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一 屏山来的孽障
    “呵呵呵!”慕斯诺笑了起来。“丫头,你以为夜魅比我好得到哪里去吗?你不是还要同他成亲?”

    林绾烟一愣,将酸枣放进嘴里咬了一口,随即就吐了出来。“对哦,麻蛋,劳资特么怎么就没想到这个问题?要跟我成亲的真的是夜魅?”

    “如假包换。”慕斯诺淡笑着看着林绾烟。

    林绾烟瞪了慕斯诺一眼,“那你特么不是害我吗?我这回去了以后不就得守寡吗?不行,我不跟你走!”

    说完林绾烟撒腿就跑,慕斯诺笑了笑,一跃而起,跟了上去。可林绾烟并没有径直往前跑,而是施了轻功跳上了前面一棵大树上。

    慕斯诺跟着也上了树,和林绾烟只差几步距离,但是她像只猴子般不停地在从一棵树上逃窜到另一棵树上,而且哪里茂密就往哪里钻,慕斯诺只是跟得紧,却也没办法把她抓住。

    林绾烟完全不顾后面还跟着慕斯诺,只朝着东南方向逃去。刚刚她在树上摘酸枣的时候,看见那个方向不仅树木异常茂盛,好像还有条河。

    只要能逃到河里,林绾烟就有信心可以逃走。虽然她身上还来着月事,可逃命的时候哪里还管得了这些,该使出游泳健将本事的时候还不是不能退缩。

    林绾烟生怕自己动作慢了会被慕斯诺追上,所以一直憋足了股劲儿,原本以为越到后面越会体力不支,但却感觉越来越不费力,就好像在走下坡路一般。

    “回来!那里危险!”慕斯诺的速度慢了下来,朝着林绾烟喊道。

    林绾烟听到了也当没听到,回去不就成了他威胁萧禹文的人质了吗,她才没那么傻。眼看就穿出树林,出现在眼前的真的是一条大河。

    卯足劲儿来了最后一番冲刺,林绾烟回头看了一眼,慕斯诺并没有跟上来。她就想先停在河岸休息一会儿,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能不下水还是不下水了。毕竟这个天气河水也冷啊,她最怕冷了。

    可她想慢下来,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好像河中心有股巨大的力量将她往里面吸。林绾烟这时才感到害怕,越来越近,她仿佛看到河里有一条巨大的蟒蛇,此时正张着血盆大口,吐着舌头要将自己卷进去。

    “啊……”林绾烟惨叫了一声就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林绾烟发现自己戴着枷锁脚上也是沉重的脚链,跪倒在地上,头发和脸全湿了,还闻得到明显的腥臭味儿。

    抬眼看了看,四周围着一群身着黑衣连带恐怖面具的人,其中一个人手里还举着一瓢水。林绾烟知道自己大概是被这臭水给泼醒的,可这里是什么地方,阎王殿吗,一个个看起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醒了醒了!拖去见祖师爷!”其中一个面具人蹦蹦跳跳地像只袋鼠,说话声音又细又尖。

    其他面具人一听,全都蹦蹦跳跳地往林绾烟扑了上来,有些拉她的手,有些扯她的头发。

    “滚开!我自己会走!”林绾烟站了起来,扭动着身子,不让那些人碰自己。

    “耶噢,你还有点脾气哟,等下若交待不清楚是怎么进来的,祖师爷还是要将你丢进蟒池!”又一个又细又尖的声音传进林绾烟的耳朵里。

    “祖师爷?刚刚我莫非是掉进了熙河?”林绾烟皱着眉头问了句。她还记得在灵山的时候,乙卫让她不要四处乱走,惊扰了祖师爷要被丢进熙河,这下可好,自投罗网了。

    “知道是熙河还敢闯进来!说,是谁派你来的?”最开始说话的那个面具人扯着尖锐的嗓音问道。

    “我是被人追杀才误闯进来的,实在无意冒犯祖师爷!”林绾烟无奈地说道,若要知道那是熙河,说什么她也得换个方向逃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下怕真是小名难保了。

    “别听她胡说八道,祖师爷自会定夺,快走!”另一个面具人催促着林绾烟往旁边的一间屋子里走去。

    林绾烟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像个死刑犯一般戴着枷锁和脚链,根本就走不快,又不愿意那些面具人碰自己,一旦有人推推搡搡,她就要晃动身子怼回去。

    不过这些面具人倒也不拳打脚踢,只是不停催着快走。终于走进了一间黑黢黢的屋子,林绾烟根本就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只看到不远处有两道绿光,还像星星一样不时地眨着。

    “见到祖师爷还不跪下!”一个面具人一边说着一边将林绾烟按倒在地。

    林绾烟没办法,只能跪了下去,这特么是什么妖怪,那两道绿光难道是他的眼睛?

