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二 有身孕了?
    果然,不一会儿,宫里来的定亲队伍就浩浩荡荡从将军府大门进来了。林绾烟只见一箱一箱的聘礼摆满了整个正厅,连门口都摆了许多。

    看着这么多的聘礼,林绾烟不禁咋舌,这古代皇家成一次亲可比现代人花费大得多啊。

    因为林绾烟什么都不懂,也就笑着跟在张玉芳身边,她说怎么做,林绾烟就怎么做。繁琐倒有些繁琐,可想到这已经是萧禹文特意交代精简许多后的,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瑾王对绾绾是真的好!”一整套礼数完毕,张玉芳也算松了一口气,这可比将军府大小姐定亲时还让人紧张,生怕有一丁点纰漏。

    “义母莫取笑绾绾了!”林绾烟害羞地笑着,萧禹文确实是对自己好,好得都没边儿了,可今日的聘礼怕是皇上掏的钱吧,顶多就是说对瑾王很宠爱。

    “不是义母多嘴,今日定亲的排场,还没哪个王妃赶得上。”张玉芳低声说道。

    今日宫里一共送来了大小一百零八箱物什,普通人家一般是十八箱,二十八箱。当今太后当年是八十八箱,当今皇后是六十八箱,如今聘礼最多的自然就是瑾王妃了,而且一看就全是精品,没有滥竽充数的。

    此时这番盛况怕是早就传遍了整个南栎城了。待下个月出嫁那日,瑾王妃恐怕也要再次沦为天下女子羡慕的对象。这十里红妆不得不说是女子后半生幸福的象征。

    “说来还是女儿不知足呢!”林绾烟颇有些不好意思,她是一向对这些房契地契、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瓷器铜器没什么兴致。

    “待成亲后,绾绾早日给瑾王生个小世子就知足了!”张玉芳笑着说道。在张玉芳看来,只有生个小世子,林绾烟的地位才算真正牢靠,甭管以后瑾王有多少侧室,都撼动不了。

    林绾烟害羞着低着头,突然想起距离上一次月事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不会是真的怀孕了吧?想着,她的心惴惴不安起来,得亏还有一个月就成亲了,不然可真是羞死人。

    午膳过后,将军府就安静下来了,林绾烟也回了自己的院子,晚膳也是在自己院子里用的。绿莺瞧着林绾烟还和往常一样,心情没太大起伏,不禁有些好奇。

    “瑾王妃,你如今可是大神越最幸福的女子,怎会如此淡定?”绿莺笑着问道,今日这聘礼可是前所未有的多。

    “何出此言?”林绾烟抚摸着怀里的雪球儿,淡笑着问道。

    “待瑾王妃成亲之日,怕是十里红妆都不止,现在南栎城的街头巷尾都在讨论着这个事呢,说再没有比瑾王更宠爱王妃的了!”绿莺羡慕地说道。他们一直知道萧禹文宠爱林绾烟,但到如此程度还真没想到。

    “今日的聘礼不是送给将军府的吗?再说跟瑾王有什么关系,不是皇上准备的聘礼吗?”林绾烟不是很理解,不过聘礼多,确实是表示对自己的一种重视,让她心里很舒坦。

    绿莺不可思议地看着林绾烟,这瑾王妃真的不知道自己得到的是什么?“瑾王妃难道不知道到时的嫁妆肯定会比聘礼还要多?嫁妆可是瑾王妃的啊!而且我听说,今日的聘礼是瑾王亲自过目的,瑾王妃可知就算当今太后的聘礼都没有比瑾王妃多!”

    “绿莺!”赤焱白了绿莺一眼,示意她不要乱嚼舌根。

    林绾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意思是自己真的一夜暴富了?没想到上一世没来得及实现的梦想,萧禹文都帮她实现了,真是好样的!

    可一跃成为大神越聘礼最多的女子,怕是要遭人嫉妒哦,这真是喜忧参半啊。不过口袋有钱,心里不慌,她总算有点安全感了。

    往后要是看萧禹文不爽,她就拿着自己的嫁妆去买个鸟语花香的大宅院,懒得受他的气。嗯嗯,这么多嫁妆应该可以买很多个大宅院,她始终对银两没有太多概念。

    入夜了,又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在油灯下看书没一会儿眼睛就受不了了,林绾烟干脆早早就躺在床上自我催眠。

