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五 你是谁?
    杨承阅也没敢多在兰芷苑逗留,又随意和萧蔓雪聊了几句就走了。萧蔓雪也没有挽留,目送杨承阅出了院子就上楼找林绾烟。

    “怎么不留六哥哥在这里用午膳?”??林绾烟笑着问萧蔓雪,才这么一小会儿,杨承阅也真是太狠心了点,恐怕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杨承阅对萧蔓雪也是有感情的。

    “承阅哥哥才不会留下来呢,我都习惯了,他在宫里的时候,经常看见我就躲。”??萧蔓雪瘪了瘪嘴,她知道不过因为自己公主的身份罢了。

    “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六哥哥?”??林绾烟捏了捏萧蔓雪的小脸蛋问道。

    萧蔓雪一个脸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就算默认了。她是直性子,不会藏着掖着,把有说成没有。

    “天下有情人都会终成眷属的,好好等着吧,是你的,跑都跑不掉。往后好好在宫里呆着,别让六哥哥担心你,他嘴上不说,可那眼神里满满都是对你的在乎。”??林绾烟第一回瞧见萧蔓雪害羞的小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林绾烟你说这些话羞不羞人呢!”??萧蔓雪红着脸白了林绾烟一眼,心里却是很高兴的,她还一直担心杨承阅没那么喜欢自己。

    自古皇子公主的婚姻大事都由不得自己,但萧蔓雪可不想妥协,只要确定杨承阅对自己也是喜欢的,若皇上将她许给其他人,她抵死不从。

    “我实话实话有什么好羞人的,难道我说错了?有情人不应该终成眷属?”??林绾烟跟熟人说话才没那么多忌讳,明明就是这个意思,还得绕来绕去编出个故事来,累不累嘛。

    “你这么口无遮拦的,禹文哥哥也不责骂你?真要把你宠坏!”??萧蔓雪觉得自己说话都常常没顾及女子的矜持,没想到林绾烟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是他王妃,他不该宠我吗?不宠我,我嫁给他做什么?”??林绾烟说得理所当然。跟一个不宠爱自己的人结果,她怕是脑子烧坏都不会愿意。

    “啧啧啧!这些话你在我这里说说就好了,在外面你这么说,小心惹祸上身。”??恃宠而骄对一个王妃可不是好的评价,若以后萧禹文当上太子,那太子妃可是要为母仪天下做准备的。

    林绾烟撇了撇嘴,真是恼火,想说句真心话都??那么难。不过,祸从口出,病从口入,萧蔓雪提醒得也不是没道理。

    用过午膳,赤焱就悄悄地将萧蔓雪送出了将军府,然后又一路远远地跟着,直到确定她安全回宫才回将军府同杨承阅复命。

    因为将军府已经解除了禁足令,进出兰芷苑的人也多了起来,自然都是些女眷,连张玉芳都会来小坐一会儿。

    这样林绾烟一天倒也不无聊,闲聊中也把将军府的大致情况都了解清楚了。

    杨武将军有一房正妻两房妾室,正妻??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分别是大儿子杨承熹、六儿子杨承阅、七女儿杨慕晴。

    一房妾室生了二儿子杨承玟??、五女儿杨慕晓,另一房生了三儿子杨承勤、四儿子杨承润。

    因为杨武将军对自己的几个女人倒也都不厚此薄彼,所以,不管是妻妾还是七个孩子关系都还算和睦,斗来斗去的情况比较少。

    七个孩子年龄差距都不大,儿子中就最小的杨承阅还未成亲,其他都已经分别有一妻一妾了。两个女儿倒都还没定亲。

    林绾烟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瑾王府的院子会这么多,古代都讲究多子多福,特别是皇室的血脉。

    但她可不准萧禹文纳妾,转念一想要帮他生五六个孩子又腿软。这特么一辈子什么都不用干,光生孩子去了,而且是最青春的年华都用来生孩子了,想想就可怕。

    林绾烟决定下次有必要跟萧禹文讨论下生几个孩子的问题,她觉得生三个顶天了,还不知道生完身材会变形成什么样子呢。而且生孩子对母体的伤害也大,她可不想未老先衰。

    可林绾烟都快把这茬儿事忘了,萧禹文却没有再出现过。她算了算日子,足足有五日没有见他了,灵狐也没有回来,只有灵月带过一封信给她。

    信里也就短短几句话:绾绾,想你。要乖乖吃饭喝药养好身子。我一切都好,勿念。(禹文)