    “你是如何闯进我熙河的?”一个冷如冰窖的声音传来。

    林绾烟一听声音,不禁打了个冷噤,这个妖怪说话简直呵气成冰啊。“回祖师爷的话,我是被人追杀才误闯此地,真的无意惊扰,还望祖师爷饶命!”

    “呵!误闯?躲过我九九八十一道设防,你说你是误闯?”传来的声音越发冰冷。

    “真的是误闯!我在树林里被人追杀,看着东南方向有条河,想着容易逃跑,就一路往着这个方向来了!”林绾烟心里直喊冤,特么什么九九八十一道设防,劳资一个昏倒就进来了。

    “树林的东南方向?”冰冷的声音停顿了下,即刻变得严厉起来。“你是屏山来的孽障?丢进蟒池!”

    林绾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群面具人就七手八脚地拖起林绾烟准备往外走。

    “哎哎哎,祖师爷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啊!我是被追杀的啊!”林绾烟根本就不知道屏山是哪里,屏山的孽障又是什么鬼,就这样被丢进蟒池死得好冤啊。

    “放肆!你是不是从屏山来?”冰冷的声音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里是不是屏山啊!可能我是从屏山来,但我不是屏山来的孽障啊!”这个逻辑差点把林绾烟绕了进去。

    “不是屏山来的孽障你又是如何闯进熙河的?”又是一记冷冷的问话。

    “我也不知道啊,就感觉有股神秘的力量将我往这河里吸,然后我就昏迷了,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林绾烟说的话真的不能再真了。

    “胡说八道!拖出去!”一声令下,一群面具人拖着林绾烟就往外走。

    “哎,不是,祖师爷,我说的是真的啊!”林绾烟实在是很无奈,这到底哪里错了,怎么说实话人家都不相信呢。

    可是一群面具人没一个理她,很快就把她拉出门口。

    林绾烟这下着急了,扭头大声朝黑屋里喊道,“哎,祖师爷,你认不认识我师父?我师父是瑶音,他可以证明我不是屏山来的孽障!”

    面具人一听,便停了下来,“祖师爷的名讳也是你可以随便喊的吗?当心先将你丢进蜂巢折磨一番再丢进蟒池!”

    “我的师父真的是瑶音,我的师姐是芝卫,我的师兄是乙卫,我是秋卫!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可以让我师父来指认!”只要这些人认识自己的师父就好办,起码不会马上要了自己的小名。

    “你这孽障知道得还不少!今日不除了你后患无穷!”那声音越发冰冷。

    林绾烟一听就绝望了,这人脑子不转的吗。“不是啊,祖师爷,你想如果我是屏山来的孽障,我怎么会说自己是从屏山来的,那我不是自寻死路吗?”

    “呵,你傻啊!”冷冷的声音里带了点讥笑。

    林绾烟彻底炸毛,特么的,到底谁傻?“你特么才傻,你全家都傻!你今日若敢杀了我,他日我师父寻来,定要你好看!”

    “呵,你想多了。”哪怕真的误杀,同为祖师爷,谁能为难得了谁呢。

    林绾烟闭上眼睛,连话都不想说了,她觉得这次自己必死无疑了,遇到这种脑子不清楚的祖师爷,真的死得好冤啊。

    正在这时,外面一个黑衣面具人快速蹦蹦跳跳地往黑屋子里走去,一进去就跪倒在地,用那又细又尖地声音禀报道:“启禀祖师爷,九寒宫瑶祖师爷大弟子芝卫求见!”

    “带进来吧!”

    冰冷的声音传到林绾烟的耳朵里,她瞬间就感觉起死回生了,芝卫真是自己的大恩人啊。

    很快,芝卫就一身白衣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林绾烟一眼,就径直往黑屋子走去,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九寒宫芝卫冒昧打扰祖师爷清修,还望恕罪!”

    “起来吧,门外可是秋卫?”黑屋子里的声音似乎温和了一些。

    “正是师妹秋卫。芝卫此次奉师父之名前来给祖师爷赔不是,秋卫是师父收的灵山外弟子,不懂规矩,请祖师爷责罚。”芝卫不仅没有起来,还往地下磕了个头。

    “瑶音收徒弟还是喜欢看长相吗?一个比一个俊俏。”声音里明显带了几分嘲笑。“也罢,既是秋卫,你便带走吧。告诉你师父,好好管教管教秋卫,灵山的规矩不能丢!”

    “谢祖师爷!芝卫告退!”芝卫说完又磕了一个头,便起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