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四十四 皇后来府
    “喏,蔓蔓给你捎回来的。”萧禹文笑着在饭桌前坐下,随手将一个信封递到林绾烟手里。

    林绾烟接过信封,打开一看,竟然是好几张银票,另外还有萧蔓雪亲笔写的信,其实就是一份捐献名单。

    “六公主办事果然又快又好。”林绾烟将银票和名单装回信封里,伸手递给了灵狐。“收入和支出的帐要做清楚了,这些账目到时得公示出来,免得最后落人口实。”

    萧禹文笑了笑,他今日进宫可是听自己父王对她好一阵夸,还生怕她被外界的夸奖冲昏头脑,没想到她倒还谨小慎微的。

    “三爷这几日都做什么去了?为何这么晚才回来?”林绾烟冷着脸盘问道。

    这一问,灵狐拿着信封的手哆嗦了一下,夫人可别把他卖了才好。

    “今日进宫同父王议事。”萧禹文淡笑着盛了一碗汤,放在林绾烟面前。

    “是说围猎的事吗?六公主在信里跟我说好玩着呢。”林绾烟撒谎道。

    闻言,灵狐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浑身都放松了。

    萧禹文皱了皱眉,早知道就不该这么快把信交给这丫头的。“天冷,我已经同父王说了,你身子弱,今年就不去了,好好在府里呆着。”

    “谁说我不去了?能有多冷?我不管,这么好玩的事你要是不让我去,那今晚这饭就甭吃了!”林绾烟说着转过身,不看萧禹文。

    萧禹文无奈地摇摇头,“瑾王妃当真是三岁小孩?说生气就生气?先用膳,回房我们再议。”

    “议什么议,反正我是去定了。”林绾烟听着萧禹文的口气就是还有得商量,有得商量她就得把它变成现实。

    萧禹文没说话,拿起筷子往林绾烟碗里夹菜。这是他们成亲后第一次需要一起出现在文武百官面前,按道理是该带上林绾烟的。可明知此行危险重重,他哪里敢轻易松口?

    “春蒐、夏苗、秋狝、冬狩”,以往大神越一年会有四次围猎活动,既是为培养后代、选拔将才,又有娱乐的意味。

    由于时令不同,围场选址也不同,原来大神越有四个围场,最远的一个,从南栎城出发要走三天三夜才能到达。

    这些围场动辄上万亩,一年也就只是围猎的那几天用得上,其他时间都是闲置的。而且,需要大量财力去维护,不得不说很劳民伤财。

    萧煜即位后,废止了很多前朝的陋习,撤三个围场就是其中一项。如今,每年只在凰羽山举办一次冬狩,围猎时间也由原来的十天缩短为三天。

    虽然只有三天,却是大神越每年的最大的一场盛会。冬狩,大神越一直沿袭着历朝五段长围的规模,参加的人数众多。

    所有武臣都会带着自己的儿子或有意提拔的手下参加狩猎。一般皇上在射了第一箭后,更多的时候意不在狩猎本身,而是在“观兵”选材。每年都会有在冬狩中表现突出被提拔,甚至破格重用的人。

    文官呢,自然也是发挥他们的专长,即兴写出诗词歌赋文章以记其事,不少文人学士也是因为写出优秀的观猎诗词文章,被皇上所赏识。

    而女人们呢,则陪在皇后身边闲话,狩猎场上热闹非凡,女人们的话桌上也不见得风平浪静。

    萧禹文不愿意林绾烟去的原因,就在这里。皇后怕是早就准备好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等着林绾烟,能不能应付过来还不好说。

    林绾烟当然没有想那么多,作为一个穿越回来的现代人,哪里知道那么多,她只以为好玩而已。更加不知道,这场冬狩对萧禹文来说有多么危险。

    一场酣畅淋漓的房事后,林绾烟娇媚地抱住萧禹文的腰,柔情似水地说道:“好三爷,好瑾王,好夫君,我那么爱你,你就带我去好不好?”

    萧禹文爱怜地亲了亲她的嘴唇,这丫头适才那么主动地讨好自己,原来还是为了这个事。

    “绾绾乖,不去。”萧禹文温柔地说道。

    “三爷……”林绾烟继续撒着娇,伸手轻抚他的身子。“绾绾刚刚表现那么好,你就让人家去嘛!”??

    萧禹文不说话了,闭上眼睛装作很累的样子。他最受不了林绾烟的撒娇,整颗心都想掏出来给她。

    “三爷……”林绾烟不甘心,轻抚没作用,干脆就封住他的嘴,逼着他睁开眼睛。

    萧禹文无奈地睁开眼睛,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林绾烟,她再这么挑逗下去,保不准自己会将她折磨得下不了床。

    “丫头,听话。冬狩一点都不好玩,真的。”萧禹文耐着性子说道。

    “好不好玩儿不得我自己说了算?你就让我去嘛,去了我保证很听话,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林绾烟恨不得拍胸脯保证,可此时没穿衣服,也就不真拍了。

    萧禹文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倔得跟头牛似的。“绾绾,冬狩是皇后设好的圈套,我们不做这样的傻事。”

    林绾烟一愣,“那你去不去?你去我就得去,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得跟着你!”

