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叶城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他之前接过这人参,偷偷打量好一会儿,之前还有一些疲惫,好似恢复了一些力气。

    叶母一回来,就直接坐在凳子上,看向叶城。

    他妈为什么以这个目光盯着他?

    “妈......”

    高媛知道婆婆今天非常的生气,“妈,吃饭了。”

    叶城也赶紧附和着,“妈,我们吃饭吧!”

    叶老爷子大手一挥,开饭。

    陆家这边。

    叶倾心洗的非常快,因为天气冷,她是把东西移到空间里洗的,还顺便瞄了一眼外面的动物。

    把衣服穿好,穿着棉拖鞋,走了出去。

    “爷爷,恒哥哥,陈婶,吃饭吧!”

    叶倾心虽然吃了一点葡萄垫垫肚子,可是她还是有一些饿。

    今晚上吃了两碗饭,准备吃第三碗的时候被陆恒阻止了。

    “心心,你不能再吃了。”

    这吃多了,等一下睡觉不舒服。

    叶倾心摸摸肚子,“可是我还饿。”

    陆恒见小媳妇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依然没有动摇他。

    陆老爷子看看到孙媳妇这样子,心软的开口了,“再吃小半碗?”

    叶倾心答应的非常爽快,“好。”

    “爷爷......”

    陈婶笑着说,“这吃的才是福气,之前心心都是只吃一小碗。”

    叶倾心吃完的最后小半碗,没有再去盛饭了。

    “我先上楼了。”

    陆老爷子对着她挥挥手,“去吧!”

    见孙媳妇走了,陆老爷子才问,“你去看看心心身上有没有伤痕。”

    如果不是家里还有人,陆恒早就给小媳妇检查一番了。

    “好”

    陆恒快速的洗了一个澡,把衣服晾晒,在才上楼。

    叶倾心瞪着湿漉漉看向陆恒。

    “怎么还没有睡?”

    “我还饿。”叶倾心不知道为何,突然觉得自己好饿,她都感觉自己成了小饭桶了。

    还饿?

    小媳妇的饭量都比上他了。

    “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叶倾心吃惊的都张大了嘴,是没有想到陆恒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睡着了,就不饿。

    “恒哥哥......”

    陆恒掀开被子的一侧,躺下,就开始动手起来。

    “恒哥哥,你干什么呀?”这样急不可待的陆恒还是第一次见到。

    陆恒却一本正经的说着,“有伤口吗?”

    伤口?

    陆恒这是的打算给她检查一下。

    “我没有受伤。”叶倾心立即拉住的陆恒的手,给出一个答案。

    可是陆恒却不相信,继续检查起来。

    这一遍检查下来,还真的没有瞧见到伤痕,终于放心了。“

    但是不代表这事就这样抹过去了。

    “离开部队的时候,你怎么答应我的?”陆恒这样算的是秋后算账了,不给小媳妇一个深刻的教训,她是记不住的,怕她一转眼有进山了。

    叶倾心一双明亮的眸子,咬唇低喃道,“恒哥哥,冷。”

    陆恒立即把叶倾心搂在怀里。

    “心心,你今天吓着我了。”

    叶倾心怕他打她,忙道歉起来,“我错了。”

    陆恒眉头紧锁,“这一周都不准出门,就待在家里。”

    叶倾心可没有忘记自己钓鱼这事,一周被捆在家里,那她得少赚多少钱呀?

    她着急的解释起来,“恒哥哥,我在卖鱼,如果一周不去,这生意就没有了。”

    小财迷的小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