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四十 处境艰难
    无奈之下,萧蔓雪只带了一身换洗的衣裳,包袱里剩下装的都是要给杨承阅带去的宝贝。有近日皇上赏她的补品,有她闲来无事偷偷做的鞋子,有御膳房新做的糕点。

    出宫回到瑾王府,林绾烟和萧蔓雪便匆匆换上一身黑衣,带上帷帽,装扮成玥字卫的模样,跟着萧禹文从瑾王府的后门上了马车,出城往禁军大帐去。

    一行人二十几人,直到子时才抵达。杨承阅是早就收到消息,知道萧禹文会来,所以一直在值夜的哨岗候着。

    禁军大帐在南栎城几百里外的一片隐蔽荒芜的盆地,夜里,一顶顶帐篷外虽然有照明的篝火,但光线依旧好不到哪里去。

    萧禹文几个又都穿着黑衣带着帷帽,杨承阅也就只认出了走在前头的萧禹文和灵狐、灵沐、灵月几个,对于混在灵异卫中间的林绾烟和萧蔓雪丝毫没有觉察。

    直到杨承阅将萧禹文领进自己的帐篷,林绾烟和萧蔓雪紧跟其后走了进来,他才觉得有点奇怪。

    一般情况下,就算是二十四灵异,这个时候也应该是守在门外戒备的,根本不会跟在萧禹文身后。可见萧禹文并未阻止,他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萧禹文取下帷帽随手放在一边,林绾烟和萧蔓雪也各自取下帷帽拿在手里。

    这下把正准备倒水的杨承阅惊呆了,两眼看得发直,脸上写满了诧异,“六公主!瑾王妃!”

    “承阅哥哥!”萧蔓雪激动地跑到杨承阅面前,想伸手去抱他,瞬间又缩了回来。红着脸取下肩上的包袱,放在凳子上,只是一直盯着他看。

    “三爷,我们是不是该回避一下?”林绾烟低声笑着对萧禹文说道。若是自己这么久没见到萧禹文了,才不会这么矜持,肯定冲上去就抱住又啃又咬的,不过要是身边还有其他人,倒也会不好意思的。

    萧禹文微微皱了皱眉,还是重新拿起帷帽戴上,准备出去。林绾烟也戴上帷帽,牵起萧禹文的手往帐篷外面走。

    见状,杨承阅的脸红了起来,看了看萧蔓雪,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萧蔓雪瞬间就红了眼眶,“承阅哥哥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天底下最大的骗子!你说了要给蔓蔓写信的……”

    杨承阅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见萧蔓雪掉下了眼泪,心里顿时难受了起来。伸手想拥她到怀里安慰一番,可犹豫了一下,将手伸到一半还是放了下来。

    萧蔓雪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就抱住杨承阅的腰,脸贴在他胸膛,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

    杨承阅从来没经历过这种情况,束手无策地站得笔直。

    可看着萧蔓雪哭,心里也不是滋味,咬咬牙,便也鼓起勇气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轻拍她的秀背,温柔地说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待会儿瑾王和瑾王妃该笑话了!”

    萧蔓雪听了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这是第一次抱自己的承阅哥哥,有些舍不得撒手,哭劲儿过去了,但仍旧抱着不放。

    杨承阅知道萧禹文和林绾烟都在外面等着,也不敢耽搁太久。见萧蔓雪慢慢不哭了,伸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眼泪,低声说道:“不哭了,我差人去安排帐篷,你和瑾王妃先歇息,瑾王同我还要说些事情。”

    萧蔓雪吸了吸鼻子,伸手从凳子上拿起自己带来的包袱,递到杨承阅手里,带着哭腔说道:“我给你带了些吃的,我听嬷嬷们说,这里吃食不好,你是不是瘦了?”

    杨承阅接过包袱,转身放在自己的床上,“这里是没宫里的吃食好,不过我都习惯了,你别担心,我瞧着你清瘦了些。走吧,外头冷,别让瑾王和瑾王妃等久了。”

    “我很好。皇祖母常常让我去她寝宫用膳,御膳房新出了什么菜式,父王也总赏些给我。静妃娘娘差人去素心楼买点心时,也总会给我捎云片糕。我喜欢吃的,旁人吃不到的东西我都吃了。”萧蔓雪说着就戴上帷帽和杨承阅一起往外走去。

    “那就好。”杨承阅轻声说完,就撩开帐门,让萧蔓雪先走。

    林绾烟见他们这么快就出来了,还有些奇怪。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不是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又想到杨承阅一向很守规矩,而且自己和萧禹文还在外面等着,两人肯定不敢多说什么。

    杨承阅很快叫来几个手下,吩咐他们另外支一顶帐篷再备些被褥将人带去歇息,随后和萧禹文一起回自己的帐篷。这另外一顶帐篷自然是给萧蔓雪准备的,他不知道林绾烟和萧蔓雪会来,所以只备了萧禹文和灵异卫的帐篷。

