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五 秋暮晚
    赤焱和绿莺见不过一夜的时间,林绾烟就憔悴得不成样子,不禁一阵唏嘘。

    “瑾王妃也真是可怜,在大神越没个亲人,如今东陵也回不去了,若这回瑾王真的没了,她只能守在这瑾王府了此余生。”绿莺神情悲伤地说道。

    “你这贱婢作死吗?被主子听到了,第一个要你的命!”赤焱低声斥责道。

    绿莺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再言语。昨夜连皇上都来瞧过了,还私下和杨承阅说了很多,可见瑾王断不能就这么去,不说朝野上下会如何,就是灵夜宫也难免乱成一团。

    就凭灵夜宫的人那股誓死效忠自己主子的劲儿,一准瑾王一咽气,那些人就要对百花宫大开杀戒。

    这两日灵狐已经将那些个急着替萧禹文报仇的灵异卫都关了禁闭,可要瑾王真没了,怕是灵狐第一个就会要了慕斯诺的命。??

    再说这慕斯诺是玄慕国太子,瑾王虽未立为太子,却是第一个封王的皇子,若摆在国事上说,两国恐怕还有仗要打。

    这可就不是小事了,大神越自萧煜登基以来,除了边境时常打着小仗击退来犯的敌人,正正经经地派兵打仗却从来没有过,一直都在廉政休养生息。??

    不到午时,公孙野就在灵犀几个的护送下风尘仆仆地进了瑾王府。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就去到萧禹文房内。

    林绾烟、杨承阅、李木川都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公孙野先查看了萧禹文右手臂上的伤口,又伸手撑开他的眼皮查看他的瞳孔,最后细细地给他把脉。

    杨承阅瞧着公孙野眉头越皱越紧,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公孙野是他们最后的王牌了,若连他都没有办法,那就真是无力回天了。

    “瑾王妃先去休息,公孙先生来了,瑾王定能没事。”杨承阅轻声对林绾烟说道,又朝候在门外的赤焱和绿莺招了招手。

    林绾烟没有多言,由着赤焱和绿莺将她扶回房,公孙野的表情变化她也是看到了的,但心里还是默默祈祷能有办法救萧禹文。

    “公孙先生,瑾王的情况如何?”见公孙野已经号完脉,杨承阅着急地问道。

    公孙野摇了摇头,“我这徒儿也自知身中剧毒,即刻封了自己的经脉才能残喘至今。”??

    “公孙先生什么意思?这毒解不了吗?”李木川的眼眶瞬间红了。

    公孙野摸着自己的山羊胡没有说话,杨承阅看了他一眼,猜想应该是还有一线生机,但公孙野也并不没有十足的把握。

    “公孙先生,瑾王身份尊贵,待我们这些下人却亲如手足,再难寻的药属下们冒死都要去寻来。昨夜皇上亲自来瞧过,见瑾王这般模样,悲痛万分。公孙先生此次若救瑾王一命,那自然是皇上的恩人。”杨承阅低声说道。

    “我一个闲云野鹤,说那些做什么。我不认什么瑾王不瑾王,只道他是我徒儿。”公孙野拂了拂袖,在房间里踱起步来。

    杨承阅和李木川见他神情不悦,也知道这人虽然医术高明,但是脾气古怪,便也不再说什么。

    这时,萧慎从门外匆匆走来,一进门就对公孙野恭敬地拱手作了一个揖。“公孙先生舟车劳顿辛苦了!”

    杨承阅见玥亲王对公孙野竟然如此敬重,不禁多看了他几眼,却见他表情坦然,好像玥亲王这一个礼他也受之无愧。

    “念是我徒儿,便没有什么辛不辛苦。只是这毒不好解,日后我心里有愧于他。”公孙野说完摇了摇头。

    萧慎一听,又朝他拱了拱手,“请公孙先生明示!如此一个青年才俊,又侠肝义胆,实乃上苍赐的福祉,纵是再难,我等也要竭尽全力从阎王殿里将人抢回来!”

    公孙野点了点头,摸着他的山羊胡慢慢说道:“我徒儿所中之毒,名秋暮晚,仙师曾提过,但是老夫活到这把年岁如今才遇到过。制此毒需生取秋末冬初的毒蛇和毒蜘蛛的毒汁入药,因其毒物难寻,生取毒汁并非易事,取汁后制毒工艺也复杂,故江湖上也只是有这一传闻,真正能制出毒液的,极少。”

    闻言,萧慎、杨承阅、李木川都大惊失色,这百花宫是费劲心思地想取萧禹文的性命啊!可又岂止是百花宫想呢?无利不起早,这后面怕是有更大的阴谋。

    “解此毒,难就难在药引。时值初冬,南栎城居境北,深山已是悬崖百丈冰,飞禽走兽无不南行过冬,要想寻那百鸟唾液谈何容易?往南方暖和之地去寻倒有可能,只怕时日不够啊!”公孙野继续说道。

