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六 跟着我
    两人对视了几秒,白衣男子的手便松开了,抬腿就往门外走去。林绾烟暗自笑着,这场对峙,她又赢了。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白衣男子就端着装满菜肴的木盘子进来了。林绾烟坐在桌子前纹丝不动,静静地看着他将菜??摆上,将碗筷摆在自己面前。

    “看着还不错。”林绾烟看了看桌子上两荤两素一汤,拿起筷子,就准备吃。

    “不怕我下毒?”??白衣男子冷冷说道。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就赌一把你坏到骨子里没。”??

    “呵呵,对你还没有。吃吧。”??白衣男子说着在林绾烟对面坐下,动手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

    林绾烟边琢磨他话里的意思边毫无顾忌地吃了起来,肚子饿是真的,凡事都要等填饱肚子后再说,想逃跑也得有力气不是。

    白衣男子看着林绾烟旁若无人地吃着饭,有些出神,说??对面坐着的是金贵的公主,怎么那么让人不敢相信呢?

    这菜肴只能算可口,比起宫廷里的可是差远了,光菜式就少了很多,精致更是说不上。可看她吃得津津有味,而且吃相也不甚讲究。

    林绾烟吃得差不多了,才端起那碗汤喝了几口,已经有些凉了,她便不想多喝。然后顺手就将碗筷收回木盘子里,示意他可以端走了。??

    “使唤我干活使唤习惯了?”??白衣男子淡淡一笑,可还是起身端起木盘子。

    “不乐意的话,你就支个丫鬟来给我使唤,反正我也不乐意看到你。”??林绾烟白了他一眼。

    “你还打算在这长住了?”??白衣男子浅笑着问道。

    “那就要看你的能耐了。”??林绾烟淡淡说道。她不见了,萧禹文一定会找来的,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能不让他被牵制住,自己就能全身而退。

    “看来你对夜魅很信任。”??白衣男子转身往外走去。

    “你能告诉我夜魅到底是谁吗?我只知道既来之则安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我吃饱喝足还有觉可睡。”??林绾烟语气依旧很淡。

    白衣男子没回答,端着盘子就??往外走去,可很快就回来了。林绾烟想着密室的出口一定就在隔壁的书房,这很可能还是个巨大的地下宫殿,否则不可能那么短的时间能送来一顿饭菜。

    “有地方可以散步吗?用过膳我习惯去消消食。”??林绾烟站起了身,往外走着。

    ??“你的要求会不会太多了?”白衣男子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林绾烟瞪了他一眼,“这是我正常的生活习惯,也算要求?你管得会不会太宽了?”??

    “你怕是没搞清楚你现在是什么处境。”??白衣男子冷哼了一声。

    “那你告诉我现在我是什么处境?”??林绾烟伸手打了一下他的手臂,可他没有放下的意思。

    白衣男子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愣在那里。林绾烟嗤笑了一声,说道:“大多数人都怕死,但是我不怕,所以哪怕你告诉我,我是个将死之人,我该干什么还是要干什么,既然无法改变,又何必挣扎,你说对不对?”??

    白衣男子看了林绾烟一眼,“你在夜魅面前也如此巧舌如簧?”??

    林绾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我再说一遍,我不认识夜魅。”??

    他冷笑了一声,“你就当我说的是瑾王。”??

    “瑾王?我想说倒要他给我机会啊!”??林绾烟撇了撇嘴。反正她要否认萧禹文就是夜魅这个事实。

    白衣男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似笑非笑,又微微皱着眉头。

    “喂,你叫什么名字?我们见过面吗?看起来你比瑾王好相处些,你是要我帮你对付瑾王吗?”林绾烟淡笑着问道。

    “天下还有你这样的未婚妻?”白衣男子淡淡看了林绾烟一眼。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虽然瑾王长得合我口味,但是对我不冷不淡,我本来就不想和亲,想到以后要和这么一块冰坨过一辈子,心里憋屈得紧。姑娘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什么瑾王妃我才不屑呢!”林绾烟一脸嫌弃地说道。

    白衣男子盯着林绾烟看了几秒,伸手抬起她的脸。“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

    林绾烟瞪了他一眼,“松手!爱信不信!我求你相信了吗?”

