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三十一 芝卫离开
    林绾烟撅着嘴,不说话。萧禹文大多数时候都对她百依百顺,可一旦涉及他认为重要的事情,态度就很强硬。他说不让芝卫留在瑾王府,那一定就会按时将人送走。

    想想他的话也不无道理,瑾王府所有的侍卫都来自灵夜宫,其中肯定有很多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他谨慎点是对的。

    而且如今瑾王树大招风,明里暗里想害他的人必然不少,那跟瑾王府有关系的人恐怕也不*全。

    这么一分析,林绾烟心里的气就消了,脱了袄裙,熄灭烛火,也就脱鞋子上床睡觉了。

    “雪球儿看来不是一般的猫。”将林绾烟抱进怀里,萧禹文在她耳边淡淡地说了句。

    林绾烟愣了一下,这应该很容易看出来,上次从锦城别苑回来的路上,雪球儿帮忙对付毒物就不是一般的猫会做的事情。“三爷,你相不相信我?”

    “你是我妻子,有何不信?”萧禹文笑着说道。

    曾经杨承阅、李木川、二十四灵异都对林绾烟有所怀疑,但是自始至终萧禹文的心里没有过这种想法。照说他不应该如此轻信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子,但好像从救林绾烟的那天起,他就丢掉了对她所有的怀疑。

    “只有你相信我就好,这是个秘密,我若说出来了,上天就要罚我永远地离开你,你想知道吗?”林绾烟一本正经地说道。

    萧禹文闻言将林绾烟抱得更紧,“那你永远不要说!”

    林绾烟笑了笑,亲上萧禹文的双唇,这厮原来这么好骗。回应她的是萧禹文更加热烈的吻,只要不问,他的绾绾就会永远陪在身边,那他永远都不会开这个口。

    翌日,一用过早膳,林绾烟就急着要去看芝卫。一般这个时间两人都是去花园散步,然后回书房处理密函。无奈,萧禹文就只能陪着林绾烟去了芝卫住的院子。

    才走到门外,就见公孙野在给芝卫切脉,灵沐直直地立在床边。萧禹文牵着林绾烟的手慢慢走了进去。

    “师父这么早?有劳师父费心了!”萧禹文见公孙野已经切完脉,淡笑着说道。

    公孙野站起身,笑了笑,“昨夜你的药方改得很好,剂量拿捏得当,今日并未有发热状况出现,减半煎服两日,余毒便可清除。”

    “师父谬赞了,在徒儿这个岁数,师父已经名满江湖了!”萧禹文笑了笑。

    “哈哈哈!”公孙野大笑起来,笑完了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灵沐。“你这名手下很尽责,昨夜在此守了一夜,今日还不肯去休息。”

    萧禹文看了灵沐一眼,灵沐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头埋得低低的。“去歇息吧,唤个丫鬟过来伺候着。”

    “是!”灵沐应完就往外走去。

    “没什么大碍了,要多歇息,你们说会儿话也走吧。”公孙野说完就径自抬腿往外走去。

    林绾烟见公孙野出门了才和萧禹文一同走到床边,她总觉得公孙野不好相处,所以他在时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芝卫是早就醒过来了,灵沐在床前守了一夜,到公孙野来的时候,灵沐已经喂她吃完了一碗肉糜粥。见萧禹文和林绾烟走过来,她便吃力地想从床上坐起来,林绾烟见状,急忙走过去扶了一把。

    “姐姐身子还虚弱,躺着就好!”林绾烟瞧着芝卫苍白无血色的脸庞很是心疼。

    芝卫看了看林绾烟一眼,又看了看站在一旁仍有病态却依旧俊美挺拔的萧禹文,嘴巴动了动,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公孙先生的医术高明,姐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千万不要担心。”林绾烟淡笑着说道。

    “多谢瑾王、瑾王妃的救命之恩,芝卫此生无以为报!只是这瑾王府不是我这样的人能呆的地方,明日我便会离开!”芝卫此时连声音听起来都很虚弱。

    “姐姐何故如此见外?你身子尚虚弱,得多休养些时日才行!”芝卫的这番话让林绾烟很心痛,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的应该是她自己才对。

    “瑾王妃唤我芝卫便好,这声姐姐芝卫万万受不起!”芝卫声音很轻却又很硬气。

    林绾烟一时心里万分难过,想说什么又不好说出口,木在那里,慢慢地红了眼眶。

    萧禹文看了芝卫一眼,没想到她还是个明白人。只是林绾烟一直以姐姐相称,不知她为何一点都不领情。再看看林绾烟伤心难过的样子,他心里又浮起一些不痛快。

    “绾绾,我们先回去吧,让芝卫姑娘好好歇息。”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闻言,林绾烟吸了吸鼻子,柔声对芝卫说道:“姐姐,你好好休息,晚些时候我再来看你,需要什么你同她们说便是。过几日身子好些了,你再走也不迟。”

