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三 异忻
    林绾烟只能伸手在他胸前摸索了下,这回摸出来了东西就多了,一块令牌,两个甩炮一样的东西,两把做工精细的飞刀,一个小小的白瓷瓶,一个小小的青瓷瓶。

    “该给你吃哪个?”林绾烟看都没看其他东西,一手拿着白瓷瓶,一手拿着青瓷瓶大声地问道。

    那男子似乎费劲了力气才把眼睛睁开,微微张了张嘴,吐出了一个“白”字。

    林绾烟一听,马上放下青瓷瓶,取点白瓷瓶的塞子,往手心里倒药,刚刚她还纠结该给他喂多少,这一倒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因为一共就一颗药。

    掰开那男子的嘴,将药放进他嘴里,又灌他喝了一口水,确定药已经吐下去,林绾烟才长舒了一口气,扶着他慢慢地躺下。

    这也算无意中救了人一命,可此时肚子饿得咕咕叫,床上又是一个受伤的人,关键还是个男的,这漫长的夜可要怎么熬过去啊!

    林绾烟举着烛台放回桌子上,自顾自倒了一杯水坐在椅子上喝了起来。水喝到肚子里,凉还不说,那股饥饿感好像更强了。林绾烟还是不死心,又站了起来,举着烛台在这个茅草房里仔仔细细地走了一圈。

    结果,一无所获,真的是家徒四壁啊,连口锅都没有,也不知道这人平时是怎么生活的。又走近床边看了看,瞧着这个男子的一身质量还不错的黑衣,看着倒也不像长年住在深山里靠打猎为生的普通百姓。

    不像,一点都不像,他身上有好几张银票,荷包里也有碎银子,腰上还挂着玉佩,对了,还有飞刀和令牌。

    想到这里,林绾烟心里一惊,这不会救了个玄慕百花宫的贼人吧,那可就真是自寻死路啊!林绾烟一刻也不敢犹豫,将烛台放在地上,又在床沿上坐下,伸手想在那男子腰间取下他的玉佩看看能不能识别他的身份。

    林绾烟的手才触碰到那男子的衣服,就被他的手一把抓住。她惊恐地甩手想逃,那男子死死地抓住不放,冷冷地开了口。“你是什么人?”

    “你先松手,捏疼我了!好歹我刚刚救了你一命不是?你不会恩将仇报要杀人灭口吧?”林绾烟装出一副柔弱的模样,还没摸清对方的底细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武功。关键是不知道自己那点武艺够不够用,要是遇到高手,那不就完了?

    那男子闻言,顿了顿,还是慢慢松了手。林绾烟马上就站起身来,弯腰将烛台举在手里,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那男子慢慢起身,将床上那些银票、令牌一一往身上放。

    “我是被人追杀的,一路就跑到这里来了。”林绾烟有点诧异,这男子刚刚还一副即将毙命的模样,这才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怎么就跟没事人一样了?难道刚刚给他服下的是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

    “胡言乱语!”那男子怒瞪了林绾烟一眼。“你若不说实话,我就只能杀了你!”

    林绾烟一惊,怎么会有这等恩将仇报之人,早知道刚刚就不应该多管闲事救他。“我说的就是实话!你爱信不信!要杀我也可以,先让我吃点东西,我饿得没力气。”

    那男子一愣,“将死之人,吃了也是浪费!”

    “你特么良心被狗吃了吗?我救你的命,你要我的命,我就想做个饱死鬼,很过分吗?”林绾烟也怒了,要打也得吃饱了再打,不然逃跑都没有力气。

    那男子被林绾烟这一说,顿时没了语言。重新躺回床上,手不知触碰到了什么东西,翻了个身,瞬间就消失不见。

    林绾烟大吃一惊,举着烛台往床边走了几步,床还是原来的样子,床上的被褥还好好的铺着。那肯定就不是从床底不见的,他朝里翻了个身,那暗道肯定就在床内侧。

    伸手摸了摸那面茅草墙体,手竟有些凉意。林绾烟举着烛台就走出茅草屋,围着四周看了看,这茅草屋是背靠一面山体而建,很显然,密道肯定就在这里面。

    重新往茅草屋走去,林绾烟才发现雪球儿不知跑哪里去了,刚刚为了救人,也没顾得上它。想着它是自己的通灵护体,肯定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林绾烟心里倒是安定了些。

    才走到门口,就发现刚刚消失的那男子已经好好地坐在桌子前,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小小的食盒。

