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九 我恐高
    慕斯诺一个躲闪,拦腰将林绾烟抱住。“丫头,适可而止。”

    林绾烟一把将他推开,气冲冲地转身回到桌子前坐下。宴月已经摆好碗筷低头候在一边。

    “再取份餐具来,我在这里用膳。”慕斯诺走过来在林绾烟对面坐了下来,对一旁的宴月说道。

    “是!”宴月低声应道,匆匆出去,很快又回来,恭恭敬敬地给慕斯诺摆上碗筷。

    慕斯诺朝她挥了挥手,宴月迅速退了出去,顺带把门也关上了。

    “用膳。”慕斯诺边说着边盛了碗汤放在林绾烟面前。

    林绾烟低着头,也不说话,也不准备吃东西,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着。

    “你是凶不得只能宠着?”慕斯诺好像已经习惯林绾烟跟他一见面就呛来呛去,她这一安静下来,倒让他不知怎么办才好。

    林绾烟依旧不说话,刚刚的盛气凌人也没有了,心里忧心忡忡起来。

    这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了,估摸着萧禹文得了消息也该赶回来了,自己要是还不能想办法逃出去,势必就成为萧禹文的一个软肋。

    以萧禹文对自己的感情,必定为了救自己可以在所不惜,如此一来,最危险的人就是他自己。

    “好了,先用膳,适才你骂了我这么多,也该消气了吧?”慕斯诺的声音软了下来,伸手往林绾烟碗里夹菜。

    “我不吃!就让我饿死好了!”林绾烟说着就起身往床那边走去,坐在床沿上,把鞋一脱就钻到被窝里,将头蒙起。

    慕斯诺顿时傻了眼,他二十的年龄,身边也有不少女人,可没有一个是需要他哄的,他自认为刚刚已经算是在哄林绾烟了。

    “先起来用膳,待会儿让宴月陪你走动走动。”慕斯诺走到床边好言好语地说道。

    林绾烟将被子卷得更紧,但对慕斯诺开出的条件已经有些心动,只是马上就起来好像就暴露自己的心思了。

    慕斯诺皱了皱眉头,弯腰伸手连着被褥将林绾烟抱了起来。“丫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珍惜,待会儿别后悔。”

    林绾烟在被褥里挣扎着,好不容易才伸手找到被褥的一角,掀开,露出了个头,大口大口地呼吸。“你想闷死我吗?放我下来!”

    慕斯诺见她开口说话了,便依言将她放回床上。林绾烟掀开被子就坐到床沿,正想弯腰穿鞋子,慕斯诺却比她快一步蹲下,把鞋子给她穿上。

    林绾烟看着心里很不舒服,帮她穿过些的男人上一世是她爸,这一世是萧禹文。

    “慕斯诺,我们什么时候见过吗?”林绾烟再次问了这个问题,一般的人第一次见面不可能这般容忍,更别说屈尊给自己穿鞋。

    难道是自己还没穿越过来之前两人有过一段情缘?如果是,可就麻烦了,现在自己满心都是萧禹文,若还跟慕斯诺不清不楚,第一个受不了的该是自己。但是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嗯,见过。”慕斯诺笑着起身去找毛巾擦手。林绾烟认不出他是正常的,他几乎每次出现都会换一张面具易容,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只是见过?还是你曾经要亲手杀我?”如果只是见过那就没事,只能说是他自作多情。

    “起初打算杀你,没下得了手。”慕斯诺淡笑着说道。两次都犹豫了,所以没有杀。

    “吹牛!我刚来大神越的时候,被你追杀得只剩一口气,不省人事地睡了三天三夜。那是我福大命大,什么叫你没下得了手?不要脸!”若不是原生死了,她又怎么会穿越过来,刚好被萧禹文救了呢?

    “我还正想问你,那次救你的人是谁?”慕斯诺微微皱了皱眉头,在椅子上坐下。说是掉下悬崖被猎人所救,他是不相信的。

    当时追杀林绾烟的都是顶尖的高手,最后却无一幸免,以林绾烟的身手是不可能杀得了他们的,一个猎人更是妄想。

    林绾烟没想到慕斯诺会问这个,也自知多嘴了。“当时我身受重伤,只顾逃跑,摔下悬崖就昏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就在一户猎人家里。”

    慕斯诺仔细地看着林绾烟脸上的表情变化,发现她很平静,可也不像在说谎。“不恨我了?”

    林绾烟瞪了他一眼,“你这个混蛋不是问得废话吗?我恨不得把你煮了喂狗!”

