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一十 禁军副统领
    “但是你可以偷偷来看我。”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淡淡地笑了。

    将军府毕竟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而且女眷居多,如今杨武将军也已回府,大摇大摆地进出,肯定不合适。偷偷摸摸吧,他也就和杨承阅见面的时候干过,现在进去私会未婚妻,好像不是很体面。

    “切,你都知道要脸,难道我不要吗?”林绾烟瞪了萧禹文一眼。她也知道不合礼数,所以肯定会忍住不来瑾王府的。这样说来,那还怕真的一个多月看不到彼此了。

    萧禹文笑着不说话,他也就是现在这么说说而已,要是真想林绾烟了,肯定也顾不上什么颜面就会偷着去看她。

    第二日用过早膳,萧禹文和林绾烟先去了玥王府,小坐了一会儿,便同玥亲王一起往杨武将军府中去。杨武带着一家老小早就恭恭敬敬地门口等着了。

    “今日本王是带着瑾王和绾烟公主来认亲的,杨将军切莫多礼!”萧慎下了马车一见这阵仗,不待他们行礼就开口地说道。

    杨武满脸笑意,没有言语,可还是率家人行礼问候,再将自己的家人介绍了一番后将三人往正厅里迎。

    林绾烟瞧着杨武可能因为长年在寒冷的边境生活,皮肤有些粗糙,不笑的时候自有一副威严,笑着的时候倒收敛了许多。

    义母张玉芳,容貌端庄,和蔼可亲,看起来和静妃的年龄相仿,不过衣着打扮朴素了很多。林绾烟是早就见过杨承阅,但是杨承熹是第一回见,相貌跟杨承阅有七八分相似,但是严肃得多。

    其他就剩些女眷了,林绾烟除了杨慕晴,其他倒都没有多去刻意记名字,短时间内也就认了张脸。

    林绾烟看灵异卫从另一辆马车上搬下来好几个拴了红绸布木箱子,想着应该是萧禹文准备的登门礼物。这厮什么都没说起,都是默默地做了。

    萧慎说了些吉祥话,便让林绾烟给杨武夫妇敬改口茶。林绾烟恭恭敬敬奉完茶,义母张玉芳便让丫鬟将早就准备好的锦盒端来,亲自放到林绾烟手里。

    “谢谢义母!”林绾烟笑着接过,登门的礼物是萧禹文准备的,收礼物的却是自己,怎么都感觉占了便宜。可想想,反正两人要成亲,往后萧禹文的就是自己的,哎,一夜暴富真的不是梦啊!

    敬完茶,萧慎和萧禹文还在正厅和杨武、杨承熹、杨承阅说话,张玉芳则亲自将林绾烟送到她将入住的院子。

    在院子里,林绾烟又和赤焱、绿莺见面了,另外还有十几个将军府的丫鬟。林绾烟看着自己住的院子应该是将军府最好的几个之一,不仅大,采光好,出入也方便。

    只是院子布置得很温馨,却没有什么奢华之物点缀,所有的家具和装饰比之前她和祯烈住的府邸要差一些,跟锦城别苑或者瑾王府就更没法儿比了。

    这些林绾烟都没有在意,最让她满意的是那张又软又暖和的床,一个人睡她最怕冷了。

    看完林绾烟的院子,张玉芳又领着林绾烟在将军府里转悠,一路亲切地拉着她的手和颜悦色地介绍着。

    因为张玉芳在,杨慕晴哪怕看到林绾烟的时候一脸吃惊状,可还是规规矩矩地和自己的嫂子些一起跟在张玉芳身后。

    萧慎和萧禹文一起在将军府用过午膳,便准备回府,萧慎知道这小两口子肯定还要话别,就主动开口让萧禹文先将林绾烟送回院子。

    “杨武将军几代人都清廉,院子没有瑾王府住着舒心,但一家人都很好。你看着还差点什么就差人来说,我给你送来便是。”因为不是在自己的府邸,萧禹文还是规规矩矩地和林绾烟并肩走着。

    “不差,都挺好的,我没那么娇气。那床我最喜欢,睡着一定很暖和。”林绾烟笑着说道。

    萧禹文笑了笑,床上的被褥是他专门差人备的,就是怕林绾烟一个人睡着冷。其他东西他倒没怎么准备,毕竟也就住一个多月,大张旗鼓地修葺院子也太好。而且他知道林绾烟也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性子。

    “平日里若觉得无聊,可以出去转转,一定要注意安全,灵狐几个也会跟着你。想我了便来古潼巷的院子,一般我白天都在那里,夜里会回瑾王府。”林绾烟不在瑾王府,萧禹文还是觉得呆在古潼巷的院子要习惯些,而且也方便一点。

    “不是说成亲前不能见面嘛?”林绾烟故意堵他,说来说去,还是要自己去找他呗。

    萧禹文无语地白了林绾烟一烟,这丫头老喜欢跟自己抬杠。“腿长在你身上,想来便来。”

