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的异能是热水 > 第八十五章 炎老大
    地下,这个名为聚宝盆的擂台,本来是血狼的根据地,今日却被鸠占鹊巢。

    而且,今天的巢,没有观众,只有鸠和鹊。

    擂台一角上方,升降台缓缓放下,悬在距离地面十余米处,这平时是主持人兼解说的位置,今天却换了阵容。

    升降台上一反常态地放了一张小圆桌,和一张椅子。

    而上面有五个人。

    其中有两个是血狼众熟悉的两个人,一个是他们的直属大哥,龙域,和方鱼并称血狼双鲨的龙域。论资历,比方鱼老得多,但是位置和方鱼是持平的,这也说明了方鱼的能力确实是很突出。方鱼是那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而这个龙域就直接看起来就是那种生人勿近,我是坏人的面容。

    相比龙域,另外一个虽然血狼众不一定都见过,但是一定都知道,那就是他们的老大,刘炎,炎老大。

    炎老大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顶着一头油光锃亮的头发,细细修理过的鬓角,看的出是平时很在意形象。他整个人散发着些许的桀骜,短西服下敞领的t恤隐隐可见胸口一个血色的狼头,不大的眼睛里不时的散发出阴鸷的光芒。

    而此时,作为血狼的老大和二把手,这里的主人,都站在一侧。

    坐在椅子上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两撇小胡子微微上翘,纤长的双手一只端着一杯香茗细细品味,另一只手上半握着,似在把玩着什么小玩意儿。

    中年男子身后站着两个身材高大威猛的男子,一袭黑色劲装,胸口肌肉一块块棱角分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默然的看着前方。

    “炎老大,”品茶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在一旁默立的刘炎,淡淡道,“擂台战也打了许久了,双方也有胜负,这段时间我也看到了你们血狼实力,确实还不错。”

    中年男子话中似在夸奖,但是语气中,并没有任何的夸奖,炎老大也听得出,这位这么说,也只不过是客套,给他们点面子,其实各自心里有什么,早就心照不宣了。

    炎老大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埋下一抹不可查的凶狠,换上一副谄媚,“大人您可折煞我了,叫我小刘就好,炎老大什么的都是下面的人不懂事,说着玩的。”

    “您可别再折煞小刘了,擂台战确实打了挺久的,您应该看得有些疲倦了吧。”刘炎要是听不出男子话中的意思,他也别当这血狼的老大了,回去卖地沟油更好,“不如这擂台战就不打了,也没有什么必要。”

    “我们小小血狼,那能够跟大人相提并论,这擂台赛都是您太抬举我们,还给我们机会跟您的手下高手切磋,这是我们血狼创会至今,最大的荣幸了,如果不是您的大度,不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也见识不到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炎老大笑着说。

    “我早就跟下面的人说过,让他们好好向您手下高手学到一招半式,以后能够更好的为大人做事。”炎老大此时完全放弃了抵抗,这句话一出,血狼其实基本上就是拱手送了出去。

    兵不血刃,敌方首领带着最高的诚意开始跪舔。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男子听到炎老大这番话,没有一点惊讶,相反若是他不这么说,反而会让男子诧异,质疑他的智商,“毕竟当初是我说要打这擂台赛,来增进我们的交流,为之后的交接,以及双方弟兄熟悉打下基础,这也叫不打不相识嘛。”

    男子对于炎老大话中,已经把自己和血狼算在了他的手下,还是很是满意,明事理懂事的人,还是很好交流的。

    “是是是,”炎老大赶紧附和,“大人高瞻远瞩,小刘着实惭愧,妄揣天心。”

    “哈哈,”男子笑,显然对炎老大的话很受用,“还好还好,只要你好好跟着我,学着点,总有一天,你也会有这种远瞩的。毕竟,站得高望的远。你也不差,只是站的矮了点。”

    坐着的男子看着站着的炎老大,话中气势,仿佛他才是那个站着挺直腰杆,气势十足。

    “那大人,您觉得擂台战要怎么继续呢。”炎老大继续道,他心里把这个人不知道骂了多少遍,可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弯腰自有直路走。

    “这样吧,擂台战的规矩还是不能改,打还是要打。不过规矩是死的,剩下几场挑战赛我也不想看了,就取消吧,直接开始擂主战吧。”男子放下了茶杯,把玩着手里的小玩意,看着炎老大,眯着眼睛。

    “对了,你们那个年轻的新擂主,让他好好打,要是打赢了,这单生意我就算你在我手下做的第一单了。”男子声音渐渐提高,“若是输了呢,我们不要没用的人,你知道怎么办吧。”

    “至于生意呢,也就别做了。既然站的又矮,看的又不远,那不如先去站站岗,站直点,就能够看得更远了。”

    炎老大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这个狗杂,这样羞辱自己,饶是他再好的心理素质,几十年混下来的脸皮,多少年没说过这样的不要脸的话,可是还是要被臭鞋踩在脸上,还要笑给人家看。

    至于新擂主,自己哪知道是谁,方鱼这混蛋也没有跟自己交代清楚,只说是自己人,靠得住,后来他让别人去查,什么也没查到,连名字都不知道。

    而方鱼已经一天没消息了,电话打不通,手下弟兄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本来现在站在他身边的,不仅仅是龙域,还应该有方鱼才是,可是一天找不到人影,自己这个老大,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狗杂这样说,自己要怎么办,难道真他妈的去看门?

    炎老大心里很明白了,今晚的擂台战,自己这边是不可能赢的,他们已经给了这么多时间,也玩够了,不想玩了,不仅仅想要兵不血刃拿下他们,还想要狠狠的羞辱自己,让血狼的弟兄以后都抬不起头来。哪怕是自己投诚了,就算是自己不要脸,可是所有的弟兄,以后也都是低人一等。

    他低着头,脸上露着笑,心里马埋啤。

    而且,方鱼多半已经没有好消息了,是生是死都只能看人心情,更别说这他吗的擂主战,自己上哪去给你找那个擂主,指不定擂主已经被你们抓起来了,这场戏,只是做给他们血狼所有人看,话说这么明白,他要是还想不明白,从这跳下去更快明白。

    他若是不知道耻辱这两个字怎么写,他也当不了血狼老大。

    他若是不知道这场戏做给谁看,他也走不到今天这个位置。

    他若是,不舔着他们的皮鞋,笑着说好,然后挺直腰杆去看大门,他们血狼几百号弟兄,明年清明连个扫墓的人都没有。

    “大人说的是,那今天就直接打擂主战吧。”炎老大笑着说道。

    “七点准时开始,要是人没来,就算输吧。”男子看了一眼腕上的表,淡淡道。

    “还有一刻钟七点,那我们就在这饮茶聊天,谈谈人生。”男子抿了一口茶,看着脚下空空的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