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四十七 废物
    “皇上...”皇后娘娘一听便哀嚎起来,那慈铭宫是皇太后素日诵经念佛的地方,根本就不住人,一到夜里就阴森森的,简直比冷宫还吓人。

    一众皇子、公主、嫔妃,有想求情的,可大家从来都没见皇上如此动怒,而且这个事确实是皇后做得过分了。再想着瑾王如今更不敢轻易招惹,所以连大皇子萧禹城都不敢出声替自己的母后说话。

    很快,皇后贴身的侍女便将她扶了出去,既是皇上的命令,大内侍卫便连夜护送着皇后娘娘回了皇宫。

    “父王,皇后娘娘不在,这三日恐怕还得有个主事的娘娘。一直听闻柔妃娘娘温婉贤德,儿臣觉得柔妃娘娘能担此重任。”萧禹文淡笑着说道。柔妃是萧蔓雪的母妃,这就当是还了萧蔓雪一个人情了。

    皇上点了点头,他本来是想指派静妃来主事,论贤良淑德,连皇后娘娘都不及静妃的三分之一,既然萧禹文开口了,怕也是不想静妃风头太盛。

    “文儿考虑周到。柔妃,这三日便由你代为主事,切不可失了皇家体面。”皇上看了柔妃一眼,她倒是个安分守己的妃子,从来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臣妾定不忘皇上的叮嘱!”柔妃还不敢相信这突然怎么就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份殊荣,急忙上前欠身领旨。

    “文儿跟我进来,其他人都回去歇息吧!”皇上皱着眉挥了挥手,转身就往宫殿里走去。

    众人行礼恭送皇上便各自静静地往外走,萧禹文则平静地跟着皇上进了书房。

    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利用萧蔓雪的,只是既然她给了这么个机会,不如就借机好好收拾皇后娘娘一番,正好打乱大皇子的阵脚。

    背后真正的主谋是皇后娘娘,大皇子说难听一点就是个傀儡,这么久了,一直没找出她的把柄,可见这只老狐狸藏得有多深。

    “文儿,瑾王妃可无大碍?”皇上知道萧禹文提前来凰羽山,而皇后对他的指责丝毫没有辩解的余地,说明是瑾王府的人来向他禀报的。

    “无大碍,大概心里郁结难解,待儿臣回去后好好安抚便是。”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皇上点了点头,这对女子来说确实是个侮辱,特别是瑾王妃是公主出身,心里郁结也难免。

    “闹刺客是怎么回事?”皇上皱着眉问道。

    “百花宫的人。若不是玥字卫及时出手,后果不堪设想。是儿臣轻敌了。”萧禹文也有些后怕。

    二十四灵异全部被他带走,瑾王府的灵异卫也走了大半,玥子卫也调了三分之二,真要有个什么闪失,真是后悔莫及。

    萧禹文是怎么都没料想到百花宫的人还会从中插一脚,是事先就和皇后娘娘串通好,还是百花宫单独行动,现在也来不及调查,他现在倒觉得将林绾烟单独留在瑾王府太过欠考虑。

    “百花宫?”皇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一直都不敢相信,皇后真的会伙同玄慕国,来做危害大神越的事。再怎么说这都是铤而走险,玄慕国不守承诺已不是一回两回,可信度确实太低。

    但想想皇后竟然敢在禁军里做手脚,恐怕是做得出来的。

    “父王放心,儿臣稍后会再做一次巡查,确保明日万无一失。”萧禹文知道自己的父王担心什么,历朝死于围猎中的大臣不少,帝王也不是没有,如今又有可能渗入玄慕国的力量,不得不让人多几个心眼。

    皇上点了点头,几个皇子中,他对萧禹文的信任是最深的,这说起来还有些讽刺,自己亏欠得最多的皇子,如今却最忠于职守。

    从皇上寝宫出来,萧禹文便去寻杨承阅。按着时间算,增调来的灵异卫、玥字卫,还有杨承阅的人应该都到了,人数有变,自然还要做更细的谋划。

    “有情况吗?”萧禹文在行宫外的一顶帐篷外找到了杨承阅。

    “围场没有,倒是在北侧山脚发现几个鬼鬼祟祟的人,都处理了。”杨承阅低声说道。

    “继续盯着吧,我心里总觉得没那么简单,*静了,我们如此重兵布防,他们的人要如何进来?”萧禹文皱着眉说道。

    严格控制了进入围场的人数,每个进出口又严加把守,甚至沿途都有盯梢的侍卫,有点风吹草动都会被发现,他们准备怎么做乱?

