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五十 待会儿会累
    行宫里的人很快就知道刚刚的震动是由于凰羽山上的各个围场爆炸所致,而不是最初以为的地动。

    也不怪大家有这种误解,就是活到五六十岁的老者也未必经历过地动,所以不明就里的猜测是正常的。

    而如此大爆炸就更是闻所未闻,他们也就过知道炮仗会爆炸,炸到整座山都地动山摇是不敢想象的。虽然都没有到围场看到那番惨烈现场,但光听禁军回来的禀报就足以吓掉半条命。

    包括皇上在内,无不庆幸早上山路被堵,撤回行宫。同时又纷纷猜测堵路的是何人,这场爆炸是如何发生的,人为还是天谴,若是人为,又是何人所为。

    皇上是心知肚明的,一想到今日若不是三皇子想方设法地阻止,恐怕此时整个大神越都将改朝换代,对皇后和大皇子的心狠手辣,更恨得咬牙切齿。

    可派去的人迟迟都没有找到瑾王,皇上的心一直提到嗓子眼上,他不知道爆炸发生时,三皇子是不是在围场里,到底是不是还活着。从小到大,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雨,可他是第一次有这种六神无主手足无措到想痛哭流涕的感觉。

    萧蔓雪和皇上一样六神无主,但已经快把眼泪哭干,两个灵异卫寸步不离地跟着她,生怕她逮了机会就冲上山。

    走不了,她就在行宫外临时腾出的伤员救治帐篷外守着,一旦有禁军送人回来,她便第一时间冲上去。

    她多么怕被送回来的人里有杨承阅,因为这就意味着他受了重伤。可她又多么怕等不回来杨承阅,因为禁军说,只有有活命可能的人才会被送回来。

    而皇上在??听到禁军说瑾王带着人在围场搜救和处理伤口,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最后一批从凰羽山上撤回来的人到行宫外已经是翌日??午时,而行宫里的大多数人已经在前一日返回南栎城了。

    皇上没走,萧蔓雪死活都不愿意回去,跪倒在自己父王面前痛哭哀求,也就被破例留了下来。

    萧禹文没来得及换下又破又脏的衣裳,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就前去同皇上禀报情况。

    皇上还来不及说话,一直呆坐在一边的萧蔓雪就朝萧禹文冲了过去,一把扑进他的怀里。

    “禹文哥哥,承阅哥哥呢,承阅哥哥有没有受伤?”??萧蔓雪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萧禹文垂下眼睑,伸手轻轻摸了摸萧蔓雪的头,柔声说道:“禹文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说会把你承阅哥哥带回来,就一定会带回来的。他还在处理伤口,等一下你再去看他吧!”??

    萧蔓雪一听,满是眼泪的脸上笑开了花,她哪里等得了,马上就往门外冲去。

    萧禹文笑了笑,这一刻他满心想的是林绾烟,满身的疲惫顿时感觉不到了。??

    “文儿辛苦了!”??皇上熬得通红的两只眼睛里放出无限慈爱的目光盯着萧禹文,他在行宫里一夜未眠,萧禹文在凰羽山上彻夜地搜救,辛苦可想而知。

    “儿臣这点辛苦不算什么,总算是躲过一场大难!”??萧禹文淡淡说道。

    皇上一时哽咽,??百感交集,劫后余生,他心里充斥着愤怒、恐惧、自责、悲伤和许多无以名状的感情。

    “父王若没其他事,儿臣就先行告退了这里,儿臣也还忧心瑾王妃的身子,想早点回去看看。”??萧禹文也是累了,况且确实不该由自己是操持这些事,否则又成了越庖代俎。

    “也好。文儿先好好休息,此事后面再议。”??皇上点了点头,他此时也不知该和萧禹文说些什么。应该说,他莫名地感到很悲伤,连个可以听他感慨的人都找不到。

    萧禹文也未再言其他,行礼告退就回偏殿沐浴更衣,结结实实地睡了一觉,入夜就往南栎城赶。

    临走前,他还特意去看了杨承阅。杨承阅还算幸运,虽然爆炸发生时身处凰羽山中,但他是去巡视围场的,正在从一个围场赶往下一个围场途中。

    虽然受了伤,但都是皮外伤,爆炸结束后也一刻不停地在山上参与搜救。萧禹文见到他时,他正不顾被落石砸伤的腰和大腿在给受伤的禁军包扎伤口。??

    萧禹文回到瑾王府已经天亮,林绾烟还赖在床上没起来,听到萧禹文的声音睡意全无,被子一掀,开了门就扑进他的怀里,将他抱得紧紧的。

    “想我了?”??萧禹文伸手将门关上,笑着俯身将林绾烟抱起往床上走去。

    “想!”??林绾烟微红着脸说道。以前是不好意思承认,如今两人已是夫妻,她也就试着坦然说出自己的思念。

    “我也想家里的小妖精了!”??萧禹文邪笑着说完,就将自己脱得精光,往床上扑去。

    林绾烟见他猴急的模样很是无语,这不过才三四日??,瞧他憋成什么样了?这还是白天呢。

    “三爷别闹了,你赶了一夜的路,不累么?”??林绾烟终于有机会说话,这厮快把她吻得喘不过气来了。也不知他为什么总喜欢夜里赶路,夜里好好睡觉,白天再赶路不行吗?