    林绾烟越想越不对劲儿,这厮肯定又去溪棠了。她想去古潼巷的院子一探究竟,正好第二日是杨慕晴的生辰,用过早膳林绾烟就出府了,准备去给杨慕晴选了生辰礼物,再去古潼巷。

    对于选礼物,林绾烟不太在行,送首饰吧,上次给杨承阅买紫檀玉如意的时候已经给杨慕晴送了,其他东西又不知道她有什么喜好,所以把四方街都逛遍了都没寻到满意的物件。

    这时已经晌午,林绾烟便让灵月找地方用午膳。灵月就领着一行八人去了魁北楼。

    才找了位置坐下,林绾烟就感觉肚子开始疼了起来,这种疼痛感她上一次来月事的时候印象深刻。于是便凑到绿莺耳边轻声告诉她,让她去准备月事带。

    绿莺闻言便匆匆出去。林绾烟坐在椅子上怎么都不舒服,又感觉下体已经有液体流出来了,想到今日自己依旧穿着白色袄裙,虽然厚,但一直这么坐着,若一不小心沾了点印迹,那可不是丢脸死了。

    她便跟赤焱低声说自己要如厕,赤焱没说什么,只是在前面给林绾烟带路。等林绾烟从厕轩出来,四处看了看,却不见赤焱的身影。

    林绾烟感觉有点不对劲,赤焱不应该会无故离开,莫非是出了什么事?肚子又一阵一阵地疼着,林绾烟不敢多加逗留,只得费力地迈大步子寻着来时的路回去。

    才走到拐角,林绾烟便觉得有一股恶臭冲鼻,继而脑子一阵昏旋,再想往前走,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倒下的瞬间,只记得眼前闪过一袭白影。

    等林绾烟醒来,已经躺在一张床上。她看了看,房里掌了灯,自己身上只着了里衣,还不是早上穿的那套。

    这房间不是兰芷苑,不是瑾王府,也不是古潼巷。房间倒也简洁,可奇怪的是连窗户都没有。

    林绾烟起身,腹部隐隐作痛提醒着她,此时自己是来着月事的,可她明显感觉到,是垫了月事带的。

    快速地从衣架上拿起自己的白色袄裙穿在身上,林绾烟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穿完一个转身,却见身后站了一个白衣男子,林绾烟腿瞬间一软。

    “还痛吗?”白衣男子绝美的脸上浮起浅浅的笑容。

    林绾烟脸刷得就红了,“你是谁?卑鄙无耻!”

    白衣男子笑意更浓了,“你身子巨寒,我给你服了特制的暖宫药丸,你不仅不感谢我,还出口伤人?”

    “谁要你假惺惺了?难道不是你用药将我迷昏我才会在这里?我还要感谢你?我特么脑袋被驴踢了吧!”林绾烟怒不可遏,完全忘记自己被绑架这个事实。

    白衣男子笑了笑,“你这丫头,还是这么伶牙俐齿。”

    闻言,林绾烟细细看了看眼前这个男子,听他话里的意思,两人之前是见过面的,还有过对话。起码,他是见过自己的。

    可林绾烟只觉得有点眼熟,特别是那双犀利如鹰的眼睛,但确实想不起在那里和他有过交集。

    “不是不愿意和亲?怎么就和夜魅定亲了?”白衣男子收起了笑容,脸上露出一片冷意。

    林绾烟一愣,“胡说八道!和我定亲的是瑾王!夜魅是什么鬼?”

    白衣男子一把搂住林绾烟的细腰,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瑾王就是夜魅!”

    “松手!你是不是有病啊?瑾王连话都没跟我说过几句,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夜魅?关键夜魅是谁我都不知道!”林绾烟死命要推开他的手,他却越搂越紧。

    “我让你松手!你特么耳朵聋了吗?我肚子不舒服!”林绾烟毫无形象地大吼着。

    白衣男子冷峻的眼神扫了林绾烟一下,却发现她丝毫没有胆怯,手不自觉地慢慢松开了。

    林绾烟用力推了他一把,转身就往外跑。可一出去就懵圈了,这特么应该是密室吧,旁边开着门的明显就是书房,再往前面有没有出路了。

    无奈,林绾烟只能走回刚刚的房间,那白衣男子正冷着张脸盯着垂头丧气走回来的林绾烟。

    “看什么看?王八蛋!”林绾烟剜了他一眼,抬腿就往他脚上踢了一下。

    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却依旧笔直地站着。

    “我饿了,要用膳。”林绾烟高傲地瞟了他一眼。她知道现在只能耐着性子跟他周旋,如果他的目标是萧禹文,必然不会伤害自己。

    “我不是你的下人。”白衣男子冷冷地看着林绾烟,眼前这个女子确实太与众不同。

    “我也养不起你这种谋害主子的下人!”林绾烟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既然有本事将我请到这里来,怎么待客之道如此蠢?”

    白衣男子没有说话,冷冷地瞪了林绾烟一眼,她嘴里的“蠢”字听着是那么刺耳。

    “怎么,说你蠢你还不高兴了?”林绾烟笑了起来。“我可告诉你了,趁着我现在还有心情吃东西,赶紧让我吃。不然,等姑奶奶我不乐意了,你就跪着磕破头我也不喝一滴水。”

    白衣男子又是一把搂住林绾烟的腰,冷冷地问道:“你怎就这么确定我不会直接灌你吃?”

    “你怎就这么确定我不会咬舌自尽?”林绾烟直直地对上他的目光,输人不输阵嘛。她那么怕痛,咬舌自尽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