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四十二 芝卫的冷淡
    萧禹文放下书,不可思议地看着一脸兴奋的林绾烟。这该是父王要操心的事,她一个女子竟愿意拿出自己的嫁妆来办学堂,如此心系天下,真不是一般女子能有的前瞻和气度。

    “怎么,你觉得我说得不对?好吧,那我换个角度跟你解释。你我同生于皇室,从小就不缺吃少穿,还有专门的师傅授课讲学,所以如今我们知书达理,诗书棋赋都略通一二。那可不都是因为从小的教学?若你我出生于普通百姓,父母也明白读书识字的重要性,但苦于没有足够的银两上学,那我们会怎么样?

    寒门出贵子毕竟是少数,多数人的命运恐怕就是放羊赚钱成亲生娃,生娃做什么?放羊!世世代代都处于底层,根本就没有翻身的机会。”

    林绾烟生怕萧禹文听不懂,毕竟自己的思维方式不知要超前了几千年。

    萧禹文点了点头,落在林绾烟身上的目光里满是欣赏,“过两日我正好要去拜访礼部尚书赵固安,绾绾可以同我一起去。”

    林绾烟听了萧禹文的话,过了一下脑,根据已有的历史知识,礼部是古代官署之一,南北朝北周时开始设立,相当于现代的教育部和外交部。

    唐朝的礼部有一名正三品的尚书,一名正四品下的侍郎,掌天下礼仪、祭享、贡举之政令,下属礼部、祠部、膳部、主客四部。礼部管理全国学堂书院和科举考试。

    应该大神越也差不多,那要建学堂供穷苦人家孩子上学,除了要得到皇上的首肯,后面的事情免不了要仰仗礼部,不然一时哪里去找那么多教学的老师。

    萧禹文说找礼部尚书是没错的,而且必须要找他。这个赵固安,林绾烟不怎么记得了,只是在萧禹文生辰宴时,听皇上宣礼部尚书来宣读封王的圣旨。当时她也没怎么注意看,印象中就是个瘦瘦的老头。

    “那我这两天要去好好考察这里的学堂。”林绾烟若有所思地说道。

    虽说要尊师重教,可这教育风气和教师水准也很重要,现代叫师资力量。银子她可以出,这古代也不需要电脑这些,硬件设施顶多就是一处宅子,一些桌子,笔墨纸砚,再存点书,关键在于老师的水平。

    萧禹文笑了笑,“今日太迟了,明日让灵狐几个陪你去。”

    “好。你自己慢慢,我去把六公主唤起来,横竖她也闲着,一起干大事也好。”林绾烟想着一个人的能力还是有限的,起码萧蔓雪可以给她出出点子。

    萧禹文哈哈大笑起来,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丫头还是个急性子。不过,终归是找到事情折腾了,总比天天呆在王府里好,而且她的话也非常有道理。

    林绾烟去到萧蔓雪的院子,生生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开篇就问了萧蔓雪一句“本王妃有一件大事要干,你要不要一起?”

    萧蔓雪的睡意顿时没了,一想林绾烟肯定又要带她去哪里玩儿,如今她可是比自己自由多了,想去哪里只要三哥哥同意了,她就能去。

    结果听到的大事居然是办学堂,瞬间没了兴致。她可是最害怕读书的,一说到要她看书练字就脑袋疼。

    林绾烟自然有她是杀手锏,“你想想啊,如果你跟我一起干这个事,往后要出宫来玩,不是光明正大吗?我们偷偷去看六哥哥谁知道?就算我们不去,那六哥哥回来了,要见上一面不是容易得多?”

    萧蔓雪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还是你这个脑袋瓜好用!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层呢?说吧,要我做什么?”

    计谋得逞,林绾烟笑了起来。“简单啊,你当我的公关就好了!”

    “公关?关公?什么东西?”萧蔓雪云里雾里的。

    林绾烟哈哈大笑起来,差点忘了这些词儿他们是听不懂的。

    “就是你负责拉拢关系,哪个老师好,值得信任,我们就去请他来教书。还有就是,学堂不是不收学费吗?最好能找到愿意捐献点银两的人,不然哪怕我嫁妆再多,也有花完的一天。”嗯,那个叫拉赞助,说了他们也听不懂。

    “这个没问题,那些文武百官哪些是清官哪些心子黑,我没少听我母妃说起。银两嘛,父王和皇祖母我肯定能说动,还有不少府里的小姐我也熟,到时候你一点我一点,凑起来肯定不少。”萧蔓雪自信满满地说道。

