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零八 拦路毒物
    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一行人的速度却并不慢,林绾烟坐在马车里都觉得颠簸得厉害。睡是不可能的了,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萧禹文会给林绾烟讲一些往日的见闻,但都很客观,描述性的语言不多,字眼也不生动,林绾烟已经对他不抱什么希望了,这厮就不是能讲好故事的人。

    于是,林绾烟就开始讲笑话,可又发现自己以前喜欢讲的笑话都比较冷,再加上脑子里装的东西到底不一样,好像萧禹文也不怎么听得懂。

    林绾烟只能讲鬼故事,这个她们在宿舍时可没少讲,经常讲完一个个半夜起来上厕所都得拉上一个人,还不敢关上厕所门,真的是自己吓自己。

    可林绾烟讲得自己都开始害怕了,甚至觉得雪球儿的眼睛在夜里都越看越诡异了,萧禹文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只能无趣地瘪瘪嘴,心里感慨着,自己旁边坐着的才是真正的冷面阎王啊,他会怕才真是奇了怪了!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眼看就要下到山脚,马车却停了下来。萧禹文微微皱了皱眉头,林绾烟也感觉有些不妙,伸手抓过萧禹文备在马车里的剑。

    “没事!”萧禹文摸了摸林绾烟的头发安慰道,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很快灵狐就前来敲了敲马车的窗子,萧禹文撩起窗帘,“什么情况?”

    “还是中午的毒物,打前锋的几个人无一幸免。但是奇怪的是,毒物并不蔓延,好像只守在那个位置。”灵狐低声说道。

    萧禹文放下窗帘,拿起剑,准备下马车。“绾绾在马车里等着,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林绾烟也起身。

    “听话,留在马车里。”萧禹文严肃地说道,灵异卫所中的毒他们根本就没查出来,而且短时间就毙命,实在凶险至极。

    “萧禹文,我还是在溪棠时的那句话,要死你也要带上我。”林绾烟已经没什么害怕,只担心萧禹文会有危险。

    “别胡说!我们就要成亲了!”萧禹文说完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

    “那你带上我嘛,我不怕的!”林绾烟柔声撒着娇,说完还主动吻住了萧禹文嘴。

    缠绵的一吻后,萧禹文笑着骂了句:“磨人的小妖精!”

    “嗯嗯嗯,我是三爷的小妖精!”林绾烟说着就推着萧禹文往马车外走。

    萧禹文才将林绾烟抱下马车,就见雪球儿“喵喵”地叫着追了出来。

    林绾烟笑着一把抱起雪球儿,“哎呀呀,这里还有个磨人的小妖精!”

    萧禹文好笑地看了林绾烟一眼,又伸手摸了摸雪球儿。“一大一小,两个妖精!”

    “对啊对啊,三爷可不是幸福惨了!”林绾烟笑着说道,雪球儿是自己的通灵护体,也算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自己是大妖精,它可不就是小妖精?

    萧禹文笑着揽起林绾烟的腰就往前面走去。灵异卫已经将死去的同伴,连着他们所骑同样已经死去的马拉到一边。

    “你就站在这里。”萧禹文不让林绾烟走近,离得老远就让林绾烟停下。

    林绾烟点了点头,其实她并不害怕。不过她知道,有一种害怕是三爷觉得你害怕,就像有一种身子不好是三爷觉得你身子不好。

    萧禹文走了几步,回头看到林绾烟还乖乖地站在原地,才继续往前面走去。

    “主子,你瞧瞧,被蛰过的地方地方都有一个动物的牙齿印,看着不像一般的飞物。”灵狐指着一具死去的灵异卫尸体的喉咙处说道。

    萧禹文也蹲下看了看,这个牙齿印很细很齐,就像被人插入了一排细细地钢叉,而且都是一下直接命中咽喉命脉。

    再查看了另外几具尸体和马匹,除了被蛰的位置不一样,情况都一致。像马这样的体型大一点的牲畜,这么一个口子,应该不至于在短时间内毙命,厉害的应该就到毒物身上所携带的毒。

    “多点几个火把,再让一匹马过去,所有人睁大眼睛看仔细了。”萧禹文站起身,向灵狐安排道。

    灵狐很快就让灵异卫拿着火把在马路两排站成排,萧禹文和二十四灵异站在离划出的危险线最近的位置。后面的一个灵异卫,一记辫子拍在一匹马的马背上,那马嘶鸣了一声就往前冲。

    只见那马才冲过危险线几米远,突然就从左侧的树上飞出一群细长的黑色飞虫,像听从指挥般一起往那马的脖颈上钻去。

    刚开始那马还像没事般继续往前奔去,可才跑出几米远就轰然倒地,蹄子蹬地挣扎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这次萧禹文和二十四灵异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之所以一直没有找到毒物,是因为那些毒物直接钻进了人或者马匹的身体了。那些又细又整齐的牙齿印,也不是被咬的,而是众多细长的毒物同时钻入所致。

    萧禹文退到了后面,其他灵异卫又往前甩了几根钩绳,一起将死去的马匹往回拖。

    这时林绾烟已经偷偷走到了前面,刚刚马匹倒地的时候他视线被挡住了,但那倒地的声音她听得清清楚楚。

    萧禹文低头沉思着,抬头就看到了林绾烟。“不听话?”

