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三十二 小善大善
    慢慢地走回自己的院子,林绾烟忧伤的情绪还是没缓过来,知道此时萧禹文一定在书房,她便往书房走去。

    “绾绾怎么了?”萧禹文见林绾烟走进来,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不高兴,随即放下手里的密函,站起身,朝她走去。

    “三爷,如果有人因为救了你一命而自己蒙受苦难,你会怎么报恩?”林绾烟淡淡问道。

    “自然是该倾我所有来回报。”萧禹文不假思索地答道。

    “如果这个人是个女子,还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你会娶她当作回报吗?”林绾烟笑了起来。

    萧禹文扬了扬眉,毫不犹豫地说了两个字:“不会。”

    “为什么?你这样好没诚意啊!”林绾烟继续笑着。

    “自古感情最不能勉强,如果我为了报恩违心娶她,那对彼此都不公平。若一个人救我,想以此胁迫我,那他一定会后悔他当初救了我。我以为,救人是出于至善的本心才值得敬重。”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听完萧禹文的话,林绾烟心里的结好像打开了。不管怎么说,芝卫是心地善良的人,这点毋庸置疑。而且从她决定这么做就没想过要什么回报,不然也不会急着想要离开。人世间唯情字最苦,一点也没错。

    萧禹文虽然觉得林绾烟问的话有些奇怪,但还是本着开导他的想法如实回答。多的他也不敢问,从灵山脚下把人接回来,本来就是很玄妙的一件事,林绾烟又说过如果将这些秘密说出来,上天就会惩罚她永远离开。

    “有一个好消息,绾绾想不想听?”萧禹文见林绾烟没说话,淡笑着转移话题。

    “嗯?”林绾烟这才回过神来。“什么好消息?”

    萧禹文笑了笑,“父王今日已经特昭准允八皇叔收木川为义子,爵位世袭。八皇叔让我们待会儿去玥王府用午膳。”

    林绾烟闻言,脸上浮起了几分笑意,“真好,他这些年的苦总算没白受!”

    萧禹文点了点头,他总算是对得起李木川,对得起自己外公一家人了,他们在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自己母妃多年来的一桩心事也算了结了。

    “那慕晴妹妹很快就要成为世子妃了吧?真替他们高兴,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别看那丫头年纪还小,却什么事都懂了!”林绾烟想到杨慕晴那天真的笑脸,还有小心翼翼隐藏起的对李木川的思念,就觉得这种纯粹的感情真好。

    “要再等两年吧,木川也要做出番成绩来才能堵住悠悠之口。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不能只为儿女私情。”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林绾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玥亲王才收了义子就要替他操办婚事,于情于理好像是不太符,虽然顶着世子的名分,但毕竟不是皇室血脉,朝廷上下是会有诸多议论的。

    “三爷,听你的意思是皇上要给木川另外安排差事?如今,我六哥哥是禁军副统领,木川也不能再留在你身边,往后灵夜宫的事全部要你一个人操持,你不是会很累?”林绾烟担忧地问道。

    萧禹文微微一笑,“木川和小六子会有今天是我早就预料到的,这也是他们该得的,一直留在我身边能有什么出息?他们该有自己的路要走。夜魅已死,我现在只是瑾王,成亲以后,没有父王的指派,每日都要上朝议事。”??

    “那灵夜宫怎么办?你就不管了吗?”林绾烟听着以后的生活就是天天呆在这个王府里面,瞬间就不高兴了。

    萧禹文淡淡地笑着,没说话。灵夜宫是他多年来的心血,他当然不会不管,只是江湖上既然没有了夜魅,那灵夜宫也不会再有。原属于灵夜宫的人会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林绾烟自然是不知道这么多的,可也相信萧禹文不会让自己多年来的心血付诸东流,这些事他不愿意说,她也就不想再问。这古代的人就是这样吧,什么都是男人说了算,像她这样的都属于管得太宽了。

    晌午,萧禹文领着林绾烟和公孙野一同去了瑾王府。萧慎恭敬地将公孙野奉在上座,自己则居次首,萧禹文、林绾烟、李木川都坐在了下位。

    公孙野也不客气,豪爽地喝酒吃菜,不时地高谈阔论,讲得都是自己曾经走南闯北遇到的奇闻异事。

    林绾烟终于看到一个吃相比自己还难看的人了,不时偷着乐。而且公孙野说得那些事她也听得津津有味,感慨着他那样的生活过得才算有趣啊,天天呆在王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算怎么回事哟,生命都浪费了。

