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三十七 无理取闹
    李木川见林绾烟落荒而逃,忍不住哈哈大笑。这都成亲了,说生孩子的事本来就正常,有什么好害羞的。

    “也就绾绾不生气,你这嘴巴总有一天要被我撕烂!”萧禹文白了李木川一眼,就径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得得得,明日我便走了,你想听我烦你恐怕都不成了!”李木川脸上笑着,心里却十分不舍,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要和萧禹文长时间的分开。西南边境路途遥远,一年也回来不了几回。

    “去了好好听杨武将军的话,表现好了,明年我便央八皇叔去给你提亲,省得你成天心心念念的。”说萧禹文心里没点不舍,那是骗人的。李木川在的时候嫌他话多烦人,不在的时候耳根子又清静得不习惯。

    “什么都让你说尽了,我还能说什么?”李木川白了萧禹文一眼。在未来的岳父大人跟前做事,哪有不好好表现的道理。

    萧禹文没再理会李木川,而是看向一直沉默的杨承阅,瞧着他像有什么心事般。

    “今日在宫里,蔓蔓还求着让我带她出宫,想来寻你。我教训了她一番,也不许她再给你捎信来。父王这次怕是要给皇后一些颜色瞧瞧,蔓蔓可别自己撞上去给别人抓住了把柄。”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三爷教训得是,我也一直在担心六公主会出什么岔子。”听完萧禹文的话,杨承阅的心放下了些。

    萧蔓雪已经一连给他写了五六封信,他藏得好好得,每日睡前都要拿出来看看,可又一个字都不敢给她回。数年来在宫里当差,隔三差五萧蔓雪就要来逮他说上几句话。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又闯祸了,有没有被责罚。

    “蔓蔓是个聪明的丫头,知道该怎么做。倒是你,我听闻下面还有好几个跟你对着干的?”萧禹文看了杨承阅一眼。

    “什么事都瞒不过三爷。都是原来皇后给严蔚布下的爪牙,自然不服我管教。”杨承阅苦笑着说道。这些人可没少给他下绊子,目的就是挑拨他和袁统领的关系。

    “你自己多长个心眼,吃了一回亏,别再吃第二回。哪几个不开眼的,你跟灵狐说一声,我会慢慢收拾他们。”萧禹文的脸色沉了下来。

    “谢三爷!”杨承阅感激地说道。萧禹文对他是好得没话说,一件又一件事他都在心里记得清清楚楚。

    萧禹文没再说什么。李木川知道萧禹文该说的话都说了,就拉着杨承阅去玥王府,萧禹文没什么事,也就跟着去了。

    玥亲王一见三人都来了,便连戏也不看了,在花园里喝着茶闲话。萧禹文是一眼就看穿了李木川为什么急着拉杨承阅去玥王府,其实根本就不是想去玥王府,而是想跟着杨承阅回将军府看杨慕晴。

    瞧着李木川心不在焉的样子,萧禹文便跟玥亲王说林绾烟想回将军府陪义父吃饭,问玥亲王要不要同往。

    玥亲王一下就明白了萧禹文这个吃饭的幌子是为了谁,爽快地应好,中规中矩地先差人给将军府送去了拜帖和一些礼品。

    四人一直在花园闲话到申时,才一同去瑾王府接上林绾烟同去了将军府。

    杨武收到玥王府的拜帖十分诧异,又听来人说玥王府的世子爷、瑾王、瑾王妃也会同来,急忙叫府里备晚宴款待。

    因为提前就知晓,所以将军府的家眷都和杨武一起出门迎接。林绾烟一眼就看到杨慕晴那双期盼又害羞的小眼神,急忙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好让她有机会和李木川多说上几句话。

    晚宴的时候按着府里的辈分,杨慕晴应该和其他女眷坐在一桌。林绾烟特意开口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杨武也就应许了。