    萧慎三人对视了一眼,皆没有开口。公孙野看了他们一眼,叹了一口气,就命门外的灵异卫取来半碗温水,从袖口取出一粒保命灵丸,握在手里,一个用力,药丸碎成粉末,像白面般往碗里钻。

    将萧禹文扶起灌他喝完,公孙野便抬腿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老夫且去配药,没有药引,药效甚微,姑且能撑三日,多的时日全靠我徒儿的造化。”

    萧慎跟在身后将公孙野送出门,吩咐灵月几个仔细照料,而后返回房中。

    “这药引也没那么难,我即刻带人去一趟灵山即可。”李木川镇定地说道。

    “切莫莽撞行事。那慕斯诺既用此毒,必也料到如今除了灵山无处可寻药引,怕只怕早已设伏等着我们前往。”杨承阅制止道。

    本来灵山就是进去容易出来难的玄邪之地,若再有百花宫的埋伏,那便更加损失惨重。慕斯诺此次设计,不可谓不毒,不仅想除了夜魅,连灵夜宫都想毁了。

    “小六子所言极是!灵山是必定要去的,且刻不容缓,但必须先周密布局。”萧慎严肃地说道。

    杨承阅和李木川都点了点头,跟在萧慎身后出了房门,唤上灵狐一起往正厅商议对策。

    翌日,一条惊破人胆的消息在南栎城不胫而走:数日前,玄慕百花宫掌门技不如人,竟下作地使用剧毒暗器中伤灵夜宫夜魅。夜魅已于昨夜子末丑初殉道,即日起灵夜宫将停止接任何的差事,直至为主子守灵满七七四十九天。且,灵夜宫光明磊落,誓死为主子报仇,从此与玄慕百花宫不共戴天,见而诛之。

    江湖人士得此消息无一唏嘘不已,特别是受过灵夜宫恩惠的人,无不咒骂百花宫不仁不义,为天下人所唾弃。

    同时又对灵夜宫往后的光景很是担忧,虽鲜少人见过夜魅的庐山真面目,但是耳闻目睹过夜魅高强的武艺和侠义风骨的不在少数。

    此番江湖再无夜魅,灵夜宫是否还能抗稳正义大旗还有待时日考证。灵夜宫会不会因为下一任掌门的人选而发生内讧,也不得而知。

    百花宫当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而且自从那日慕斯诺在屏山和夜魅交手又被他逃了以后,百花宫在南栎城的大部分据点都已经被灵夜宫血洗,手段还极其残忍。

    灵夜宫的人还在南栎城内大肆搜索百花宫的人,只要被识破身份就没有不死的。这让慕斯诺也有些后怕,灵夜宫到底有多少人,高手又有多少,好像更加计算不出来了。现在恐怕就只有屏山还安全,出了屏山的很多线人都没了消息,多半也是已经丧命。

    夜魅会死,在慕斯诺的意料之中,因为这秋暮晚沾之必死,夜魅内力高深,能挨三日已是极限。且解药,连他自己都没有配出来,谅灵夜宫的人在短短数日内也无法替夜魅解毒。

    只是这夜魅到底是不是瑾王,却依旧没有答案。之前瑾王是奉皇上密旨前去办事,所有行踪都被封锁。而从夜魅中毒至今,不管是朝廷上下还是瑾王府都和平日没什么差别。

    瑾王府因为和玥王府毗邻,所驻守的皆是玥字卫,固若金汤不说,想打探出什么消息更是一点可能都没有。

    若夜魅只是夜魅,来屏山救人不过是差事所在,那百花宫这趟浑水是淌得冤了。慕斯诺自是当了几年的掌门,深知像灵夜宫这么有组织有纪律,必然不会因为夜魅没了就乱做一盘散沙,且后面会有一个又一个的夜魅,单单夜魅贴身的二十四灵异就够百花宫的人受了。

    如今灵夜宫已经坦言誓与百花宫为敌,那百花宫在大神越是岌岌可危了。若夜魅是死了,可瑾王还在,不仅慕斯诺的这盘棋下砸了,他的同谋定也会身陷囫囵。

    “速去密函至大皇子府中,务必探明瑾王的下落,还有那绾烟公主到底是生是死。”慕斯诺已经在那密室里来回踱步了一个时辰。

    门外一名亲卫闻言迅速出了密室,这两日他们谁也不敢在自己主子面前多说一句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丢了性命。

    夜幕降临,萧慎、杨承阅也在瑾王府的正厅来回踱步,按着时辰算,李木川、灵狐也该回来了。可不但人没回来,在灵山外接应的人回来报,一行人见了灵山就像消失了一般,连约定好的信号烟雾都没有发。

    这怎么能不让人着急呢,不说李木川和灵狐对灵夜宫有多重要,关键是公孙野也执意跟着他们前往灵山,如今要是真的回不来,那后果就不是他们可以想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