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七 难缠的慕斯诺
    挨了一巴掌,他反倒笑出了声。“性子倒挺烈!我若说我现在不想了呢?”

    “慕斯诺!今日你不杀我,他日我定会让你后悔!”林绾烟咬着牙根放狠话。眼前这个男子果然就是一次次想要自己命的玄慕百花宫掌门。

    “若命该如此,我认。”慕斯诺轻轻将林绾烟放在床上,弯下腰替她脱掉鞋子。“躺着,我唤个丫鬟来。”

    林绾烟瘫在床上,心里犯嘀咕,这特么都是什么烂桃花,一直想要自己命的人现在轰然一变成了喜欢自己的人?这什么时候被他看上眼的,自己还不知道呢。

    不一会儿,就进来了个美若天仙的白衣女子,林绾烟不禁感慨,真豪啊,丫鬟都像选美小姐一样。

    “奴婢宴月,小姐哪里不舒服吗?”宴月恭敬地行了个礼,柔声问道。

    “来月事,你懂的。给我准备东西,我要如厕。”林绾烟平静地说道,她还想借机看看这个密室到底是否别有洞天。

    “小姐请稍等,待我同主子禀报。”宴月低头说道。

    “这有什么好禀告的,人有三急,难道慕斯诺不知道吗?”林绾烟气愤得很。

    “不是的,这是主子的卧房,我也是第二次进来。”宴月轻声说道。第一次进来是替林绾烟换贴身衣物,擦洗身子,第二次进来就是现在。

    林绾烟一愣,又睡了别人的床?既然是慕斯诺的卧房,必定机关重重,那一个丫鬟不知道机关所在,也是正常的。

    “去吧,顺便告诉他,我要换个房间,这里太冷,我不喜欢。”林绾烟嫌弃地起身,准备穿鞋子,这出去了可千万不能和萧禹文说,这厮若知道了,指不定要跟自己生闷气。

    宴月点了点头,就出去了。林绾烟穿好了鞋子就坐在床边等,不管怎么样,这下她总有机会见识一下这里的机关了吧。

    等了一会儿,宴月就回来了。“主子说,小姐就住在这里,若冷,会多备几个暖炉。”

    “慕斯诺人呢?我要亲自跟他说,真是脑子有问题!”林绾烟说着起身往外走,她才不会睡慕斯诺的床。

    “主子已经出去了。请小姐随我来。”宴月见林绾烟已经有些生气了,语气越发温和。虽然不知道林绾烟的身份,但敢直呼主子名讳的人,她还是第一个。而且主子从来没带过女人回自己的卧房。

    “真特么日了狗了!”林绾烟顺口骂了句脏话,就是欺负古代的这些人听不懂。

    宴月不敢多言,带着林绾烟就进了书房。林绾烟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一个书架旁的墙面就向上收缩。

    跟着宴月往里面走去,林绾烟才知道这是私人的浴池和厕轩,不算豪华,但别致又舒服,里面不知焚得什么香,不浓烈,也不淡雅,可却让人心旷神怡。

    从厕轩出来,宴月已经准备好净手的温水和擦手的毛巾。林绾烟净手的时候,宴月又进厕轩收拾了一番。

    林绾烟吃了一回亏,出去的时候死死盯着宴月,可依旧没见她有什么动作,禁闭的墙面就开了。

    待走出书房,林绾烟才想到一进书房后宴月走路就不是走的直线,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也是一样。难道是阵法?可惜刚刚只顾看宴月的手,并没关注她的步伐。

    “现在是什么时辰?”林绾烟坐在桌子前,自顾自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是冷的,就放下了。

    “已是二更天。”宴月轻声答道。

    林绾烟心里一算,他们去魁北楼的时候才是中午,自己竟昏迷了这么久,百花宫的*时效真是可怕,按当时的情况来看,自己所中的多半是迷媚。

    也不知道赤焱怎么样了,如果萧禹文真的去了溪棠,这会儿估计都还不知道自己失踪的消息。就算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也是明日夜里了,看来还是有时间逃出去的。

    “我去书房寻本书来看,你去帮我多准备几个暖炉。”林绾烟说着就起身。

    “小姐,主子的书房未经允许不能进去。小姐要看什么书,我另外去帮小姐寻来。暖炉待会儿会有人送来。”宴月低着头说道。

    林绾烟一听,恼怒不已,连进书房的机会都没有了,她还怎么出去?

