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二十 你不适合成亲
    “决定跟着我了?”慕斯诺笑着问道。呆在这里老死,怎么可能,连他自己都不想长时间呆在大神越。本来以为不过执行一个没什么难度的任务,谁知道会把夜魅牵扯进来,无端端地让他在这里呆了几个月。

    林绾烟一听,胸口的老血都想喷出来淹死他。白了慕斯诺一眼,林绾烟往前走了几步,傲娇地说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前面带路,我能跟上。”

    “你不行。”慕斯诺淡淡地看着林绾烟,要出这个迷阵,不仅要知道阵法,轻功还要非常好,速度慢了点就会在里面毙命。他不相信以林绾烟的身手能出得去,而且她心里害怕,人一旦存有恐惧,速度自然就会慢下来。

    “切!你未免也太小看人了吧?我说能就能!”林绾烟说得很自信。她对自己的阵法和轻功很有信心,而且就算她有什么意外,慕斯诺也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不怕死?”这种时候,慕斯诺就不太喜欢林绾烟跟自己犟,有脾气可以,但还是要听话,不然就是个麻烦。

    “怎么不怕?怕得很!但是好玩又能挑战自我的事儿我从来不想错过。”林绾烟笑着眨了眨眼。

    “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慕斯诺瞪了她一眼,转身轻点脚尖就施了轻功飞快腾空而去,眨眼就消失在林绾烟的视线里。

    林绾烟哪里敢跟上去,慕斯诺的速度快得她根本什么都没看清,只能在心里暗自佩服他的武艺。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慕斯诺就稳稳落地原来他刚刚站的位置。林绾烟就算是知道他会回来,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门口,可从慕斯诺的身影出现到他停到自己面前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她依旧什么都没看明白。

    “还敢自己出去吗?”慕斯诺淡笑着看着林绾烟。适才他的速度故意快了很多,其实不必将自己的轻功用到极限就可以出去的,而且等下带着林绾烟出去,速度也会慢下来,他只不过为了吓唬吓唬林绾烟。

    “你的轻功如此好?”林绾烟知道这下她别无选择了,只能靠慕斯诺才出得去。

    “算是夸我?”慕斯诺笑了笑。“如果你知道夜魅轻功也如此好,会吓到吗?”

    林绾烟一愣,她和萧禹文比试过轻功,他是比自己快,但看起来不会比慕斯诺快,难道这厮还保留了实力?“你是说我捡了块宝?”

    “呵呵呵,你要这么想也可以。恐怕夜魅瞒了你太多事。”慕斯诺说完就一把将林绾烟拉到身边,又一手紧紧地搂着林绾烟的腰。“不想死就抓紧我。”

    林绾烟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轻轻放在慕斯诺腰上,紧紧抓住他的外衣,她才不想去抱他。

    “想活命你还要在意这些?”慕斯诺将林绾烟带回来的时候,她还是昏迷着的,他依旧毫不费力地将人带回来。

    应该说林绾烟此时是清醒的,出去还会容易些,起码她会一点轻功,能减轻他的负重。可见她这么扭扭捏捏的,慕斯诺就想逗逗她。

    慕斯诺抓过林绾烟的手,紧贴在自己腰间,不待她反映就腾空而起。林绾烟一个猝不及防只能紧紧搂住慕斯诺的腰。

    哪怕带着林绾烟,慕斯诺的速度都很快。林绾烟只觉迎面吹来的风很刺骨,而慕斯诺并不是呈同一个高度出去,而是忽高忽低,往上的时候速度明显慢了些,俯冲而下时,失重感无比明显。只有最后一段,慕斯诺才匀速又平稳。

    落地,林绾烟松开手,发现手心里沁了些汗。回头看了看,不过是一片寻常的树林,两人也只是站在一片树木茂密的林间小径上,她之前呆的宫殿好像压根儿就不存在。

    “现在是什么时辰?”林绾烟抬头看了看天空,又低头看了看地面,想通过光影成像来估算时间。

    “未到午时。”慕斯诺边说边往前面走去,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再次会会夜魅了。

    “我们去哪里?”林绾烟淡淡地问了句。心里大呼不妙,按着时间算,萧禹文就快赶回来了。也不知这慕斯诺设下什么埋伏等着他。

    “知道太多的人都活得不是多久。”慕斯诺淡淡地说了句。

    林绾烟抬腿就想往前踹慕斯诺一脚,可还没来得及出脚,慕斯诺就回头瞪了她一眼,“安分点。”

    “怎么安分你倒是教教我啊!”林绾烟说完施了轻功飞快地往前飞奔而去。

    慕斯诺迅速反应过来,追了上去。不料,林绾烟只是攀上了几十米外的一颗树,站在枝干上寻着什么。没一会儿,就往下砸了颗青果子,慕斯诺跃起伸手接住,拿在手里瞧了瞧,是颗野酸枣。

