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有君子 >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一棒一枣全文阅读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一棒一枣

江夏郡边境,陶商中军的帅帐之内。

陶商轻轻的摆弄着桌案上的一枚印绶,半闭着眼睛,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

他的下方,站立着诸多文武,帐篷内虽然没有人高声喧哗,但个中的紧张之情,却是任谁都能感觉的出来。

麴义站在下方,低着头,恨不能将整个身躯都钻进土里去。

今日这人,确实是丢大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却见陶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征北将军的印绶,本来是打算将军立下这场功劳之后,陶商亲自交给你的,连敕封我都拟定好了……可如今,这事,却该怎么办?”

麴义也知道自己理亏,只得把头埋的更深了。

他原先在袁绍和韩馥面前牛逼哄哄,乃至于当面顶撞,确实是有他的原因,因为他在那些人的麾下不曾打过败仗,或者说没有因为自己失误而打过败仗。

可这一次,陶商让他全权负责,命他节制先锋军所有的将士,而且还千叮咛万嘱咐,让麴义一定要谨慎的对待敌手,并和甘宁,周泰,蒋钦,徐盛等人的水军相辅相成,共同进兵。

结果麴义不听指挥,贪功冒进,直接造成了这个败北的惨重后果。

“末将……无话可说。”麴义再是傲气,也知道人活着得要点脸,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没有资格犟嘴反驳或是推卸责任。

陶商站起身,拿出了随身的军令状,那上面还有麴义的签字画押。

陶商拿着那卷白帛,轻轻的冲着麴义甩动,道:“麴将军,这是你率领先锋军出战时,曾立下的军令状,陶某给你带着呢,本以为根本就用不上,哪曾想,唉!……既然咱们已经签了合同,那就得按照规章办事!眼下你打了败仗,导致损兵折将,那本相却也不能徇私……”

麴义闻言,眼皮子直跳。

“丞相的意思是……”

陶商苦涩的叹气:“我的意思很简单……我现在只能弄死你了!裴钱,裴光,把麴义带下去,军法从事。”

裴钱和裴光二人大步上前,一左一右的将麴义挟持住。

麴义的面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他当然不想就这么嗝屁了,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要是他开口向陶商求饶,却又未免太丢面子,如果真是这样,他以后也就不用在整个陶营中混了,三军将士,只怕任谁都会瞧不起他。

裴钱和裴光挟制住麴义之后,本该把他拽下去,但二人却只是押解着他,并没有动。

他们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陶商也知道自己的这两个侍卫队长是在等什么。

一般主帅杀人的时候,旁边的文武群臣应该是一同站出来,替被杀的人求一下情,这样也算是给了主帅一个台阶下。

如果主帅想杀这个人,他就以军法不容为坚持,执意的把这个人杀了。

但如果主将还想留着这个人,他就可以借口说是听在大家求情的份上,饶你这厮一条狗命。

这属于斩将之前的必备套路,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流程。

但今天的帅帐内,两旁众人都是不吭一声,不论文武,一个个都仿佛是跟自己没关系似的,一个出来求情的也没有。

鸦雀无声,简直跟商量好似的。

陶商的脑袋上不由流下了豆大的汗珠。

尼玛!这麴义什么人缘!

你特么来我营中刚几个月啊,就把我手底下的人全都给得罪了?

这个麴义已经因为这幅死德行,已经换过两位主公了!怎么如今还是死性不改,到处的得罪人?

他是在丧门星的照耀下出生的吗?

你自己是个什么揍性,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拜托你改改你那狗脾气啊,大哥!

陶商半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去,心中恨不能把麴义劈成八瓣。

但他不能那么做。

于是,陶商便试着出言引导众人。

“你们……就没有点什么话想对陶某说的吗?”

大家都是低头不语,一个也不吱声。

“都稍稍发表一下自己的言论呗?要不这局面多尴尬。”陶商笑着道。

大家还是都不吭声。

陶商双眉一皱,重重的一拍桌案。

“都给我放点屁出来!不然……扣工资!统统罚钱!”

“噗嗤!”

话音落时,陈登那边突然传出了一阵闷响声。

然后便见帅帐之内,一股刺鼻醒脑的甲烷气味,瞬时间在帐篷内蔓延。

陶商赶紧用手捏住鼻子,道:“把帐帘掀开!快掀开……元龙啊,打从我第一天认识你,你这脾胃就一直不调啊,这味也太冲了……我适才说让你们放个屁,也不过是一个温柔的比喻,你也不用来真的啊……此举未免过于犀利了。”

陈登很是尴尬,叹气道:“老毛病了,老毛病了,一紧张就这样,丞相恕罪。”

“罢了,恕罪便恕罪,既然你屁都放了,话也别憋着,给你一个发言表现的好机会!”