    她感觉这几日自己都长胖了,小腹虽然还是很平坦,可腰上的肉明显多了些,胸部也好像丰满了点,脸上倒没怎么长肉。这么一思量着,她越发相信自己应该是怀上了。

    林绾烟心情一时复杂起来,有点就要当妈妈的喜悦,可想到自己这一辈子就要这样相夫教子了,又有些莫名地不甘。

    她才躺在床上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推门而入,这厮终于来了。

    “这么早就歇息,可是哪里不舒服?”萧禹文也没有掌灯,径直就往床这边走来。

    “没有,只是没什么事做,就躺在床上思考人生。你怎么来了?”林绾烟从床上坐起了身。

    “来陪你一起思考人生。”萧禹文笑着脱去外褂和鞋子上了床,他还是太想林绾烟,忍不住就偷偷来了。

    “瑾王这做得可是见不到人的事啊!”林绾烟见到萧禹文虽然很高兴,可嘴里还是数落他。

    “见不得人的事本王还没开始做呢!”萧禹文一把抱住林绾烟就亲了上去。

    “呜……你等等……”林绾烟伸手抓住了萧禹文那双不安分的手,恐怕这厮来就是为了解决他的生理需求,这样的急不可耐。

    “怎么?”萧禹文很不高兴这样被打扰,从锦城别苑回来到现在他一直没碰林绾烟,可不是憋坏了。

    “我好像有身孕了……”林绾烟娇羞地说道。上一世她再是没谈过恋爱,也知道怀孕的前三个月是最要注意的。如今的房事可不能像之前那样由着萧禹文乱来,这厮就是精力太旺盛,折腾起来没个度。

    萧禹文愣了一下,立刻起身,坐在床上伸手给林绾烟把脉,刚从锦城别苑回来时,他天天都在给林绾烟把脉,可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林绾烟见萧禹文给自己的左右手分别摸了很多次脉都没说话,不禁有些着急,“到底有没有嘛?我的月事一直没来。”

    萧禹文很确定并没有喜脉,他一直都知道以林绾烟如今的身子,很难受孕,可见她那么着急,更加不敢跟她说实话。

    “应该没有。可能是你最近太累了,月事延迟几日也是正常的,别瞎想。”萧禹文重新躺下,将林绾烟抱在怀里,心里想着她的药该重新配了。

    “你确定?我怎么感觉我今日好像长胖了些,不是因为怀孕的缘故?”难道只是单纯的因为吃多了,又四体不勤,所以发福?

    “自然确定。哪里长胖了,我瞧瞧。”萧禹文坏笑着开始在林绾烟身上摸索着。

    “那看来我每日得少吃点了,再胖下去,我自己都受不了。”林绾烟有些懊恼地说道。

    萧禹文一边将林绾烟身上的衣物褪去,一边轻咬着她的耳垂魅惑地低语:“胡说!胖点摸着舒服!”

    林绾烟一听就知道他一定是在说自己的胸变大了,瞬间羞红了脸,一口咬在萧禹文的肩膀上。

    “啊……”萧禹文夸张地低叫了一声。“你这小妖精,看我不好好惩罚你!”

    自然,后面林绾烟很后悔自己咬了这一口,因为不管她如何求饶,萧禹文都不轻易放过她,到最后两人都是一身汗。

    “明日我若下不了床就怪你!”林绾烟无力地捶了捶萧禹文的胸口,没怀上,还真对不起这厮每次都这么卖力。

    “王妃总是这么夸本王,本王会不好意思的。”萧禹文说着亲了亲林绾烟的脸颊,这丫头的身子总是敏感得不得了,明明自己还没尽兴,她就受不了了,但那种时候怎会依着她。

    “瑾王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林绾烟真是拿他没办法。

    萧禹文嘿嘿地笑了几声,“晚上我便不陪你歇息了,明日一早我要同八皇叔去办点事。”

    “不会有危险吧?这就要成亲了,我可不准你再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林绾烟不悦地说道。

    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脸颊,“傻丫头,难道我不知道就要成亲了?别瞎操心,没事。”

    林绾烟轻轻哼了一声,没再说话,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连萧禹文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翌日,林绾烟起得很迟,也没人来唤她起床。用过早膳她在将军府的花园闲逛,迎面就碰到了一脸兴高采烈的杨慕晴。

    “姐姐!”??杨慕晴甜甜地唤了一声,就朝林绾烟跑了过来。

    “慕晴妹妹满面春风的,是有什么喜事吗?”??林绾烟笑着问道。

    “嗯嗯,今天可以去街上逛逛了,姐姐要不要一同出去?”??杨慕晴热情地问道。

    林绾烟一听就知道,应该是杨承阅已经被正式任命??为禁军副统领了。“慕晴妹妹想去哪里逛?”

    “我想去买个礼物送个六哥哥,如今六哥哥升任禁军副统领了,父亲和母亲都很高兴。”??杨慕晴的喜悦掩都掩不住。

    “那真是个好消息呢,那我回去换身衣服我们一同出去吧,我也去给六哥哥选个礼物。”??林绾烟也替杨承阅高兴,他是真的踏实又有能力,而萧禹文也真心没有亏待这个兄弟。

    “好,那我待会儿再来寻姐姐。”??杨慕晴笑着说道。

    “嗯嗯。”??林绾烟说着就往自己的院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