    “你帮我尝尝酸不酸牙!”林绾烟朝慕斯诺大声喊了句,又继续在树上找果子。已经快入冬了,这野生的酸枣树本来就没多少果子,树上剩下的可能也是那些鸟儿没来得采食的。

    慕斯诺无语地抬头看了林绾烟一眼,上次见面,她在树上掏鸟窝,这次他以为她是要逃跑,结果上树摘酸枣,真是一点都没有一个公主该有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个乡下的野丫头。

    用手指仔细地摩挲了几下,慕斯诺将酸枣放进嘴里轻轻咬了一口,那股酸涩的味道瞬间侵蚀牙齿和整个口腔,难受得他不顾形象地将嘴里的酸枣肉吐了出来。

    “哈哈哈!”林绾烟手里捏了另一颗果子,见慕斯诺被酸成那般模样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下来!”慕斯诺将手里的酸枣丢在一边,对着树上的林绾烟吼了一句。

    “接着!这颗肯定甜!”林绾烟忍住笑,又往下丢了颗酸枣。

    慕斯诺一跃将酸枣接住,这次这颗颜色是黄的。可他哪里吃过这些野果,刚刚被酸了一次,现在是不准备再试了。

    林绾烟站在树上见慕斯诺没吃,不禁又笑了起来,她知道青酸枣没有熟肯定很酸,给他丢下去就是报复他的。但第二颗明明是熟的,他却不敢吃了。

    “哎,我说玄慕太子,你就这点胆量也能独掌百花宫?本公主费力巴西地找了颗甜果子,怎就有你这般不领情的?”林绾烟大声地讥讽他。

    慕斯诺远距离地瞪了林绾烟一眼,“适才你为何不将甜果子给我?”

    “你先试试这颗是不是甜的,我再告诉你。”林绾烟故意卖了个关子。

    慕斯诺闻言又仔细摩挲了手里的酸枣,犹豫了一下,还是放进嘴里小小咬了一口,入口果然有一丝开胃的酸甜。他这才放心地将一口一口地将整颗酸枣吃完。

    “是甜的吧?”林绾烟笑着喊道,满脸的得意,这些皇子太子的,山珍海味吃多了,哪里会知道野果子的美味。

    慕斯诺点了点头,想到第一颗酸枣的苦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丫头居然敢捉弄自己。“适才你是故意的?”

    “嗯呐,我想告诉你,我不擅长杀人,但活得很开心啊!就问你羡不羡慕,嫉不嫉妒?”林绾烟说完又攀到树的另一侧。

    慕斯诺一愣,没说话。他羡慕吗?好像有点,每次见林绾烟天真无邪的笑都会触动他的心。

    很快林绾烟又从树上丢下一颗酸枣,慕斯诺只好去接。不一会儿,手里就拿了六七颗了,可林绾烟却没有下来的意思。

    “好了,下来,该走了。”慕斯诺大声地说道。还没有人让他这样浪费过时间,明明他还有事要做的。

    林绾烟没回答,背对着慕斯诺还在寻着,又丢了一颗酸枣下来后,才一跃从树上稳稳落地。

    “给我一颗尝尝。”林绾烟伸手就从慕斯诺手掌里拿过一颗酸枣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慕斯诺白了她一眼,“就不怕吃坏肚子?等洗过再吃也不迟。”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林绾烟笑着又从他手里拿过一颗酸枣,然后蹦跶蹦跶地往前走去。

    慕斯诺嫌弃地看了看林绾烟的背影,跟了上去。也不知道夜魅知道自己的王妃是这般粗鄙模样会作何感想,传言他对和亲公主的宠爱难道是假的?还是说面前这个丫头,太擅长伪装,竟然把夜魅都蒙骗过去了?

    “慕斯诺,你成亲没有?”林绾烟嘴里嚼着酸枣回头看了慕斯诺一眼,开启聊天模式。

    慕斯诺又是一愣,哪个女子会这般随意地问出这种话而毫不羞涩?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林绾烟了,这东陵皇帝也不来瞧瞧他把自己的女儿宠成什么样儿了。“尚未。”

    “嗯,你这种人也不适合成亲,应该青灯古佛孤独终老。”林绾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准备来一番说教。

    慕斯诺又觉得生气又觉得好笑,对于他来说,成亲从来没有适不适合,不过是一种需要。“何为不适合成亲?为何该青灯古佛孤独终老?”

    林绾烟丢掉枣核,转身走到慕斯诺身边,又从他手里拿过一颗酸枣,满脸认真地说道:“杀气太重,不适合成亲。否则哪天你没了,不是苦了你那些妻妻妾妾儿儿女女?佛祖有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满手血腥,难道不该忏悔前生未积德,许诺青灯古佛度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