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三十六 催生
    萧禹文心里一紧,当年萧蔓雪还那么小,如今却能认出李木川来,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有这样的怀疑。

    按说他已经做得天衣无缝了,这个叫云彦的确有其人,哪怕他们去查也查的到。十一二岁就被收为玥字卫,年岁和李木川相当,是南栎城郊外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今年在溪棠的时候不慎丧命。

    “过去的人和事,你莫要再提。我母妃好不容易才将这些事放下来,父王多年也心怀歉意,你别惹他们伤心。”萧禹文一脸严肃地警告道。

    萧蔓雪自知触痛了萧禹文的心,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林绾烟在一边,明明什么都听到了,却装作没听到。“你们俩背着我说什么悄悄话呢?”

    “哪敢说什么悄悄话啊,如今天下人都知道三哥哥疼你,我还敢跟你争宠吗?”萧蔓雪急忙笑嘻嘻地说道。

    “疼我?你可自己问问他,哪里疼我了,一句话不顺心就给我脸色看,怕是我往后都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林绾烟淡笑着说道。

    “你可就知足吧,也就你是打东陵来的不知道情况,改明儿你去街上随便找个人来问问,谁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子!”萧蔓雪白了林绾烟一眼。

    南栎城哪个女子成亲嫁妆多到一百二十八担?凤冠还是当今皇太后戴过的?这可是皇祖母钦点的皇后人选呢,真不知林绾烟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问什么呢,旁人只看着我风风光光的,平日里如何担惊受怕可不是冷暖自知?我幸不幸福,不全得看瑾王如何待我?那些身外之物我拿那么多来做什么?”林绾烟从定亲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嫁妆会很多,到底多到什么程度她也没什么概念,说不在乎是真的不在乎,自从穿越来,就没有缺衣少食过,也不知道苦日子是怎么个苦法。

    “我待你还不够好?”萧禹文瞪了林绾烟一眼,他何曾对一个女子宠爱成这样?吃饭穿衣沐浴梳妆,哪样没伺候过她?说出去都没人会信,堂堂三皇子还跟一个丫鬟抢活干。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不还得走着瞧?以前是还没成亲,如今成亲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变心?”林绾烟笑着说道。她最在意的是往后萧禹文会不会纳妾,那是她绝对接受不了的。

    “我三哥哥怎么会变心?如今你们成亲了,你赶紧给三哥哥生个小世子才是真的,皇祖母早就开始念叨了!”萧蔓雪从小在宫里长大,自己的父王有那么多妃子,要说真正喜欢哪个,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只不过正妻就是正妻,再生个儿子,不管以后夫君怎么纳妾,不都得归正妻管?就像如今后宫都是皇后娘娘说了算一般,就算自己的母妃再怎么得宠,内务府克扣她平日的用度,还不是敢怒不敢言。

    林绾烟一听,微微红了脸。哎,这古代也跟现代没什么两样啊,结婚了就催着生孩子,生完老大,催着生老二。女人啊,被生儿育女这个事限制了太多自由。

    男人倒是几秒就当了父亲,女人呢,饱受十月怀胎之苦,接着是分娩之痛,还有教育子女之累。在现代做一个事业家庭双丰收的女人不容易,在这古代,怕更是不可能了。想着,林绾烟心里浮起几丝忧伤。

    “这不才成亲嘛,顺其自然。”萧禹文捏了捏林绾烟的脸蛋,她的身子还要慢慢调养,生孩子这个事急是急不来的。

    “我不又着急,若是以后有了拖油瓶,走哪儿都不放心,不得趁现在好好享受自由生活?”林绾烟确实不着急,这一世她可不才十六岁吗,后面的大好时光万万不能就被困在瑾王府了,闷都要被闷死。

    萧蔓雪一脸吃惊地看着林绾烟,这个说法她还真的闻所未闻,若过几个月林绾烟的肚子还没有动静,怕是父王就得给三哥哥张罗纳哪个府里的小姐为妾了。不趁着新婚这几个月怀上孩子,等三哥哥的妾室进门,机会就少了。

    萧禹文笑了笑没说话,想起了那次林绾烟将玉佩还给自己时,在信里写道: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这丫头脑子里想的东西确实跟一般的女子有太多不同。

    在宫里用过午膳,萧禹文和林绾烟就出宫了。今日来请安,林绾烟又白得了很多赏赐,皇上赏了些上好的补品,皇后赏了些首饰,皇太后赏了五六匹云缎,连静妃娘娘都差人送了好几支珠钗。