    “怎么回事?”林绾烟一看萧禹文的样子就知道情况很不好。

    “有毒物挡住了去路。”萧禹文淡淡地说道。这个毒物也实在是怪异,不仅从来没见过,而且数量和藏匿地点都摸不透。也不知怕不怕火烧,可这一烧恐怕整片树林都要被烧毁。

    “没有办法?”林绾烟继续往前面走去。

    “别去,危险!”萧禹文一把将林绾烟拉回。

    林绾烟被萧禹文这么一拉,抱着雪球儿的手松了一下,雪球儿一下就跳到地上。“喵喵”叫了两声就朝前面跑去。

    “雪球儿回来!”林绾烟追了上去。

    萧禹文见状比林绾烟快几步往雪球儿追去,可平时慢条斯理的雪球儿,此刻却像吃了兴奋剂一般往前面冲着。等到萧禹文追上,雪球儿已经跑过了危险线。

    “拦住夫人!”萧禹文朝后面的灵异卫喊了一声,他生怕林绾烟会冲向前去追雪球儿。

    灵异卫闻言瞬间横着站成一排拦住了林绾烟。而萧禹文和前面的灵异卫死死地盯着雪球儿,只见雪球儿跑过危险线后,速度慢了一下,好像在试探般慢慢地往前跑着。

    就这么跑了几米,树上的毒物瞬间朝雪球儿飞去,萧禹文一把抢过一个灵异卫手里的火把就朝雪球儿丢去。

    萧禹文的力道把握得很准,火把刚好就落在雪球儿所在的位置,但是火把并没有烧到雪球儿,甚至连它的毛都都没碰到,雪球儿飞一般地往回跑了几米,那火把将那群毒物烧个正着。

    “毒物怕火!”灵狐说道。

    萧禹文点了点头,雪球儿能够安然脱险也大大出乎萧禹文的意料。可众人瞧着雪球儿并没有往回来的意思,而是朝他们“喵喵”叫了两声,又继续往前面走去。

    这时林绾烟已经不顾阻拦,走到了前面。萧禹文一把就把林绾烟抱住,“雪球儿很聪明,它是在帮我们。”

    林绾烟闻言也没在说什么,只是眼睛一直盯着雪球儿。一旁的灵狐看着雪球儿已经快走到刚刚的位置,便将火把拿在手里做准备。

    这一次,毒物还没靠近雪球儿,就被火把击中,落了一地。落在地上的火把还没有熄灭,雪球儿也没有往回跑,树林里一时间源源不断地飞出一批一批地毒物。

    见状,手里拿着火把的灵异卫纷纷往前面丢火把。这一次死的毒物不计其数,雪球儿也飞一般地跑了回来,死命地往林绾烟身上扑。

    林绾烟赶紧把雪球儿抱了起来,雪球儿像怕极了般一直“喵喵”地叫个不停,叫得林绾烟脑子一阵晕眩,好像有一段段的琴谱往脑袋里钻。

    缓了一下,林绾烟终于感觉好了一些,雪球儿也不叫了。此时灵异卫还想再让一匹马去试试,毒物是不是已经全部死了,因为此时那块地已经黑成一片。

    “别试了,毒物还多得很。”林绾烟制止了他们。“将我的瑶琴取来。”

    “绾绾你要做什么?”萧禹文很是不解。

    “三爷,我从小学了很多旁门左道,其中一个方法应该可以一试。”林绾烟淡淡说道。

    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东陵公主自小什么都学,他是知道的,但是能有对付毒物的方法,他还真不敢相信。

    “去将夫人的瑶琴取来。”萧禹文吩咐道。

    很快,一个灵异卫就将装着瑶琴的木匣子抱来。林绾烟接过木匣子就摆在地上,自己也席地而坐。检查了一下瑶琴,她就抬头对萧禹文说道:“准备好火把,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我尽量。”

    萧禹文朝灵狐递了个眼神,又关切地看了看林绾烟,“绾绾,如果危险,我们另外想办法。”

    林绾烟笑了笑,“不是危险,是我学艺不精!你知道我学这些都是为了逃跑,所以都只学了点皮毛。”

    萧禹文闻言笑了起来,这丫头会的还真不少,没有好好学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