    “说得你的腿没长在你身上般。”林绾烟也白了萧禹文一眼。

    “伶牙俐齿的小妖精!”萧禹文无奈地摇了摇头。若林绾烟没来找他,他还不是只有自己找来,说得思念能忍得住一般。

    林绾烟朝萧禹文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她就想看看,若自己一直没去找他,他会不会找上门来。

    萧禹文只将林绾烟送到院子门口,依依不舍地目送她走了进去,才转身回正厅。和杨武又说了一会儿话,才和萧慎一起离开。

    林绾烟回了院子逗雪球儿玩了一会儿,便又弹起了瑶琴。醒来以后,她怕萧禹文多问,就没提那毒物的事情。而萧禹文好像也没怀疑什么,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一个字没再提。

    这第一回抚琴就成功将毒物引出来烧死,林绾烟越发觉得该好好练琴,不然的话,下次可能还会晕倒。

    雪球儿的表现,也确实让林绾烟吃惊,难怪芝卫会说师父给的通灵护体很好,只是林绾烟还没琢磨出来雪球儿还有哪些惊人的好。

    让林绾烟深有体会的是,随着抚琴的次数越来越多,手法也越来越熟练,雪球儿好像跟她越来越亲近。

    以前哪怕逗它玩儿,它都爱理不理的,好像除了睡觉就没什么事可以做,连填饱肚子都不重要。

    现在却是只要林绾烟走时没带着雪球儿,它就要一个劲儿地叫。非要像对待孩子般,跟它说清楚自己是要去哪里,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它才罢休。

    晚膳,林绾烟是在自己院子里用的。绿莺解释说,本来应该是去同杨武将军一家人一起用膳的,但是瑾王担心她会不自在,饿着自己,便说每日的膳食都送到院子里来。

    林绾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萧禹文总是考虑得那么周到。恐怕一桌吃饭,不仅林绾烟会不自在,杨武将军一家人更不自在。

    虽然已经认了林绾烟这个干女儿,但是林绾烟看得出来,杨武将军一家还是把自己当贵客般招待的,毕竟自己头顶了个瑾王妃的名号。

    再看看菜肴,跟在瑾王府相差无几,而且还是有一盅药放在一旁。林绾烟严重怀疑这是萧禹文让厨子另开小灶专门给自己做吃食。

    一个人吃着饭,林绾烟倒有点想萧禹文了,不知道他此刻是不是也在用膳,用膳的时候会不会也在想自己?

    习惯真是太可怕了,林绾烟感叹着。她觉得自己现在有小女生谈恋爱时的小文艺了,脑子想到的话是:我想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正好在想我?

    对于萧禹文来说,小文艺他是不懂的,他的浪漫就是隔着空间,我们在同样的时间做同样的事情。他专门叮嘱过林绾烟每日用膳的时间,而只要没有出门,他也会按时用膳。

    只不过比起林绾烟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萧禹文那里多了个李木川。

    “三爷,再怎么说我也算秀色可餐,委屈着陪你用膳,你这副难以下咽的模样,会不会太打击我?”李木川一脸无辜地看着萧禹文,他以前用膳可不是这样的。

    萧禹文白了李木川一眼,这小子就是这么没规矩,吃饭的时候都要找些话来说。“平日看绾绾用膳总觉得菜肴很美味,现在一个人吃着怎么都不香。”

    “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坐在你面前你就当不存在?”李木川瞪了萧禹文一眼,在李木川看来,萧禹文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林绾烟吃东西的样子可算不上雅观。

    萧禹文嫌弃地看了李木川一眼,没再说话。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李木川还没有正儿八经地谈恋爱,自然不会有这种整个眼里整个心里都只装着那个人的体会。

    两人正用着膳,杨承阅就来了。李木川见他来了,不等萧禹文说话,就让人加了副碗筷。

    “三爷得了相思病,一桌子好菜都觉得没胃口,白白便宜了我们两个。”李木川开口就跟杨承阅告状。

    杨承阅只是笑笑,没搭话。食不言寝不语,他从小就这样被教育着。

    见杨承阅也不理自己,李木川也只好无趣地闭上了嘴。不过一用过膳,话就多了起来。

    “小六子,听说你要调任禁军副统领,是不是真的?”李木川可是前两天就听到传出这个消息了,可问萧禹文,他没给出确切的答复。

    杨承阅看了萧禹文一眼,见他神色淡然,今日在自己家里,他也没提这个事,倒是玥亲王说了几嘴。杨承阅知道这个事多半是定下来了,萧禹文不说,是不想让自己心里承受太多压力。

    “只有等正式任命的时候才知道。”杨承阅淡淡回了句。

    “哎,你们两个真是一样地没劲儿!对我也守口如瓶是不是过分了点?”李木川不太满意两人的谨慎言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