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六 回光返照
    林绾烟不分日夜地守在萧禹文身边,也不思茶饭,不是坐在床沿一个人叨叨絮絮地和萧禹文说话,就是说累了趴在床沿睡觉。

    不仅那些丫鬟觉得她快发疯了,一个人在房间里有时哭有时笑的,连赤焱和绿莺都觉得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因为承受不住而变成疯子。

    萧慎和杨承阅自然也是听下人说了林绾烟的情况,心里除了担心,也没有办法。只想着,这瑾王要是没了,瑾王妃肯定也会跟着他去,真可怜了这对苦命鸳鸯啊。

    听到下人来报,瑾王妃急召公孙大夫,萧慎和杨承阅悬着的心又紧了紧,慌忙就往萧禹文的房间赶去。

    “可是文儿有何不适?”萧慎一进门就着急地问道。

    “适才他将药全部吐了出来,还吐了些污血,现在摸他的身子越发冰冷了。公孙先生呢,快寻他来瞧瞧看!”林绾烟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说话也哽咽着。

    杨承阅闻言上前掀开被子的一角,摸了摸萧禹文的手掌和胸口、腰腹位置,果然是很凉,连呼吸都越发虚弱了。

    “你们不是说公孙先生堪比华佗在世吗?玥亲王,求求你,快叫公孙先生来瞧瞧!”林绾烟已经哭了起来。

    萧慎本来心里就难受,见林绾烟这般模样,更加看不下去,转身就往门外走去。杨承阅给赤焱和绿莺使了个眼神,也就走了出去。

    林绾烟只道他们去唤公孙野来,结果等了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人来。便要亲自出去找人,赤焱和绿莺强行把她拦了下来。

    可又哪里耐得住林绾烟折腾,逼得没办法了,绿莺就将早上公孙先生和李木川、灵狐带着数百人进灵山寻药引至今未归的事和她说。

    一听是进灵山,而且现在还没回来,林绾烟就慌了。这灵山是个有去无回的地方,她猜也猜得到,如果不是有芝卫,她怕是也早死在灵山或者熙河。

    “快备马,我要出去一趟!”林绾烟说完慌慌张张地去取来斗篷和佩剑,准备出门。

    “瑾王妃!你这是要做什么?”赤焱吃惊地问道。

    “不要多问,你们随我去一趟江月坊,我寻个人,再晚点,恐怕他们都要命丧灵山。”林绾烟急急忙忙就抬腿往外走。

    赤焱和绿莺对视了一下,两人都跟了出去。出了院子,赤焱紧跟着林绾烟,绿莺则抄近道去找杨承阅禀告此事。

    林绾烟一跃上马,示意赤焱在前面带路,两人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而紧跟着从瑾王府出来的十几个灵异卫也顺着她们的方向追赶而去。

    江月坊依旧如故,人多得小二直接拒客。饶是林绾烟和赤焱先到,还是等到灵异卫跟来后,亮出了灵夜宫的令牌,小二才带他们上了二楼角落里候着。

    芝卫一见来人是林绾烟,便领着她进自己素日化妆的小隔间。赤焱要跟着,林绾烟朝她摆了摆手,使了个眼神,赤焱仍旧担心,但还是没有继续跟上去。

    “师姐!”一进小隔间,林绾烟就唤了芝卫一声。

    “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此处寻我,太招摇了!”芝卫神色颇不悦。

    “事情太急,我便顾不上那么多了,还请师姐莫要生气!”林绾烟歉意地说道。

    芝卫看了看林绾烟,不过数日,她便憔悴了许多,此时看起来那双眼也是刚刚哭过。“江湖上传言夜魅死了,可是真的?”

    林绾烟一听,眼泪又掉了下来,想到此刻不是哭的时候,便强忍住了。芝卫见她这般模样,心里竟也难受起来,掏出自己的手绢替林绾烟擦掉了脸上的几滴泪珠。

    “还没死,只剩一口气了。今日他们进灵山寻药引,至今还未回来,我就是来求师姐救救他们的……”林绾烟说着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芝卫一听,脸色大变。顿了顿,说道:“你且回去,让他们切莫再进灵山。人我会帮你救出来,药引我寻了也会找人给你送来。往后你莫再来寻我,我只帮你这次。”

    “师姐……”林绾烟不知道芝卫这是什么意思。

    “你快走吧,别耽误我的时间。”芝卫说着就把林绾烟往门外推。

    赤焱见林绾烟这么快就哭着出来,以为这芝卫不愿意帮忙,可又不好多问,只能护着林绾烟出江月坊,回瑾王府。她确实想不明白江月坊的一个头牌歌姬怎么就有那么大本事,可以深入灵山救人?瑾王妃又什么时候和这芝卫关系密切到这种地步?

