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五十一 名正言顺的蛀米虫
    “当然不仅仅是。”萧禹文淡笑着说道。

    林绾烟一个气急,这厮肯定没明白自己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这认知水平的鸿沟是历史才能稍微填平的。??

    “三爷,我只想告诉你,我是你妻子,是可以为你分忧解难的。虽然我算不上绝顶聪明,但自认为读过不少书,难道有谁敢说我是绣花枕头?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三个臭皮匠抵一个诸葛亮,众人拾柴火焰高,你有什么跟我说,指不定我还能给你出点馊主意不是?”??

    要不是考虑到萧禹文会被吓到,林绾烟真的恨不得在他耳边放声高歌一曲《团结就是力量》。

    ??萧禹文又是一愣,这丫头的想法就是跟别的女子不一样。别家的夫人都是一天想着如何当好这个家,如何侍奉好夫君,教育好子女。

    她倒好,王府里的什么事都不管,却想着办学堂让穷苦人家的孩子有书可读。明明就是长于深闺中的女流之辈,没见过江湖上的多少世面,如今却大言不惭要替自己分忧解难。

    ??“我不说,只不过是不想绾绾操心。过多思虑,容易变老。”萧禹文故意把“老”字说得很重。

    “你这个没良心啊!我替你操心你还咒我变老!你说,才成亲多久?你就开始嫌弃我了?”??林绾烟的小粉拳就像雨点般落在萧禹文的胸口。

    萧禹文一把将林绾烟搂进怀里,??深情地亲吻她的双唇,柔声说道:“王妃冤枉我了,我永远不会嫌弃你的,你别嫌弃我就好。”

    林绾烟一把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男人那张嘴最是信不得。

    “说来我还真嫌弃你呢!要是遇上一个比你长得好看,脾气也比你好的男子,我还真会考虑送你一片青青草原!”??林绾烟笑着开玩笑。

    她见过比萧禹文还好看的男人吗?好像没有,但是能平分秋色的有几个。慕斯诺算一个,乙卫算一个,嗯,藏在屏山的异忻也能算一个。??

    脾气比萧禹文好的吧,还真不好说。慕斯诺那个混蛋脾气比萧禹文还臭。乙卫倒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关键他会笑??。异忻吧,估计和灵狐、灵沐他们差不多,已经被压抑得没脾气了。

    “哼!原来瑾王妃还有这种心思!胆子倒不小!”??萧禹文瞪了林绾烟一眼,青青草原是什么他听不懂,但他猜得出应该就是绿帽子的意思。

    “你敢说长得好看的女人你不会多看几眼?长得好看又温柔体贴的你不想娶回家?那我看几眼帅哥,意淫一下有什么嘛!”??林绾烟笑着调侃道。

    “胡说八道!我已经娶了你了,旁的女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不许你多看别的男子一眼,否则,我就将他杀了!”??萧禹文明显动气了。

    “得得得!知道你是醋坛子,可酸了!我夫君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绝世无双,瞎了眼我才看别人,三爷你说是不是?”??林绾烟都快受不了自己这副狗腿样儿了。

    萧禹文一把揽住林绾烟的细腰,狠狠地亲上她的双唇,末了,还轻咬了几口。虽然知道林绾烟刚刚说的话是故意哄自己的,但是他听着心里还是很舒服。??

    要是知道萧禹文会一直揪着自己的一句玩笑话??不放,林绾烟打死也不会说出口。

    直到晚上两人一起躺在床上,萧禹文已经问了无数遍“你有没有见过比我长得还好看的男子?”??

    “萧禹文!你够了哈!姑奶奶我还要说几遍,没有,没有,没有!有跟你长得差不多的就不错了!”林绾烟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男人,还很自恋!

    萧禹文的手已在林绾烟身上不安分地游走许久了,闻言,想了想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谁长得跟我差不多?”萧禹文便问边粗暴地将林绾烟剥个精光,随时准备暴力惩罚她,抗议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受威胁。

    “没没没!跟你长得差不多好看的都没有,你甩第二名半个银河系,真的,你最帅最勇猛了!”林绾烟发誓,他么的这个幼稚鬼再问就跟他翻脸,虽然打不过他,但要摆明自己的立场。

    “说不说?”在床上,萧禹文自然有摧毁林绾烟意志的独家手段。

    “说什么...”林绾烟已经控制不住娇喘了几声,这厮真的坏透了,要这般折磨人。

    “谁长得跟我差不多好看?”萧禹文淡笑着压在林绾烟身上,危险气息太明显。

    “慕斯诺。”林绾烟脱口而出。反正不说一个名字出来,今晚是过不去了,乙卫她自然不能暴露,说异忻那不是让他躺着中枪嘛,慕斯诺那个混蛋躺枪她也不会心疼,还恨不得多上几发子弹。

    萧禹文脸一冷,猛得一个动作,传入他耳朵里的是林绾烟的尖叫。随着他的动作幅度加大,林绾烟哪怕刻意控制了自己的声音,可还是比平时叫得都凄惨。

    她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一个男人的嫉妒心。事毕,两人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谁也不理谁。

