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四十五 不安宁的一天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妾只是染了风寒,睡几日便好了。”林绾烟淡笑着说道。

    “风寒虽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可拖久了最伤元气。这不,我把宫里最好的太医都请来了,让他给你把把脉,再开点药,过两日便好了。”皇后娘娘笑着说完,朝自己的贴身婢女使了个眼色。

    林绾烟一听,脸上煞白,这特么都把太医带来了,明显就是找茬儿的。这可怎么办,露馅儿了可是大罪,该如何收场?

    “张太医,还不快进来,娘娘让你来可是给瑾王妃看病的,耽误了瑾王妃的病情可仔细你的脑袋!”皇后娘娘身边的丫鬟朝外面喊道。

    很快,背着药箱的张太医就走了进来,皇后娘娘起身让到一边,丫鬟端来一张凳子放在床边张太医放下药箱,取出枕垫准备给林绾烟把脉。

    赤焱快步地走到床边,厉声说道:“大胆!这是瑾王妃,你当是外面的野丫头?当心瑾王回来了将你眼珠子挖出来当球踢!”

    张太医吓得顿时低头往后退了几步,若不是皇后娘娘的婢女吩咐,他怎么敢如此无礼,在宫里给嫔妃娘娘些把脉,都得放下床幔,手上再搭条丝巾。

    林绾烟本来已经抱着必死的信念,见赤焱这样一说,突然找到了退路,灵机一动,一下缩回床上,用被褥蒙住头,大声地嚎哭起来。

    赤焱一把扑到床上也边哭边骂了起来:“王妃,都是奴婢没用,等瑾王回来就让瑾王赐我白绫自行了断吧!那个狗奴才,奴婢一定要禀报瑾王,将他眼珠子挖出来!王妃,你别哭了,本来身子就不好,再哭病又得加重了!”

    皇后娘娘被这状况惊得一下,但很快就镇静下来,厉声说道:“你这奴才,太医院的礼数都忘了吗?回去本宫再治你罪!还不快给瑾王妃赔礼道歉将功补过?”

    张太医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大声说道:“奴才该死!请瑾王妃恕罪!”

    赤焱和林绾烟还是号啕大哭,根本就不予理会。

    “瑾王妃,这个奴才本宫回去了一定好好处置,不让你受委屈!如今还是让他给你瞧瞧病要紧!”皇后娘娘冷着脸声音大了许多。

    “皇后娘娘的心意臣妾领了,若是这个太医,臣妾抵死不从!”林绾烟掀开被子的一角,带着哭腔大声喊道。

    “放肆!本宫一番好意,你竟以死相逼!”皇后娘娘厉声吼道。“你们几个过来,把这个贱婢拉开,让张太医给瑾王妃把脉。”

    闻言,皇后娘娘身后的四五个丫鬟蜂拥而上,赤焱迅速地站了起来,大声喝道:“谁敢!”

    “你这个贱婢!”一个丫鬟伸手就要甩赤焱耳光,被她一把推倒在地。“绿莺!”

    屋里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十几个灵异卫就冲了进来,站在床前围成了一堵人墙。

    “你们这些奴才,是反了吗?都给本宫跪下!”皇后娘娘怒不可遏,那张风韵犹存的脸瞬间狰狞。

    灵异卫仍旧一动不动地站着,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

    “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群奴才!”皇后娘娘厉声喊道。

    五六个随行侍卫冲了进来,和灵异卫的眼神对视了一下,立刻就怂在原地。

    一直站在门外的绿莺见状冷笑了一下,走了进来,冷冷地说道:“皇后娘娘恐怕忘记了吧,这里是瑾王府,不是皇宫!就凭这几个,能敌得过瑾王府的亲卫?这些亲卫可都是玥亲王精挑细选过的。”

    “放肆!这里有你一个贱婢说话的份吗?小心我立刻让人割了你的舌头!”皇后娘娘恼羞成怒,她今天出宫带的侍卫确实少了些,但从数量上就敌不过。又听说是玥王府来的亲卫,心里更没底了。

    “我的舌头要割也得瑾王割,待瑾王回府,他若觉得今日我们这些奴才护着王妃免受羞辱犯了大错,我们听凭处置!”绿莺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

    还没等皇后娘娘反应过来,绿莺继续说道:“不如请皇后娘娘移步去正厅喝茶吧,奴才们已经去请瑾王,很快瑾王就会回来了,到时该责备我们这些奴才失了待客之道!”

    皇后娘娘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的贴身侍女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一行人便拥着皇后娘娘往门外走去。

    赤焱朝灵异卫使了个眼色,他们便迅速退了出去。绿莺急忙将门关了起来,这时才感觉有些腿软。

    林绾烟一把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一句脏话脱口而出:“我艹她大爷的二爷的妈的祖宗十八代!”

