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二 茅草屋里的男子
    等芝卫出到门口,门外的面具人已经打开林绾烟的脖子上的枷锁和脚上的脚铐,芝卫朝他们鞠了一躬,客气地说了句“有劳了!”,便给林绾烟递了个眼神,示意跟着走。

    林绾烟不顾形象地甩了甩手,跺了跺脚,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也朝面具人鞠了一躬??,才快步地跟在芝卫后面。

    正想开口问什么,芝卫一个转身用手绢捂住了林绾烟的鼻子和嘴巴,林绾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没几秒就昏了过去。

    等林绾烟醒来的时候,??芝卫已经不见了,她发现自己又在一片茂密树林里的一棵大树背后,身上已经换了身白色的袄裙,那股恶臭味儿也没有了。

    坐在地上休息了会儿,直到头没那么晕了,林绾烟才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天色已经是傍晚了,要不了一个时辰,天就该黑透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又该怎么出去,林绾烟一时没了主意。施了轻功,爬上了前面的一棵大树,林绾烟向四周望了望,远远的还能看到熙河,但是方向已经变了。

    林绾烟心里分析着,如果上午她真的是从屏山来,那此时以熙河为原点,朝着西北方向就能回到屏山。

    只是她不确定慕斯诺是否会把萧禹文引到屏山,如果会,那现在她去屏山就应该能遇到灵夜宫的人。如果不会,回屏山就等于自投罗网。

    可林绾烟不明白,芝卫既然将她从熙河救了出来,为什么又把她丢在这里不管了呢?是有紧急情况先走了,还是只能将她带到这里?她是应该在这里等芝卫回来,还是自己寻回去的路?

    正当林绾烟准备施轻功往屏山方向去的时候,突然几声“喵喵”的叫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雪球儿?”林绾烟失声叫了出来,立刻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在地上。

    四处寻找了一番,才看到一团雪白的球状物从一片及踝的草丛中滚了出来,停下后四脚着地,猫头和尾巴才伸展开来。

    “雪球儿,是你吗?”林绾烟惊喜万分地朝那只圆滚滚的小白猫喊道。

    “喵喵...”雪球儿边叫边朝林绾烟跑了过来,跑到林绾烟的脚边舔了舔她的鞋子。

    “雪球儿,你是来带我出去的吗?”这下林绾烟确定自己脚边的这只小白猫肯定就是雪球儿,雪球儿最喜欢舔她的鞋子了。

    “喵喵...”雪球儿摇着长长的叫了几声,就开始朝树林里跑去。林绾烟见状,就略施轻功快速跟了上去。

    雪球儿跑得很快,还不时地回头看看林绾烟有没有跟上来。只是树木太茂盛了,而且雪球儿带的路根本就是穿越从来没人走过的丛林,林绾烟身上也没有佩剑或者刀,所以,速度快不起来。

    约摸走了半个时辰,天渐渐黑了下来,林绾烟也已经疲惫不堪了。幸好,雪球儿带的路也渐渐有了路的样子。虽然树木依旧茂盛,但已经能看出由于长期有人行走,草丛中已经形成一条蜿蜒绵亘不知去处的小径。

    想着天马上要黑透,树林里可能会有猛兽,夜里还会很冷,林绾烟还是强迫自己加快步伐。终于在天还剩一丝亮光的时候,看到远处有一个茅草屋。

    走近了才看清,这也不像有人住的样子,茅草屋外围破旧不堪不说,连门看起来都是摇摇晃晃的。角落倒是胡乱堆的有劈好和没劈的干柴,可其他什么起居用具都没看到。

    天也黑得没法儿赶路了,有个避身的破草屋总好过在树林里过夜,而且此时也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林绾烟还是决定进这个茅草屋看看。

    “有人在吗?”林绾烟在茅草屋外喊了一句。可里面并没有什么声音传出来。

    林绾烟又走上前敲了敲门,“请问有人在吗?天已黑,我路过此地,想借宿一晚。”

    里面依旧没有声响,林绾烟心想真的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屋子,低头看了看脚边的雪球儿,便轻轻推开了门。

    借着微弱的光往屋子里面看去,里面竟然很空旷,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竟然就什么都没有了,只是隐隐约约地瞧着床上好像还躺着个人。

    林绾烟是第一次一个人天黑了还在野外,此时手上也没点防身的武器,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特别是看不清床上到底是人还是什么东西,如果是人,是活人还是死人。

