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零九 义父义母
    林绾烟试了试音,就开始弹了起来,众人只觉得这曲子他们从未听过,说不上好听也说不上难听,只是琴音一响,便发现雪球儿很温顺地卧在林绾烟身边,一动也不动。

    而林绾烟只要开始抚琴,曲谱就在脑海里清晰地浮现。第一遍弹完,林绾烟心里便暗暗念着心法,手好像不受控制般在瑶琴上拨动,眼前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到。

    而就在这时,其他人却看见不计其数的毒物往刚刚它们同伴丧命的地方飞去,根本要不了几个火把,因为众多毒物燃烧后已经形成了一簇火苗,还能闻到刺鼻的糊味。

    约摸半盏茶的时间,毒物越来越少,最后便没有了。但林绾烟的琴声还在继续,萧禹文发现她的脸色明显越来越苍白。

    “绾绾!”萧禹文蹲下了身。“不用弹了。”

    林绾烟此时已经感觉不到外界的任何东西,萧禹文叫她,她也没听到,只是渐渐地她的脑袋就昏沉了起来,最后是倒在地上还是倒在萧禹文怀里她完全没有感觉。身体给出的提示就是,很累,要休息。

    自然,林绾烟是倒在萧禹文的怀里,萧禹文急忙将她抱回马车替她把脉,可是怎么把脉都瞧不出有什么问题。

    他只能让灵异卫把瑶琴收好,将雪球儿抱进马车里,留了一些人处理现场,其他人便连夜赶回南栎城。

    林绾烟这一昏睡就昏睡了两日,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瑾王府的床上。睁开眼看到的是两眼布满血丝的萧禹文,他已经两天没睡,时时刻刻地陪在林绾烟身边。

    除了按时给她灌些药和流食,就不停地给她把脉,可脉相是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这让他很是疑惑。

    “绾绾!”萧禹文握着林绾烟的手,心里又是激动又是难过。

    “瞧你两个眼睛红得都快变成兔子了。”林绾烟心疼地摸了摸萧禹文的脸。

    “你怎么不告诉我会这么危险?”萧禹文低声地责备道,如果知道林绾烟会昏迷,而且还是昏迷那么久,他一定不会同意她这么做。

    “真的不危险,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就是有点累。”林绾烟笑着说道。

    “饿了么,你已经睡了两日了。”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脸蛋儿。

    “饿着呢!”林绾烟笑了笑。

    “好,我马上给你端进来。”因为不知道林绾烟什么时候会醒,厨房里时时刻刻都备着她的吃食。

    “不用端,我要起来走走。”醒来了林绾烟觉得已经完全恢复了,像每天早上睡醒一样,精神好得很。

    萧禹文扶着林绾烟起来,给她穿了衣服和鞋子才让她下床。

    “三爷,你不用扶着我,我真的没事!”林绾烟对萧禹文的小心翼翼很无语,怎么说自己没事,他就是不信呢。

    见林绾烟自己能稳稳地走路,萧禹文才松开了手。走出房间,林绾烟发现瑾王府到处都挂满了红稠布红灯笼,才想到自己过几日就要同萧禹文定亲了。

    就这么就嫁了?林绾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心里只有一个结论,以后的日子,是要和这厮相依为命了,还要他多多指教啊。

    “什么时辰了?”外面下着蒙蒙细雨,天色看起来已晚,林绾烟看不出来是什么时候。

    “申时已过。”萧禹文淡笑着说道。

    “下雨了好像冷一些了。”其实林绾烟已经提前穿上了入冬的袄裙。

    “明日我让他们再送些厚实的衣裳到将军府。”萧禹文以为林绾烟觉得冷,不禁将她抱得更紧些。

    “送去将军府做什么?”林绾烟不解。

    萧禹文笑着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三日后便是我们定亲的日子,因为绾绾娘家远,我便做主给你认了杨武将军夫妇为义父义母,明日我就送你去将军府,成亲之日才接你回来。”

    “那杨公子就成了我哥哥,三爷的舅爷了?”林绾烟知道杨承阅从小和萧禹文关系好,会让自己认他父母做义父义母很容易理解。

    “嗯,明日你敬完改口茶,就该改口了。杨武将军昨夜已经回府了,要一直到我们成亲完才会护送祯烈皇子回东陵。”林绾烟只道是萧禹文和杨承阅的关系好,而萧禹文自有他更长远的考虑。

    杨武将军戍守的西南边境与东陵国接壤,有了义女这层关系,往后东陵国有什么紧急情况可以第一时间帮上忙。这比将消息送回南栎城,得了准予再出兵要快得多,况且哪怕是先斩后奏有为圣令,背后都有瑾王兜着。

