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老爷子都别过脸去。

    叶母用小勺舀了一小勺端到叶倾心的唇边,往里面喂,陆恒怕鸡汤会流出来,第一时间就用毛巾垫在叶倾心下巴处,怕汤会流出来。

    可是鸡汤却没有了流出来,不但叶母吃惊,就是陆恒也有一些吃惊。

    叶母见第一勺鸡汤没有流出来,继续给女儿喂鸡汤。

    这一连喂了好几勺。

    “能喝,能喝。”

    叶老爷子和陆老爷子同时看了过来。

    “这是好事,能喝就说明醒来机会大一些。”叶老爷子满脸的欣喜的说着。

    陆老爷子也满口认可,“对,说不定很快就醒来了。”

    可是喂了小半碗后,就喂不下去了。

    叶母也就放弃了。

    “小恒,你把剩下鸡汤喝了。”

    此时的叶母脸上是带着一抹笑容的,因为女儿很有可能很快就醒来了。

    叶母立即去找医生来跟女儿检查一番。

    特别是医生听说病人能喂进去鸡汤,更是吃惊,检查了一番,好像情况好了一点。

    但是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能喝下鸡汤,对于叶母他们来说,已经是好事了。

    白天有过去了,叶母几位长辈被劝回去,病房里有只剩下陆恒一个人了。

    熬了一天一夜的陆恒终于有一点疲倦了,准备起身去窗户哪里吹吹冷风,让自己清醒一下,就发现病床有一点动静。

    叶倾心是被尿意憋醒的。

    第一时间发现房间里是黑暗的,当然是去开灯,可是却没有摸到,可是灯却亮了,突然的光照射下来,让叶倾心下意识用手背遮住有一些刺眼的灯光。

    “心心,你醒了?”突然耳边一个低沉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

    叶倾心掀开被子起床,“我要上厕所。”她以为这是在家里,根本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现在什么事情对她来说,都没有解决生理来的更猛烈。

    “我的鞋子,我的鞋子。”陆恒直接抱着叶倾心坐起来,给她穿上鞋子,立即抱着她出了房间。

    这人干什么,她要上厕所,自己知道去,不用人抱。

    可是被抱着走出房间,才后知后觉发现那里有什么不对劲。

    “这里是哪里?”怎么那么像医院?

    不对,这根本就是医院,她怎么来医院了,她现在明明应该是在家里,而不是在医院。

    “医院。”

    叶倾心原本是打算想要问为什么她一觉醒来在医院了,就听到陆恒说,“到了。”把想要吐出的话,瞬间咽下去了。

    叶倾心立即朝着厕所而去,毕竟人有三急。

    这解决生理,叶倾心走出了厕所,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陆恒一直站在外面等着,见叶倾心出来了,公主抱的方式将叶倾心抱着去病房。

    “恒哥哥,我怎么来医院了?”叶倾心记得她不应该在医院,可是为什么一觉醒来却在医院呢?

    陆恒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

    而是抱着她快步走到了病房,把她放在床边,为她脱掉鞋子,让她躺着,为她盖上被子。

    这才有转身把病房门关上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为什么在医院里?”总不能的她梦游来医院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