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四十三 说漏嘴
    “师姐,今日来除了来看望你,还有一件事想听听你的意思。”关切的话,林绾烟就会那么几句,就想直截了当地把今天来的目的说出来。

    “你说吧。”芝卫淡淡地说道,脸上除了冷淡,再没有其他表情。

    “是这样的,我想办个学堂,免费给上不起学的孩子授课。除了教习他们读书习字,还想教曲艺、棋艺这些。

    想到姐姐的瑶琴弹得好,就想请姐姐来学堂当老师。来上学的孩子我们不收学费,但是老师还是每个月有月俸的,至于每个月多少银子,可能要等后面才能确定出来。”

    林绾烟不时地观察芝卫的反应,战战兢兢地说道。

    芝卫明显愣了一下,顿了顿,缓缓开口:“不收学费,又要给老师发月俸,这些开支由谁承担?”

    林绾烟微微红了脸,轻声说道:“那个……银子我出。可能后面还会有一些公主、妃子会捐献一些,毕竟这也算在做善事。”

    “做善事?那你是图什么?图世人的赞誉?”芝卫脸上毫无波澜。

    在她认为,如果真要做善事,那直接让皇上办几个免费的学堂多好?再说了,大神越那么大,贫穷上不起学的孩子那么多,办一个学堂就能解决问题吗?恐怕难逃沽名钓誉的嫌疑。

    “不是的……”林绾烟知道自己被误会了,她最受不得的就是委屈。

    “师姐怎么会这么想我呢?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做这件事我会得到什么好处,我只是想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我的力量可能很有限,也无法让天下的穷孩子都有书可读,可是至少让他们看到一丝希望啊!我不在乎我能帮多少人,但只要有一个人因为我的努力而改变自身的命运,我就觉得自己活得很有价值。”

    林绾烟心里想的是,若你站在海边的沙滩上,退潮时有一大群来不及游走的鱼,那此时她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把这些鱼丢回海里。

    至于依旧搁浅在沙滩上的鱼儿,她也只能说我已经竭尽全力了。

    芝卫看了林绾烟一眼,淡淡地说道:“我会考虑的。”

    林绾烟也不知道芝卫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没有被直接拒绝,她已经很庆幸了。

    瞧着芝卫并不准备再开口说话,林绾烟也找不到其他话题可以聊,也就辞了芝卫回瑾王府。

    萧禹文见林绾烟兴致勃勃地出门,回来时却有些垂头丧气,问她话也爱搭不理。便去寻了灵狐问话,灵狐也只说夫人从芝卫姑娘那里出来就这样。

    他是真的不知道林绾烟和芝卫怎么会扯上关系,这个芝卫他也让灵狐查过了,就是一个从小无父无母的孤女,被一个四处卖唱的好心老伯收养长大,习得一手好琴技。

    后来那个老伯生病需要银两,她便卖身当歌姬。因为长得秀美,琴技也好,就被江月坊的老板相中。老伯过世后,她也就一直呆在江月坊。

    至于芝卫怎么会突然受那么重的伤,根本就查不到。江月坊只说有个年轻男子替她赎身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个替她赎身的人也无从查起。

    但是只要确定这个芝卫不是意图谋害林绾烟,萧禹文也就不想再费事费力去查一个跟他毫无关系的人。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林绾烟的情绪好多了,萧禹文也就没再多想,更不准备问什么。

    萧蔓雪那里却进展得异常顺利,她早早去给自己的皇祖母请安,说了一大通讨皇太后喜欢的话。等皇上来给自己的母后请安的时候,先跟自己的父皇好一顿撒娇。

    然后就切入正题,先对瑾王妃几日来悉心招待好一顿夸奖,又说道闲聊中,瑾王妃说父王和皇祖母那么疼爱她,她想回报给天下百姓。

    接着又把林绾烟说的,尊师重教对国家繁荣昌盛的重要性,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末了,浓墨重彩地说瑾王妃准备用自己的嫁妆来办学堂,她也准备将自己平日积攒的银子捐献出来,也当回报父王和皇祖母的宠爱。

    皇上和皇太后听后,好一阵诧异,说着这个瑾王妃可真不是寻常女子啊,竟然有男子般的胸怀和高瞻远瞩,还有一颗感恩的心。

    自然对办学堂的事赞不绝口,对萧蔓雪想尽一份绵薄之力也很支持,还都说会捐献上自己的心意。

    萧蔓雪对自己初战告捷很是兴奋,可又不能马上出宫告诉林绾烟。便又去找自己的母妃、四哥哥和静妃娘娘好一阵说。结果是,又筹到了三笔捐献款。

    皇宫里就那么大点圈子,不过一日,这个消息便传得人尽皆知。一时找上门来主动要捐献的人,快踏破萧蔓雪宫殿的门槛了。

    等到萧禹文和林绾烟去到礼部尚书赵固安的府里,还未开口提这个事,赵固安就率先表了个愿效犬马之劳的态。

    这倒把林绾烟乐坏了,她猜也不用猜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公关人选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直到从尚书府出来,林绾烟才反应过来,萧禹文这一趟好像也没跟赵固安说什么重要的事情,都说些场面话。