    还是说他们并不准备明天动手,想等着这里的人都放松警惕了再趁虚而入?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不过,禁军可能会松懈,但灵异卫和玥字卫绝对不会,耐力训练是他们最初始的一门训练科目。

    这一夜,萧禹文和杨承阅都不敢睡,只是盘坐着闭目养神。可一直到天亮,各处都没有传来任何异常的消息。

    萧禹文越发不安起来,这样的平静让他前所未有地害怕。他相信自己的预感,因为往往很准。脑海里一直盘旋着的都是一句话,围场危险,每个围场都危险。

    可他想不到到底哪里危险,每一个围场他都亲自去仔仔细细地检查过,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传我命令,将山上的所有人迅速撤回来!”萧禹文严肃地对杨承阅说道。

    “三爷……”杨承阅十分疑惑,花了那么多时间布局,这会儿将人都撤回来,眼看马上就要上山围猎了。

    “我们可能中计了!”萧禹文皱紧了眉头,到底中了什么计,他心里没底,但很确定一定是中计了。

    “三爷,这……”杨承阅很是为难,但凡出了任何一点差池,那都是掉脑袋的事情。

    “快去!”萧禹文说完匆匆地走出帐篷,往行宫里去。

    行宫里已经很热闹了,各自整装待发,只等皇上例行的冬狩勉励。萧禹文在人群中找到萧禹城,就将他拽到一间宫殿无人的房间。

    “瑾王未免太过无礼?如今是盛宠在身,谁都不放在眼里吗?”萧禹城冷笑着说道。

    “说!你和百花宫到底形成了什么勾搭?”萧禹文厉声问道,那冷峻犀利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瑾王可不能血口喷人,这个罪名我可承受不起!”萧禹城一脸坦然地表情。

    “不说是吧?”萧禹文已经没有多少耐性陪他耗着,毫不掩饰自己想要动手打人的意图。

    “怎么,父王还给了你特权可以对自己的哥哥屈打成招?”萧禹城没有见识过萧禹文的身手,也一直没能证实萧禹文就是灵夜宫的夜魅,但他自己是从小习了武的,一般人还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心里有些忐忑,却还不至于害怕。

    萧禹文二话不说,挥拳就打了过去,萧禹城早有准备,轻松就躲过这一拳,两人即刻就交上了手。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萧禹城又哪里是夜魅的对手,没过十招就被放倒在地。

    “说不说?”萧禹文抬腿踢了躺在地上疼得哇哇叫的萧禹城一下,就这种身手,连跟灵异卫交手都不配。

    “我什么都没做,说什么?”萧禹城被打怂了,萧禹文的拳脚快得他还没看清就挨了好几下打。

    “我叫你嘴硬!”萧禹文俯身将他拎起又是一顿拳打脚踢,但是都控制了力度,只是皮肉伤,不会伤及筋骨。

    “救命啊!打死人了……”萧禹城大声吼叫,逮着机会就往门外跑。

    萧禹文什么话都没说,将他拽回来接着打。“你到底说不说?你知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就你那点脑子,还想跟慕斯诺斗?”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萧禹城感觉浑身上下哪里都痛,痛得他说话都哆嗦。“救命啊,救命啊……”

    萧禹文一个气急,拉起他的手臂用力一拉,手臂脱臼的萧禹城哀嚎起来。

    “萧禹文,你会遭报应的,你要被天打雷劈……”萧禹城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遭不遭报应不用你管,你再不说,我就将你另一只手也废了,还有你的脚,我会狠狠地把他打瘸!你不是想当太子吗,你不是迫不及待地想做上父王的位置吗?你今天要是死在我手里,就去阎王殿当去吧!”萧禹文冷冷地说完,作势要将他另一只手也拉脱臼。

    “不要……”萧禹城这时才真正害怕起来,他随行的侍卫只有一个,看来也不是萧禹文的对手,萧禹文真要杀他,易如反掌。

    “快说!慕斯诺的人到底埋伏在哪里?”萧禹文真的不想再跟他浪费时间了。

    “我不知道……”萧禹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禹文一脚踹出几米远。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萧禹文怒吼道。

    萧禹城这一摔,连爬都爬不起来,只能趴在地上,泪流满面地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只说进了围场就一定有去无回……”

    “废物!”萧禹文丢下两个字就夺门而出。

    萧禹文迅速地走到宫殿外的僻静角落,从怀里掏出三个信号弹,一个接一个地点燃了抛向空中。

    行宫内外的人听到巨大的响声,纷纷抬头望空中看去,白色的烟雾后几道红色的亮光十分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