    白衣男子愣了一下,还是把手放下了。转身快步往外走去,林绾烟紧跟其后。走了几步他突然停住一个转身,林绾烟一时没刹住脚,脸撞上他的胸膛。

    “走就走,你停下来干什么?撞着不痛吗?”林绾烟伸手揉了揉鼻子,生气地骂道。

    这时她才发现这个男子身形和萧禹文竟有几分相似,差不多高,身材也是精瘦精瘦,也穿白衣,长相也俊美。

    只是在她心里,白衣当属萧禹文穿着最有味道。相貌吧,只能说各有千秋,萧禹文多了几分阳刚之气,面前这个男子倒透着一丝阴柔之美。

    “我有让你跟在我后面吗?”白衣男子淡淡笑着说道。

    “你有不让我跟在你后面吗?”林绾烟钻起牛角尖来,她得把这个密室的情况摸清楚。

    “胆子倒不小!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跟着?”白衣男子也伸手轻轻抚摸着林绾烟的鼻子。

    林绾烟扭了扭头不让他摸,这屁男人特么怎么就这么喜欢动手动脚,若是被萧禹文知道了,他不知该生气成什么样子!

    “我有问啊,你不说我有什么办法?你是谁有那么重要吗?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林绾烟没好气地说道。

    其实她心里已经有数了,要对付萧禹文的,不外乎是皇后和玄慕百花宫。反正两者是一丘之貉,都不是好对付的主儿。

    “夜魅就是好东西?”他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

    林绾烟听着他揪着夜魅不放,又联想到云岚寺那次萧蔓雪说过玄慕百花宫新任掌门容貌俊美,大胆猜测眼前这个男子就是玄慕太子慕斯诺,可明显眼前这个男子比她在云岚寺看到的还要俊美许多。

    “你说得我对夜魅有点感兴趣了,怎么,难道夜魅长得比你好看?”林绾烟边淡笑地说道,边伸手轻浮地在他脸上抚摸起来,她的侧重点在发际线和两耳四周。

    “丫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白衣男子一把抓住林绾烟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下,才放开。

    “你说你们男子生这么好看一张脸做什么?瑾王生得好看,你也不差。”林绾烟笑了起来。虽然只略微摸了一下,但是她很确定,这个男子并没有易容。在锦城别苑她可是好好研究过易容术的。

    “你喜欢以貌取人?”白衣男子淡淡地看着林绾烟。

    “此言差矣!相由心生,通过一个人的容貌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内心。比如我看瑾王就觉得没什么威胁,他虽然性子清冷,但是循规蹈矩,他的心肯定是被冷落了很久,已经落满了灰,冷酷的外表不过是为了掩饰脆弱的内心。但你呢……”林绾烟故意卖了个关子,她已经有点佩服自己胡编乱造的本事了。

    “呵呵……我如何?”白衣男子淡淡一笑,好像也对林绾烟的这个说法来了兴致。

    “你?虽然你对我笑了几次,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已经许久没有笑过了。你内心的冷漠是真的冷漠,因为你从小拥有最好的一切,可这一切也许并不是你想要的,至于你自己要什么,可能你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你这种人是最危险的,大权在握,无欲无求,更没有方向感。生命在你眼里连草芥都不如,一个心血来潮可能就会毁灭一切。”林绾烟说得自己都像要打个哆嗦了。

    “哈哈哈!”白衣男子大笑起来。“你真是个有趣的丫头!明明害怕得不得了,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儿。”

    “谁害怕了?”林绾烟大声地狡辩着,伸手推了他一把。

    白衣男子两手一伸就将林绾烟拢到跟前,“跟着我,我会考虑放过夜魅。”

    林绾烟一愣,这是在跟自己表白吗?这男人特么怎么这么欠,自己已经这么野蛮无理了,他还就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这位大哥,你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脑袋怎就如此不够用?夜魅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你也就和瑾王一样长得好看,但是瑾王能带给我的,你能吗?”林绾烟说着调戏地用手指勾起他玉琢般的下巴。

    白衣男子甩了甩头,“如果我说能呢?”

    闻言,林绾烟默默运气,伸手一掌打向他,随即一脚扫向他的下盘。白衣男子灵敏向林绾烟侧后方躲去,林绾烟一个侧身又是一掌,但还是被对方轻易躲开。

    两人来来回回过了十几招林绾烟就感觉自己体力不支了,这么一剧烈运动,癸水像水龙头被打开了般,流得哗啦啦,身子一软就想瘫下去。

    白衣男子眼疾手快一把将林绾烟扶住,林绾烟想甩开他的手,却没什么力气。

    “你不是我的对手。”白衣男子俯身将林绾烟打横抱起就朝床那边走去。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要杀要剐你给个痛快,你不是早就想要我的命吗?”林绾烟伸手就无力地在他脸上甩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