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八 比试
    “随便,就比试你最擅长。”林绾烟高傲地抬起了头,慕斯诺要跟她比阵法,那就最好不过了。

    慕斯诺扬起嘴角就笑了,“我最擅长杀人。”??

    “我艹!”林绾烟一句脏话脱口而出,这还比试个毛线啊,这特么怎么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慕斯诺皱了皱眉,虽然听不懂,但看林绾烟的表情就知道她说的是句骂人的话,估计还很不雅。

    林绾烟摆了摆手,“换一个!上天有好生之德,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下辈子我还想投个好胎,谁特么跟你比杀人,拉低我的档次!”??

    慕斯诺有些无语,明明是林绾烟说要比他最擅长的,现在反倒来倒打一耙。

    “除了杀人你就不会点别的了吗?你这个人有劲儿没劲儿?人生那么美好,你就不能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吗?成天打打杀杀过一辈子有趣吗?”林绾烟白了他一眼,眼神里尽是对他的可怜,真是可悲的人啊。

    “不会。我生来就为了杀人。”慕斯诺淡淡说道。他说的也是事实,他从小所学的就是各种杀人的技能。

    “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林绾烟气得脏话连篇,这特么遇到的都是什么奇葩角色。

    慕斯诺看了林绾烟一眼,“没想好还是不要讲了。”

    林绾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就朝他丢了过去。“慕斯诺,劳资老奶奶都不扶,只服你!真的!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慕斯诺伸手稳稳当当地接住书,没听懂林绾烟话里的逻辑。“你说你擅长什么,就比你擅长的。”??

    “劳资擅长被你气死!”林绾烟没好气地瞪了慕斯诺一眼,真想啪啪赏他两个耳光。

    闻言,慕斯诺笑了起来。“比这个,可能你是会赢。”??

    “劳资赢你个大头鬼!”林绾烟气不打一处来,抬脚又想踢过去,这回慕斯诺有了防备,双腿往边上一移就躲开了。

    “你这般模样夜魅知道吗?”慕斯诺笑着问道,他还是第一回见有人被自己气成这样。

    “又是夜魅又是夜魅!本公主不认识夜魅!”林绾烟瞪了慕斯诺一眼,他已经认定萧禹文就是夜魅了吗?还是就想从自己口里证实?

    “呵呵,好吧,瑾王。”慕斯诺脸上依旧笑着。

    “瑾王?他若知道我这般模样估计要把我休了吧。”林绾烟撇了撇嘴,心里暗道那厮才不敢休自己呢,借他几个胆都不敢,姑奶奶就那么自信!

    “呵呵呵,我倒觉得你挺有趣的。”慕斯诺越瞧着林绾烟越觉得有意思,和寻常女子太不一样了,不守礼数且飞扬跋扈,不知不是自己对手还敢主动攻击。

    “有趣?等哪天我亲手把你剁成肉酱那才有趣!”林绾烟白了慕斯诺一眼,其实她心里对慕斯诺没有太多仇恨,大概是每次危险萧禹文都替她挡了吧,她并没感觉到慕斯诺有多可恶。

    慕斯诺笑得更欢了,真是大言不惭啊,就凭这小丫头的身手,这辈子是没有希望了。“还比试吗?我要歇息了。”

    “比!怎么不比?”林绾烟一听他要歇息就着急了。“你会弹瑶琴吗?”

    慕斯诺看了林绾烟一眼,笑着点了点头。他的瑶琴可是用来杀人的,果然是不知者无畏啊。

    “那我们先来说下比试规则。我擅长即兴原创,而且速度特别快。我们分别弹一曲,公道自在人心,谁输谁赢彼此心里都会有数。若是我赢了,你得答应我给我换个房间歇息。”林绾烟自信地说道。只要出了这里,她觉得机会就要大得多。

    “若是我赢了呢?”慕斯诺看着林绾烟稳操胜券的模样有些想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等你赢了再说!”林绾烟不屑地瞥了慕斯诺一眼,比速度,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呵呵呵,好。”慕斯诺猜想林绾烟这不过就是缓兵之计,输了好耍赖。不过他也不在意,权当陪她消磨时间。

    慕斯诺说完就起身去了书房,很快就抱来一把瑶琴,放在林绾烟面前。林绾烟细细端详了慕斯诺的瑶琴,虽然体型比自己那把要大,但做工和材质却一点都不逊色。

    翻到背面,和自己那把一样有云和题款。写得什么,林绾烟是看不懂的,只是凭第六感就觉得让人不是很舒服。

    拨了拨琴弦,声音和自己那把一样松透浑厚,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密室,还感觉多了一些穿透力,琴声撞到墙壁上反弹到耳朵的感觉很明显。

