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八章 醒了
    林绾烟一在将军府住,就住了五日。瑾王府倒是每日都会差人来汇报萧禹文的情况,无非就是说,服了公孙野的解药,瑾王已经好多了。

    但也就是来了口信,赤焱、绿莺和二十四灵异都没有来过,杨承阅也没有露面,林绾烟也不知道消息是真是假。

    只是为了不添麻烦,林绾烟连将军府的大门都没敢出。杨慕晴倒是每日都会来兰芷苑找林绾烟说说话,陪她在花园散散步。

    林绾烟从杨慕晴口中也问不出什么消息,只知道杨承阅已经回了禁军大帐。她也没怀疑,杨承阅如今是禁军副统领,事情肯定多,自然不可能天天在瑾王府耗着。

    而萧禹文如今身子这样,灵夜宫的很多事务肯定就落在李木川和灵狐身上。将军府也安全,没有人来寻自己,林绾烟也想得通。

    每日都闲着,林绾烟就看看书,弹弹瑶琴,逗逗雪球儿玩耍。看着雪球儿一天比一天有精神,她总算放心一些了。

    只是每日都有些时候会想起芝卫,刚回将军府的那日,她梦到芝卫因为触犯灵山禁令被囚在一个满是毒蛇的地窖里。

    林绾烟就是被那一双双闪着光的蛇眼和一根根又细又长不断撩动的蛇舌头给吓出冷汗的。若不是丫鬟们唤醒她,她还不知道这个梦要做多久。

    心里本想着若赤焱或灵狐他们来了,得让他们差人去江月坊寻寻芝卫,哪知他们一直都没来。又想到芝卫让自己以后莫要再去寻她,对她的担心又多了几分。

    说来,这次芝卫算是萧禹文的救命恩人,可林绾烟不知道她愿意帮这个忙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师妹,还是冲着夜魅这个身份。

    早在灵山的时候,林绾烟就有直觉芝卫好像对萧禹文有种特别的感情。可她记得萧禹文只说在江月坊听过她的曲儿,林绾烟就想不明白两人还会有什么交集。

    总归,此次是欠芝卫一个天大的人情就是了,可日后该如何报这个恩就是难事了。

    萦绕在林绾烟心头的疑惑还有不少,这屏山是慕斯诺的老巢,可为什么熙河的那个祖师爷一听到她从屏山来,就说是孽障呢?

    这慕斯诺到底是什么人?只是玄慕太子,百花宫掌门这两个身份吗?他所占据的屏山必然是和灵山有什么过节,熙河的祖师爷才会一听说是屏山来的人就要杀之而后快。

    灵山是人人忌畏的灵魅彳亍之地,那屏山又是什么地方呢?

    这个恐怕灵夜宫的人多少会知道一点,想来屏山也是危险重重,否则萧禹文带着那么多灵异卫怎么也会险些有去无回?异忻又怎么会卧底多年还探不明里面的情况?

    百花宫在大神越竟都如此猖狂,真不知要是没有灵夜宫给他们造成一定的威胁,他们背地里要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来。

    想到这里,林绾烟不禁为萧禹文感到骄傲,慕斯诺没有说错,萧禹文手上必定也沾了很多人的血,但如果所为正义之事,却也是无可厚非的英雄之举。??

    不过,江湖上谓之英雄,于一个皇子而言,只可称为草莽,萧禹文两重身份叠加,难免会被朝野上下诟病。

    如果夜魅的身份藏不住,以往的种种被暴露出来,林绾烟不敢想象萧禹文将要面对些什么,只是越想越觉得萧禹文过得很不容易。

    用过晚膳,林绾烟照旧抱着雪球儿在将军府的花园里散步。南栎城的冬天确实冷,白天的太阳还算暖和,一入夜了,吹来的风就格外刺骨。

    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林绾烟就受不了这股寒意,折回了兰芷苑。才走到门口,就见灵沐和??灵月一前一后从院子里走出来。林绾烟一见他们就格外担心,生怕他们带来什么坏消息。

    “夫人!”灵月和灵沐低头行礼齐声唤道。

    “可是三爷哪里不好?”林绾烟着急地问道。

    “回夫人的话,主子刚刚醒来,想见夫人,特地命属下来接夫人回府。”灵沐低声说道。

    林绾烟眉头一皱,“刚刚醒来?那你们每日都来说三爷已经好多了,是欺骗我的?”

