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三十三 皇祠外的打斗
    灵狐默默地退到后面,没再说话,他们自然还没能像萧禹文一眼能做到收放自如,仍旧处于紧张戒备的状态,生怕出什么意外。

    到了素心楼,萧禹文没有上二楼的雅间,也没有坐林绾烟的专属位置,只寻了个可以看见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灵狐和灵沐直挺挺地站在他身后,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门口。

    直到一壶茶喝完,点心也吃了大半,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人进来。出了素心楼,没走多远,灵狐和灵沐有发现有人跟踪,不待他俩再禀告,萧禹文就淡淡说了句:“走吧,去一趟将军府,看来是皇后派来的小喽喽。”

    林绾烟看了萧禹文一眼,她一直没有觉察到有人跟着,看来职业杀手的灵敏度确实要比一般人强得多啊。

    马车停在杨武将军府的正门,因为没有提前递拜帖,守门的家丁一听是瑾王来了,慌慌张张地进去禀报。萧禹文没等杨武出来迎接就牵着林绾烟的手走了进去。

    “老臣拜见瑾王、瑾王妃!”杨武匆匆迎了出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岳父大人无须多礼!只因适才一直有人尾随,我与绾绾吉日将近,恐再添闲言碎语,便唐突来府。”萧禹文弯下腰将杨武将军扶起。

    杨武听完心里才算踏实,边将两人往正厅迎,边关切地问道:“老臣听闻瑾王贵体欠安,不知可痊愈否?”

    “谢岳父大人关心,已无大碍。”萧禹文淡笑着答道。完全恢复是还需要时间的,只不过功力已经恢复了七八成。

    “我早说瑾王自有天神护佑,一定会没事的!”杨武脸上浮起了几丝笑容。

    萧禹文和林绾烟都笑了笑,跟着杨武进了正厅。很快,丫鬟们就奉上了茶,萧禹文和杨武闲聊着朝廷近日发生的一些事。

    林绾烟微笑地听着,闭口不言。坐了一会儿,正无聊得紧,就看到杨慕晴匆匆地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

    “禹文哥哥!绾烟姐姐!”杨慕晴还没走近,就高兴地唤道。

    “七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杨武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大声斥责道。

    杨慕晴马上收起笑脸,端庄地立在一边,大大方方地朝萧禹文和林绾烟欠身行礼。“慕晴给瑾王、瑾王妃请安!”

    林绾烟笑着没说话,她还是比较喜欢杨慕晴大大咧咧的样子。

    萧禹文笑着看了杨慕晴几眼,这小丫头出落得越发标志了。“未来的世子妃还是该有世子妃该有的模样,往后不可如此莽撞。”

    林绾烟是知道萧禹文说得什么意思,所以偷着笑。杨武和杨慕晴倒是一脸茫然。

    “爹爹,女儿还小,想在爹爹跟前多服侍几年!”杨慕晴一脸紧张地低下头。

    “哦?”林绾烟扬起嘴角盯着萧蔓雪。“那我可要回玥王府告诉你木川哥哥,说七丫头不愿意嫁呢!”

    杨慕晴一听,虽然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脸却瞬间红透了。“绾烟姐姐,你说什么呢……”

    “我可没胡说,不信你让瑾王说。”林绾烟笑着看着萧禹文。

    萧禹文也笑了笑,“你如今恨嫁也不成,是还小,得等个一两年。”

    杨慕晴的脸更红了,走过去拉起林绾烟的手就往外走。“禹文哥哥最坏了,我把你的王妃抢走!”

    萧禹文笑着看着两人手牵手地走出正厅,才回过头淡笑着和杨武说道:“我和木川、承阅从小一起长大,更是情同手足,上天也注定我们要亲上加亲。”

    “这是老臣的福分啊!”杨武很快就明白萧禹文的意思了。

    李木川虽然只是玥亲王的义子,但所有待遇都和其他王府的世子一样,爵位也世袭,杨慕晴能嫁给李木川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其他王爷起码还有妯娌关系要处,玥亲王没有妻室没有子女,杨慕晴嫁过去日子不知多好过。

    这不是杨家的福分是什么?一个义女是王妃,一个亲生女儿是未来的世子妃,一个儿子往后将继承自己的衣钵,一个儿子已经升为禁军副统领,当朝文武百官还没有谁家门楣能如此光耀。

    杨武心里自然也清楚,这一切都是瑾王铺好的路。当今皇上正值壮年,尚未提立储的事。但一旦立了储君,那各种争端激化的速度会快到什么程度,无人能预料。

    瑾王从现在就开始做准备,不管是为了争储君之位,还是为了日后自保,都是非常明智之举。纵观历朝历代,皇子多的帝王不在少数,到最后那些皇子不都是死的死,残疾的残疾,能继承皇位只有一个?

