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三十八 灵狐叫苦
    萧禹文一肚子火,又见林绾烟哭丧着脸不说话,气得别过脸不看她。林绾烟一见更来气了,干脆挪了挪身子,坐到角落。

    马车在瑾王府门口停下,林绾烟没像平时一样等萧禹文先下马车再抱她下去,等马车一停稳,就冲出去,自己跳下马车,就气冲冲地跑进去。回到房间,一把就把门关了还栓上,脱了鞋子合衣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灵狐和灵沐看着林绾烟如此举动,就知道这主子和夫人肯定又闹别扭了,再看萧禹文黑沉着脸下了马车,更是把头埋得低低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进了院子,萧禹文也没回房间,直接就去了书房。直到用午膳时,才让丫鬟去唤林绾烟。结果,丫鬟回来回话:瑾王妃说没有胃口不想吃。

    萧禹文原本已经盛了一碗汤放在林绾烟平日坐的位置前,一听,伸手就将自己面前的碗筷扫落在地。一旁伺候的丫鬟和灵狐、灵沐,顿时被噼里啪啦的声音吓得面如土色。

    灵狐示意丫鬟赶紧打扫了,再重新摆上碗筷,却见萧禹文起身拂袖而去。

    ??纵是灵狐和灵沐跟在萧禹文身边伺候了那么多年,也很少见自己的主子发这么大的脾气。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灵狐便吩咐丫鬟将午膳分成两份,一份送到林绾烟房里,另一份只能由他硬着头皮送到萧禹文的书房。

    “主子!”灵狐端着盘子站在书房门口低声唤道。

    “拿走!我不吃!”萧禹文依旧看着手里的密函,头也不抬地说道。

    “主子别生气了,先吃点东西,药也要按时吃。”灵狐现在是知道了,只要主子和夫人吵架,他们这些做手下的,日子就特别难过。

    “说了不吃,滚!”萧禹文极不耐烦地怒吼道。

    “主子,公孙先生说了,这药一定要饭后按时吃,身子才好得快。”灵狐心里暗暗叫苦,以前还有李爷和六爷帮忙劝着,如今他俩都不可能来了,往后可不知要怎么办。

    “你是找死吗?敢拿我师父来压我?”萧禹文抬头远远地剜了灵狐一眼。

    “主子恕罪,属下不敢!公孙先生是这么交代属下的,若属下不照做,公孙先生也不会饶过属下的!”灵狐那叫一个苦啊,主子不好惹,这个公孙先生更是一句话不爱听就吹胡子瞪眼的,难伺候得很。

    “滚!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萧禹文怒瞪了灵狐一眼,冷冷地说道。

    见状,灵狐只能灰溜溜地转身离开,再多说一句,以主子的性子,起码会要了他半条命。

    而丫鬟们在林绾烟那里也吃了闭门羹,无论怎么唤,林绾烟就是不开门,刚开始还搭理几句,后面就直接当作没听见。

    晚膳的时候,灵狐和灵沐就更着急了,一个不出书房,一个不出卧房,一桌子菜不一会儿就凉了。

    萧禹文那里,灵狐是不敢去了,只好去敲林绾烟的门。

    “夫人!”灵狐边敲着门边大声连喊了好几句,可房间里的林绾烟根本就不吱声。

    灵狐摇了摇头,又继续喊道:“夫人啊,就算属下们求您了,您就别跟主子生气了,主子的身子好不容易才好一些,这都两顿没用膳也没吃药了,若有个什么,属下们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房间里的林绾烟一听就躺不住了,那厮也赌气没吃饭没吃药?自己是没什么,饿两顿就当减肥,可萧禹文是大病初愈,抵抗力肯定没有那么好。

    “夫人,主子昏迷不醒的时候您哭的那么伤心,如今主子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夫人怎么忍心看着主子如此糟蹋身子?公孙先生交代了每日要按时服药,否则要耽误病情啊!主子那里属下们一句话都说不上,连送口水去都要被责罚,委实让人担心!”灵狐继续动情地喊道。

    见林绾烟还是没有回答,灵狐又开始喊道:“夫人,主子是真心待您的,多年来性子就是这样,您就别跟主子怄气了!属下们跟着主子...”

    灵狐还没来得及往下说,林绾烟就打开房门,出现在几人面前。

    “夫人...”灵狐激动得快说不出话来,果然夫人是担心主子的。

    “去唤你主子来用膳,把他的药也一并端来。”林绾烟说着就往外走去,这厮打起冷战来倒也一点不输阵。

    灵狐一听,高兴地连忙往书房跑去,好似生怕林绾烟会反悔。可他这还是碰壁了,萧禹文听说是林绾烟叫灵狐来唤他,依旧不为所动。明明是那丫头有错在先,胡言乱语惹自己生气,还敢躲在房间里不出来用膳,要请也得她亲自来请。

    “夫人一听主子也没用膳,着急得不得了,主子就别怄气了,夫人心里可担心着呢!”灵狐顿觉这中间人不好做啊,好不容易把夫人给说动了,主子又不领情了。

    “我瞧着你一天是闲得很,是不是改明儿得让你去溪棠将灵犀换回来享福?”萧禹文冷冷地说道。

    “主子...”溪棠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如今正在重建煅异卫,条件可艰苦得很。“主子要属下去,属下听从安排便是...”

