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四 最贵重的礼物
    “得了,得了,说来说去你还是向着你三哥哥。我要回府了,你是要随我回去,还是自己玩儿?”林绾烟笑着问道。

    萧蔓雪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就这样去将军府会不会太唐突,若被父王知道了,该责罚我了!”

    林绾烟想了想好像是不太好,再怎么说萧蔓雪是个未出阁的公主,这样贸然去将军府,确实有失体统。“你若不怕失了身份,便偷偷随我进府去我的院子。慕晴是个懂事的姑娘,不会乱说话的。”

    萧蔓雪看了看杨慕晴,杨慕晴微笑地点了点头。“我都顽劣惯了,哪还有什么身份。宫门下钥之前偷偷溜回去就没事了。我倒要看看你的雪球儿到底可爱成什么模样!”

    “那走吧。”林绾烟当然知道看雪球儿只是个幌子,萧蔓雪想见杨承阅才是真的。

    “好。”萧蔓雪说着便起了身,林绾烟和杨慕晴也各自起身往门外走去。

    林绾烟低声和灵月说了一下情况,灵月便安排了赤焱同萧蔓雪同乘一辆马车,将人从将军府的后门带入林绾烟的院子,其他人则还是正常回府。

    回到将军府,林绾烟同杨慕晴一起将素心楼的糕点给张玉芳和几个嫂子送去,最后去了杨承阅的院子。

    “六哥哥!”杨慕晴一见杨承阅从院子里迎出来就快步走向前去。

    林绾烟只是笑笑,在背后她还可以自然地称呼杨承阅为六哥哥,当面却怎么都叫不出口。

    “瑾王妃!”杨承阅还是一贯地恭敬行了礼,不是改不过来,而是等级制度深入骨髓。

    “都是一家人,你还如今拘礼就太见外了!”林绾烟有点不自在地从绿莺手里拿过装了紫檀玉如意的锦盒递给杨承阅,“听闻你荣任禁军副统领,这个送给你,也是妹妹我的一片心意。”

    杨承阅接过锦盒,打开一看,便将锦盒递还给林绾烟。“妹妹的心意我领了,可这礼物我不能要!”

    林绾烟将锦盒推了回去,“怎么,你是觉得我没有三爷大方?瞧不上我的礼物?”

    “不是,只是这礼物实在太贵重了!”杨承阅一看这锦盒就知道出自南栎城最大的首饰铺,那是萧禹文的铺子,里面卖得可都是精品。

    再看这紫檀玉如意的成色就知道是极品中的极品,价值一定不菲。能得这个职位,已经是承了萧禹文莫大的恩情,怎么还敢收林绾烟这么贵重的礼物呢?

    “哪里贵重了?最贵重的在我院子里呢,快收下,随我过去。”林绾烟神秘地笑了笑。

    杨承阅闻言只能将锦盒递给身后的侍从,然后跟林绾烟一起往兰芷苑走去。杨慕晴则识趣地寻了个理由回自己的院子。

    “三爷和玥亲王在城外遭埋伏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林绾烟看了杨承阅一眼低声问道。

    杨承阅吃惊地看了林绾烟一眼,“瑾王妃知道了?”

    “今日在四方街遇到六公主,她同我说的。”林绾烟淡淡一笑,马上杨承阅就会知道这最贵重的礼物是什么了。

    “六公主又偷溜出宫了?”杨承阅微微皱了皱眉头,以前他还在宫里当差,每回萧慕雪偷溜,他都会暗中替她瞒着点,以后怕是不行了。大内侍卫总管换了人,下面的很多人也会跟着换。

    “她想出来还能拦得住吗?”林绾烟心里笑道,也不问问她偷溜出来是为了谁。

    杨承阅没有说话,以萧蔓雪的性子,确实没人拦得住,只要想出来,想方设法她都要出来。装扮成出宫采买的宫女,女扮男装成赶马的车夫,这些伎俩她都用过。

    “想要害三爷和玥亲王的是谁?”林绾烟继续问道,她猜多半还是皇后,因为就她有这个动机。

    “是皇后,不过早就在预料之中。这是三爷的一个计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蝉和黄雀都是三爷。”杨承阅轻声说道。

    “这么说三爷和玥亲王都没事?我听六公主说有人替玥亲王挨了一剑,可为何要将人送进宫中?”林绾烟觉得自己的脑袋跟萧禹文真的没法儿比,幸亏两人是一条战线上的。

    “受伤的是木川,这也是计划内的,三爷良苦用心就是想将木川失去的东西都还给他。”杨承阅知道萧禹文在一步一步兑现他对李木川的诺言,现在不得不说是最好的时机。

    “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林绾烟疑惑不已,这故意让李木川受伤,又如何将他失去的东西还给他?

