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四十一 有意义的事
    “你去蔓蔓那里睡,饿了让灵沐给你们送膳来,大帐人多嘴杂,你们不要随意出来。今日夜里我们就回去。”萧禹文自己先起身,又将林绾烟拉了起来,准备给她穿衣服,送她到萧蔓雪的帐篷去。

    林绾烟嘟着小嘴,半眯着眼睛不说话,怎么这次出来一点都不好玩?昨日出了南栎城,他们就全都骑马往这里赶,累还不说,连觉都不能睡到自然行。现在还说连帐篷都不能出,等着天黑就回去了,哪里好玩了?

    “这回可长记性了?往后就在王府里好好呆着,办完事我肯定就赶回来陪你。”萧禹文笑着说道。

    林绾烟一听,睡意全无,猛地睁开眼睛,一把从萧禹文手里夺过衣裳,“三爷以为我怕苦?我才不是那样娇贵的女子呢!你没听说过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我就得多跟三爷出来涨涨见识开开眼界,不然很容易就被别人给糊弄了你说是不是?”

    萧禹文笑了起来,这丫头啊,非得自己碰一鼻子灰才知道后退。“你是瑾王妃,往后王府里大小事务还得你打量,等回去了让灵狐将府里的账目拿来给你瞧瞧,够你忙活的。”

    林绾烟自顾自穿衣裳,没说话,这是要让她当管家婆?她连银子都分不清楚,怎么管?况且一向对这些钱财没什么概念,也不热衷,肯定是管不好的。

    “以前还没成亲,我也不在宫中,许多人情都不用打理。如今不一样了,我们成亲时很多来送礼的,别人家有什么的时候,不得回个礼?再有,宫里有个什么事,该你去走动的,不得跑一趟?”萧禹文耐心地解释道。

    他以为身为公主应该懂这些人情世故礼数往来,可根据一直以来的观察,林绾烟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懂,平日里连揣点银两在身上都觉得麻烦,肯定连下人都没打赏过。

    林绾烟一听脑袋都大了,这成了亲怎么变得更麻烦了?她可一直没想到这些方面,什么都是萧禹文在打点,她理所当然就以为这些事都归他操心。现在想想自己真的还没进入为*的角色,关键也确实不擅长打理这些事务。

    “三爷你就饶了我吧,我闲散惯了,好像每日只知道吃喝玩乐,对那劳什子的事一窍不通,你还是继续让灵狐管吧,我一定会搞砸的,到时丢了你的面子可不好。”林绾烟恨不得跪地求饶。

    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府里日常琐碎的事,让灵狐或者灵沐管倒也没什么,灵夜宫那么多的账目以前也是李木川和二十四灵异一同打理,他不过每个月看一下账目。

    只是不找点事给这丫头做,她闲得就得成天胡思乱想,缠着跟自己东奔西跑,又心疼她又伤脑筋。

    “不管你想不想管,起码心里得有个数。灵狐可不是来管瑾王府的,木川走了,灵夜宫的事还得他费心。”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林绾烟撇撇嘴,不再说什么。反正她是打定主意不想管那档子事的,会的越多就越累,往后指不定被王府里的这些琐事缠得脱不开身。可不是打定主意要跟着这厮行走江湖嘛,那管得了那些家长里短柴米油盐。

    萧禹文将林绾烟送到萧慕雪的帐篷门口,看着她进去了,又跟灵沐交待了几句,才回自己的帐篷洗漱。等灵狐将早膳送来后,杨承阅也刚刚结束早上的操练指挥。

    杨承阅领着萧禹文去袁绍特的帐篷闲谈了一会儿,又带着萧禹文和十几个灵异卫一同去了凰羽山,回到禁军大帐天已经黑了。

    林绾烟和萧蔓雪这一天都呆在帐篷里,要多无聊就有多无聊。还好萧蔓雪是个能聊的人,把宫里大大小小的趣事逸闻,通通都讲出来给林绾烟消遣。

    她还很奇怪,同为公主,林绾烟好像讲不出多少以前在宫里的事情,对她说得那些后宫里的明争暗斗还颇为吃惊。

    林绾烟自然知道自己这个穿越回来的冒牌公主,一说这些肯定漏洞百出,所以搪塞的理由很简单:我父王就我一个女儿,平日里谁都宠得不得了,从来没有那些烦心事。

    萧蔓雪是羡慕得不得了,被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疼的感觉真的不要太幸福。不像她,凡是得了什么好东西,那些娘娘们就要在背地里说皇上偏心,说她老爱争宠。犯个什么错,大家都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她的笑话。

