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七 五公主来寻人
    萧慎默默地点了点头,自己果然没看走眼,所有皇侄儿中,再没有人比得过萧禹文,就这从容模样就没人能及他十分之一,真是天妒英才,可惜了啊。

    “二十四灵异听命!”萧禹文的声音大了些。

    二十四灵异一时齐刷刷地跪倒在地,门外地灵异卫见状也全都跪了下去。

    “这些年承蒙弟兄们的信任,我夜魅感激不尽,今生无缘,来世再做兄弟。我既去了,便不让弟兄们蒙难受苦,灵狐做主好好安置手下的弟兄们,一个都别委屈了。”萧禹文说到这里心里也不好过起来,灵夜宫是他多年来的心血,手下这些兄弟也是出生入死走过来的,如今要做鸟兽散了,怎么能不感伤?

    “主子!”门里门外的灵异卫悲戚地同唤了一声。

    “我也乏了,八皇叔且好好款待我师父,日后多劝慰我母妃。都去歇息吧,我还有些话同绾绾说。”萧禹文说完淡笑着看了林绾烟一眼。

    众人闻言,纷纷抹泪,依言退了出去,只留萧禹文和林绾烟两人在房间。

    林绾烟默默地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萧禹文已经很清瘦的脸。“别胡说八道,很快药引寻来了,你便会没事的。”

    萧禹文笑了笑,“绾绾,如今我最有愧于你,早知是今天这个结局,当初我便不该毁了你的清白身子。”

    “别说了,你会没事的。你说了要娶我的,若敢弃我而去,我随后便跟来和你作伴。”林绾烟含着泪说道。

    “你这傻丫头!来,让三爷抱抱。”一时萧禹文眼里的泪也滑落出来。

    林绾烟取来一件披风披在萧禹文身上,才脱了鞋子,上了床,拉好被子,和萧禹文并排坐在床上,头靠上他的肩,双手主动环上了他的腰。

    萧禹文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绾绾,能遇见你,我此生无憾了。往后你要照顾好自己。”

    “你别说了,我说你会没事你就一定会没事,我不要好好照顾自己,我要被你好好照顾。”越到这种时候,林绾烟越坚定萧禹文一定能撑到芝卫将药引送来。

    萧禹文笑了笑,眼里又掉出了几滴泪,他又何其不舍?终归生死有命,不能一辈子护着这个丫头,只盼她往后能过得好,不然九泉之下他都不能安息。

    两人都没再说话,就那么静静依偎着。没一会儿,林绾烟就感觉萧禹文的气息不对了,抬头一看,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闭了。

    “快来人!”林绾烟边下床穿鞋子边大声喊道。

    门打开了,萧慎、公孙野、李木川、杨承阅、二十四灵异飞快奔了进来。杨承阅将萧禹文平躺在床上,公孙野急忙上前把脉,又掰开他的嘴,硬塞了一个药丸进去。

    林绾烟这时才真正着急起来,看着院子里黑压压一片灵异卫,便朝他们喊了一声。“快去门口候着,一旦有人送东西来,立刻送进来!”

    话音才落,就听见院子外有高声喊道有人送了一罐东西让亲手交给瑾王妃,即刻院子里便让出了一条通道。林绾烟满脸泪水地接过一个白瓷罐,交到公孙野手中。

    公孙野一脸不可思议地接过瓷罐,打开看了看,又用手指蘸了些在嘴里尝了尝,激动万分地说道:“快让几个手脚麻利的人跟我来!”

    二十四灵异便悉数跟在公孙野的身后,快步地朝旁边的一个院子走去。

    林绾烟重新坐回床沿,握住萧禹文的手,不停地说着“你一定要坚持住,你一定会没事的!”

    李木川遣去了院子里的灵异卫,和萧慎、杨承阅一起站在了房间门口,三人都没有说话,但是眼里已经没有了刚刚的阴霾。

    这时,赤焱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唤了杨承阅一声“主子”。

    “如此慌张,是何事?”杨承阅走到一边,低声问道。

    “刚刚从宫里传来消息,五公主今日要去将军府,说是许久没见绾烟公主,新得了一把琵琶,想亲自送到府里去。此时估摸着已经出了玄坤门。”赤焱低声答道。从玄坤门到杨武将军府只要半个时辰,从瑾王府过去时间还要长些。