    “我就知道你能行!你回去就把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些道理,跟父王好好说说,保准他会对你刮目相看,一高兴再赏赐你些什么好东西都说不定!”林绾烟兴奋了起来。

    “好,现在我就回宫!”萧蔓雪有些迫不及待了。

    “也好,明日我去考察考察现在的那些学堂。”急性子遇到急性子办起事来就是风风火火的,这个林绾烟很满意,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没得说的。

    送走了萧蔓雪,林绾烟又去寻了灵狐,交待他去打听清楚现在南栎城内有哪些公办的学堂,现有的学生和老师有多少,那些学生都是些什么人,又问了他当时给芝卫安排的住处在哪里。

    她想着学堂里总要教习礼、乐吧,芝卫的瑶琴弹得那么好,肯定是懂音律的,让她来教,指定能教出不少高手。也正好给她寻了出路,起码每个月有点收入,可以养活自己。

    等看完灵狐送来的几张纸笺,林绾烟越发觉得自己要做的这件事太有意义了。整个南栎城最大的学堂叫南书院,收的学生基本上是富家子弟,每年新入学的学生还要提前预约名额。而且不受女学生,教习的内容也基本是为了科举考试做准备。

    小一点的学堂,很多都是几个大户人家共建的,只收这几家人的孩子。男女都收,当时教习的内容不一样,女孩基本上就是学礼仪、曲艺,不用读那些晦涩难懂的书。

    再有钱一点的人家,直接就在府里养几个老师,在固定的院子里给孩子上课。

    至于普通人家的孩子,男孩也没有强制要上学,有钱的就去学堂,没钱的就自己买书或借书,空闲的时候自己在家看。不用说,效果肯定没有在学堂听老师讲解来得好。

    至于女孩子,一般就只简单地教会认字就可以了,剩下的时间都学针线活或者家务。

    翌日,林绾烟跟着灵狐几个先来到南书院。因为刻意隐瞒了身份,灵狐还是偷偷塞了些银两,才说动守门的小厮带他们进去。

    南书院地处城西,不是繁华地段,环境倒很僻静。里面有很多个院子,花园、亭台、假山也是有的,还打整得干干净净的。

    林绾烟觉得大神越能居三国之首,还是有原因的,起码读书的风气还是很正。要是能让更多人都读书明理,整体国民素质提高了,还会更富饶。

    之后,他们又去了几个教小的学堂,结果发现不仅环境清幽了许多,书卷气息也更甚。

    林绾烟这才想到,小班教学,才更容易因材施教,只是教学成本肯定就要高很多,起码老师就要多请很多。

    是办一个学堂,还是多办几个,林绾烟一时没有主意,就想着等回去了听听萧禹文的意见。

    最后,林绾烟去了芝卫的住处。萧禹文说给芝卫找个好的院子,倒真是说话算话。

    芝卫的院子在四方街几里的一条巷子里,平日里要采买什么东西很方便。院子不算大,但是宽敞明亮,一进门就能看见满院的花花草草。

    林绾烟倒觉得住这样的院子很舒心,瑾王府虽然大,可她平日去的也不过就那么几个地方。有时候要找个人,还得等上半天。

    芝卫的气色已经好了很久,只是看起来还是很瘦弱。开门见了林绾烟,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冷淡。

    灵狐几个很识趣地在院子里候着,没有进屋。芝卫将林绾烟领进去,给她倒了一杯水,就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没开口。

    “师姐,你身子好些了吗?住这里方便吗?”林绾烟见芝卫这里并没有使唤的丫鬟,还是有些担心。她知道萧禹文肯定是给了芝卫丫鬟的,应该是被退回来了。

    “我没事了,这里挺好。”芝卫淡淡地说道。

    她没准备告诉林绾烟,从刚住到这里开始,灵沐每日都会来看她。这里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他买来的,药也经常是他熬的,饭也是他做的,衣裳也是他送去浆洗的,只因为她不想要丫鬟伺候着。

    她也没准备问,为什么好几日灵沐都没有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那就好。你还缺什么吗?我差人买了给你送来。”林绾烟不知道芝卫有没有听说自己和萧禹文已经成亲,可想想成亲的时候那么大的阵仗,她多少也应该有所听闻吧。

    “不差,都有。”这不是芝卫客气的话,确实什么都有,她也就每日出去买些要吃的菜,米、面、油、柴火灵沐都买了很多,够她用一两个月了。

    林绾烟听她还是拒自己于千里之外,心里浮上了几分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