    再者,瑾王妃既是杨武将军府的义女,那自然也就是跟朝野表明杨武将军的政治立场,瑾王在朝廷中也就不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以杨武将军几代在朝中的势力,往后效命于瑾王的人也不在少数。

    大皇子在朝中的势力虽然最盛,生母也是当今皇后,但皇上没有第一个封他为王,既有故意打压的寓意,也有对瑾王的帮扶在里面。

    从目前的局面来看,能争太子之位的也就大皇子和瑾王。四皇子虽然与瑾王同岁,但自小贪玩,母妃虽承宠数年,但家世不好,朝中无人,一直安分守己才得皇上庇护,连着四皇子都淡薄权势。

    七皇子才思敏捷为人世故老成,端妃在背后也有意拉拢势力,无奈长年被皇后打压,如今七皇子还不成什么气候。八皇子年岁尚小,菀妃也不过是秀女出身,自然更不用说。

    三皇子虽然在宫外长大,但是有玥亲王护着,这些年背地里做了哪些准备是藏于人后的。若没有一定能力,皇上也不会最先封他为王,如今连静妃也已大礼接回宫中。其中的微妙,朝中的大臣自然会去仔细琢磨。

    这些考虑是对萧禹文而言,而对林绾烟来说,首先多了一个可以走动的娘家。萧禹文之所以会选杨武将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将军府家风一直很正,几代人当官清廉,平日里积德行善,教育出来的孩子勤奋俭朴、忠勇过人,待人接物更是彬彬有礼。

    萧禹文自然对杨承阅再了解不过,他只是个庶子,家里管教不算太严,但贵在自律。这种品行不是天生的,而是在家庭中熏陶出来了。

    将军府也鲜少听闻妯娌间的不和睦,传出的都是知书达理友爱谦让的美谈。萧禹文觉得,以林绾烟的性子能很快融进去,往后在南栎城里有几个能说体己话的人,也就没那么孤单,对远在东陵的父王母后和哥哥们的思念就会少一点。

    还有就是萧禹文不想委屈了林绾烟。和亲也算明媒正娶,但是因为路途遥远,很多礼节都会直接略过。在大神越,不论天子还是庶民,成亲礼仪从“六礼”:一纳采、二问名、三纳吉、四纳征、五请期、六迎亲。

    和亲的话,基本上前面五礼都在两国的交涉中就完成了,留给两个人的就只有第六礼。那给人的感觉和纳妾差不多,不过因为身份尊贵,办得会隆重一些。

    萧禹文虽然讨厌那些繁文缛节,可想到此生只娶这一人,便觉得再繁琐也不能随便敷衍了事。林绾烟认了杨武将军夫妇为义父义母,那按照礼数,既是皇上指婚,就算已经完成纳吉之礼,后面还得从纳征、请期、迎亲之礼。

    纳征就是往杨武将军府送聘礼,这个聘礼,对于皇上而言,自然是额外多出来的。不过,不论聘礼多少,将军府肯定会加上自己的心意,转成嫁妆,在成亲之日随着迎亲队伍送到瑾王府。

    说到底,就是萧禹文替林绾烟要了一笔以后可以任她自己支配又价值不菲的嫁妆。也可以说是额外讹了自己父王一大笔银两。

    只是,萧禹文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倒若自己父王给的聘礼不够多,他还会不高兴。比起娶三妻四妾的花费,他替林绾烟要的这些聘礼根本就不算什么。他自己自然可以往里面加聘礼,但毕竟心意不一样。

    这些林绾烟是一无所知的,她只道是礼数里应该这么做。不过对于多了义父义母,倒也乐意,起码往后两人吵架了,可以回娘家了不是?况且,她还挺喜欢杨慕晴这个妹妹的。

    想到这里,林绾烟不禁觉得好笑,第一次见杨慕晴的时候,萧禹文还让她叫自己“嫂嫂”,而现在杨慕晴该叫自己一句“姐姐”。

    她也不能像原来一样唤萧禹文“哥哥”,应该改口叫“姐夫”了。看着长大的妹妹,现在成了小姨子,这怕是萧禹文自己也从来没想到吧?

    不过想到明天去了将军府,就要到下个月成亲的时候才能看到萧禹文,林绾烟心里还是有些不舍。

    这些日子,虽然萧禹文也常常不在身边,可只要一回来,两人几乎就是成天腻在一起。萧禹文也根本就没顾及自己的身份,连穿衣沐浴梳妆都伺候着,林绾烟感觉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两三岁孩子。

    “三爷,等我去了将军府,你会不会来看我?”林绾烟放下筷子,认真地问道。

    “不会。成亲之前我们不能见面。”萧禹文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绾烟不乐意地白了萧禹文一眼,这个时候知道讲礼数了?谁成亲之前就做了成亲以后才能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