    “三爷,你不会是专门陪我来说办学堂的事的吧?”坐在马车上,林绾烟笑着问道。

    萧禹文笑了笑,“不是。只是我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便只要闲聊几句就可以了。”

    “嗯?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林绾烟好奇地看着萧禹文。

    林绾烟知道萧禹文一向不喜对她撒谎,那日他说过两日要去尚书府,那肯定是早就送了拜帖和礼品去的,说办学堂的事应该只是顺便。

    “礼部多文官,说来我也算一介武夫,自然该来讨些学问的。”萧禹文避重就轻地说道。

    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明明是文武双全,非要那么谦虚,还让不让人活了?

    “说到这里,我就想跟三爷讨论一下,咱们的学堂是不是可以多教习些东西?应该说是因材施教,有些孩子可能读书真的很费劲儿,也没那么能力考功名,那我们可以教习绘画、武艺、骑马、射箭这些啊!”林绾烟很认真地说道。

    “英雄所见略同。”萧禹文笑着说完,凑过去亲了亲林绾烟的嘴唇。

    玥字卫和灵异卫很多都是从小就选了苗子,由专门的人来训练培养的,这样的亲卫才算真正的亲卫,只是当时没有太注重教习读书写字。

    “我都想好了,到时我也要去体现一下为人师表的感觉。三爷你说我是教他们下棋好呢,还是教他们轻功?嗯,那个,我骑马也很不错的。对了,画画也挺棒。还有,弹琴跳舞也不赖。哎,怎么办,教什么好呢?”

    林绾烟越说越觉得自己好像浑身上下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优点太多。

    萧禹文边听边笑得合不拢嘴,这丫头确实会的东西挺多的,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学,自己那远在东陵的岳父岳母,确实教出了一个好女儿。

    “你教下棋便很好。”萧禹文想了想说道。

    林绾烟和他对弈虽然没有赢过,但凭她的棋艺已经很少人能让她败北。教习轻功、骑马,作为一个王妃,不合适。

    画画,自然好不过宫里的画师。弹琴还好,跳舞不免轻浮。所以萧禹文觉得教下棋最好不过。

    “好嘞,谨听三爷吩咐!”林绾烟笑嘻嘻地说道。

    后面几日,林绾烟就忙活起来了,跟着灵狐几个又是从几处院子中挑选出一处合适办学堂的,又是去看定制的桌椅,还去了好几处书店订书。

    萧禹文跟林绾烟说了好几遍,不用那么着急,因为马上就是新年,学堂都快休学了。要等元宵节后才会陆陆续续开学,而且会有多少学生还不知道,置办这些都算不准数。

    可林绾烟哪里会听,一天天忙得不亦乐乎,自己都说早出晚归,萧禹文一天在做些什么,她也就懒得过问了。

    这天,过了用晚膳的时候,萧禹文还没有回来。林绾烟才觉察到一忙起来,自己对他的关心好像少多了。数日来,这厮沾床就睡,自己也没多想。才结婚不到一个月,连房事都没兴趣了?这厮肯定是又干杀人的勾当去了,累得都没精力想那事儿。

    “三爷这几日都在忙些什么?”林绾烟皱着眉问站在一旁的灵狐。

    “属下这几日没跟在主子身边,不是很清楚。”灵狐低声说道。

    “少诓我,你们主子做什么你这个首席护卫不知道?那就该撤了你的职!”林绾烟瞪了灵狐一眼。

    萧禹文都把瑾王府的帐交给灵狐管了,还有灵狐不知道的事?反正她是不信的。

    灵狐倒吸了一口气,这夫人是真的不好糊弄。“主子今日进宫了。这几日都在忙活围猎的事。”

    “围猎?我怎么没听三爷说起?什么时候?”这是又有得玩了?围猎肯定就得骑马,射箭她不在行,马却骑得很好。关键是她还没有围猎过,见识一下还是很好的。

    “后日。”灵狐心里暗叫完了,主子竟然都没说围猎的事情,这下却被自己说漏嘴了。

    林绾烟还想问什么,却见萧禹文远远走来了。灵狐一脸生无可恋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