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三十五 进宫请安
    萧禹文笑着看了林绾烟几眼,找来个盘子,把床上的这些干果用手扫到盘子里,又把被褥铺好,才坐到桌子前给林绾烟夹菜。

    得亏他把后面这些礼节都省了,不然这只小馋猫不知要饿成什么模样。

    “你不吃点吗?”林绾烟心满意足地看了萧禹文一眼,每道菜都很可口,吃得她放不下筷子。

    “绾绾吃,我吃过了。”都顾着陪酒,其实也没吃多少,但此时就想看着她吃。

    “哎,你这样就不厚道了吧,我在这里饿着肚子等你,你倒好,吃饱喝足了才想起我。”林绾烟假装生气白了萧禹文一眼。

    萧禹文笑着盯着林绾烟,柔声说道:“绾绾真美!是天下最好看的新娘!”

    林绾烟呵呵地笑了起来,“嗯,好吧,敢于说实话的人要奖励!”

    “不知夫人今夜要如何奖励我?”萧禹文一脸坏笑地说道。

    林绾烟瞪了他一眼,“古人云温饱思淫欲,果然没有错。”

    萧禹文大笑起来,见林绾烟也吃得差不多了,一把将她抱到床上,就开始可以光明正大地施淫欲。

    “三爷别闹了,你身子还没完全好……”林绾烟挣扎着,身上这身喜服果然给这厮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半天都没有脱完。??

    “此生唯一一次洞房花烛夜王妃让本王不要胡闹?”萧禹文好笑地反问道。他的身子如何,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

    林绾烟见他没有要放弃的意思,也就豁出去了,这样一个美男子已经是自己丈夫了,不睡白不睡,于是也主动伸手去脱他身上的衣服。顷刻,一室旖旎,一点都不辜负此番良辰美景。

    翌日,天才蒙蒙亮,内务府的嬷嬷就候在门口。按着规矩,昨夜她们就该在门口听洞房的,奈何没人敢得罪瑾王这尊煞神,都依着吩咐早早就回宫了。

    萧禹文先起身穿好衣服,又给林绾烟穿上一身早就备好的王妃正装,今日他们要进宫请安。林绾烟想着今日宫里的人一定会来收垫在床上的那张洞房帕子,处子之身早就给了萧禹文,昨夜洞房又哪里会留下什么痕迹,电视剧也不是白看的,不就是割破手指滴点血造个假吗,忍着痛就可以了。就在房里找来了把剪刀,正要下手,萧禹文眼疾手快一把就夺过她手里的剪刀。

    “谁要你这么做的?”萧禹文笑着看了林绾烟一眼。

    “那不然怎么办?你倒没什么,等着别人看我笑话吗?”林绾烟白了他一眼。

    萧禹文笑了笑,从身上取出一把匕首,轻轻割破自己的手指,在那张帕子上滴上几滴血磨蹭开来。

    林绾烟没说话,微微红了脸,站在一旁等着萧禹文收拾好,打开房门。待内务府的嬷嬷得了赏银欢天喜地地出去,丫鬟们才进来伺候林绾烟梳洗。

    两人进宫先给皇上皇后请安,再去了皇太后的宫殿,闲话一番后又去了静妃娘娘那里。

    林绾烟始终觉得萧禹文对自己的生母也是不冷不热的,一直都是她在和静妃娘娘说话,萧禹文就静静听着,也不主动搭话。倒是静妃娘娘对他说了很多关切的话。

    从静妃娘娘宫里出来,离用午膳还有段时间,萧禹文便领着林绾烟在御花园散步。

    “这皇宫就是太闷了,我一点都不喜欢。”林绾烟看着偌大的御花园哪怕是冬天都还生机勃勃,可总感觉缺点趣味,真不知道那些嫔妃一辈子呆在这里怎么受得了。

    “太闷你还不是在皇宫里长大?”萧禹文笑着说道。他喜欢安静,皇宫里倒也安静,可就跟林绾烟说得一样,这样的静显得很闷,很压抑。

    林绾烟顿时察觉自己好像快说漏嘴了,身为东陵的公主,自然是在皇宫里长大的。

    “就是因为在皇宫里长大,所以我再也不想住在皇宫里。不过,我打小喜欢出宫厮混,我父王疼我,总是责罚几个哥哥,搞得最后没人愿意带我出宫!”林绾烟撇了撇嘴,真佩服自己胡编乱造的能力,说得自己都差点信了。

    萧禹文闻言就乐了,“你倒和蔓蔓有得比,这丫头也是从小就喜欢往宫外跑。”

    “嗯呢,六公主的性子我就挺喜欢,爽快不忸怩,有一说一,从来不拐弯抹角,处起来不累。”一想到五公主那矫揉做作的模样,林绾烟就在心里给萧蔓雪竖起了数十个大拇指。

    萧禹文笑了笑,抬眼看向远处,“喏,这人就是念不得,看,那是谁?”

