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一 定亲
    萧禹文白了李木川一眼,“都像你一般嘴里心里全兜不住事,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李木川撇了撇嘴,“我反正是不成器的,这颗脑袋三爷什么时候要,我双手奉上。”

    “好好放在你的脖颈上,你那脑袋我瞧不上!”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小六子,你说说看,三爷自从有了绾烟公主,这嘴是不是越来越毒了?”李木川求救地看着杨承阅。

    杨承阅笑着不说话,反正萧禹文和李木川掐架是经常的,谁叫李木川嘴总是那么欠,不过实话实说,萧禹文是比原来爱笑爱说话些了。

    “用好膳了就滚到玥王府去,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萧禹文瞪了李木川一眼。

    “我不去,瑾王府这么多院子,哪里住不下了?三爷,你就这么容不下我?那我就跟小六子回将军府了。”李木川万分委屈。

    “什么时候你才能稳重一点?你老实在玥王府呆着,八皇叔自有安排。”以前杨武将军不在府里,李木川跟着杨承阅回去,避着点耳目倒也没什么。

    但如今已经回府,要去的话,不说递拜帖,起码不应该晚上去,否则礼数上就说不过去,而将军府向来注重这些,这样一来,李木川就会给杨武将军留下不太好的印象。

    李木川低垂着头,不说话。如今,萧禹文马上要成家了,瑾王府他自然是可以自由出入,可住在这里就说不过去,这个他也知道。

    可去玥王府他也不是很乐意,虽然玥亲王一直对他很好,玥王府也有他住的院子,可那毕竟是玥王府啊,他又以什么身份长时间住在里面?他还不如回寒月山或者古潼巷的院子。

    “你就安心住着,别坏了三爷的计划。”杨承阅拍了拍李木川的肩膀。萧禹文的性子就是这样,哪怕一直默默在帮着李木川,也不会在言语上做过多的解释和安慰。

    “什么计划不能让我知道?你们两个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李木川有些恼怒,自从上次在溪棠受了重伤,萧禹文一直让他安心休养,很多事情都没有像原来一样让他知道,他就属于被通知了才知道怎么回事。

    “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着什么急?”萧禹文淡淡说道。李木川不如杨承阅沉得住气,有些事情他不知情的时候倒能假戏真做。

    李木川冷哼了一声,起身就往门外走去。萧禹文抬眼看了一下,微微一笑,“你带来的那只鹦鹉等下我让小六子带回去给绾绾的雪球儿玩了。”

    “你敢!”李木川一听马上停住脚步,回头瞪着萧禹文。“那是我给慕晴妹妹的生辰礼物!”

    萧禹文笑着不说话。杨承阅也浅浅地笑着,杨慕晴的生辰还有七八日呢,适逢自己的父亲回府,又是杨慕晴的及笄生辰,今年的生辰宴应该会很热闹。

    “三爷,我瞧着你现在眼里除了你那王妃,就再没别人了!得,我带着去玥王府总成了吧!”李木川被他们俩笑得有些心虚。鹦鹉是之前杨慕晴在街上看到时说想要的,他可是托人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么一只训练得这么好的。

    “那最好不过,不然那小东西一天像你般唠唠叨叨惹人烦,我还真会将它处理了。”萧禹文淡笑着说道。

    “哼!”李木川瞪了萧禹文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萧禹文见李木川走远了,才收回目光看了看杨承阅,“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杨承阅微笑地点了点头,如果李木川知道萧禹文在背后这么替他花心思,难免又会红了眼眶。

    “你自己这些日子注意着点,越到后面越要沉住气,包括将军府的所有人。”萧禹文淡淡地叮嘱道。

    “我明白。”杨承阅点了点头。萧禹文自然是指在杨承阅的调令下来之前,不能让任何人有任何可趁之机。

    这个关键期间,不论是杨承阅个人,还是将军府,只要有一点把柄被抓住,调令就可能会被御史台弹劾。这样一来,不一定说不会继续任命,但平白无故就会多出很多不必要的事情。

    这些自然是萧禹文不想看到的,特别是在这种特殊时期,若计划中的事有一项不能原定进行,后面再想弥补,可能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不过,比杨承阅更清楚该怎么做的是杨武将军,直接在府里下了禁足令,无故不得随意出府,若要出府必须征得他的同意。将军武近日也并不待客,府邸里是前所未有的安静。

    杨慕晴本来一直想去林绾烟所住的兰芷苑寻她说说话,可奈何父亲的吩咐,也就只能作罢。林绾烟也觉得将军府虽然到处都已经贴了红窗花挂了红绸布,看着喜庆,但真的比瑾王府还不热闹,照说女眷众多,不应该这样才对,这真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日午后,林绾烟想去素心楼吃些糕点,顺便给义母和几个嫂子带点回来,再怎么说,也该去走动走动的。

    绿莺以明日就是定亲之日,不宜出门为由婉拒了。灵狐瞧着林绾烟不太高兴,不一会就差人带回来了素心楼的点心。

    林绾烟尝了一块金丝酥,把正准备出去的灵狐喊住了。“三爷这两日在忙什么?”