    “你这瑶琴哪来的?瞧着很不寻常。”林绾烟微微皱了皱眉,之前在江月坊她弹过芝卫的瑶琴,在萧禹文生辰宴的时候弹过秦媛的瑶琴,但拨动琴弦时都没有这种感觉。

    “上古好琴,你没见过也是正常。”慕斯诺淡淡说道。

    林绾烟看了慕斯诺一眼,心里有些怀疑,如果她没去过灵山,没得那把瑶琴,没成为秋卫,她可能会相信。“我们可说好了的哈,愿赌服输。”

    慕斯诺笑着点了点头,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林绾烟也没再说什么,试了试音,又一次弹起了《卡路里》,速度比第一次弹要快一点,可弹到*,手指熟练地拨动琴弦,耳膜却有点受不了了。

    一曲完毕,林绾烟感觉头有些晕眩,她不自觉地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好几十秒后才缓过来。而一直站在几米外的慕斯诺脸上的笑意早已散去,犀利的眼神一遍遍地扫视着林绾烟。

    “该你了。”林绾烟站了起来,略带疲惫地说道,心里越发觉得这把瑶琴有问题。

    “你的速度为何如此快?”慕斯诺语气明显冰冷起来,林绾烟的速度和他已经不相上下,若同出师门,两人必是强劲的对手。

    “很奇怪吗?我从小就喜欢玩儿这些,我还能更快,只不过这里空间太狭小,快了我头就晕。”林绾烟一半实话一半虚话。

    慕斯诺盯着慢慢走过来的林绾烟看,他知道林绾烟会头晕并不是因为这里的空间狭小,而是因为这把瑶琴。

    只是会头晕,也就破除了他心里的疑虑,他瞧着林绾烟说自己头晕也并未在撒谎。但她的承受能力还是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一般情况下,只弹一小段,她就该受不了了。

    “你是不弹了直接认输吗?”林绾烟见慕斯诺依旧站在那里,便取笑他。

    慕斯诺瞪了林绾烟一眼,他本来就没准备弹,他要是用林绾烟这般速度抚琴,最先丧命的就是她,连着密室外的那些人都要遭殃。只是这样一来他的身体也会重创,所以没有必要。

    “你赢了。”慕斯诺上前抱起瑶琴就往外走,林绾烟紧紧地跟在他身后,眼睛死盯着他的双腿。

    慕斯诺蓦然转身拂袖,林绾烟只觉有些什么东西飞进鼻腔,身子一时无力,强撑了几十秒还是慢慢倒下。

    再次醒来,林绾烟四下看了看,确实已经换了一个房间,只是这个房间一看就明显比慕斯诺的差了很多。倒生了很多暖炉,可林绾烟还是觉得冷,比慕斯诺那里冷多了。

    关键是,这特么也还是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密室。林绾烟起身就发现身上的衣服又被换过了,身子肯定也是被擦洗过的,来月事时那种黏糊糊的感觉不明显。

    而来时穿的白色袄裙也不见了,留在衣架上的是一套淡粉色的袄裙,一看就是新的,款式简单,布料上好,还很厚实。

    林绾烟瘪了瘪嘴,也只能将就穿上。穿好衣服,正准备推门出去看看,宴月却端着菜肴进来了。

    “小姐,这是主子专门让人给你准备的膳食。”宴月边柔声说着边将菜肴摆在桌子上。

    “不吃!”林绾烟想到自己是被慕斯诺迷昏送到这里来的,就生气不已。

    “小姐!”宴月一脸为难。“主子性子一向琢磨不定,小姐就别怄气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林绾烟一愣,敢情宴月是以为慕斯诺一个生气才不让自己住他的卧房?我呸,劳资是正大光明赢了他,才能到这里住的好吧?凭的是姑奶奶的实力懂不懂!

    “让慕斯诺滚来见我!看我不把他大卸八块!”林绾烟鼻子都快气歪了,特么这里的人难道都把自己当成慕斯诺的女人了吗?

    “小姐息怒!”宴月低声说道。“主子可能还在气头上,小姐切莫口不择言。”

    林绾烟一听更加火冒三丈,“我就骂他怎么了?慕斯诺就是个寡廉鲜耻、行同狗彘、恶贯满盈、五毒俱全、丧心病狂、灭绝人性、臭名远扬、祸国殃民的卑鄙小人!”

    宴月听着林绾烟一连用了数个成语流利地骂着自己的主子,还越骂越起劲儿,惊得端着菜肴的双手悬在空中动都不敢动一下。

    “骂够了吗?你这德性都谁给惯的?”慕斯诺冰冷的声音由远而近。

    林绾烟抬眼见慕斯诺往里面走,快步就冲了过去,“我父王惯的,你不服?”

    “本事不大,脾气不小。”慕斯诺淡淡地看了林绾烟一眼,他还从没被人这样骂过。而且把他骂成这样,还不能要她的命,心里也没有要她命的想法。

    “怎么,我是吃你家饭喝你家水长大的?要你管!我也就没锅,有锅早把你炖了!”林绾烟抬腿就踹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