    林绾烟很无语,这厮犯得着这样吗?自己也就累了点,但还是挺爽的,倒是他看起来累得不轻。真是又幼稚心眼又小,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他也要吃飞醋。

    “好三爷,你瞧你刚刚也惩罚我了,我也就随口一说,根本就没有的事,你别怄气了嘛!”事情因自己而起,林绾烟还是撒着娇安抚萧禹文。

    萧禹文冷哼了一声,他纯粹是累到了,心里早没气了。因为刚刚他已经听林绾烟说了无数遍“我家三爷最好看!”,那一声声**的喊叫惹得他停不下来。

    “三爷...”林绾烟继续撒着娇,伸过手去轻轻地挠他。

    忍了片刻,萧禹文还是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妖精,别挠了,三爷今夜已经被你榨干了!”

    林绾烟娇羞地在萧禹文的肩膀上咬了一口,这厮总算没事了,往后还是别跟他开这种玩笑了,伤不起啊!

    翌日一早,皇上身边的汪公公就奉命送来了很多补品,说是赐给瑾王妃,同时宣瑾王入宫觐见。得知瑾王还没起来,传了旨便走了。

    林绾烟一直在府里呆着,灵狐那日也并没有跟她说皇后刚到凰羽山,当晚便被皇上责罚回宫,也没有说萧禹文把大皇子打了的事。所以她并没有多想,只道是普通的议事。

    萧禹文也没有说这些事,像往常一样陪林绾烟用过早膳,去花园散了一圈步,又将她送回书房,才不紧不慢地坐上马车往宫里去。

    这些事都是萧禹文出府没多久,萧蔓雪来瑾王府找林绾烟的时候说的。

    “这次皇后娘娘可能就惨了,父王回宫后直接将她关入冷宫,大皇上也被禁足在府里。父王生了很大的气。”萧蔓雪一脸复杂地说道。

    她早就对皇后娘娘很不满,自己和母妃多年来都受着她的气,再加上自己的承阅哥哥也差点在凰羽山上丧命,更是恨得牙痒痒的。

    可短短几日,一切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是让她颇多感慨,宫里的每个人命运怕都是跌宕起伏啊。这种凶险,听说的,可亲身经历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人在做,天在看,试问苍天饶过谁?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恶人自有天收,没什么好可怜的。”林绾烟一字一顿,说得很淡定。

    “我才没有可怜她呢!就是不知道往后宫里会由哪个娘娘主事,别再处处针对我和母妃就好了。”萧蔓雪撇了撇嘴。

    她是迟早要出嫁的,但柔妃不一样,再怎么样,她还是希望自己的母妃能安然地在宫里过完下半生。

    林绾烟并不关心这些事,也体会不到萧蔓雪的那种心情。此时她脑子里想的是大皇子肯定是当不成太子了,那萧禹文会不会是太子的人选?

    她可不希望萧禹文被立为太子,后面再当上皇帝。其他的不说,一想到以后这厮也会有后宫佳丽三千,她就受不了。

    什么三千宠爱在一身那都是屁话,她的,就只能是她的,任何人都不能染指。

    对,她的心胸就是这么狭窄,什么金银珠宝,良田万顷,母仪天下都诱惑不了她,她只要这个男人一辈子只属于她一个人,哪怕跟着他要饭她也愿意。

    萧禹文一回来,林绾烟便缠着他问东问西,问了半天都没听他提立太子的事情,林绾烟才舒了一口气。

    “你今天怎么这么关心朝堂上的事?”萧禹文笑着问道。

    “蔓蔓跟我说了些宫里的事,我放心不下。”林绾烟隐藏着自己的小心思,不想让萧禹文知道。

    “没事,不用担心。明日我去办点事,约摸三五天就能回来,你若觉得府里闷,可以让灵狐跟着出去走走。快新年了,也去瞧瞧要添置些什么东西。”萧禹文淡笑着说道。

    “你才回来又要走?这次是去杀人还是放火?”林绾烟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每次萧禹文一去办事,她就提心吊胆的。

    萧禹文哈哈大笑起来,哪有人这样说自己夫君的?敢情自己在这丫头心里跟那些江洋大盗就没什么区别?

    “不杀人也不放火,就是替父王重整一下禁军。禁军大帐你也去过的,能有什么危险?你若是想去,便跟着去,只是要委屈你天天在帐篷里呆着。”萧禹文料想林绾烟也不会去的。

    林绾烟一听是禁军大帐,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破地方还不如呆在瑾王府里自在,起码还可以四处走动。

    再说帐篷里哪有自己的床睡得舒服,她一想到每天天没亮就要被那些号角声、马蹄声吵醒就生无可恋。

    没办法,穿越回来这么久,她已经彻底沦为一条蛀米虫了,还是名正言顺,有身份有地位的蛀米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