    活人的话,自己会不会有危险,死人的话,那就更恐怖了,她可不想跟死人在一起呆到天亮,胆子都会吓破。

    “有人吗?”林绾烟又朝里面大声地喊了一句,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那张床。

    床上没有任何动静。林绾烟壮着胆子往里面走了几步,她看到几步外的桌子上摆得有茶壶、茶杯和烛台,正想走过去看看有没有火折子,想先掌灯。

    就在这时,一阵微弱的咳嗽声传到林绾烟的耳边,吓得她拔腿就往门外跑去。站在门口,她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抖,这特么里面真的有人吗?听着声音,像是人发出来的,可喊了那么多声怎么就不开腔呢?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林绾烟在门口深呼了几口气,还是转身往茅草屋走去,走到门口,她又停了下来,竖着耳仔细地听,眼睛也一直往床的位置看。

    里面的咳嗽声越来越大,听着好像咳得快喘不过气来了。林绾烟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脚慢慢地往屋里挪动。

    可林绾烟才走到桌子边,那咳嗽声就停了,吓得她又想往外面跑。这时雪球儿却一跃跳上了桌子,林绾烟按捺住怦怦乱跳的心,伸手在桌子上摸了摸,果然摸到了火折子。

    林绾烟很少用火折子,只是平常看丫鬟们用过,折腾了一会儿,总算把烛台点亮。她举起烛台往床边走了几步,床上果然躺了一个人。看着衣着打扮,应该是一名男子。

    但看起来并不是正常的洗漱完躺在床上休息,两条腿有一大截露在床沿以外,而且床角明明有一床被褥,这么冷的天他却没盖。关键是脚上还穿着鞋子。看起来就像一个人累极了,一回到家来不及洗漱脱鞋就躺在床上休息。

    “喂!你没事吧?”林绾烟大声地朝床上的人喊道,可那个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林绾烟举着烛台,注意力高度集中,继续慢慢地朝床边走去,时刻准备着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就往门外跑。

    结果一直都到能清楚看到床上的人,他都没有一丝反应。林绾烟将烛台凑近了点,才看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面容绝美的男子,可嘴角却有不少血迹,想到刚刚那一阵剧烈的咳嗽,林绾烟觉得这个人多半是受伤了,嘴角的血说不定是刚刚咳出来的。

    确定了是一个受伤的活人,林绾烟心里倒没那么害怕了。她将烛台放在地上,慢慢地向那男子走去。

    这时男子突然咳嗽起来,又把林绾烟吓了一跳。缓过神来,她发现这男子嘴里冒出的血越来越多。

    脑子里的常识告诉林绾烟,此时如果不将这个男子扶起来,他很容易因为呼吸不畅窒息而死。

    林绾烟顾不上想别的,马上冲了过去,使出吃奶的力将那男子扶起靠在床头。她还来不及松口气,那男子“噗”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你没事吧?怎么办?怎么办?这里什么都没有,我要怎样才能救你?”林绾烟此时焦急万分,这个人也不知道受了什么伤,这么吐血下去,肯定会死在她面前的。

    吐完一口血,那男子的气息好像平稳了些,眼睛也缓缓地睁开了。林绾烟看着他睁开了眼睛,终于没那么紧张,掏出自己的手绢俯身轻轻地擦拭他嘴角残留的血渍。

    “你不会死吧?不要吓我哦!”林绾烟看着他双眼无神,而且睁开了一会儿,又累极了一样闭上了。

    “水...”那男子嘴里发出微弱又不清晰的声音。

    林绾烟一听,赶紧往桌子那边跑去,倒了大半杯水,又跑了回去,坐在床沿,小心翼翼地将茶杯凑到他的嘴边,再抬高杯底,一点一点地往他嘴里喂水。

    可就才喝了两口,他就闭上了嘴巴,而且还往外吐了不少。林绾烟只能放下水杯,又掏出手绢,将他嘴角和下巴的水擦干净。

    “药...”那男子嘴里又口齿不清地吐了个字。

    “药?什么药?放在哪里的?”林绾烟着急地问道。

    男子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左手微微抬起又落回床上。林绾烟瞧着他这个样子,急忙起身往四周看了看。

    可这个屋子确实除了桌子椅子和这张床就什么都没有啊,他有药又能藏在哪里?

    林绾烟从地上拿起烛台,沿着床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可以藏药的地方,她又蹲下身看了看床底,还是什么都没有。

    放下烛台,坐回床沿,林绾烟突然想到萧禹文身上也经常会带药,那很有可能这个男子把药藏在他自己身上了。

    “本来我是一个女子,在你身上找东西有失体统,可是现在为了救你我也没办法,日后你可别说出去。”林绾烟认真地对他说道。

    那男子闭着的双眼,又微微睁开看了林绾烟一眼。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哦?”林绾烟说完就伸手在他袖口摸了摸,只摸出了几张银票。

    将银票放在一边,林绾烟又在他腰间摸了摸,只有玉佩和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