    适才她看那书房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只不过大了点,也没见有通往外面的路,里面怕真是到处都是机关,掌控机关的可能全是阵法。

    这个慕斯诺真的不好对付,阵法都烧脑,他的脑袋里估计装了数十台电脑吧,而且全是高速运转着的。

    “随便找些书吧。”林绾烟无语地朝宴月摆了摆手,又坐回椅子上。

    宴月点了点头就出去了,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就抱回了十几本不同类型的书。

    “不早了,你退下吧,我看看书。”林绾烟在一堆书里随意翻着,此刻要有本趣味故事解解闷就好了,打发时间起来容易。

    “小姐请便,主子没回来之前,我都得在这里候着,以免小姐有什么事寻不到人。”宴月轻声说道。

    林绾烟无语至极,这就是将自己软禁的意思呗。也不知这个慕斯诺是想怎么对付萧禹文,这个密室怕就是他的老巢了,要是能毁了这里,也算是重创百花宫了。造这样一处密室不说要花多少钱,光是时间就得耗费不少。

    宴月出到房间门口守着,林绾烟在一堆书里找了本兵书看了起来。她看起书里向来安静又入迷,见有人送了几个暖炉进来,也没抬头。

    这么一坐就是一个时辰,待她站起来伸懒腰的时候,发现早先守在门口的宴月不见了。林绾烟想,应该是慕斯诺回来了。

    可她走进书房却并没有发现人,正当她想蹲下身研究书房的地面时,之前她进去的那扇墙向上滑开,慕斯诺冷着张脸看了林绾烟一眼,便走了出来。

    林绾烟看了看慕斯诺,他的脸色比出去前要苍白一些,身上虽然还是白衣,可明显已经换了一套。“你受伤了?”

    “担心我?”慕斯诺淡淡说道。他确实受伤了,他没想到能伤他的人除了二十四灵异,还有玥王府的暗卫,他确实低估了夜魅的实力。

    “你是有多久没被人关心了?我就随口问问。”林绾烟白了他一眼,真会自作多情。

    “呵呵,是很久了。”慕斯诺淡淡一笑。他和萧禹文一样懂医术,多数伤口都是自己处理,确实很少人会问他是否受伤。

    “少做点坏事,多积点德,下辈子才有人心疼。”林绾烟没好气地说道。

    “原来你擅长讲笑话?”慕斯诺笑了起来,他手上沾了多少人的鲜血,怕是数都数不过来,从现在开始积德,下辈子可能也没希望会有人心疼了。

    “我懒得同你这种人讲,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林绾烟又白了他一眼。“我要洗漱,还有,我不睡你的床,给我换个房间。”

    慕斯诺皱了皱眉头,“真把自己当贵客了?”

    “不是贵客,也是高贵的俘虏,我还有利用价值不是吗?提点要求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林绾烟说得也很理所当然。

    “呵呵,恐怕你就只能睡我的床了。”他的床还没有其他人睡过,这么好的待遇她还挑?

    “那我可以选择不睡。”林绾烟不准备妥协,这是底线,好歹她是有夫君的人不是么?

    “我有的是方法让你睡。”慕斯诺淡笑着说道,百花宫最不缺的就是各种香料,吸入少量就足以让人昏睡几个时辰。

    “卑鄙无耻的小人!”林绾烟恨得咬牙切齿,她知道百花宫有的是下作的手段,自己自然是防不胜防。

    慕斯诺淡淡一笑,往卧房走去。林绾烟气得站在原地不动,她就想等着看慕斯诺是怎么打开这个门的。可慕斯诺见林绾烟没有跟上,却并没有回来寻,这下轮到林绾烟着急了。

    等了一会儿,林绾烟在书房四处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蹊跷,也就只能回卧房。一进门,就看到慕斯诺坐在刚刚她坐的位置,翻看她看了一大半的书。

    林绾烟生气地一把夺过书丢在一边,在慕斯诺对面坐了下来。

    “脾气倒不小!”慕斯诺淡淡笑着。“你一个女子,怎会喜欢看这种书?”

    “我就喜欢,要你管!”林绾烟瞪了他一眼。“我要洗漱!”

    “不歇息洗漱做什么?”慕斯诺好笑地看着气鼓鼓的林绾烟。

    林绾烟抬腿在桌子底下就踢了慕斯诺一脚,“慕斯诺你大爷的,姑奶奶我要洗漱你也要管?天下那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念不了书你怎么不管?”

    “你真是让我开了眼界,只听闻东陵公主刁蛮任性,可到这般程度还真是不敢想。”慕斯诺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腿,林绾烟这一脚踢来,痛倒不痛,可衣裳上有一点污渍他都无法容忍。

    “切!只能说你孤陋寡闻,本公主能让你开眼界的地方多了!不信我们就来比试比试!”林绾烟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反正不能坐以待毙。

    “呵呵!”慕斯诺饶有兴致地盯着林绾烟,明明是贬低她,这丫头怎么就能听成是夸她呢?“比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