    萧禹文不甚在意,林绾烟就更不在意了,只是坐在回瑾王府的马车上,她还在琢磨着,这皇后今日对自己的态度,可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

    看来电视剧里演的宫心计一点都不夸张,明明那么多次想要自己的命,这会儿倒把慈母的角色演得活灵活现。若不是早就知情,她还差点就被感动了。

    “明日你哥哥便要启程回东陵了,我备了些礼,晚些时候差人送过去。”萧禹文握着林绾烟的手淡淡地说道。

    “啊?”林绾烟是很久都没想起自己还有个哥哥这回事,出嫁时被祯烈背上花轿,她还颇有些不好意思。“我得去送送哥哥,他这一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了。”

    萧禹文看了看林绾烟,他就怕她知道祯烈要走了,勾起思家的情绪,本来不准备告诉她的,可想想以后见面的机会确实少,还是说了出来。

    “我们也理应相送,明日一早一同去吧。此行有杨武将军护送至两国交界,不必太担心。”萧禹文握着林绾烟的手又紧了些。

    林绾烟点了点头。说来也好笑,身为东陵公主,却从未到过东陵,连自己这一世的父亲母亲都没见过。内心对他们好像也没太多的思念,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孤儿啊。

    两人回到瑾王府,杨承阅和李木川已经在府里等候多时,林绾烟是这会儿才有心思好好打量他们两个。

    杨承阅似乎结实了一些,却又黑了许多,军营里每日一大早就要开始操练,自然没有在宫里当差自在。禁军大帐在南栎城郊外,不管吃食还是住宿条件都比宫里要差很多,杨承阅的这些变化也是很正常的。

    李木川在溪棠身体受了重创,还没完全恢复,又替玥亲王挡了一剑。虽然挨那一剑是萧禹文意料中的,可那一剑刺得一点都不含糊,李木川看起来还是病恹恹的模样。

    “瑾王、瑾王妃你们可算回来了,我和小六子可快把腰都坐疼了!”李木川一见两人进门,便起身迎了上去。

    “你倒是不请自来!”萧禹文白了李木川一眼。

    “知道你无情,我可不是来寻你的,我是专门来寻瑾王妃话话别的。”李木川厚脸皮地说道。他知道萧禹文约了杨承阅,瑾王府和玥王府又挨得近,自然就跑来凑热闹了。

    “你再口没遮拦的,即刻我就将你那舌头割下来!”萧禹文不悦地说道。哪怕是好兄弟,把话跟自己的王妃说得那么近乎,他都感觉不爽。

    林绾烟倒一点都没往心里去,只是很好奇李木川这又是要去哪,听起来好像很久都见不到了般。“话别?你不就住在玥王府吗?那么近,有什么好话别的。”

    “那不得多亏你的好夫君,我好好的日子他不让我过,非得让我去那荒凉之地受苦!”李木川一脸的委屈。

    林绾烟看了萧禹文一眼,他这是把人发配边疆了?“三爷,你真的这么不厚道?”

    “这孙子的话你也信?不过让他跟着杨武将军去西南边境历练历练,不然你以为玥王府的世子爷是坐着吃空饷的?”萧禹文瞪了李木川一眼。

    如今有多少人眼红李木川,玥亲王也是云游惯了的,过不了多少时日,肯定就要离开南栎城。李木川这个世子是皇上认了的,若不跟着去军营,那就只能留在南栎城,后面有多少危险根本无法预料。

    戍边的将军倒有好几个,可就只有杨武是萧禹文信得过的,放到其他军营里,李木川怎么被弄死的,可能都没人知道。

    而且跟着杨武,李木川还有机会立点功,以后在皇上面前也说得起话,朝野上下的非议也会少一点。关键是,学着带兵打仗也很有必要。

    林绾烟点了点头,她没有萧禹文考虑得那么深远,只是理解了他字面上的意思,觉得很有道理。本来就是义子,可不能让人觉得一朝飞上枝头就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人心都是狭隘的,嫉妒的力量太可怕。

    “往后你去了边境可要自己当心些,三爷嘴上不关心你,心里可念着你的。”林绾烟淡笑着说道。

    “还是瑾王妃说话我爱听!放心吧,我命大得很呢!我这那么远的,以后小世子的满月酒可不能忘了告诉我,我一定会偷偷回来的!”李木川嬉皮笑脸地说道。

    林绾烟一听就红了脸,今日她听了好多催生的话,有点受不了了。“你这个人就是讨嫌!懒得同你说!你们聊吧,我累了,去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