    慕斯诺笑了笑,想杀他的人多了去了,就要看谁有这个本事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来日方长,慕斯诺,我把话撂这儿了,这次你不杀我,他日就不要后悔。”林绾烟依旧说得很平静。

    “你这丫头还挺善变,刚刚闹腾得厉害,这会儿倒乖巧懂事了。”慕斯诺丝毫不把林绾烟的话放在心上,从来没有哪个敌人会这么平静地说要他的命。而且两人还就对着一桌子菜肴心平气和地说话。

    “得了吧,我只是生性顽劣,又不傻,我在你那里能讨到什么好吗?还不如省点力气看会儿书。”林绾烟决定改变策略,看来慕斯诺也跟萧禹文一样吃软不吃硬,只要自己能稍微低点头,他就比较好说话。

    “不是省点力气等夜魅来救你?”慕斯诺淡笑着说道。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慕斯诺,你是在跟我透露一个天大的秘密?你想告诉我瑾王就是夜魅?可夜魅到底是谁你总得告诉我吧?”

    慕斯诺伸手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放在碗里,“灵夜宫夜魅,你不曾耳闻?瑾王多年来出现在人前都是装作体弱,你不知道?他答应与你成亲不过是要争太子之位,你不明白?”

    林绾烟先是一副吃惊的模样,想了想,又平静了。“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将我抓来就以为可以威胁到他了?如果他真的像你所说的那般有心机,那他定然不会来救我。合着他已经是瑾王了,该得的已经得了,我于他来说可有可无。不过一个女人,他要找怎样的没有?况且他并不待见我。”

    慕斯诺笑了笑,“是吗?为何我听闻夜魅对你情有独钟?你可知上一次为了找你,灵夜宫杀了多少人?”

    “情有独钟?你也算一个吗?”林绾烟白了慕斯诺一眼。“我看在你们眼里就只有利益吧,横竖我不过是颗棋子。”

    “呵呵,真相很快就会大白。我想夜魅已经快回到南栎城了。”慕斯诺淡淡说道。

    “你们就斗吧,反正留我一条小命就可以了,这个要求不高吧?”林绾烟一脸无所谓,心里却担心不已。

    “你如果乖乖听话,这个要求不高。”慕斯诺笑了笑,他的目标是夜魅。

    “切!”林绾烟瞪了他一眼,她要是乖乖听话,萧禹文就会吃大亏,当她傻吗?“别想太多,我从小到大就不是个听话的孩子。”

    慕斯诺看了林绾烟一眼,不再说话,只是安静地用膳。

    林绾烟拿起筷子,也吃了起来。她还像平常一样旁若无人地吃着,见慕斯诺和萧禹文一样优雅地细嚼慢咽,心里一阵鄙夷,真不知这样吃东西有什么味儿?

    用完膳,慕斯诺起身出门,林绾烟慢悠悠地跟在后面。这一次慕斯诺没有阻止她,出了门林绾烟才知道慕斯诺为什么这么放心,自己住的不过是巨大地下宫殿里的一间普通房间。

    这里到底藏了多少人,林绾烟估量不到,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看到出口。林绾烟才明白,哪怕她逃出了慕斯诺的密室,也根本不要想出去。

    这里跟一个迷宫一样,分岔路也多,而且是重重把守着,如果不是慕斯诺带路,林绾烟根本找不到方向。她这才发现,单从花费上说,跟慕斯诺比,萧禹文那众多的府苑根本算不了什么。

    令林绾烟不解的是,宫殿里面戒备那么森严,越往外走,守卫却明显少了。出到门口,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林绾烟见慕斯诺停在门口,便也走向前,这一看让她吓得忍不住往回退了几步。这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从门口看出去是竟然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难怪这里不需要人把守,这根本就进来不了人啊!那慕斯诺的人又是从哪里进来的呢?宫殿里还有其他出口?

    “害怕了?”慕斯诺见林绾烟一脸惊恐地往回退,不禁笑了起来。

    “我恐高,心脏受不了,头也晕。”林绾烟发现自己只有退到门以内,就看不到外面的东西,只感觉云雾缭绕的。她有点怀疑,眼前可能是慕斯诺设的障眼法,而肯定是要知晓阵法才能走出去。

    “过来,抱着我,带你出去。”慕斯诺笑着对林绾烟说道,居然这么容易被吓到,这丫头的胆子好像也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大。

    “算了,我不出去了,怕得很。”林绾烟是不想抱着慕斯诺出去,而且这样一来她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出去的。

    “不想见夜魅了?”慕斯诺淡淡地看了林绾烟一眼。他自然不会把灵夜宫的人往这里带,那等于亲自毁了自己的根据地。

    “谁能有我的小命重要?我这个人关键时候就这么自私,与其被吓死,我还不如就呆在这里老死。”林绾烟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