    这就是帝王家残忍又不可避免的手足相残,想好好活着就得早做谋划,否则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在将军府呆到傍晚,萧禹文才带着林绾烟回瑾王府。若要说不守规矩,大概没人比得上他们两个。可哪怕杨武将军府的人都知道瑾王和王妃未成亲就已经住在一起,恐怕逾越礼数的事也已经做了,但谁敢透露半个字?除非是不想活命了。

    直到成亲的前三日,萧禹文才亲自将林绾烟送回将军府,因为内务府的人已经催了还几次要来布置瑾王府,可一直都以瑾王尚未回府被拒绝了,如今再不着手布置,时间上恐怕就来不及了。

    林绾烟不在,瑾王府里又全是内务府来的那些太监宫女在忙活,萧禹文不甚烦扰,便邀上公孙野同去玥王府找萧慎闲话。

    三人正在花园里晒着太阳,喝着茶闲聊,灵月匆匆赶来,走到萧禹文身边,凑到他耳旁轻声说道:“有宫女误闯主子的书房,已经被羁押起来了。”

    萧禹文点了点头,这都是早就料想到的,低声说道:“人惩戒一下就放了吧。盯紧了,别让他们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下来。”

    灵月应了一声就快步离开。内务府的人,说白了就是皇后的人,借此机会想找出点他们想要的证据,或者想在萧禹文成亲那日使点乱,很正常。

    这个事最终也不会找到皇后那里去,找几个奴才出来背黑锅就好了,可萧禹文又怎么会让他们得逞呢?

    成亲的前一天下午,萧禹文就跟着内务府的人去了皇祠。跟着去的除了二十四灵异,一部分精锐的灵异卫,还有玥王府武艺高强十几个的玥字卫。只不过都是分批前去,到夜幕降临前才全部到位。

    一系列仪式结束后,萧禹文便盘坐在正殿守着续香。按着规矩,这一夜他只能一个人独自坐在正殿,曰静心感恩祈福。而正殿的门也是被内务府的人从外面锁上了的。

    刚过子时,皇祠内那些内务府的宫女太监,再次检查明日所需的物料都妥当了,便纷纷去歇息,只留下值夜的人。

    盘坐在正殿内的萧禹文听着外面渐渐安静下来,起身去续了一柱香,便走到墙角的帷幕后坐了下来。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萧禹文就听见外面有动静,起先只是拳脚搏斗的声音,后面变成了刀剑碰撞。但没一会儿,又恢复了安静。

    可也就才安静了半柱香的时间,外面的打斗声又传了进来,而且比前一次更加激烈,光听声音就可以知道这一次的人多多了。

    蓦地,萧禹文听到正殿的门被叩响。叩门声每叩三声便停顿一下,而且又重又急。这是遇到紧急情况时的暗号。萧禹文微微皱了皱眉,起身往门边走去。还未走近,他便觉得总有哪里不对劲,他一时又说不出来。

    萧禹文停住了脚步,脱下身上的外袍,揉成一团,往门的位置用力丢了过去。只见门外突然十几支箭上下左右地从门外射了进来,萧禹文往边上躲了几步才避开一只射偏的箭。

    没有多想什么,萧禹文继续回到墙角的帷幕后面坐下。刚刚他看得很清楚,这些箭并不是从门缝里射进来的,而是直接穿过了大门。

    再孔武有力的弓箭手也做不到这样,皇祠正殿的大门虽不及宫门坚固,但也比一般府邸的门要解释得多。

    那就是说这门早就被人做过手脚,射箭的这些人是事先安排好混在内务府的这些人当中。此时外面打斗得那么激烈,正殿外的灵异卫肯定都去援助了。

    这些人早就知道不可能强行打开正殿的门,因为这门不仅外面上了锁,里面也被萧禹文锁上了的,所以就布了弓箭手。

    萧禹文静坐着屏气倾听,外面的打斗声并未停歇,听起来人还越来越多了,他的眉头慢慢皱紧,看来还是低估了这些人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决心。

    很快随着另一股力量的加入,外面好像已经分出了胜负,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安静了下来。萧禹文又在墙角静坐了一盏茶的时间,确定没什么异常了,才慢慢走到门口,重重地在门上拍了几下。

    “主子!”灵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情况如何?”萧禹文边上下观察这扇门边问道。

    “生擒了几个,已经被六爷带走了。来人数量众多,若不是六爷带了一队人马及时赶到,恐怕还要恶斗一番。”灵狐说道。

    “赶紧收拾了吧,免得惹晦气!”萧禹文虽然早就有心里准备,但是还是很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