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倾心感受到手心的温暖,这梦太真了,她都能感觉到妈妈手心里的温暖。

    刚才吃东西的时候,那香味,那吃到肚子里哪一种饱腹感,她没有在意,可是现在呢?

    她伸出手,狠狠的捏了自己大腿一下,下意识叫了出来。

    “心心,你怎么自己揪自己?”叶母带着一点怨的关心着,这真的是她的冤家,她在这里担心不得已,而她还当着她这个妈的面,揪自己,虐待自己。

    叶倾心吃惊的盯着她妈,“我在做梦,我一定在做梦,我一定在做梦。”

    叶母见女儿神经还是不对劲,不,应该说,今天女儿从一醒来就不对劲。

    叶老爷子也听到孙女的话,面色有一些严肃,“不会魔怔了吧?”随即想到这个时候还是敏感期。

    叶母闻言后,惊呼的出声喊了一声,“爸.....”这个时候谁敢说这些,哪怕是爸的身份这话也不能乱说。

    叶老爷子叹息一声,缓和了脸上表情,“你这几日多陪着心心,我等一下亲自去找一下老友问问这事。”

    今天孙女这奇怪的表现,不得不多想呀!

    叶母也是一脸担忧,不过还是答应了,还叮嘱着,“爸,你小心一点。”

    叶倾心见爷爷和妈妈当她不存在的说着这事,听爷爷的口气,是要去给她找会一点道行的来看看她,而且以妈那避之不谈的严肃劲,这定然是七十年代。

    “爷爷、妈,我没有魔怔,能在临死前还能见到你们,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叶母之前还半信半疑的,认为公公多此一举了,可是此时闻言这话,哪里还有什么怀疑,完全是相信了。

    如若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瞎话,你还这么年轻,有什么想不开,你难道要让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吗?你受了欺负,你跟妈说就是,千万不要想不开,妈养你这么大,可不是让你为了一丁点事情,就想死什么的。”叶母都带着一点哭腔的语气骂着。

    叶倾心一把搂着叶母安慰起来,“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能在见到你们,我真的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对不起,对不起......”

    叶老爷子的脸色一直紧绷着。

    高媛从厨房出来,也发现气氛更是压抑了。

    婆婆抱着小姑子都哭了。

    这又怎么了?

    她嫁到叶家也有好几年了,可是从未见过婆婆哭,就是小姑子出嫁,也未曾见过一向坚强的婆婆哭,可是眼下却看到婆婆哭了。

    “妈,不哭,不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这不是在你眼前吗?”为什么眼前这一切只是庄周蝶梦,也许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妈妈,可是她依然愿意妥协。

    叶母拿出手帕擦着眼角的泪水,盯着女儿,“那你必须答应我,不准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不准再提死不死的。”

    叶倾心原本就愧疚,如今听到这关心的话,眼眶一下子有红了,“好,我答应你,答应你。”

    可是她知道她的病,是过一天算一天了,能在临死前在见到亲人,她是真的没有遗憾了。

    叶母生怕一个没有注意,女儿就去做傻事了。

    “不准骗我。”

    叶倾心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不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