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婶笑的那个眉开眼笑,视线还瞄了几眼叶倾心的肚子处。

    叶倾心瞬间就敏感发现这一点,想到昨晚上还有前天晚上的事情,羞的都想要挖一个地洞钻进去了。

    心里暗骂起陆恒来。

    所以在部队的陆恒当着手下的兵,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

    “团长,你没事吧?”

    今天见团长脖颈处有一点红印,作为过来人,有的是明白的,可是有人就不明白了。

    陆恒冷眸扫向来人,“你看我像有事吗?”

    那人不敢说话了。

    今天的团长看起来好可怕。

    这边的叶倾心找了一个借口,飞快的上楼去了。

    她捂着自己的脸,“没脸见人了,陆恒,都怪你。”

    叶倾心想要尖叫几声来发泄心中的羞涩。

    下一秒她进入了空间,查看她放养进来母鸡和公鸡。

    这一看,叶倾心都愣住了,因为她家母鸡和公鸡正在糟蹋她种的菜。

    明明昨天这菜还没有开花,可是今天却已经开花结果了,而且还是硕果累累那种。

    有辣椒,有茄子,有南瓜,还有打结的一些黄瓜。

    看到这些菜,叶倾心都有一些头痛了,这天天吃,顿顿吃,都吃不完了。

    看来下午要去卖菜了。

    可是有的菜不是稀罕菜。

    天气变冷了,可是还是有茄子,有南瓜的,更不用提白菜了,那么就只有黄瓜和辣椒能出售。

    不行,如果拿去卖,危险性大,赚的少,如果的能把这些菜存起来,冬日在拿出去卖,定然是大赚一笔的。

    可是要如何储存?

    叶倾心还想着如何储存,就发现地里的菜开始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她顺着那方向看去,却不知道何时竹屋旁边出现了一个茅草屋一样的房子。

    都把她给惊呆傻了。

    可是能摘的黄瓜、南瓜、茄子、辣椒都朝着那个房子而去。

    叶倾心突然感觉到有一点累,慢慢的越来越累,最后她晕倒了。

    陆老爷子今天有跟叶老爷子几人去钓鱼去了,还跟叶老爷子说了,今天中午孙媳妇给他做红薯饼,还做按个拔丝红薯,很甜很好吃,所以中午吃饭的时候叶老爷子来陆家蹭饭了。

    “心心,心心.....”叶老爷子一到陆家就喊着叶倾心的小名。

    在厨房做饭的陈婶走了出来,笑眯眯的说,“心心回屋睡回笼觉去了。”然后有转身回厨房去做饭去了。

    睡回笼觉?

    陆老爷子是过来人,虽然这几日睡的很好,可是也想到怕是孙子与孙媳妇晚上忙着造人的事情。

    孙子的体力好,可是孙媳妇的体力这肯定赶不上,这怕是都吃不消了。

    叶老爷子也没有在喊了,但是却表面上严厉批评起来,“这心心,虽然没有上班,可是这毕竟嫁人了,不能像在娘家那样,睡到自然醒,等一下我可要好好说她几句。”

    陆老爷子看了一眼叶老爷子立即护起来,“心心就是嫁人了,依然可以睡到自然醒,瞧你老叶,就是小肚鸡肠的,我可不准你说我孙媳妇。”陆老爷子也不好明说孙子折磨心心起不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