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九十八 生死有命
    翌日一早,萧禹文和林绾烟都还没起床,灵隐便匆匆来敲门。

    萧禹文穿好衣裳便开门往外走。

    “主子!来了很多官兵,说要搜查。是为了慕容王府灭门的事。”??

    灵隐低声向萧禹文禀报。

    “昨夜抄回来的东西可收好了?”??萧禹文淡淡地问了句。

    “都锁在密室,清单待会儿会和密函一起送到主子书房。”??灵隐答道。

    “那便好。要搜让他们搜吧,不过做做样子。”??

    萧禹文说完便回了房。

    林绾烟也被吵醒,嘟着小嘴??睁开眼睛看着走进房间里来的萧禹文。

    “大清早的,怎么了?”??

    “官兵来搜查要犯,先起来穿衣裳吧,还困的话,用完早膳再回来接着睡。”??

    萧禹文淡淡一笑,拿过林绾烟的衣裳走到床边。

    “什么要犯?在南栎城住了那么久都没遇到来府搜查的,到这朱城短短半个月就碰到两次,这朱城也是有够乱的。”??

    林绾烟皱着眉抱怨道。上回慕容王府的人来搜查,可把整个别苑都搞得一片狼藉,完全就是到处乱翻。??

    “昨夜慕容王府惨遭灭门。”??

    萧禹文一边帮林绾烟穿衣裳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林绾烟满脸震惊。

    萧禹文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慕容湘和慕容素锦也都死了?”??林绾烟轻声问道。

    “嗯。”??萧禹文淡淡应道。

    “是我们做的?”??林绾烟有些难以置信。

    再怎么样,她觉得慕容素锦是无辜的,虽然只接触了两次,但她能感觉到??慕容素锦是个单纯的姑娘。

    “本来没准备昨夜动手,是他们先杀上门来的。我们也死伤了很多弟兄。”

    萧禹文??依旧风轻云淡。

    林绾烟愣了愣,灭门的意思就是府里不论男女老少,会不会武功,有没有还击之力,都被杀了,这起码也是几十上百条人命啊。??

    ??“三爷,我们能不能别滥杀无辜?替我们的孩子积点德好吗?”

    林绾烟顿时感觉心里很沉重。

    如果让她亲手杀一个人,她肯定会怕得几天几夜都睡不着,真的不知道这些杀手内心怎么会那么强大。??

    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没有说话。替她穿上鞋子,便扶着她往梳妆台走去。

    “你有没有受伤?”??

    林绾烟见萧禹文一直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给自己梳头,又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好像重了点。

    “都是些皮外伤,无碍。”??

    萧禹文淡淡地答道。

    他并不觉得杀光慕容王府的人有什么错,斩草必定要除根??,否则后患无穷。

    只是无法反驳为自己孩子积德这句话,他手上沾了太多人命,如果老天一定要罚,他希望将他一个人打入十八层地狱就好了,千万不要牵扯到林绾烟和孩子。??

    “三爷,你也是要当父亲的人了,凡事都要小心,你若有个什么,我和孩子怎么办?”

    林绾烟不相信萧禹文只受了皮肉伤,多半是怕自己担心,才这么说的。

    萧禹文淡淡一笑,“傻丫头,我不会有事的。我们还得多生几个孩子呢!”

    林绾烟撇了撇嘴,多生几个,当她是母猪吗?想得倒美!

    两人才走出院子,便见一队官兵往他们院子来。

    萧禹文揽着林绾烟的腰让到一边,由着他们进院子里搜查。他看到灵隐跟在领头的官兵旁边,就知道不会有什么事。

    也正如萧禹文猜测的那样,灵隐早就用银两打点了那些官兵,他们也就例行公事地四处看看,也没动手损管什么东西,相当于溜达一圈就走了。

    本来就不可能抓到凶手,但身为郡守的余有望又不能让人揪着辫子指责不作为。

    于是就暂时将城门封了,不让任何人进出,同时再全城搜索可疑人物。

    这些官兵倒也乐得干这种差事,基本上每户人家都会塞点银两让他们手下留情,别把家里搞得太乱了。

    遇到大方的人家,出手就是十两二十两银子,这一天下来,每个人都得分不少银子呢。

    当然,这些挨家挨户搜查的官兵多是没什么资历背景的。有点关系的,都跟着余有望去慕容王府了。

    整个朱城谁不知道慕容王府富可敌国,这下被灭门了,那府里的财物不都得充公?

    充公归充公,从中顺手牵羊些银两或值钱的东西谁会知道?