    这一夜,瑾王府无人能眠,萧慎和杨承阅一直在正厅坐着等他们回来。从江月坊回来后,林绾烟一直在房间守着萧禹文。命人重新熬了药给他服下,他依旧全部吐出来,再灌也灌不进去了。

    知道芝卫说会救人会送药引来,林绾烟的心是安了点,可就怕萧禹文熬不到那个时候,她一直拉着萧禹文的手重复地说着“你一定要挺住,不然我死也不会原谅你!”

    天就快亮了,瑾王府的门外才匆匆来报,李木川一行已经回来了。林绾烟一夜没睡,一听到消息便往正厅跑去。

    见李木川几个只是看起来很疲倦但是确实毫发无伤,总算放下心来。萧慎和杨承阅也没多问,只吩咐他们先去歇息。李木川、灵狐、公孙野还是没有直接回院子歇息,跟着林绾烟、萧慎、杨承阅到了萧禹文的房间。

    给萧禹文号完脉,公孙野竟也老泪纵横,惹得屋里屋外的二十几号人都开始抹眼泪。

    “请公孙先生再赐些药,多挨些时辰就有希望,药引我重金寻人去找了,料想过几个时辰就会有消息。”林绾烟此时却比其他人都要冷静些。

    闻言,众人纷纷看着林绾烟,见她说话的样子不似在打诳语。可对她的话又很怀疑,特别是从灵山走了一趟回来的那些人。

    “药他断然是吃不进去了,就算吃进去也没什么效果了。我只能施针,却也只是回光返照。”公孙野抹去了眼角的泪珠,这一日在灵山,他仿佛经历了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深知自己这徒儿怕是只有神仙能救了。

    “那请公孙先生施针吧,他肯定还有很多话想对大家说,不能就这么不留只言片语地就走了,我不依。”林绾烟说着眼泪就滑落下来了。

    公孙野看了看萧慎,萧慎含着泪默默地点了点头。屋里的人便纷纷退了出去,公孙野取来银针,关上门便一个人在床边给萧禹文施针。

    待他满头大汗地开门,却见门外密密麻麻地站满了黑衣人。公孙野叹了一口气,“进来吧,很快就会醒过来。”

    闻言,萧慎、林绾烟、杨承阅、李木川便走了进去,跟在后面的是二十四灵异,其余的灵异卫都站在了门外。

    林绾烟坐在床沿,握着萧禹文的手,此时他的手倒没那么冰冷了。看着他那张依旧俊美却很苍白的脸,林绾烟的泪水又掉了下来,她想起刚刚穿越回来的时候,一醒来看到的就是萧禹文的这张脸。

    泪水模糊了林绾烟的双眼,她连萧禹文是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都没看到,只听到他声音沙哑地喊了句“绾绾!”

    他这一出声,屋子里的人都围了过来。见萧禹文想起来,林绾烟站起身让到一边,杨承阅急忙前去将他扶起。

    萧禹文看了看林绾烟,又看了看一屋子的人,苍白消瘦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声音不大却吐字清晰地说道:“师父也来了?这次来了得把我八皇叔窖藏的好酒多带些回去,这酒师父指定会喜欢。”

    公孙野和萧慎都勉强地笑了笑,都这个时候了,他还费力气记挂着这些小事。

    “八皇叔。”萧禹文唤了萧慎一声,萧慎听着便走向前去。“丧气话我便不说了,只是我心里有些未了之事,要托给八皇叔。”

    萧慎点了点头,林绾烟眼里包着泪,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她不相信萧禹文会就这样死了,一定不会的。

    “绾绾请八皇叔务必将她送回东陵好好安顿,莫留在这空宅子里,天一黑她便会害怕。是我没这福分,不能亏待了绾绾。”萧禹文淡笑着看了林绾烟一眼,林绾烟别过脸不去看他。

    萧慎点了点头。萧禹文继续说道:“木川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也受了八皇叔很多恩惠,当八皇叔的养子,给八皇叔养老送终也是应该的。既是八皇叔的养子,终生大事也要八皇叔操持。杨武将军府的七姑娘性情温婉,与木川也情投意合,当是玥王府世子妃的人选。”

    李木川早已热泪盈眶,站在那里把萧禹文看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禹文瞧见李木川那模样,又笑了笑。“可亏我如今没甚气力,不然你又得挨我一顿揍!”

    杨承阅一听,就要掉下来的眼泪生生憋了回去。

    “小六子,你已是禁军副统领,往后定要护我父王周全。我父王虽有愧于不少忠臣,但也不是昏庸不作为之君,若有贼臣逆子动歪脑筋,你的做法便是我的做法。”萧禹文继续说道。

    杨承阅重重地点了点头,一句“你的做法便是我的做法”似有千斤重。

    “八皇叔,六妹妹虽性情顽劣,却也是少有的良善,我便替小六子委了这个托,请八皇叔在皇祖母面前唠叨两句,许给小六子,甚好。”萧禹文看了杨承阅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