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四十九 凰羽山的爆炸
    不用人马就可以让进入围场的人有去无回?萧禹文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百花宫的毒物,这确实让人防不胜防。

    可百花宫的人又是在什么时候设下毒物的?凰羽山这么大,得耗费多少毒物?据萧禹文所知,培育毒物是需要时间的。且大部分毒物在冬日活动得并不频繁,反倒是春夏两季十分猖獗。

    这么分析下来,毒物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并不大。除此之外,萧禹文就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了。

    行宫里浩浩荡荡一群人井然有序地往凰羽山上去,走在最前面的禁军精锐亲卫,远远地看到被封堵的路,就急忙往回禀报。

    清路需要时间,哪怕禁军精锐亲卫速度很快,一行人还是要原地等候片刻。

    皇上一听路无缘无故地被堵死,瞬间勃然大怒,立刻命人传瑾王。结果来人回禀瑾王并未在随行的队伍里。

    一时,皇上才意识到,自己拿这个三皇子好像一点办法都没有。论武功,大内侍卫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论兵马,整个灵夜宫到底有多少人他心里也没数。论谋略,三皇子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子反过来谋害父的,历史上可不在少数。倘若有一日,意图篡夺皇位的是三皇子,恐怕比其他皇子都要危险得多。

    对比三皇子往日的冷淡,自从封王后似乎亲近了许多。一个人真的可以在短时间内放下心里的仇恨吗?还是说三皇子本来就醉翁之意不在酒?

    皇上知道自己这么想三皇子是有失偏颇的,起码在很多事上三皇子忠心可嘉,可身为帝王从来不敢完全相信一个人,疑人要用,用人更要疑。

    可三皇子如此决意阻拦去围场,又是为什么?是真心担忧自己的安危,还是另有所谋?但这又自相矛盾了,再怎么说,在行宫都会比去到凰羽山里要安全得多,至少,自己还有可以调遣的几万禁军。

    想到这里,皇上突然就改变了主意,恐怕此行去围场是真的万分危险。

    “出门便遇堵,此乃不祥之兆。传朕的口谕,返回行宫,待禁军清除路障,且确认沿途安全再择时辰前往。”皇上撩起门帘,对立在马车外的汪公公说道。

    “是!”汪公公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很快就奉命传旨。

    于是,浩浩荡荡一群人又返回了行宫。皇上在自己的宫殿内焦躁不安地跺着步,行宫各处都是小声议论的人,大家都疑虑重重,数年来的冬狩还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皇上差人在行宫里寻瑾王,可又哪里有见到瑾王的影子。

    此时藏在凰羽山脚树林里的萧禹文,心里的焦躁不比皇上轻。灵异卫和玥字卫倒都撤回来了,可山上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他心里在激烈地斗争着,到底是该带着人马再次去每个围场确认一下情况,还是继续无声地对峙着?

    最后,他还是决定再上一趟山。可一行人到了刚刚被封堵的那段路,却被禁军拦了下来。

    “皇上有令!在禁军搜山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得进山!”

    “让开!”萧禹文心里十分躁怒,阴沉着脸,语气更是冷冽。

    “属下也是奉命行事,还望瑾王不要为难!皇上正派人四处寻瑾王,瑾王还是回去面见皇上吧!”瑾王在禁军大帐呆了数日,一些个有官职的人,还是能认出他来。

    萧禹文冷哼了一声。四处寻自己?自己的父王怕也开始不信任自己了,他很讨厌这种感觉。

    “主子,我们先回去吧,禁军去了自然也会好好排查。”灵狐低声劝道。禁军直接听命于皇上,主子这样横着来,再是出于一片忠心,也会惹来麻烦的。

    萧禹文犹豫了一下,还是朝灵异卫做了个撤回的手势。

    一行人还未回到树林,便听到一声巨响,胯下的马匹惊得四下乱窜,众人仗着骑马技术娴熟才免于从马背上摔下。

    可声音还没有停,接二连三地响了五六声,待大家从马背上安全落地,才感觉到地面都在震动。

    萧禹文率先一跃上了一棵大树,往凰羽山上眺望,只见那里升起了一股浓烟。紧接跃上树的二十四灵异也看到了那股浓烟。

    “主子,跟溪棠那次的爆炸很像!”灵狐朝萧禹文喊道。

    萧禹文沉着脸,溪棠的那次爆炸,若不是跑得快,他和林绾烟都已经丧命了。

    逃出来的都是比较幸运的,可死于爆炸中的那几百个煅字卫就惨不忍睹了,基本上连尸首都没找到。

    到处可见的是被炸开的身体残肢,哪里还分得出来这只手臂是谁的,那条腿又是谁的。最后也就只能捡在一堆埋在一个巨大的坑里。

    每当想起那次溪棠的惨烈情况,萧禹文的心就隐隐作痛。没想到,这次居然又是爆炸!