    赤焱和绿莺一脸震惊地盯着林绾烟看,这瑾王妃……有点一言难尽啊!

    “这皇后太特么欺负人了!姑奶奶不找机会收拾她枉为瑾王妃!”林绾烟还没骂解气。

    她以为装个病,应付几句就可以了,谁知道这贱人竟然把太医都叫来了,那意图不是很明显吗?如果太医说她是装病,那她就犯了欺君之罪,这就是想置他于死地啊,这种仇还有不报的吗?

    “祸从口出,瑾王妃慎言!”赤焱低声提醒道,她也吓出了一声冷汗。

    “你们两个不是在宫中当差吗?这么一闹,不会连累你们吧?”林绾烟感激地看着赤焱和绿莺,今日若不是她们两个,自己恐怕就栽了。

    “还不至于,我们不归皇后管。恐怕皇后也只当我们是瑾王府的丫鬟。”赤焱淡定地说道。大内侍卫和禁军一样直接听命于皇上,今日的事情就算上报到皇上那里去,没道理的也是皇后娘娘。

    “那就好。没事了,你们回宫吧。”林绾烟开始穿衣服准备出去看看。

    “瑾王回来之前我们都留在府里吧,若有个意外也帮得上忙。灵异卫虽然武艺高强,毕竟不如我们方便。”赤焱淡淡地说道。

    “那也好。”林绾烟点了点头。以前都觉得赤焱比绿莺难相处,今日却明白了赤焱不过心思更缜密,头脑更冷静些罢了。

    经历了这么一出,林绾烟直接吩咐灵异卫不进禀报不准让人进府。恐怕很快大家都会知道瑾王府的丫鬟亲卫都没有规矩,横竖名声都会变臭,还不如再强硬一点,不想见的人,直接挡在门外。

    可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夜里,林绾烟刚刚睡熟,房门就被敲响。林绾烟披上外褂就去开门,绿莺一把闪进来,就将门关上。

    “出了什么事?”林绾烟紧张地问道。

    “王府进刺客了。”绿莺喘着气说道,手臂上的血滴落在地上。

    林绾烟眉头一皱,转身穿上衣服,就取来自己的佩剑,夺门而出。绿莺一把将她拽了回来,将门闩上。

    “别出去,恐怕是百花宫的人,玥字卫马上就到了!”绿莺忍着痛说道。

    林绾烟听着绿莺的声音跟平常不一样,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的右手臂还在不停地往地上滴血。

    “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包扎!”林绾烟说完就放下佩剑,在房间里找出萧禹文的药箱。

    绿莺依言在凳子上坐了下来,脱去夹袄,又脱去外褂,将里衣挽至肩膀。

    林绾烟一看,绿莺的手臂有好几个伤口都在流血。顾不上去打水,她便从水壶里倒了些水将自己的手帕打湿,半蹲下身,细细地帮绿莺擦拭。

    擦拭完又取来一条干净是手帕将残留的水渍擦干,再往伤口上撒了些止血药沫,小心翼翼地将每一道伤口都包扎好。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套衣服,你这身不能穿了。”林绾烟将药箱收好,转身就去取衣服。

    “瑾王妃!不用!”绿莺的眼眶红了,不知是伤口太痛,还是心里太感动。

    “有什么好客气的,一身衣服而已。”林绾烟心里并没有把她们当丫鬟。

    林绾烟很快就将一套崭新的衣服放在绿莺的腿上,“你去里面换吧,换完了我们出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

    绿莺点了点头,捧起衣服就往里面走去。她一看就知道这是林绾烟没有穿过的衣服,布料不用说肯定是上好的。

    一直在杨承阅手下做事,他平日里倒对所有人都很好,可毕竟是男子,做不到这么细腻。

    宫里那些嫔妃娘娘们倒也会赏赐一些东西,可从来没有像林绾烟这样是出于一片真心的。对,她感觉得到,林绾烟的关心丝毫不做作。

    林绾烟也看到绿莺的眼眶红了,可她才不知道是自己把人家感动了,只当是绿莺受伤了耐不住痛。包扎伤口林绾烟是没什么经验的,自觉应该是把绿莺弄疼了,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出来。

    等林绾烟和绿莺走出院子,外面的打斗已经结束了。灵异卫和玥字卫在清理现场,在一群黑衣人里面,一个灰色的身影特别扎眼,林绾烟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玥王府的管家袁弘毅。

    “袁老伯!”林绾烟走向前感激地唤了声。

    袁弘毅转身看到是林绾烟,便笑了起来。“老奴来迟了,让瑾王妃受惊了!”

    “袁老伯说得哪里话,是我该替瑾王跟袁老伯道个谢!”林绾烟笑着说道。

    “瑾王妃客气了!这都是老奴应该做的!”袁弘毅一直对林绾烟的印象都好,单单她语气里的尊重就让人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