    “不累,待会儿估计会累。”萧禹文魅惑地轻咬着林绾烟的耳垂,听着发出的诱人喘息,这丫头的身子总是那么敏感,勾得他完全没有定力。在林绾烟这朵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一点都没错。

    林绾烟红着脸轻抚萧禹文的后背,“不是说过两日才会回来吗?怎么提前了?”

    “别扫兴,等我好好疼完你再说。”萧禹文轻声说道。

    林绾烟一愣,想着肯定是有什么人什么事,让萧禹文心里不痛快。

    这厮就是这么怪,心情好的时候,做那事的兴致很高,心情不好的时候,兴致也很高。

    虽然这厮从来不会把心情写在脸上,或者说出来,但林绾烟自然分辨得出来。

    心情好的时候,他就特别温柔,前戏做得很足。心情不好的时候,前戏就很潦草,全程都很粗鲁,事后却很温柔。

    事实也证明了林绾烟的猜想,萧禹文就像头发怒的狮子在发泄心中不满一般,将彼此都折腾得倒头就睡。

    林绾烟毕竟是睡了一夜的,睡了一阵也就醒了。她悄悄地起身洗漱穿衣梳妆,用过早膳便去寻灵狐。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主子为何突然如此暴躁?”林绾烟尽力装出一副严肃地表情,她可不想让人看出自己是通过房事来判断萧禹文的情绪。

    灵狐一脸为难,他可不敢再轻易开口了。虽然次闯得祸,林绾烟一句话就把他给救了。但那是运气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可像他们这样的,这一湿鞋,后果就严重了。

    “不说是吧?得,你不说我就回去把他吵醒好好问,大不了又吵一架,我又不怕吵不赢他,顶多他十天半个月不理我!”林绾烟无赖地说道。

    灵狐一听,差点就要给她跪下了,心里直喊冤,我的姑奶奶耶,怕了你还不成吗?你和主子吵架一天,我们的日子就已经暗无天日了。十天半个月不和好,那就等于将我们每天都千刀万剐一遍啊。

    还能有什么办法,灵狐只好一五一十地把萧禹文是如何在凰羽山布局,如何凭直觉将灵异卫和玥字卫撤回,如何拦住众人上山,如何在爆炸后上山搜救都说了一遍。

    但灵狐是个心细的人,话语里毫不掩饰对自己主子的敬佩,涉及到他认为是机密的内容就一笔带过。

    同时,对爆炸后围场的惨烈情况也没有正面描述,只说主子含着泪亲自祭拜了死者才下山。

    林绾烟第一个关心的还是杨承阅,当听到他只是受了轻伤才放心。

    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围场的爆炸,林绾烟并不觉得有多稀奇。她唯一经历的一次爆炸,就是那回和萧禹文在溪棠,不过她没去问到底是什么引起的爆炸。

    在现代,爆破最常用的就是**,当然,这类爆破不是以伤害人为目的的。

    用于伤人的基本上就是战场上的那些*啊*啊*啊迫击炮啊,再高大上一点的有*啊*啊核弹啊。

    日常生活中发生过的有然气泄露导致爆炸,一些工厂的粉尘爆炸,化工原料爆炸...

    能把一座山都炸得面目全非的,林绾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使用*。在她的印象里,*和炮竹的原理差不多,成亲的时候,她可差点被那长长的炮竹震破耳膜。

    再用自己的历史知识来佐证,*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虽然*的研究,是因为古人求长生不老而炼制丹药,但它的实验方法还是有可取之处,最后导致了*的发明。*的配方由炼丹家转到军事家手里,就成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黑色*。

    所以,林绾烟判断肯定用的是*。但灵狐对*这个词一脸茫然,表示并未听过有这种武器。

    林绾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她想着等萧禹文醒了跟他说说看,说不准他会知道得多一点。

    不过,事实证明她还是想多了。用过午膳,两人一起在花园散步,林绾烟问起爆炸的事情,还很兴奋地说出自己的猜测。结果,萧禹文不仅不知道,还不愿意她过问这些事情。

    “三爷,你娶我回家难道就是让我陪你睡觉给你生孩子的吗?”林绾烟非常不满萧禹文什么都不愿意多说,或者说她适应不了古代女人不能过问夫君事务的传统。

    萧禹文一愣,既惊讶于她话语的露骨,又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要问这样的话?娶她回来难道不用陪自己睡觉给自己生孩子吗?只不过不仅仅只做这两件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