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九 雪球儿带路
    这些成亲的礼数,定亲时内务府的人已经给萧禹文讲了大概,所以他也算心里有数,最后只叫将闹洞房给简化些,其他都照旧。

    萧煜和萧慎也就呆了一盏茶的时间就走了。林绾烟是不知成个亲,新郎相当于要有一天一夜不能休息,但还是很担心萧禹文的身子。

    “你怎么不让一切从简?那么累人,你怎么受得了?”林绾烟埋怨道。

    萧禹文笑了笑,“我就成一次亲,不好好体验一番就没机会了。”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径直出去换来丫鬟准备沐浴更衣歇息。十几日来,两人再次相拥而眠,心里都从未有过的踏实。

    后面几日,林绾烟都是接到消息说宫里差人来送喜服让试穿、宫里的嬷嬷来教习成亲时的礼数,才偷偷回将军府,一忙完就匆匆返回瑾王府。

    萧禹文的身体底子好,醒来后在床上又躺了三日,就能下床走动了。只是南栎城一日比一日寒冷,一旦他想去花园走动,林绾烟都要给他穿得严严实实,生怕他再染个风寒什么的。

    这让萧禹文有些哭笑不得,他自小体弱,习武后身子骨硬朗了很多,这次的毒虽然让他全身经脉都有所受损,但公孙野每日都来给他号脉,服用的药也不是一成不变,他已经恢复大半了。

    可林绾烟哪里会依他,她可没忘记自从自己从灵山回来后,萧禹文就每日将她包成个粽子,这也算寻到了机会报仇。

    公孙野每日除了给萧禹文制药,还在不分昼夜地替灵夜宫研制新药。萧禹文每日还是要花时间看灵夜宫的密函,但是对外灵夜宫还处于为夜魅守灵期,没有再接新的差事,密函也就少了些。

    再加上李木川每日都会从玥王府过来帮忙处理密函,灵狐也会一起参谋,萧禹文空出来的时间也就多了。

    他也是闲不住的人,就到公孙野的院子里一起研究。师徒俩虽然多年未长时间在一起了,但还像原来在曜山时一样配合默契,萧禹文时不时还能给公孙野提供点思路。

    再加上南栎城是大神越的都城,各种药材采办起来要比曜山方便,短短几日,公孙野就新研制了几种护体的药丸供灵异卫日常服用。

    忙完了这些必备药丸的储备,萧禹文便请公孙野给林绾烟号脉,并将她一直一来的脉象变化和所服用过的药,都告诉公孙野,供他参考。

    公孙野细细地给林绾烟切完脉,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又重新切了一次脉,然后起身摸着他的那搓山羊胡在房间里跺着步,许久都没说话。

    林绾烟不安地看着萧禹文,她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适,只不过这个月的月事只来了两三天就没了。

    “我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林绾烟轻声地问道。

    “休得胡言乱语!”萧禹文捏了捏林绾烟的脸蛋。

    林绾烟吐了吐舌头,她也不相信自己会得什么不治之症,自己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活够呢,这就要自己归西,这阎王殿也会被五雷轰顶的。

    公孙野走回床边,一脸严肃地看着林绾烟,“除了我徒儿的药,你额外还服过什么药没?”

    林绾烟一愣,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不可能!我徒儿给你服的药都是小剂量温补的,若按照之前你受断魂殇毒害,又用极寒之法解毒,如今你的脉象不会如此大起大落。”公孙野说得很肯定。

    林绾烟一脸懵逼,中医她不懂,也不会自己给自己号脉,确实不明白自己现在的脉象到底是怎么了。

    萧禹文闻言,立即拿过林绾烟的手重新放在脉枕上,仔细切脉。从左手换到右手,他的眉头也慢慢皱了起来。

    “绾绾好好想想,近日可服过其他药?”萧禹文轻声问道。

    之前林绾烟是寒症,寒则凝滞,阳气虚损,无力运行气血,脉迟而无力。而如今的脉大而有力,如波涛汹涌,来盛去衰,显然是因热盛邪拙,气盛血涌,使脉有大起大落之象。

    林绾烟想了又想,突然记得在慕斯诺的密室里,他曾说给自己服过特制的暖宫药丸,莫非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偷偷给自己下毒?

    “我被慕斯诺抓去的时候,刚好来月事痛得厉害,不知他给我吃了什么药,一觉醒来就不痛了。”林绾烟红着脸凑到萧禹文耳边轻声说道。

    萧禹文一听眉头皱得更紧,“师父,百花宫的人曾给绾绾服过药。只是不知是何药,竟如此凶险!”