    听了萧蔓雪说了那么多,林绾烟更加坚定一定不能留在王府里管那些破事,她可没精力跟那么人斗来斗去,也不值得花那个时间。

    随意用了些晚膳,萧禹文一行便启程回瑾王府,杨承阅骑着马一直将他们送出很远才返回大帐。

    萧蔓雪还沉浸在分别的不舍中,林绾烟却一下就发现回去的人少了一些,至少她没见着灵沐。

    夜里赶路,速度慢了很多,回到瑾王府天已经蒙蒙亮了。林绾烟和萧蔓雪哪里这样彻夜赶路过,累得沐浴更衣用膳都顾不上,各自回房睡觉了。

    白天睡觉哪里有夜里睡得安稳,所以哪怕一觉睡到午后,林绾烟都觉得疲惫不堪,这熬了一个通宵后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萧禹文和灵异卫是早就习惯了,也就睡了两个时辰,就各自该干嘛干嘛去了。

    林绾烟用过膳去萧蔓雪的院子寻她,丫鬟说还没起床,她便又折回自己的院子,去书房找萧禹文。

    这不去还好,一去她就彻底后悔了,这厮真的让灵狐把这几个月来府里的账目搬到书房了。随手拿了一本来翻看,林绾烟就大惊失色。“三爷,咱们府里一个月要花上万两银子?”

    萧禹文闻言将目光从手里的书移到林绾烟的脸上,淡笑着说道:“若你平日里再置办些衣裳首饰,恐怕还不止这个数。”

    瑾王府和玥王府一样,女眷少,丫鬟嬷嬷这些就少,但要养活的侍卫多。以前这些帐都算在灵夜宫上,但封王以后每年都有封地的赋税收入,萧禹文也就让灵狐把瑾王府的账目单独做。

    林绾烟不禁咂舌,这也太恐怖了,她还记得那日逛街时,老婆婆一个荷包才卖三文钱,真的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

    再想想平日里自己的吃穿用度,好像确实蛮花钱的,就拿每顿的菜肴来说吧,从来没少于十个菜的时候,而且有些菜也就夹了几筷子就全部剩下了,要说浪费,可真是浪费。

    “以后别胡乱给我置办行头了,那些衣裳很多我穿都没穿过,首饰我平日里也不喜欢戴,放着真的浪费。

    还有,每次用膳我们都吃不完,明日起让厨房少做几个吧。这天下还有很多吃不饱穿不暖的百姓呢,省下来的银子我们做做善事多好啊。”林绾烟认真地说道。

    萧禹文笑了笑,这些话怎么听都不像从一个公主口中说出来的。他知道林绾烟锦衣玉食惯了,所以不管吃的穿的用的,都给她置办最好的。

    他没有在皇宫里长大,那时皇上每个月拨给李卿卿的银子也有限,田庄铺子的收入又都想着积攒起来,所以不管是李卿卿还是萧禹文,平日里都从不铺张浪费。

    一直以来养成了习惯,纵使成立了灵夜宫后,不再缺银两,萧禹文也没有挥霍的习惯。

    “你操那些心做什么?光你的嫁妆就一辈子花不完。”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林绾烟一愣,开始在一堆账目里找记录自己嫁妆的册子。这一看,她又吓了一条,这密密麻麻地写了五六张纸,黄金、白银都是以万两为单位,田庄有十几处,铺子有二十几家,还有珍珠、玉器、古玩、字画,有些东西她根本就看不懂是什么。

    “天啊,难道我是天下最富有的女子?”林绾烟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萧禹文哈哈大笑起来,应该是的,因为他的也是林绾烟的。

    “不行,不行,让我冷静一下,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林绾烟放下册子,倒在软塌上大口大口地呼气。

    上一世,她可没少听人说“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可如今真的暴富了,她还有些不淡定了,这么多银子该怎么花啊?

    萧禹文好笑地俯下身亲了亲林绾烟的脸蛋,继续拿起书看了起来。

    “三爷。”林绾烟沉思了许久,微微皱着眉唤了萧禹文一声。

    “嗯。”萧禹文注意力还在书上,听到林绾烟唤他,随口应了一声。

    “我想了想,你特么就是偷换概念,我有那么多嫁妆跟往后我们要节约一点有什么关系?难道有银子就得花天酒地挥霍无度吗?

    我们可以用这些银子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啊,比如办办学堂,让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也能读书识字。

    孩子是一国的未来,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古人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贵师重傅则法度存。国将衰,必贱师轻傅;贱师轻傅则人有快,人有快则法度坏。

    意思就是说,国家想要兴盛,必须要尊师重教,尊师重教,国家的法度就能得以保存。

    国家如果趋于衰败,一定就是不尊师重教。一旦如此,人就会放纵性情,人肆意放纵,国家的法律制度就会受到破坏。所以,尊师重教,事关国家的兴衰存亡。”

    林绾烟引经据典越说越激动不已,这才是有意义的事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