    “且命人拖着一会儿,我即刻同绾烟公主一同回府。”杨承阅说完就走过去和萧慎禀明了情况,商量了一番,便进屋同林绾烟说。

    林绾烟还忧心着萧禹文,可又不能不走,便依依不舍地看了萧禹文几眼,带上帷帽,和杨承阅同乘一辆马车往将军府赶。

    两人从将军府的后门进去,身着将军府家丁服的司空和司言早已经等在那里。

    “五公主已经到府里了,态度十分强硬,说瑾王妃在七小姐那里闲话,非要亲自去瞧瞧,一刻都等不及。”司空轻声说道。

    “和七妹妹知会过了没?她要去便让她去,我先回兰芷苑梳妆一番。”林绾烟想到这个五公主是来刁难自己的,心里就有些气。

    “七小姐在五小姐院子里,已经知道情况了。”司空答道。

    “那便好。六哥哥不必担心,我自会应付。三爷有什么消息了要差人第一时间告诉我。”林绾烟此时心倒是静下来了。

    “好。”杨承阅看了林绾烟一眼,她的冷静真的很令人佩服,明明半个时辰前还哭得跟泪人似的。

    林绾烟一回到兰芷苑就命丫鬟快些给她梳妆,坐在铜镜前,她才发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真的要多丑就有多丑。

    还好涂了些胭脂水粉,气色看起来好多了。见五公主还没来,她又去换了身衣裳,从萧禹文送的众多首饰里挑了些来戴上。这么一捯饬,看起来不仅精神,还很贵气。

    收拾好了,林绾烟便带着丫鬟慢慢地往院子外面走去,刚出了院子门,远远就看到五公主带着两个丫鬟朝兰芷苑走来。

    “绾烟公主啊,你可让我好找!”五公主淡笑着说道,边说还边上下打量着林绾烟。

    “不知道五公主来,我便贪玩了些,在七妹妹那里闲话了会儿,又去了五妹妹那里,听说五公主来了,便想着回院子里候着五公主。”林绾烟笑着说完就将人往院子里迎。

    “绾烟公主看起来可消瘦了不少呢,可是在这将军府不习惯?”五公主笑着问道,目光却在林绾烟这满身的首饰上停留。

    早就听说自己父王给她备了很厚的聘礼,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前几次见面都不见戴首饰,今日倒戴那么多,而且件件看起来都是少有的精品。

    “习惯倒是习惯,可不是前几日染了风寒,今日才好一些。”林绾烟淡淡地说道。杨承阅在路上已经交代过,一定要让五公主相信她自始至终都呆在将军府,被慕斯诺抓去的事也不能说,已经定婚的女子无故失踪几日,是要被说闲话的。

    “绾烟公主可要当心些身子,吉日可不是快到了?”五公主笑着说道。

    林绾烟笑了笑,佯装害羞地不说话。两人进去坐下,五公主便献上了自己带来的琵琶,林绾烟婉拒无效,便去房里取了几样首饰当做回礼。五公主嘴里拒绝,但林绾烟瞧着她一脸喜欢的表情便硬塞到她手里,客套地说了一会儿话,便将人送走了。

    送走五公主,林绾烟就急着想回瑾王府,也不知道公孙野把解药配出来没有,萧禹文能不能得救。

    ??无奈,杨承阅不知去哪里了,连司空、司言也没找到,林绾烟只能在兰芷苑等着他们来寻自己。兰芷苑的原来伺候她的丫鬟倒一直在,还跟她说雪球儿失踪了好几日,今日早晨才回来,但是好像受了什么伤,不吃不喝,一直趴在它的小窝里睡觉。

    林绾烟一听,就赶紧去看雪球儿。只见它好像瘦了些,两只眼睛也没什么神,听到林绾烟唤它,抬头看了一眼又埋下脑袋。

    见雪球儿这般模样,林绾烟心疼不已地将它抱在怀里,也不知道它从屏山不见后,又去了哪里,细细查看,它身上又没有伤口。??

    ??心烦意乱中,林绾烟摆出瑶琴,静静地弹了起来。不曾想,一曲未完,就头痛欲裂,林绾烟只能作罢,更了衣躺在床上歇息。

    接连两日她都没能好好休息,这会儿头也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却是不一会儿就睡熟了。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兰芷苑的几个丫鬟来把她唤醒。

    醒来了,林绾烟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是汗,梦里她确实吓坏了。

    “小姐,你是不是作恶梦了?可要奴婢准备沐浴的水?”??一个丫鬟轻声问道。

    林绾烟长呼了几口气,“去准备吧。”??

    “是!”??那丫鬟答应完就匆匆往门外走去。

    “现在什么时辰了?六哥哥还没回来吗?”??林绾烟起身下床,朝身边的丫鬟问道。

    “六公子来过,听说小姐在歇息,便走了。还让小姐放心在这里住着。”??其中一个丫鬟答道。

    林绾烟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这么说来,萧禹文应该是没事了,算算日子,离两人成亲也不过半个多月了,不知道他的身子到时能不能完全恢复。??

    成亲的日子肯定是不能改的了,只是这皇子成亲排场大不说,礼数肯定是繁复的,就怕萧禹文的身子受不住累。林绾烟心里不禁对慕斯诺恨了起来,这天杀的祸害,差点要了自己夫君的命,真是把他剁成肉酱都难解心中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