    林绾烟一听萧禹文用了“凶险”一词,心里紧张起来,这个杀千刀的慕斯诺,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若是百花宫,那也就不稀奇了。用药之人看来也是奇医,大剂量取巧制药,如剑走偏锋,若后续继续改剂量服用,倒也能收到奇效,只是未免太操之过急,一个不慎必将伤及肺腑。”公孙野沉着脸说道。

    林绾烟一时听糊涂了,不知道这慕斯诺给自己服的药到底是治病还是谋害。

    “有劳师父费心了。”公孙野的判断和萧禹文的一致,此前他也想过此法,只是不敢冒险。事到如今,却也只有硬着头皮尝试了。

    公孙野点了点头,就走出房门,这个药他还要回去斟酌斟酌才敢配制。

    “这个该死的慕斯诺是要害我吗?”林绾烟皱着眉问道。

    萧禹文沉着脸思考了一阵,才缓缓开口。“不要多虑,师父在,你会没事的。”

    林绾烟见萧禹文并不想多说,也就不想再自讨没趣,从床上起身,自顾自穿起鞋子到外面溜达。

    萧禹文冷着张脸,一句话都没说,静静地跟在她身后。这慕斯诺的用心确实费人猜疑,若只当林绾烟是个人质,当时大可不理会她的疼痛。或者只给她服用一些止痛的汤药即可,为何要费心给她制药,还大有想治愈的想法。

    仔细想想,慕斯诺和林绾烟不过两面之缘,一次在去云岚寺的路上,一次在云岚寺后山的树林里。同样令人费解的是,第二次他明明可以要了林绾烟的性命,何故又放她离开?

    可慕斯诺的心思又怎么那么容易猜得到?就像萧禹文的心思也从不轻易被人猜透一样。他只有提醒自己往后一定要保护好林绾烟,再不要让她陷入危险之境。那慕斯诺,若一时无法诛杀,也必要将他赶出大神越。

    看着萧禹文一天好过一天,林绾烟的心也算彻底放下了,只是时常还惦记着芝卫。令她意外的是,从萧禹文醒来后,他就没提过当日他在屏山是如何受伤的,也没有问当时林绾烟怎么会被慕斯诺抓去屏山。

    林绾烟也没有机会问赤焱,她当日为何会消失在厕轩外,有没有受伤。也没有人再提去灵山寻药引,差点有去无回,更没人说当时是怎么出灵山的。甚至也没问最后送药引来的是谁,跟林绾烟又是什么关系。

    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在所有人的眼里,萧禹文好像也不似差点丧命,而只是受了比较重的伤需要休养。

    直到一日晚膳后,林绾烟陪着萧禹文在瑾王府的花园散步,雪球儿突然从花丛中跑了出来,“喵喵”地叫着。

    萧禹文许久都看到雪球儿了,弯腰很快就把它抱了起来,可雪球儿似乎很焦躁,仍旧朝着林绾烟“喵喵”地叫着。

    林绾烟伸手从萧禹文手里接过雪球儿,柔声地说道:“雪球儿怎么了,很久没见到三爷,不认识了吗?”

    雪球儿还是叫唤着,一个使劲儿就从林绾烟手里挣脱跳到地上,往王府后门的方向跑去,跑了一段路见林绾烟没有跟上,又回头朝她“喵喵”地叫着。

    林绾烟心里一下就反应过来,雪球儿一定是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你自己回去,我跟雪球儿去看看怎么了。”林绾烟说着就朝雪球儿跑去。

    “等等,我跟你一块去!”萧禹文也跟向前去。

    “不用,你身子还没好,我的轻功够用!”林绾烟说完就施了轻功快速地跟上雪球儿往王府后门跟去。

    萧禹文也跟了上去,但确实功力还没恢复,跟到后门,守卫的灵异卫就说夫人已经出去了。他也就只能让两个灵异卫去追,又回到院子,命灵狐和灵沐迅速跟上去。

    从瑾王府后门出去是一条僻静的巷子,雪球儿跑得很快,林绾烟真的不敢相信它只是一只猫。一连穿了几条巷子,林绾烟只感觉越走越偏僻,本来她对这里就不熟,也顾不上多想,只能跟在雪球儿的后面。

    约莫走了半柱香的时间,走到一个寂静的巷子里,雪球儿的速度慢了下来,林绾烟喘着粗气跟在后面。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像是穷苦人家住的地方,一个个院子又小又破旧,点的灯也堪堪透出点亮光。还能听到婴儿的啼哭声,和院子里的狗在吠。

    雪球儿一直走到巷子底一个破败的院子门口才停了下来,走近了,林绾烟发现院子的门是锁着的,里面也没有掌灯。

    林绾烟正准备抱起雪球儿翻墙进去看看,雪球儿却“喵喵”地叫了好几声。林绾烟才蹲下身,突然感觉一团白色的庞然大物朝自己冲了过来,吓得她一屁股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