪恨之入骨,那么就会让***的父母找欧阳雪发泄一顿的。

    从而拖住欧阳雪,让她分心不了,去危害小媳妇。

    如今小媳妇的又怀着孩子,又要上学,如若是一直待在军区大院,当然是没有人能危害到小媳妇的,可是小媳妇要上学,不能因为此事,就让小媳妇不去上学。

    “恒哥哥,我不善良了?”她如今知道去算计了。

    陆恒低头在她唇边亲了一下,“我们只是回报她而已,如若当初欧阳雪计谋得逞,那么心心,如今你会在哪里?所以不要对于她,不需要善良,她早已经不是你的朋友了。”

    叶倾心不敢去想,如若欧阳雪的计谋得逞,那么迎接她的就是离婚,甚至不能去上学,甚至还要被逼着离开京都,一个人过。

    “别人敬我一分,我敬别人一尺,但是如若有人想要欺负我一分,我还十分。”

    陆恒满意的搂着她,“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这一辈子都是我陆恒的妻子,永远都不会变。”

    叶倾心心里宛如吃了蜂蜜一般甜,“我这一辈子永远也只是你陆恒的妻子,不会变。”

    两人相互许下承诺。

    “恒哥哥,你教我一些拳脚功夫吧,我要保护我自己,保护孩子。”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而不是让陆恒一直担心她,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依靠着陆恒。

    她要强大起来,并肩而行。

    她不要一直原地踏步。

    上大学是她的第一步。

    要共同进步。

    陆恒年纪轻轻就成了团长了,这两年虽然军职没有变,但是叶倾心也知道,他在熬资历了。

    而别人看到她,第一反应就是,她是陆恒陆团长的妻子。

    她希望有一天,别人看到陆恒,第一时间反应就是,他是叶倾心的丈夫。

    努力,在努力。

    陆恒没有想到小媳妇会提出这样一个让他为难的问题。

    “恒哥哥,你不愿意教我吗?”

    陆恒见不得小媳妇一脸委屈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