    萧禹文亲了亲她的额头,“傻丫头!我是必须去的,而且一定会没事,这两日我都安排好了。你好好在府里呆着,别让我分心。”

    如果不是因为杨承阅,萧禹文多半也会找推辞拒绝,但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这一场硬仗,他必须要去打,而且必须赢得漂亮才行。

    林绾烟伸手将萧禹文抱得紧紧的,“你可别骗我,我一直都是那句话,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不活了!”

    萧禹文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道:“别瞎说,我怎么会有事,我还等着当爹呢!”

    林绾烟害羞地笑了起来,这一刻她竟然也有想做母亲的冲动。

    翌日一早,萧禹文就走了,林绾烟是直到用早膳才知道他已经提前赶去围场了。连灵狐和其他二十四灵异都跟着他走了,林绾烟才知道这次的冬狩恐怕真的很危险,心里的担心瞬间爆棚。

    用过早膳,林绾烟也不敢出门,萧禹文昨夜除了没跟她说今日一早就要走,跟她交待了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在他回来之前不能擅自出府。

    林绾烟也就只能一个人在花园散完步就回书房看书。才刚刚挑了本书躺在软塌上,丫鬟就来报门口有个叫芝卫的女子求见。

    一听是芝卫,林绾烟立马就跟着丫鬟来到瑾王府门口把芝卫接了进来。

    两人才走了没多远,匆匆跟进来的赤焱和绿莺就将林绾烟喊住。

    “你们怎么也来了?”林绾烟转身惊讶地看着两人。

    赤焱看了看芝卫,没有开口。芝卫很快就反应过来,淡淡地说了句:“瑾王妃今日还有事,那我改日再来吧。”

    “姐姐见外了!”林绾烟看了赤焱一眼,说道:“但说无妨,姐姐不是外人。”

    赤焱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皇后娘娘出宫正往瑾王府来,瑾王妃还是先做准备。”

    林绾烟一愣,皇后娘娘要来?她来做什么?要做什么准备?萧禹文不在,她一时紧张起来。

    “瑾王已经先去了凰羽山,这个事王妃一定不能让皇后娘娘瞧出端倪。另外,瑾王谎称王妃身子抱恙,恐怕皇后娘娘是想来一探虚实。”赤焱继续说道。

    林绾烟有些手足无措,芝卫见状便淡笑着说道:“我改日再来。”

    “姐姐……”林绾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芝卫笑了笑,转身就往门外走去,来得真不凑巧,继续留在这里,只会给林绾烟添麻烦。

    林绾烟愣在原地,没好说什么,她还不知道芝卫今日来所为何事。

    “瑾王妃快回房吧!”赤焱焦急地催促道,她也就比皇后那一行人快了半盏茶的时间。

    林绾烟闻言顿时回过了身,疾步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赤焱和绿莺紧紧地跟在身后。

    才脱了衣裳、鞋子躺在床上,府里的丫鬟就匆匆来报皇后娘娘来了,未等通报就已经进府了。

    赤焱匆匆地将被褥盖在林绾烟身上,就急忙退出去关上了门。林绾烟忐忑不安地躺在床上,伸手将自己的头发揉了又揉,做了好几个深呼吸。

    很快,房间外就传来了赤焱的声音。“皇后娘娘请留步,待奴婢先服侍王妃梳妆!”

    接着又传来一个声音,“皇后娘娘就是专程来探望瑾王妃的,无须那么多礼数!”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推开了。林绾烟翻了个身,慵懒地说了句:“你们这些丫鬟就不念我好吗?吵得人脑袋都疼。”

    赤焱急忙往床边走去,低声说道:“王妃,皇后娘娘来看您了!”

    “皇后娘娘来了?”林绾烟震惊地问道。“快,快扶我起来!”

    赤焱赶忙上前将林绾烟从床上扶了起来,林绾烟一脸惶恐地看着已经踏进房里的皇后娘娘,挣扎着要下床,“臣妾不知皇后娘娘驾到,素面相迎,请娘娘责罚!”

    “瑾王妃无须多礼,快躺下!”皇后娘娘笑着走到床边,一脸慈爱地端详着林绾烟。

    “谢皇后娘娘宽恕!臣妾真是有失体统!”林绾烟低下了头。

    “本宫昨日听闻瑾王妃身子不适,忧心不已,不亲自来看看真的放心不下!”皇后娘娘优雅地床沿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