    林绾烟一看,那朝着这边毫无形象地跑过来的,不是萧蔓雪还能是谁?

    “蔓蔓给瑾王、瑾王妃请安!”萧蔓雪跑得气喘吁吁,可还是笑着欠身行礼。

    “跑那么快,后面有人追呐!”林绾烟笑着取笑道。

    “多大的姑娘家了,没点样子!”萧禹文板着脸教训道。

    萧蔓雪低下头,躲到林绾烟身边,不敢看萧禹文,这个三哥哥还是这么凶。

    林绾烟笑了起来,“瞧你这个哥哥当得,就不能温柔点嘛!”

    萧禹文淡笑着不说话,唯一能让他温柔起来的好像只有林绾烟。

    “三哥哥已经比原来好多了,蔓蔓不敢奢求太多。”萧蔓雪偷笑着说道。

    “横竖你们才是兄妹呢,我才帮你说话,你就来倒打一耙!”林绾烟白了萧蔓雪一眼。

    “嘻嘻!我三哥哥从小最疼我了,他说我什么我哪里敢反驳呢,那都是为我好。”萧蔓雪说得很懂事。

    萧禹文笑着看了萧蔓雪一眼,“你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说吧,是不是今日又想央着我带你出宫?”

    林绾烟怎么说适才萧蔓雪说话风格跟平时不一样,原来是打这个算盘,果然还是知妹莫落兄啊。

    “三哥哥总是这么聪明,难怪父王和皇祖母都疼你!”萧蔓雪嬉皮笑脸地说道。

    “油嘴滑舌地尽说好听的!说,是不是想去找你承阅哥哥?”萧禹文一眼就看穿了萧蔓雪的心思。

    萧蔓雪红着脸低下头不说话,林绾烟心知肚明地笑着,也难得这么刁蛮的六公主会害羞。

    “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还有点公主的样子吗?”萧禹文瞪了萧蔓雪一眼。

    林绾烟本来以为萧禹文会带萧蔓雪出宫的,明明那日他还让玥亲王同皇太后说把六公主许给杨承阅。如今见他这么说,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也不敢开口说情。

    萧蔓雪本来就怕自己这个三哥哥,听完他的训斥把头埋得更低,一个字都不敢说。

    “守得云开见月明,往后好好在宫里呆着,别自毁清誉。你若有你承阅哥哥一半的沉得住气,往后的好日子就不用愁。”萧禹文的语气缓和了些。

    这下不仅林绾烟听明白了萧禹文的意思,萧蔓雪心中也明了了。

    “蔓蔓知错了!”萧蔓雪红着脸说道,心里却抑制不住兴奋之情。

    “闲着没事多看看书写写字,别整日想着念着,这宫里那么多耳目,你以为你写那档子信没人知道吗?若被捅出去,父王随便将你指给哪家公子,我瞧你哭都来不及!”萧禹文继续教训道。

    萧蔓雪的脸更红了,原来自己偷着给杨承阅写信的事情三哥哥都知道!可不也怪承阅哥哥说话不算话嘛,明明说好了去了禁军大账会给自己写信回来,结果一封都没有,否则她也不会一封接一封地给他捎信去。

    林绾烟一听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轻声地安慰道:“你三哥哥说得有道理,如今你承阅哥哥才当上禁军副统领,指定要先做好父王安排的事,才不会被人说闲话。可不是好多人嫉妒着你承阅哥哥年少有为?你别给他添乱才是。”

    萧蔓雪认真地点了点头,她是一时被思念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想那么多,今日萧禹文和林绾烟这么一说,她恍然大悟。

    “你也不小了,想事情要远一些,别什么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得空多去陪陪皇祖母,皇祖母疼你,往后有什么也可以给你说上几句好话。”萧禹文听林绾烟已经把他要说的话都说得差不多了,想着萧蔓雪也不算笨,应该听得懂,就把最后一个护身符的位置给她指明。

    “我就知道三哥哥最疼我了!”萧蔓雪是多么机灵的一个姑娘,萧禹文的话她怎么会不明白?说完就高兴地跳到萧禹文身边,一把挽住了他的手臂。

    萧禹文淡笑着,像小时候般摸了摸萧蔓雪的头,“你这丫头,总是长大了!”

    萧蔓雪吐了吐舌头,人家早就长大了好不好。顿了顿,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事,凑到萧禹文耳边轻声说道:“三哥哥,你还记得木川哥哥吧?”

    萧禹文一听,脸色瞬间变冷。萧蔓雪一瞧,心里瞬间虚了,开始后悔问出这样的话。李木川当年一家惨遭灭门她是怎么都不会忘的,因此萧禹文的命运发生巨大的变化她也是知道的。

    “为何突然问起?我自然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萧禹文低声说道。

    “三哥哥别生气,只是前几日八皇叔带着云彦哥哥来给皇祖母请安,我刚好也去给皇祖母请安,我一见那个云彦哥哥就觉得很熟悉,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木川哥哥。”萧蔓雪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