    用过午膳,玥亲王邀请他们去王府专门的院子里听戏。这戏林绾烟上次来是听过了的,唱半天连唱什么都听不懂,就没什么兴致。萧禹文一眼就看出她不太乐意,便留公孙野在玥王府,自己借口回去休息,带着林绾烟走了。

    想着回瑾王府也没什么事,林绾烟就想上街去逛逛。萧禹文知道她这些天也闷坏了,于是带着灵狐和灵沐陪着林绾烟去了四方街。

    四方街依旧和往常一样热闹不已,随着年关将近,街上卖年货的小贩多了起来。还有很多普通百姓打扮,背着背篓来卖野腊味的。

    南栎城这个时节早晚都冷得不得了,午后的暖阳照在身上却暖暖的。下了马车,林绾烟就牵着萧禹文的手在街上这看看那瞧瞧,新奇得不得了。

    林绾烟在一个卖荷包的小摊前停了下来,这些荷包一看就知道做的人手艺不错,不管是动物还是花卉都绣得很有生气。

    买是不准备买的,因为林绾烟身上就没有带荷包的习惯,要说荷包倒是有,而且不知道是原来的丫鬟给她绣的还是自己绣的,不仅精致上面还绣了个“绾”??字。

    所以看了看,林绾烟就将荷包放回去准备离开。卖荷包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见她要走,就急了。

    “姑娘,没有喜欢的吗?我的这些荷包都是我孙女一针一线仔仔细细绣出来的,一点都没有偷工减料,比其他地方买的好多了。”老婆婆笑着说道。

    “我家里还有好几个,这次就不买了。”林绾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老婆婆没再说什么,神色暗淡下来。林绾烟往前走了几步又有些不忍心,折了回去,拿起一个绣了荷花的荷包问道:“婆婆,你这荷包怎么卖?”

    “我今天一个荷包都没卖出去,姑娘随便选吧,我就不分三文五文的,你都给三文就是了。”老婆婆见林绾烟又回来了,脸上马上浮起了笑容,脸上那一道道皱纹很明显。

    林绾烟听完一阵心酸,这一个荷包最贵才五文钱,一天能赚多少钱呢?看来贫富差距自古以来就那么明显,社会再怎么文明,总有吃不饱穿不暖的人。

    伸手跟身后的灵狐要来了一粒碎银子,林绾烟就递到老婆婆手里,拿着手上的荷包准备走。

    “姑娘,你这银子我找不开啊!”老婆婆接过银子看了看,很是苦恼。这是半两银子,她身上一共也就十几个铜板,怎么找得开。

    “不用找了。”林绾烟笑着说道。

    老婆婆正开口想说什么,就听见萧禹文说道:“我们人多,这点银子你算算可以买几个。”

    林绾烟一听,白了萧禹文一眼,他又不是没钱,干嘛跟一个穷苦人计较这么点银两???

    “这...这得买一百多个荷包呢,公子莫要开玩笑,况且我老婆子也没那么多荷包。”老婆婆急忙把银子递还给林绾烟。

    “荷包我们要不了那么多,我瞧着绣荷包的姑娘针线活应该还不错,这个银子先收着,改天让她去前面的锦华坊寻掌柜的,领几个绣活做。”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老婆婆闻言激动不已,“好,好,好!明日一早我就让她去!我那孙女手艺没话说,就是她老爹是个酒鬼,不卖荷包赚点钱,怕是我那可怜的孙女早被他给卖了!”??

    “那明天让她去就好了。”萧禹文说完看了林绾烟一眼。“走吧。”

    林绾烟将手里的荷包放下,朝老婆婆笑了笑,就跟在萧禹文身后继续往前面走去。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林绾烟不解地问道。也不是多少银子,为什么就非要别人用劳动力来换?而且也无凭无据的,人家明天若是不去,跟白送银子有什么区别?

    “这么大把岁数的人了,若是没骨气,直接乞讨不是更省事?小善如大恶,大善似无情。再多银子也买不到一个人的风骨。”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林绾烟一时无话可说,自己看似善意的施舍,对于一个有骨气的人来说,却无异于一种羞辱,对于一个好逸恶劳的人来说,却是在帮其作恶。

    “走吧,去素心楼吃点心。”萧禹文牵起林绾烟的手往前面走去。

    还没走到素心楼,灵狐就走到萧禹文身边轻声说道:“主子,有狗!”

    萧禹文淡淡地说道:“我已不是夜魅,要跟就跟吧,你们也把身上的戾气收一收,好歹是瑾王府的一品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