    芝卫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林绾烟起身走到萧禹文身边,萧禹文牵起她的手就往外走去,迎面进来一个丫鬟,见了他们急忙站到一边低下头行了个礼。

    “好好伺候着。”萧禹文淡淡说了句就和林绾烟一同走了出去。

    “是!”那丫鬟应了一声,直到两人走远才抬起头,往房间里走去。她从玥王府调过来这么久,瑾王从来没和她说过一句话,这次特意吩咐,就算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怠慢。

    萧禹文和林绾烟走出院子,见灵沐还低头站在门口,似个犯错的小孩在听候处置般。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多的话我便不说了。既是夫人在意的人,你去寻个安全僻静的院子,过两日将人送出去,缺什么你自己采买便是。”萧禹文看了灵沐一眼,冷冷地说道。

    二十四灵异是萧禹文的贴身侍卫,没有他的吩咐,灵沐竟然擅自在此守了一夜,自然是该到他面前领罚的。

    “谢主子宽恕!属下即刻就去!”灵沐的声音略微颤抖,他深知自己是明知故犯,就算萧禹文今日要他自行了断,他也无话可说。

    林绾烟见灵沐感恩戴德般匆匆离去,心里很是不明白,公孙野夸他尽责,到萧禹文这里便是惩罚,她原本以为萧禹文该奖赏他的。

    “人家辛辛苦苦照顾了芝卫姐姐一夜,你怎还不给好脸色看?”林绾烟不满地看了萧禹文一眼。

    “见到个女人便跟丢了魂般,连规矩都不记得了,是成大事的人该有的模样吗?我留他一命已是仁慈,还想看什么好脸色?”萧禹文语气依旧冰冷。都是些亡命之徒,无牵无挂才是最好的状态,否则就会时常受限,他自己便是最好的例子。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听三爷的意思是你就没为我丢过魂?若你是如此无心之人,又何故要跟我成亲,出家当和尚得了,那才无欲无求!”林绾烟一脸地不高兴,都没有为彼此失魂落魄过,那叫爱情吗?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同你说得就不是一回事!”萧禹文心里也不高兴起来,他没有为林绾烟丢过魂吗,差点连命都丢了,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什么叫我强词夺理?明明就是你不讲道理!我懒得同你这种无心之人说话!”林绾烟一个气急就甩开他的手,自己快步离开。

    萧禹文看着林绾烟离去的背影,心烦意乱起来,明明一同来时两人还亲亲热热的,这才没一会儿就闹僵了,两人还是太不了解彼此了吧?

    林绾烟走了一段路,见萧禹文没有追上来,心里开始不是滋味起来,这就快要成亲了,怎么还会一言不合就吵起来?

    想着萧禹文还没完全康复,自己刚刚的语气也确实不太好,林绾烟还是停下脚步转身看了看,只见萧禹文还站在那里动都没动一下。

    那一刻林绾烟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飞一般地朝他跑了过去,一把就抱住他的腰。好不容易他才捡回一条命,为了些莫名其妙的事就吵架,真的太傻。

    萧禹文也伸手将林绾烟抱住,纵使天下人都说他无心,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因为他把整颗心都给了怀里这个丫头。

    两日后,芝卫还是被送出瑾王府,林绾烟去和她话别,但是她似乎很不愿意说话,连一般客套道别的话都没说,只是跟着这两日伺候她的丫鬟往外走。

    林绾烟问她日后的打算,芝卫只淡淡地说既无家,便四海皆为家,天下之大,走哪儿算哪儿。

    听得林绾烟很是伤感愧疚,她是早就给芝卫收拾了一个包袱,里面装了一叠银票,一把防身的匕首,一些首饰和自己没穿过的几身衣服。

    但芝卫没有要,林绾烟一直将她送到瑾王府的后门,最后还是让丫鬟把包袱交给了送她离开的灵异卫。再怎么样,身边有些银两,以后总不至于露宿街头,这也是林绾烟唯一能给她的了。

    目送着芝卫的马车走远,林绾烟的心里百感交集,若当时自己没有去江月坊找她帮忙,现在可能又是另外一番局面。不仅仅自己的命运会改变,怕是很多人的命运都会改变,起码灵夜宫的这么多人会随之零落天涯各自为生。

    该说自己自私无情,还是芝卫有情有义?她的有情有义应该并不是对自己的吧?否则为何一句话都不愿意同自己多说?果然,最难偿还的就是这种人情债,注定一辈子都还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