陈登嘿然一笑,轻轻的扫了麴义一眼。

说实话,他是真不想替麴义说话,这个人自打到了陶商治下,平日里就没怎么拿正眼瞅过自己。

陈登好歹也是徐州文臣之首,士族之首,麴义这么不摆他,他当然犯不上为他求情……这种没眼力见的货,爱死不死。

但陶商既然已经“借屁点名”,那陈登也不好拒绝。

再怎么的,也得给主公面子。

他拱了拱手,道:“丞相,如今天子刚刚登基,大赦天下,正当是以恩威加于四海之际,此时擅杀大将,与朝廷不利,与天子基业不稳!如今陛下年幼,丞相代理国事,自当替陛下威加晒,恩泽九州……麴义之事,我看就权且让他戴罪立功,以观后效,丞相以为如何?”

陈登的话令陶商非常满意,他点了点头道:“也罢,既然如此,就权且按照元龙的意思办吧,不过麴义首战失利,又曾立了军令状,却是不可不罚……且打三十军棍,帐前戴罪留用。”

……

可怜麴义当初丢弃袁氏,投奔陶商,也是因为挨了棍子。

本以为这次终于找到了一个不会再揍自己的主公,哪曾想陶商也没惯着他,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又是一顿好打。

伤自尊啊。

奈何这事都是麴义自找的,毕竟军令状摆在那,陶商若是一根手指头不动麴义,于三军将士面前肯定是说不过去。

但麴义的心,不知为何,就是不舒服。

当天夜晚,麴义背上带着棍伤,在帐篷内辗转难睡之时,陶商却是亲自来看他了。

而此次前来,陶商不仅带来了金疮药,还有那个白日间,他用手摆弄的征北将军印绶。

当那印绶摆在麴义面前的时候,不知为何,这个平日里眼高于顶的男人当时居然流泪了。

当然,这泪水并不是感动的泪水,陶商也不指望他这种心地凉薄的人会有感恩之情。

陶商知道,麴义这是悔恨和委屈。

不过也好,有悔恨,有委屈,就足够了。

至少这件事能让他消停好一阵子。

“麴将军,你别怪我,虽然我了解你的能力,也知道你的本领,但事情摆在眼前,败了就是败了,况且还有军令状在,无论如何都必须略施惩戒,不然不足矣服三军,陶某治下百万之户,有些事不可徇私,希望你能理解。”

麴义虽然傲气,但也不是傻子,他使劲的点头,道:“末将知晓,此番是末将阵前失利,与丞相无干,末将罪该致死。”

陶商微微一笑,道:“死倒是犯不上,你可是当世少有的名将,让你死,陶某舍不得……至于这征北将军的印绶,将军暂且收好,这军职早晚都是你的,只是眼下时机不至,待此番报仇建功之后,陶某一定为将军伸今日之冤。”

陶商如此给麴义面子,麴义再是不懂人事,也自然不会怪陶商,他少有的对陶商表示了感激之情。

又查看了一下麴义的伤势,确定无碍之后,陶商叮嘱他好生休息,然后方才走出了帅帐。

帅帐之外,正有郭嘉在外面等待着他。

“呵呵,郭某怎么感觉,麴义之败,还有那卷借机揍他的军令状,是你早就预谋好的呢?”郭嘉笑呵呵的出言拆穿他。

陶商白眼一翻:“瞎说,我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将军打败仗,再说了,我又不是活神仙,哪会知晓是什么人物来跟麴义交手。”

郭嘉轻轻的摇了摇头,寻思了一下,暗道也是。

若这些事也是姓陶的能计算到的,那这小子现在未免也变的太过可怕了。

“对了,打败麴义的人是谁?听说是刘磐?他真有这个本事吗?”陶商问郭嘉道。

郭嘉摇了摇头,道:“主将虽然是刘磐,且其也却有能力和才华,但根据校事的汇报,真正战败麴义的,乃是刘磐帐下一名叫黄忠的武将,此人既善战,又懂的用兵,很是了得。”

陶商闻言恍然而悟:“原来是这个老流氓……看来这一次,厉害的对手当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