    “这是府里的七小姐?”玥亲王笑着看了看杨慕晴,她倒生得比将军府的五小姐俊俏些,那双水灵的大眼睛好似会说话般。

    “正是老臣那七丫头,还不甚懂事。”杨武微笑着说道。

    “我瞧着倒很有灵气。”玥亲王说着看向了李木川。杨慕晴既是杨武正妻所生,哪怕年纪最小,也是嫡女,做玥王府的世子妃门户倒也相当,主要是这两个自己瞧上眼了。

    “玥亲王过奖了!”杨武虽然长年不在府里,可也听了一些李木川和杨慕晴的事,玥亲王似无意地这么一说,他心里就明了了。

    用过晚膳,杨武陪着玥亲王喝茶闲话。起先林绾烟拉着杨慕晴和萧禹文、杨承阅、李木川一同去花园散步,到了花园三个很识趣地寻了借口离开,只留李木川和杨慕晴两人。

    杨承阅领着萧禹文和林绾烟去了自己的院子,林绾烟是不想听他们聊天的,要来一本书自己在一旁打发时间。

    直到亥时,四人才从将军府出来,萧禹文和林绾烟直接就回了瑾王府,玥亲王和李木川自然一起回玥王府。

    因为记着翌日要去送祯烈,所以林绾烟醒得特别早。等她和萧禹文到了祯烈平日住的府邸,杨武将军和李木川都已经等在那里了。

    林绾烟其实也不知道该和祯烈说什么,毕竟没有太多的感情,就干瘪瘪地说了要多保重,不必担心她,替她跟父王母后问好,让父王母后放心,瑾王对她很好,她会过得很幸福的。

    倒是祯烈说了很多关切她的话,情到深处,还不自觉地红了眼眶。一时,林绾烟也跟着流了眼泪,她纯粹是被祯烈给感动的。

    林绾烟这一哭,把萧禹文给着急坏了,将她拉到一边,搂在怀里安慰了好一阵子。还陪着她将祯烈、杨武、李木川一行人一直送到南栎城外。

    “不伤心了哈,待明年天气暖和些了,我同你一起回东陵。”坐在回去的马车上,萧禹文紧紧地将林绾烟搂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安慰道。

    “三爷,往后我就只有跟你相依为命了。”林绾烟淡淡地说道。好像从她穿越回来,她能相依为命的就只有萧禹文。

    “傻丫头!我会一直疼你的!”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这丫头在大神越无亲无故,自己再不好好对她,她该有多可怜?

    林绾烟沉默地点了点头。从这一刻起,生活好像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

    这以后就真的要天天呆在瑾王府里了吗?古代女子会的针线活她一窍不通,这里也没有她可以干的工作,唯一的消遣可能就是看看书弹弹瑶琴逗逗雪球儿,这也难怪古装剧里那些女人都爱斗来斗去,都特么给闲的不是?

    “绾绾在想什么呢?”??萧禹文见林绾烟半天不说话,心里很是不安。

    “三爷,我不想一个人呆在王府里,你不在,那里就像个牢笼。往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好不好?”??林绾烟说得好像要哭出来了般。

    “傻丫头,如今你是瑾王妃,平日里自然该呆在王府里。若觉得无趣,你便常去将军府走走,进宫寻蔓蔓闲话也是可以的。”??萧禹文温柔地说道。

    “我不!”??林绾烟瞬间就炸毛了,使劲儿从萧禹文怀里挣脱出来。“外面的世界我还没去看呢,就这么将我关在王府里,我不依!”

    萧禹文没想到林绾烟的反应这么大,瞪大了眼睛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她。谁家妻子不是乖乖待在家里的?外面的世界?外面有什么世界?难不成她想和八皇叔一般四处游山玩水?那如何可能,江湖上四处行走的女子多是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之人,飘零他乡更是生活所迫。堂堂一个瑾王妃,岂能如此???

    “原本我以为同你成亲了,我就自由了,没想到还是不自由,那我同你成亲做什么?倒不如你同皇上说我暴毙了,你再偷偷送我回东陵!”??林绾烟突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反正和亲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人死了能怨谁?只能怪没这个福气享受。

    “胡说八道!”??萧禹文怒喝了一声。前日才成亲,今日这丫头就说出“暴毙”这样不吉利的字眼,真是让人不得不生气。

    林绾烟被萧禹文的这声吼吓了一跳,“你看嘛,刚刚还说会对我好,这下翻脸就生气了,你的话根本就不值得相信!”

    “你简直无理取闹!”萧禹文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明明这是两回事。

    “对啊,我就无理取闹,你受不了了吧?那你休了我吧,让我回东陵!”林绾烟也不知自己此时脑子在抽什么疯。

    “林绾烟!”萧禹文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心里的怒火。

    林绾烟不说话了,心里想逃跑的念头又冒了出来。完全没有再去想萧禹文是如何捡回一条命,当时自己又是如何舍不得。

    哪怕以前也想不清楚逃跑以后要去做什么,靠什么谋生,现在依旧想不清楚,只是心里就是想,很想很想。

    或者说是对未来一眼就可以望到头的平淡安逸生活充满恐惧,人啊,知足是好还是不好,是没看清自己还是太自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