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三十 救芝卫
    林绾烟抬眼看了看,却是只像极了萨摩耶的动物,此时坐在地上比她还要高些,正张着嘴看着她,好似在笑。“安安?”

    “安安,调皮要挨打!”院子的门突然打开,乙卫看到林绾烟和安安都坐在地上,以为是安安把林绾烟给撞了,急忙蹲下身将她扶了起来。

    “师兄!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林绾烟不好意思地说道,又伸手拍了拍自己袄裙上的灰。嗯,她在心里纠正了下,安安是只白狐,不是萨摩耶,萨摩耶很傻的,师哥的通灵护体怎么会傻。

    “进来说话。”乙卫朝巷子两侧看了看,确定没人,才把门关上。

    乙卫进了屋,只点了一根蜡烛,林绾烟透过微弱的烛火却看见不远处的床上躺了个白衣女子,这么冷的天,身上也没有盖被褥。

    “怎么回事?那可是芝卫师姐?”林绾烟着急地问道。

    乙卫低下了头,神色很黯淡。“师姐犯了灵山戒律,被囚禁数日后丢进熙河。师父不忍心,特命我前去营救,我求了半日,熙河祖师爷勉强留了师姐一条命。我即刻就要返回灵山,只能将师姐托付给你。”

    林绾烟一听,那个恐怖的梦就浮现在脑海里,想到芝卫为了自己受了那么多折磨,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师姐是因为我才受此苦难,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师姐的,请师兄放心。”

    乙卫点了点头,“师姐的通灵护体已被灵婆婆收回,灵山是不能回了。师父说,让师姐隐姓埋名过此生。往后师姐和师妹若有什么事,尽可让雪球儿来寻我。”

    “都是我害了师姐……”林绾烟哽咽道。

    “师姐说了,一人有一人的选择,她是心甘情愿的,师妹也不要太过自责。我要先走了,师姐就交给你了。”乙卫心里也不是很好受,芝卫性子清冷,但一直待他很好。

    林绾烟流着泪点了点头,乙卫很快就带着安安出了院子。还不待林绾烟走近床边,雪球儿就一跃跳上了床,在芝卫的脸上舔了又舔。

    “师姐!”林绾烟在床沿上坐了下来轻唤道。可是芝卫毫无反应,林绾烟摸了摸她的手,冰冷得可怕,看来已经昏迷过去了。

    林绾烟急匆匆地往门外冲,可走到门口才想到此时自己身上既无银两,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回去的路也认不到,不知道萧禹文会不会让人跟来。

    只要灵异卫来了,那芝卫肯定就能得救,可要怎么跟萧禹文解释自己和芝卫的关系呢?

    芝卫是江月坊头牌歌姬,相信南栎城很多人都认得到她这张脸,估计萧禹文和灵狐这些人也记得,那谎称是其他人就行不通。

    但芝卫来自灵山,自己是瑶音祖师爷的灵山外弟子是断然不能说的,那就只能说自己因为欣赏芝卫的琴技而同她义结金兰。

    那往后又把芝卫安顿在哪里呢?古潼巷的院子?不行,那是灵夜宫的据点,外人肯定是不能入内的。

    将军府?也不行,芝卫要以什么身份长住?况且以她的性子,恐怕也不喜寄人篱下的感觉。

    瑾王府?院子倒挺多,但毕竟是王府,除了丫鬟就只有她这个王妃是女的。就这么带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回去,不知道萧禹文会不会同意。

    顾不上想那么多,林绾烟推开院子的大门,往自己来时的方向看了看,巷子里依旧没有人,好像又暗了些。

    无计可施,林绾烟只能坚信萧禹文就算自己没跟来,也一定会让灵异卫跟来,只不过自己一路都将轻功用到极限,恐怕他们跟来还需要些时间。

    果然,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四个黑色的身影就从远处的巷子口飘然而至。

    “夫人!”灵狐四人低头行过礼后,都微微抬头看了看这个破败的院子。

    “快跟我进来救人!”林绾烟说着急忙往屋里走去。

    灵狐和灵沐走到床边一看,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先将人带会瑾王府,公孙先生医术高明,一定可以救她。”林绾烟想着古人就是麻烦,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忌讳男女授受不亲。

    “夫人,这位可是芝卫姑娘?”灵沐轻声问道。他素日喜欢听曲,江月坊又是灵夜宫打探消息的一个好去处,芝卫他是认得到的。

    “正是,但也是我结拜的姐姐。”林绾烟认真地说道。

    灵狐和灵沐闻言都吃了一惊,夫人以前贵为公主,现在是瑾王妃,竟然和一个歌姬结拜为姐妹,这不得不让人吃惊。

    “不必再多问,回去我自会和三爷解释,快点!”林绾烟急切地催促道。

    灵狐和灵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没人动手。犹豫了片刻,灵沐脱下自己的披风披在芝卫身上,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几个人就出了院子。

