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老爷子见孙媳妇的醒了,想到他们几个月没有见面了,笑看着他们,悄然的退出了房间,还帮忙带上了房门。

    陆恒虽然一心都扑在叶倾心的身上,可是还是注意到爷爷这小动作。

    “恒哥哥,我好想你,好想你。”叶倾心说着又要起身,又被陆恒按在床上,可是叶倾心却单手一把勾住他的脖颈,偷袭的吻上他的唇,想要感受他是真实的,不是在做梦。

    几个月,她每天都在想他,哪怕让自己忙起来,依然没有让自己忘记想他。

    陆恒对于小媳妇的热情,惊了一下后,也沉迷其中。

    他也非常的想她,很想,很想的那种。

    如若不是他的伤口,怕小媳妇担心,他宁愿陪着小媳妇的身边,也不会愿意住在医院里却见不到小媳妇。

    “恒哥哥。”

    “我在,我在。”

    陆恒已经半坐在床边,把叶倾心搂在怀里了,下巴抵着她的头发。

    如若此时有人进门见到这一幕,一定会吃惊掉下巴的。

    “为什么一走就是几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不知道我会想你吗?”叶倾心拉过他的手臂,揪了起来。

    陆恒故意倒吸一口气。

    这让叶倾心顿了一下,“痛不痛,我帮你吹吹。“

    陆恒垂头吻上她的唇。

    这突然的袭击,让叶倾心愣了一下,一般都是她主动的,陆恒很少这样主动。

    她有上一世,重生而来,也是抱着,该主动的时候就主动,不拖沓。

    可是陆恒,除了晚上在那方面,有一些主动外,一般很少有其他亲密的接触。

    她也知道,是因为保守。

    “恒哥哥,你的伤,我看看?”叶倾心还没有被迷的七晕八素,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他的伤口。

    陆恒清楚知道,小媳妇是那种没有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性子,直接脱掉军t恤,露出胸膛处的伤口。

    叶倾心看到那伤口,伸手小心翼翼的靠近,怕不小心戳到伤口,它会流血。

    而且那伤口,距离心脏那么近。

    叶倾心一下子泪水就一下来了,怎么止都止不住。

    “心心,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叶倾心带着控诉的眼神望着他,“你知不知道,差一点,差一点,我们就生死相隔了,差一点,你娃就喊别的男人叫爸爸,差一点你媳妇就成为了别人的媳妇。”

    这话才落下,叶倾心就感觉到的自己后脑勺被按着,唇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下一刻,仿佛毁天灭地的吻霸上她。

    “你放开,呜呜....放.....”

    她的话被堵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倾心才感觉到自己被放开,可是她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似的,只能依靠着在他的身上。

    头顶上响起一个声音,“以后不准说这话,你这一辈子都是我媳妇,如若你敢嫁给其他男人,我就杀了他。”

    叶倾心一把扑到陆恒的怀里,大哭起来。

    为什么这话,上一辈子不说,为什么上一辈子不说,为什么,舍得放开她......

    叶倾心仿佛把上一辈子的委屈和这一段时间的委屈哭出来一般。

    声音越来越大。

    站在门外不远处的陆老爷子听到这哭声,脚步都踉跄了一下,担忧的朝着病房而来,这推门而入就看到孙媳妇搂着孙子哭的那么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