    “这个事情瑾王妃听了一定要保密,事关三爷的安危。”杨承阅低声说道。

    林绾烟点了点头,既然是计谋,那肯定得保密,萧禹文干的每件事都好像把自己的脑袋放在刀刃上,真是操不完的心。

    “静妃娘娘一家当年是被皇后所害,木川是她想方设法给李家留下的香火。皇上也早就知道自己当年犯下的错,但并不知道木川的存在,这些年木川都是隐姓埋名地活着。

    玥亲王当年钟意于静妃娘娘的妹妹,可对心上人命丧黄泉无可奈何,这些年一直愧疚不已,也未有妻室,对木川更是关爱有加。

    三爷早料到今日皇后会有此举动,便让木川随行保护玥亲王,以木川对玥亲王的敬重,他哪怕替他死都愿意。

    这挨了一剑,三爷可不会让木川白白挨,不仅要让宫里最好的太医给他医治,玥亲王还会向皇上提出将木川收为养子,那以后木川就是玥王府的世子爷。这些年的苦也没白白受,也不再是个无父无母无家可归的孤儿。”

    林绾烟听完一阵咂舌,没想到玥亲王是如此性情中人,没想到李木川这些年过得这么不容易,没想到萧禹文下了这么大一盘棋!

    “那木川不会有生命危险吧?他上次在溪棠受的伤恐怕还没完全好。”林绾烟还是有些担心,血肉之躯挨上一剑,再怎么样也要休养一段时间,如果伤在要害,身体恐怕要受创。

    “皮肉之苦在所难免。”杨承阅淡淡说道。对于他们来说,这些能恢复的伤都算不了什么,反倒伤得太轻还不能服众。

    林绾烟点了点头,做大事的人,这点苦还是要受的。玥王府的世子爷可是不小的名分,只要皇上认,那爵位都是世袭的。

    杨承阅也不再说什么,两人默默地走进兰芷苑。兰芷苑的丫鬟早就被赤焱遣走,见林绾烟和杨承阅进来,静静地行了个礼就退到院子门口。

    “承阅哥哥!”萧蔓雪一见杨承阅,本来还蹲在地上拿着一团毛线逗雪球儿玩耍的,立刻就站起了身。

    杨承阅看了林绾烟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原来林绾烟说的最贵重的礼物是萧蔓雪。

    “六公主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杨承阅淡淡地看了萧蔓雪一眼,心情有些复杂。

    萧禹文是一直在帮他的,不仅抢了严蔚的职位,还把严蔚的丑事抖出来,皇后想让皇上把萧蔓雪许配给严蔚是不可能了。

    而以杨承阅禁军副统领的身份,只有找合适的机会开口,恐怕皇上是会给杨承阅和萧蔓雪指婚的。

    “我是来看雪球儿的!”萧蔓雪厚着脸皮狡辩,虽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好歹人家是小女子好吧。

    “对啊,是我邀请六公主来看雪球儿的。”林绾烟也帮着说话,萧蔓雪这样私自来将军府传出去是有辱她名声的,杨承阅那么守规矩的人,肯定会不高兴她这么做。

    闻言,杨承阅不好再说什么。他也知道以后要见萧蔓雪是没那么容易了,以后自己多半不是在大营呆着,就要去执行秘密的任务,别说进宫,连进南栎城的机会都少。

    “雪球儿饿了吧,走,我给你拿吃的。”林绾烟走过去,蹲下将雪球儿抱起就往楼上走去,她可不想当电灯泡。

    见林绾烟走了,萧蔓雪才从袖口掏出一块系了红绳子的白玉观音吊坠,拿在手里理着红绳子,想给杨承阅带上。

    “六公主这是做什么!”杨承阅扭了扭头拒绝,他能感觉到萧蔓雪的心意,可是不敢轻易接受。

    “承阅哥哥,这是蔓蔓送给你的礼物。你如今是禁军副统领了,往后遇到的危险会比在宫里时更多,玉观音会消灾解难保你平安。”萧蔓雪边说着边踮起脚尖给杨承阅带上。

    杨承阅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整个人僵在那里,由着萧蔓雪将玉观音戴在自己脖子上,又放进里衣里遮住。玉石触碰到肌肤的那一刻,一片冰凉。

    “承阅哥哥,你以后就不能常常进宫来看我了对不对?凡事一定要小心。”萧蔓雪有些忧伤地说道。

    杨承阅温和地看了萧蔓雪一眼,“你以后少出宫来,少闯些祸。”

    萧蔓雪乖巧地点了点头,“承阅哥哥,下个月禹文哥哥成亲的时候你会回来吧?”

    “没有特殊的事情应该会。”杨承阅语气还是淡淡的,萧禹文成亲他无论如何都会赶来祝福的,更何况林绾烟现在是他的义妹。

    “那承阅哥哥会不会给我写信?”萧蔓雪期待地问道。

    杨承阅犹豫了一下说道:“待我到了大营,便写信告诉你那里的情况。”

    “好!”萧蔓雪高兴地应道。只要杨承阅答应给她写信,她就很满足了,那就意味着她也可以给杨承阅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