    另外两个灵异卫出去后就匆匆离开去寻马车,林绾烟几个则慢慢地往巷子外面走去。不一会儿,灵异卫就找来了两辆马车。

    马车很普通,也不宽敞,灵沐抱着芝卫上了其中一辆马车,林绾烟则抱着雪球儿和灵狐同乘另一辆马车。

    回到瑾王府,林绾烟让灵狐安排院子给芝卫歇息,自己则去找萧禹文。听说是救人,萧禹文也没有多问什么,就和林绾烟一起去请公孙野给芝卫看病。

    公孙野一看芝卫的脸色就直摇头,没有慌着去切脉,而是拿过她的手,将她的袖子挽起,一只令人触目惊心的手臂出现在几人面前。

    只见芝卫那原本白皙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芝麻大小的红色血斑,再看另一只手也是。

    林绾烟脸上由惊恐转为悲痛,不自觉地又湿了眼眶,芝卫到底受了多么痛苦的折磨才能至此般模样?

    萧禹文轻轻地将林绾烟揽进怀里,不让她继续看。“别怕。”

    林绾烟默默地抹掉眼角的泪水,没有说话。她哪里是怕,她只是心里的罪孽感又深了些。

    “此女子是何人?是非救不可吗?”公孙野边切脉边问道。

    “是我姐姐!请公孙先生一定要救她!”林绾烟瞬间从萧禹文怀里挣脱出来,眼泪汪汪地看着公孙野。

    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师父尽力而为。”

    公孙野将芝卫的手放回被褥里,站了起来,缓缓说道:“老夫还尚未见过用如此残忍手段折磨人的,怕是同时有数百条银蛇同时啃食才会至此。此银蛇均是微毒,看此女子怕是被啃咬了数日了。汤药的药效已经来不及了,老夫只能施针做尝试,但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林绾烟一听就着急了,正要开口,萧禹文却瞪了她一眼。

    “师父可是需要我打下手?”萧禹文恭敬地问道。

    公孙野看了萧禹文一眼,又看了看林绾烟,朝他们摆了摆手。“罢了,你寻个手脚麻利的来帮我,再让人将汤药熬上。”

    萧禹文点了点头,拉着林绾烟的手就往门外走去。灵狐和灵沐一直站在门口,公孙野的话他们都听到了。

    “主子,我去。”灵沐低声说道。

    萧禹文看了灵沐一眼,“去吧,灵狐随我来。绾绾先回去歇着。”

    灵沐急忙往房间里走去,灵狐则跟着萧禹文往公孙野的院子走去,林绾烟虽然担心芝卫,但是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乖乖地回自己的院子等着。

    一个时辰后,萧禹文才推门进了房间。林绾烟还坐在软塌上焦急不安地等候着,一见他进来,就急忙起身迎了过去。

    “情况怎么样?芝卫姐姐得救了吗?”林绾烟着急地问道。

    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没有说话,脱了外褂准备上床睡觉。

    “萧禹文,你说话啊,我都快急死了!”林绾烟伸手轻轻地捶打着萧禹文的后背。

    萧禹文一个转身将林绾烟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还好是个姑娘家,若是你这么急急忙忙出去是救一个男子,还将人带回府中,看我不收拾你!”

    林绾烟一听,这厮是吃醋了,如果他知道芝卫是为了救他才至此,他还会这么说吗?可是关于灵山,她半个字都不能说。“芝卫是我结拜的姐姐,我担心她是应该的。你倒是快说,她怎么样了?”

    萧禹文愣了一下,“什么时候结拜的?在外面休要胡说。应该会没事,过两日好些了,寻个院子好好安顿便是。”

    “你怎么如此狠心?人还没好,就要她走?若你执意要赶她走,我也一同走算了!”林绾烟万万没想到萧禹文会做这样的安排。

    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脸蛋,“不要使性子,这是瑾王府,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进来的。你若心疼她,到时多差几个丫鬟好生照顾着。”

    “我不管,要等芝卫姐姐完全康复了,才能让她走!”林绾烟赌气地转过身,她本来还想跟萧禹文商量将芝卫留在瑾王府。

    如今灵山已经不是芝卫的家,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其他亲人,就这么将人安置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对得起芝卫,又怎么对得起瑶音和乙卫的嘱托?

    “绾绾不要犟,你将人长留府中,不是帮她,说不定反而会害她丧命,这个事就这么定了,不要再提。”萧禹文说完自顾自脱了鞋子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