    爆炸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声音是此起彼伏,有远有近。萧禹文终于知道为什么进了围场就会有去无回,大致判断,每个围场都发生爆炸,

    此次参加冬狩的可是大神越当朝的所有文武百官啊!这是要彻底覆灭大神越吗?

    行宫里的人早已乱做一团,剧烈地震动,让人感觉整个宫殿都要坍塌了,叫喊声,哭闹声不绝于耳。

    有往行宫外跑的,有钻到桌子底下、床底下躲起来的。慌乱中摔倒在地的人,根本就爬不起来,只能任由着人群从身上踩踏过去。

    直到爆炸声停止,所有人才冷静下来,此时四处皆狼藉。

    汪公公伸手护着皇上的头,将他从书桌底下扶了出来,两人均吓得面如土色。“快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皇上稍安勿躁,恐怕此时外面还混乱不堪,过一会儿禁军处理好了,肯定会来人汇报的。”汪公公心有余悸地说道。

    他活到四十多岁,也就很小的时候经历过一次地动,父亲牵着他的手躲在桌子底下,免于被砸伤,所以他刚刚才会让皇上躲在书桌下面。

    可虽然经历过,但那时年纪太小,没什么记忆,他也分辨不出来刚刚的是不是地动。

    同样惊恐万分地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的还有萧蔓雪,确定已经不再震动了,她便匆匆起身冲出门外。

    此时她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父王,不是自己的母妃,不是自己的三哥哥、四哥哥,而是自己的承阅哥哥!

    萧蔓阅疯了一样拨开人群,往行宫外跑去,每见到一个禁军,就要问“杨副统领在哪里?”。可是没有一个禁军能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

    更让她焦急的是,其中一个禁军告诉她,杨副统领早先带人上山巡查去了。

    萧蔓雪不争气地掉下了眼泪,适才的震动有多么剧烈,她是感受到了的,在山上可不是比在行宫里要危险得多?

    顾不上多想,萧蔓雪要来一匹马,便往凰羽山上去。

    萧禹文一行人也从树林里出来想去山上看看情况,刚一出来,就看到一匹白马上驮着一名粉衣女子从眼前略过。

    他顿时想到那个女子可能是萧蔓雪,用力一挥马鞭,便迅速地追了上去。

    萧蔓雪听到后面有马蹄声,回头一看是萧禹文,便慢了下来。

    “禹文哥哥!”萧蔓雪带着哭腔喊道。

    “山上危险,你回去等着!”萧禹文声音不大,却明显带着命令的意味。

    “我不!我要去找承阅哥哥!”萧蔓雪眼眶又红了起来。

    “听话!我保证将你的承阅哥哥带回来!”萧禹文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一点都没有底。只是哪怕杨承阅真的出事了,他也不想萧蔓雪上山看到那一幕惨状。

    “我要跟禹文哥哥一起去,我就要去……”萧蔓雪大声哭了起来。

    “父王还在行宫里,朝廷文武百官都在看着,你这样,只会害了你承阅哥哥!听话,快回去!”萧禹文耐着性子说道。

    看着萧蔓雪这副样子,他又想起了林绾烟,那个丫头当初追到溪棠来,不也是这个样子吗?

    “我不……我不……”萧蔓雪还是不依。

    萧禹文见状,直接从自己的马背上一跃而下,走过去将萧蔓雪的马调转方向,轻拍马背,马便慢慢地跑了起来。“听话!”

    看着萧蔓雪骑着马往回走,萧禹文还是不放心,另外派了两个灵异卫跟着,生怕她待会儿又一个人偷偷跑上山来。

    爆炸的剧烈震动,让山上的很多路面都坍塌,上山的路十分艰难。禁军在不停地清路,可速度确实快不起来。萧禹文一行人便直接弃马一路施轻功而上。

    山上的惨状,经历过溪棠爆炸的灵异卫显得比较淡定,玥字卫就有点受不了了,一个个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硬汉,纷纷红了眼眶。

    连续去了两个围场,情况都一样惨烈,还残留着一口气的,能不能坚持到被运下山医治还不得而知。

    灵异卫和玥字卫唏嘘不已,若不是萧禹文将他们紧急召回,恐怕这里要多不少冤魂。今日在这里的,可是灵夜宫和瑾王府的大部分人手啊,若真的全部命丧于此……

    萧禹文也不禁泪了目,今日若不是自己坚持拦住没让众人上山,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