    “回夫人的话,今日一早主子就进宫了,估摸着这个时候还在宫里。”灵狐答道。

    “可是皇上又差他办什么事?”林绾烟微微皱了皱眉头,一想到皇上给萧禹文派的任务都有危险,就不是很乐意,这就要成亲了,她可不想看到萧禹文又受什么伤。

    灵狐淡淡一笑,“夫人多虑了。定亲有诸多礼节,主子明日一早要去皇祠祭拜,礼部难免要交待一些注意事宜。”

    “原来如此。”林绾烟点了点头,这些礼节她都不太懂。“我怎感觉将军府安静得过分?”

    灵狐顿了顿说道:“夫人请放心,将军府十分安全,只是外面不太平静,所以请夫人近日都留在府中。”

    “是有什么事要发生?”林绾烟低声问道,她现在是越来越担心萧禹文了。

    灵狐为难地没说话,主子只交待事情不能外露,但也没说能不能告诉夫人,夫人人聪明,一向不好糊弄。

    “快说!还当我是外人吗?”林绾烟有些不悦,这不让出门,还不说清楚为什么,不是让人瞎操心吗?

    “属下不敢!”灵狐急忙澄清。别说明日两人就定亲了,就算没定亲,只要主子认林绾烟是自己的妻子,那灵夜宫的所有人就认她是夫人,怎么还敢当做外人呢,这可是大不敬之罪,要掉脑袋的。

    “那就快说,我只是心里有个数才踏实。”林绾烟淡淡说道。

    灵狐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六爷很快就要调任禁军副统领了,但是任命还没有正式颁布。这个职位本来皇后想安插自己人,是主子暗中帮六爷争取到的,所以近日就有很多针对六爷和将军府的行动。索性,杨将军就吩咐府里的人闭门不出,尽量减少中招的可能性。”

    林绾烟闻言沉思了一下,这就难怪了,人红是非多,将军府一下迎来两件大喜事,是要遭人嫉妒的。既然这样,自己作为杨武将军的义女,也确实不应该随便出府。

    不出去,便也只能在自己的院子里呆着,无聊倒也不无聊,看书抚琴逗雪球儿玩,一晃就到了用晚膳的时间。

    才用完晚膳,张玉芳就来到兰芷苑,先是拉着林绾烟的手一番亲切地问候,然后又交待了一些明日定亲时要注意的事情。

    张玉芳说完,林绾烟才知道,其实按照大神越的礼数,这几日应该有宫里的管教嬷嬷来教自己很多礼节,但是萧禹文怕她觉得烦,就全推了。

    明日定亲,她也就只需要跟着杨武将军祭拜府中的祖先牌位,再由宫里嬷嬷来给她换上随着聘礼带来的喜服,再给她梳个妇人发髻就好了。

    因为想着第二次便是定亲的日子,林绾烟在床上捱到半夜,都没睡得着。这特么是要顶着个熊猫眼定亲了吧?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兴奋的,以后都只能梳妇人髻了,不是应该悲痛一番吗?

    好不容易睡着了,结果绿莺五更天就来把她叫醒了。林绾烟眯着眼睛,由着几个丫鬟帮她一番梳妆打扮,换上颜色鲜艳的衣裙,去给义父义母请安。

    本来每日都该去请安的,她倒好,直接就给省略了。不过,要她每日起个大早去请安,她还是会疯掉的。这一点,她还是在心里默默给萧禹文点了赞的。

    林绾烟去了才知道,自己是几个晚辈中去的最晚的。按着昨日说的礼数,她给义父义母奉完茶,就跟在杨武身边去到供奉祖先牌位的院子,叩拜祖先,给他们上香。

    然后,林绾烟第一次和杨武一大家人一起用早膳,她被安排坐在张玉芳身边,用膳时,张玉芳也不时地给她添菜。

    用过早膳,林绾烟也没回自己院子了,因为按着时辰看,宫中的定亲队伍应该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