    “请夫人恕罪!玥亲王担心夫人过于忧心,有伤身子,所以让夫人在将军府休息几日。”灵沐解释道。

    “也罢,玥亲王也是一番好意。那快走吧!”林绾烟说完也顾不上把雪球儿送回房中,只将它交给兰芷苑的一个丫鬟,便跟着灵沐和灵月从将军府的后门出去,上了马车,往瑾王府赶。

    一进房间,见到灵狐正在给萧禹文喂粥,林绾烟从他手里接过碗就在床沿坐了下来,看着萧禹文苍白的脸上浮起的笑容,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傻丫头,我没事了。”萧禹文伸手摸了摸林绾烟的脸,用手指抹去滴落在她脸上的几滴泪珠。

    林绾烟一听,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外流。“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傻丫头...”萧禹文一时也哽咽了,太多话想说,此时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林绾烟吸了吸鼻子,低头舀了一汤匙白粥送到萧禹文嘴边。她记得自己刚穿越来的时候,萧禹文也是这样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地喂自己喝粥。

    “还饿吗?要不要再盛一碗来?”一碗粥喂完,放下碗,林绾烟掏出自己的手绢,边轻轻地替萧禹文擦拭嘴角,边柔声问道。

    “不用了。你上来,陪我坐坐。”萧禹文淡笑着说道。

    闻言,林绾烟脱了鞋子,就上床在萧禹文身边坐了下来。“感觉怎么样?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萧禹文握住林绾烟的手,“没事了,休养些时日便会好起来。绾绾瘦了,要多吃些。”

    “该多吃些的是你,瞧你那脸上一点肉都没有了。”林绾烟看了萧禹文一眼,满满的心疼。

    “就爱贫嘴!”萧禹文笑了笑。“好好养着身子,成亲了早点替我生个孩子。”

    林绾烟微微红了脸,“你又开始没羞没臊了!”

    萧禹文凑过去在林绾烟脸蛋上亲了一口,这次趁着自己师父来了,得让他好好给林绾烟瞧瞧,早点调养好身子,有个孩子,以后自己再有什么意外,她也有个盼头。况且,他也很期待能有个自己的孩子。嗯,一个不够,得对生几个。

    两人就这样坐在床上闲聊了一盏茶的时间,灵狐就在外面敲门说皇上和玥亲王来了。林绾烟急忙掀了被子,穿上鞋子,把被子理了理去开门。

    “见过皇上,见过玥亲王!”林绾烟淡笑着跟萧煜和萧慎行了个礼。

    萧煜笑着看了看林绾烟,“瑾王妃还不改口叫朕父王叫八弟皇叔?你和文儿的吉日良辰将近了。”

    萧慎闻言也笑了起来,“皇兄可要好好操办这场婚事,正好给文儿冲冲喜!”

    “八弟所言极是,我得回去再盯紧点,皇额娘可跟朕念叨了好几回,到时她老人家凤体也要亲临瑾王府。”萧煜边说边疾步往床边走去。

    “儿臣见过父王,见过八皇叔!”萧禹文挣扎着想起身行礼,萧煜急忙走过去让他免礼。“文儿身子骨还虚弱,这些礼数就免了。”

    “可好些了?明日我让小李子送些上好的补气血药材来,文儿只管安心休养,切莫操劳,其他事有父王。”萧煜知道萧禹文这条命能捡回来十分不容易。

    “儿臣如今这身子,恐怕也无法为父王效力。只是,儿臣若去了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老天爷既留我一口气,我必定要给自己讨回公道。”萧禹文明显中气不足,语气却很坚定。

    萧煜愣了愣,很快就面带微笑地说道:“文儿如今养好身子才是要紧事,其他的往后再说。”

    “皇上说得对,你得赶紧好起来,绾烟公主近日可忧劳坏了,你的事皇上自然会替你做主。”萧慎看了林绾烟一眼,也笑着说道。

    萧煜没有就这个事再表什么态,而是说了些内务府在置办萧禹文成亲物料的事情,考虑到他的身子尚虚弱,商量着简化一些礼数。

    否则按照惯例,皇子成亲比普通人家更多礼节,也更正式,内务府的人会时时跟在后面,一点不符合规矩都不成。

    首先,成亲前一晚就得在皇祠行跪拜大礼,然后彻夜不眠地跪守在正殿续香,眼睛都不能闭一下。等到第二日一早吉时一到,那些老嬷嬷就会伺候皇子用特制的艾草、茱萸药包沐浴,再换香汤水又沐浴一次。

    然后再换上喜服,在每位列祖列宗的牌位前三跪九叩,在三十九个牌位前跪拜完,由两个童子从祖祠捧着香火送回瑾王府,接着瑾王府又要行祭天大礼。

    时间拿捏得当的话,在瑾王府的祭天大礼完成后,迎亲队伍也已经将新娘子接回瑾王府了。接着,自然还有繁复的礼数接新娘,拜堂。

    拜完堂后,新娘在新房的床上等着晚上闹洞房,除了不能吃东西,也算能得到一些休息。可新郎还要招待宾客一直到晚宴结束,结束了那些未婚的王孙贵族还要闹洞房。

    闹洞房也是体力活,大神越的说法是闹洞房的人越多,越热闹,以后子嗣就越兴旺,所以,通常都是闹到午夜才会散场。

    翌日,新郎新娘还要早起同去祖祠祭拜,再进宫给皇上皇后皇太后请安,在宫**进午膳后方能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