    林绾烟走到桌子前,将烛台放下,就迫不及待地打开食盒。里面没有饭菜,只是一些点心。饿的时候哪里有那么讲究,林绾烟毫不客气地在椅子上坐下,将食盒抱到自己面前,伸手就抓起了一块点心往嘴里塞。

    一连吃了三块点心,林绾烟才端起水杯喝了起来。“真好吃,我只在素心楼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

    那男子一直坐在对面看着林绾烟一阵狼吞虎咽,心里暗自琢磨着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死到临到到一点畏惧的神色都没有。

    此刻听到“素心楼”三个字,眉头微微一皱。江湖人都知道,素心楼明里是茶楼,卖着南栎城最好吃的点心最好喝的茶水,但暗里却是灵夜宫一个接收任务的据点。有单纯去买点心喝茶的,数量还不少,但同样多的是去打探消息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再次冷冷地问道。

    林绾烟看了他一眼,一身萧肃气息,肯定是武艺高强的难缠之人,看来只能智取,不能强来。

    “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不如我们做笔交易嘛,你带我出去,只要出去了我就付你酬劳,要多少银两你尽管开口。”林绾烟冷静地说道。

    那男子冷哼了一声,“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你特么不是问得废话吗?我要是知道,不会自己出去吗?”

    “那你为何会在此处?”那男子冷冷地看着林绾烟。

    “我说我是被追杀一路逃窜到这里的,你不信。那你就当我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专门跑来救你一命,然后再做你的刀下亡魂。”林绾烟一脸无奈。

    “追杀你的是何人?”那男子冷冷地问道。

    林绾烟看了他一眼,“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玄慕百花宫的人?”

    那男子一听,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林绾烟捕捉到了他的表情变化,不待他开口,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是。那你没必要杀我,真的,你带我出去,我可以保证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你可识得此物?”那男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令牌,放在林绾烟面前。

    林绾烟拿过令牌看了看,上面是印着一个烫金的“夜”字,顿时喜形于色。

    “你是灵夜宫的人?你们主子呢?是不是去屏山了?慕斯诺设下埋伏就等他自投罗网,你快去告诉他,我逃出来了,让他千万不要去冒险!”

    那男子一听,马上跪倒在地。“夫人!”

    “快起来!事不宜迟,你快去通知他!”林绾烟着急万分。

    “请夫人恕罪,属下多有冒犯!”那男子还是跪着没有起来。

    “一个大男人怎这般婆妈!我叫你起来!”林绾烟顿时有些想发脾气。

    那男子这才起身,低着头不敢看林绾烟。“主子已经去了屏山,但未进屏山就中了阵法,如今已经破阵离开。”

    “他可受伤了?”林绾烟一听就更加焦急起来。

    “主子为了救我们几个,多次进出阵法,身受重伤。”那男子低声说道。

    林绾烟心里顿时一阵绞痛,“快带我出去!”

    “夫人,此处正是屏山,百花宫的人正在搜山,现在断然不能出去。”那男子说道。

    “既是屏山,你为何不逃?反倒留在这里?”林绾烟有些怀疑。

    “属下是灵异卫在屏山的内线,平日混在百花宫的那些侍从里进出屏山。只是这百花宫老巢实在易守难攻且机关重重,多年来并未有太大的进展。”那男子语气有些歉疚。

    “你叫什么名字?待回去了我定同你们主子说好好赏你!”林绾烟没想到灵夜宫几年前就已经知道百花宫的老巢在屏山。

    “属下异忻!夫人的救命之恩属下已经无以回报,只求主子宽恕,怎还敢要奖赏!”异忻将头垂得更低。

    “若不是救了你,我也出不了屏山,讲来还是该赏你!”林绾烟淡淡地说道。

    “属下不敢!”异忻道。

    “好了,此事我说了算!肚子我是填饱了,你看着给我找个地方歇息吧!”林绾烟也确实累了。

    “属下遵命!”异忻应完就又从密道里消失。

    不一会儿,就抱来了一床被褥,“夫人,此处实在简陋,只能委屈夫人在此凑合一晚。明日属下先去打探情况,再来请夫人出去。”

    林绾烟点了点头,想来这里也是异忻的紧急藏身之处,简陋是正常的,现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要求太多。

    异忻从密道走了以后,林绾烟动手铺了床,也就脱了鞋子合衣躺了上去。这么一折腾,她的葵水都不正常了,不过此时若是葵水流得稀里哗啦,倒还是件麻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