    如今消息才刚刚往皇上那里传,如果皇上要专程派人来查办此事,也是明日以后的事了。

    趁着都城没来人之前,把慕容王府的财物给清点归档了,是再明智不过了。

    可令余有望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整个慕容王府能搜的地方都搜遍了,找出来的银两不足万两,平日里见到的那些名贵字画瓷器也都不翼而飞。

    难道有人捷足先登?可慕容王府并没有被洗劫过的痕迹,那些个夫人小姐的房里,碎银两、珠钗首饰都原封不动。

    余有望怎么都不相信,堂堂一个慕容王府竟不如自己富裕。

    他觉得自己被坑了,被昨夜那个小王八犊子给坑惨了。

    就搜出这么点东西,说出去谁信?肯定大家都会认为他从中贪了。

    如数上缴这些东西都会惹人怀疑,那自己该得的辛苦费谁来给啊?

    于是,余有望干脆叫手下悄悄地把搜出来的东西带回府里,再将慕容王府搞得乱七八糟,制造出杀人抢劫的场面。

    而当萧禹文将满满两页纸的清单递到林绾烟手里的时候,林绾烟却看得目瞪口呆。

    “这慕容王府竟然那么有钱?光黄金就搜出几万两,还有那么多稀世珍宝!这都是从哪里来的?”

    萧禹文淡淡一笑,“这算得了什么,再接着查,恐怕还有不少值钱的商铺田庄宅院良田。”

    “天啊!这都是慕容王府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啊!太可怕了!几辈子都花不完吧?”

    林绾烟觉得这慕容王府真是刷新了她对富裕的认识啊,她觉得瑾王府已经算很有钱的了,可跟慕容王府比起来应该不算什么吧?

    “现在你还觉得慕容王府很无辜吗?”

    萧禹文淡笑着问道。

    他还没告诉林绾烟,慕容逸屯了不少兵器粮草,只是还来得及一一搜出来。

    “那些妇女孩子是无辜的,他们肯定没有参与。”

    林绾烟皱着眉说道。

    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他们的吃穿用度都来源于此,不是主谋,也算帮凶。”

    “那他们也没得选啊!你说慕容素锦她能选择自己不生于慕容家吗?不都是天意吗?”

    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

    “你都说了是天意,还要我再说吗?终归生死有命,我问心无愧。”

    萧禹文淡淡说道。

    “哎,我知道你是惩凶除恶扬善,可不一定非要杀那么多人啊!很多人并不是生来就那么十恶不赦,只是一时走错路。也许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还是能做一个好人。”

    林绾烟语重心长地说道。

    “一年树谷,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机会不是某个人给的,而在他们自己的觉悟。当你没信心感化一个人的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永绝后患。”

    萧禹文并不认同林绾烟的看法。

    林绾烟撇了撇嘴,摊了摊手,“哦啦,我无**说!”

    萧禹文扬了扬眉,不再说什么。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没必要一定争出什么对错。

    慕容王府一夜被灭门的消息,很快在朱城便人尽皆知。

    但有人欢喜有人愁,那些曾经被慕容王府欺压过的人,无不拍手叫好,大呼人在做天在看,试问苍天饶过谁?

    而素来与慕容王府有往来的人,便惶惶不可终日。

    连慕容王府这样称霸朱城的豪门大家都顷刻覆灭,他们这些只能算小喽喽,可不得多几个心眼?有什么坏点子还是等避过这阵风头再说。

    朱城这么大一个灭门凶杀案,不用说也惊动了当今圣上。

    当知道是慕容王府时,萧煜心里会心一笑。

    这些年,他也没少听人说慕容逸在朱城的不安分。

    一直没动他,少部分原因是顾忌慕容王府曾经立下的赫赫战功,更多是因为手里的证据有限,若无法一次扳倒,那便要落人口实。

    这下有人了却了他多年来的一桩心事,不得不让他暗自欣喜。

    但作为皇上,萧煜还是在众臣面前表现出莫大的悲恸,也指命了一人即刻前往朱城,同朱城郡守共同查明此事。

    还有同样激动得想载歌载舞的人,就是坞仲和其他几个坞肆的人。

    他们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当“灵狐”说两个月之内慕容逸就会没命,他们就已经很知足了。

    作为擅闯过慕容王府的人,里面有多少高手,他们很清楚。只能感叹灵夜宫果然名不虚传!

    ??当他们同灵异卫说想亲自同“灵狐”道别时,萧禹文再次去和坞仲交谈。

    了解到他们其实并没有确切的打算,便邀请他们加入灵夜宫。

    坞仲自知武艺不够高强,心里战战兢兢,可“灵狐”告知有他的老本行可做,他便放心地留下了。

    不仅他和另外五个人留下了,还表示会召集坞肆尚存的其他人。

    对此,萧禹文自然是求之不得。

    煅异卫虽然同属灵夜宫,但在武艺上的要求没有灵异卫高。

    不过,同样有严格的选用标准。去了溪棠,灵犀自然会妥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