    “给三爷添麻烦了!”杨承阅倒了一杯水放在萧禹文面前,不好意思地说道。

    “原本没打算让她们来,绾绾也帮着说话。想来蔓蔓这个丫头也那么久没见到你了,来看一下她也好心安一点。”萧禹文喝了一口水,淡淡地说道。

    杨承阅慢慢地在椅子上坐下,没说话。原来经常能看到萧蔓雪,倒也觉得两人之间还没到会互相思念的份上,这一分别,那个人在自己心里到底有多少分量倒表现出来了。

    以前是觉得两人门户不相对,自己不是家中的嫡子,官职也不过是个大内侍卫总管,公主这样的身份是怎么都不可能下嫁给自己的,所以故意保持距离。

    但如今不一样了,谁不知道禁军在皇上心中的分量,那可是皇上的亲卫军,关键时候用来护命的,不是皇上最信任的人是无法在里面担任要职的。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只要时机对了,皇上是会同意将萧蔓雪指婚给自己的。

    “你说这次袁统领受伤是有人设计谋害的?”萧禹文沉着脸问道。

    “确实如此,只是幕后的人太狡猾,没有确凿的证据。”杨承阅低声说道。

    再有十日便是皇室一年一度的冬季围猎,每年皇上都会带着皇子和武将们在凰羽山进行三日的狩猎。这期间的安全都会禁军管,袁绍特身为禁军统领,又不是不负责的人,凰羽山的每个狩猎场他都要亲自去检查才放心。

    那凰羽山地势高,如今半山腰就已经是厚厚的积雪了。雪崩伤人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可巧就巧在一行人当中偏偏袁绍特伤得最严重。

    事后杨承阅还特意去出事的地方仔细查看了,根据土质和积雪的厚薄判断,不可能是突然塌方,定然是有人事先做了手脚,且时机还拿捏得很准。

    “这事怕不仅仅针对你,今年围猎,父王还特意让我也一同前往。”萧禹文的脸又黑了几分。

    杨承阅一听,脸色蓦然煞白,这些人的居心显而易见,分明就想一箭双雕。

    袁绍特受伤,后面的事肯定就落在杨承阅这个禁军副统领身上。一旦围猎期间有任何闪失,必然就算在他头上。

    往年皇上知道萧禹文体弱,围猎这种活动从来都没让他参加过。今年会特意让他参加,也是别有一番用意,相当于给他一个机会瞧瞧这些武将里哪些可以为他所用,也好趁机拉拢一番。

    借围猎的机会能要了萧禹文的命最好,如果不能,那受点伤,这个罪名也足够让杨承阅因办事不利被革职。

    “早些歇息吧,明日我去看看袁统领,要演一手好戏,少不了要他配合。眼下灵异卫都闲着,玥字卫也正愁没事做,禁军里的人你信不过,我给你拨些人过来使唤便是。”萧禹文说着就起身戴上帷帽往外走去。

    “三爷...”杨承阅再是个坚强的汉子,此刻也有些抗不住内心的感动。单说萧禹文亲自跑这么一趟,他就感激不尽,更别说他还要拨人给他。

    “你我自是多年的兄弟,如今绾绾还唤你一声六哥哥,旁的话不必多说。你再瞧蔓蔓如何对你,就该知道得把事情扛下来。”萧禹文淡淡地说道。杨承阅如今的处境和压力他怎么会不知道?

    杨承阅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先带着萧禹文和灵异卫去萧蔓雪的帐篷接上林绾烟,再将他们和随行的灵异卫带到特意准备的帐篷里歇息,最后才折回去和萧蔓雪闲话。

    白天大帐人来人往的,林绾烟和萧蔓雪哪怕装扮成玥字卫的模样,还是很容易被识破,毕竟容貌都太清秀,身子看起来也太单薄。

    所以杨承阅也顾不上明日一早要例行的操练,一直在萧蔓雪帐篷里陪她闲话了一个多时辰,才回自己帐篷躺下睡了一个时辰觉。

    一大早就被帐篷外的号角声、马蹄声、男子间大嗓门的说话声吵醒,林绾烟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这可是严重的睡眠不足啊,心情怎么可能好?

    萧禹文也醒了,他好笑地看着怀里烦躁的人儿,都说了不让她来,非要跟来遭罪。禁军大帐还好,长期驻扎在此,军备物资充足,夜里怕冷可以多要几床被褥。

    平日里灵异卫出行,为了追求速度,可带不了那么多东西,常常是冻得睡不着。所以有时候连帐篷都不支,围着篝火盘坐着闭目养神挨到天亮。遇到不明情况,连停下歇息都不敢,只能没日没夜地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