    “哼!”萧禹文瞪了灵狐一眼。“滚!别来烦我!”

    他将灵狐留在身边自然有其他安排。若说合适,灵犀是二十四灵异里最适合呆在溪棠的,精通天文地理和医术药理,统筹能力也不差,此次正好给他一个施展的机会。

    灵狐垂头丧气地回到正厅,丫鬟们已经将菜肴重新热了一遍,林绾烟也坐在饭桌前等着了。

    “怎么?三爷不来?”林绾烟看只有灵狐一个人来,大概猜到他一定是在萧禹文那里碰壁了。

    “主子他...”灵狐不知该怎么说,他可差点惹怒主子被发配到溪棠,夫人这里又不敢得罪,得编个什么理由让夫人心里不会不舒服,最好还能去把主子劝来一起用膳。

    “好了,你别为难了,我去找他。”林绾烟瞧着灵狐的表情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那厮不就是在给自己摆谱吗?

    “夫人...”灵狐还想劝林绾烟语气缓和点,别跟主子来硬的,撒撒娇主子可能就不生气了。可又怕自己说得太多了。

    “不用跟着,我自己去。”林绾烟起身就往书房走去。

    在床上躺了快一天了,她也想了很多,自己确实有些无理取闹,根本还没谈到点子上,直接就跟萧禹文吵上了,如此僵持着也解决不了问题,起码自己要出瑾王府就是不可能的。

    书房里,萧禹文好像猜到林绾烟一定会来,依旧坐在软塌上自己跟自己下棋。林绾烟走进来了,他也当没看到,拿起一颗黑子落在棋盘,又伸手将一颗白子捏在手里,思考着这颗子该落在哪里。

    林绾烟见他没打算理自己,就站在一旁盯着棋盘看了一会儿,随后拿过两颗黑子三颗白子,依次落在棋盘的不同位置。

    萧禹文看了看棋面,将手里捏着的棋子丢在桌子上,冷哼了一声,就起身走到窗子旁站着。林绾烟竟然落了几颗子就将杀戮分明的一盘棋给下和了,这就是她求饶的方式吗?

    林绾烟慢慢朝窗边走去,伸手从背后环上萧禹文的腰,他是真的瘦了,原本精壮的腰,如今好像没多少肉了。

    萧禹文不自觉地微微低头看了看林绾烟白皙的双手,心里暖了些,但还是忍住没说话。

    “萧禹文,你瘦了。”林绾烟淡淡地说道,将自己的头靠上他的后背。

    萧禹文嘴巴动了动,还是没出声,确实瘦了,食欲也大不如从前,两顿不吃也不觉得饿,这毒将他的身子毁得不轻。

    “你真不打算理我了?那我可就真回东陵了,让你一辈子都见不着。”林绾烟声音略微大了一些。

    萧禹文闻言,一个转身将林绾烟拥入怀中,“你这个坏丫头,再说这样的话,我就将你锁在房间里,哪儿都不让你去!”

    林绾烟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容,伸手将萧禹文抱得紧紧的。“三爷,只要你别把我丢在这王府里,我就不回去,反正一天看不到你都不成!”

    萧禹文一愣,低头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明明很生气很生气,怎么听她说几句话不仅气消了,对她的心疼还更甚了些?

    “我也就这些日子会呆在王府里,过完新年,身子好了,父王就会给我安排差事,成日东奔西跑的,你跟着我受那些苦做什么?”萧禹文心疼地说道。

    在外面奔波,危险重重不说,还风餐露宿的,常常因为不能暴露行踪只好在树林里或者哪个破庙烂宅子里过夜,吃食基本上都是干粮。

    这些苦,林绾烟又何曾吃过?再说上她一个女子跟在一群男子里,也有诸多不便。而且有什么意外情况的时候,还要兼顾上她,怎么看都不是明智之举。

    “我不管,我就是要跟着你,你若不答应我就逃跑!”林绾烟很坚决地说道。虽然知道根本就跑不掉,但还是要表明自己的决心。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便是。用膳去吧。”萧禹文想着先稳住林绾烟,反正在自己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多半哪里都不会去,后面的事,到时再说了。

    “瑾王可是一言九鼎哦,不许反悔!”林绾烟心里高兴起来,东奔西跑才好呢,那日在玥王府听公孙野说行走江湖时遇到那么多有趣的人和事,她期待得很。

    “嗯嗯。”萧禹文只是低声应着,拥着林绾烟走出书房,在心里他可不认为自己是真正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