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零七 回南栎城
    睡到半夜,林绾烟就发现有人轻手轻脚地上了自己的床,然后一把抱住自己。林绾烟迷糊中一口就朝他肩上咬去。

    “啊……”萧禹文夸张地叫了一声。

    “你这个混蛋、骗子、王八蛋,终于回来了!”林绾烟带着哭腔骂道。

    萧禹文嘿嘿地笑了起来,“绾绾,我想你……”

    “混蛋!”林绾烟又在他肩上咬了一口。

    “绾绾既骂我是混蛋,我便坐实混蛋之名……”说完,萧禹文便将林绾烟压在身下,狂热地亲吻起来。

    两人小别胜新婚,缠缠绵绵许久才尽兴。

    “你回来怎么都不说一声?果然那些信就是你提前写好来哄骗我的?”林绾烟全身无力地躺在萧禹文怀里,心里还念着信的事。

    “我昨日写的信你没看?按着日子,你今日应该收到了啊!”萧禹文微微皱了眉。之前林绾烟看的信确实是他提前准备好的没错,但昨日的信却是他亲手写了。

    “哦。”林绾烟心虚地应道,今晚的信她赌气没看,自然就不知道今夜萧禹文会回来。

    “你没收到?”萧禹文追问道,这不应该啊,他是算了时间的。

    “收到了,我没看。”林绾烟老实地说道。

    “我写的信你都敢不看?是不是适才对你的惩罚不够?”萧禹文说着又把她压在身下,两只手乱动起来。

    “哎……三爷,你饶了绾绾吧,绾绾真的没力气了。”林绾烟柔声地撒着娇。

    萧禹文见她一副可怜兮兮地求饶模样才停下,重新将林绾烟抱在怀里。“瑾王妃好大的胆子,都是本王给惯的吗?”

    “瑾王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前面拿那么多信来忽悠我,我会不看?你真当瑾王妃长得一个绣花脑袋?这信十有**都是你提前写好的。”林绾烟其实不确定,就是在诈他。

    “说到底又是我的错喽?我还不是怕你担心,袁统领天天跟在身边,我带的人又少,根本不可能天天差人送信回来。再说,我身边天天有人不在,旁人总要乱怀疑。”萧禹文委屈地说道。

    林绾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之前的气恼一下都没了,看来还是自己太小题大做。

    萧禹文见林绾烟没说话,以为自己的话重了,惹她生气,急忙亲了亲林绾烟的小脸蛋,温柔地哄道:“好了好了,绾绾不生气了,我回来了的嘛。”

    林绾烟也亲了亲萧禹文的脸颊,“溪棠怎么样了?”

    “大概会因祸得福,袁统领回去同父王禀报后,父王应该会下旨直接将溪棠山交给我。”萧禹文淡淡说道。既是下旨归了瑾王,就没夜魅什么事了,至于灵夜宫亏空的这部分收入,他自然也会有其他办法填回去。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三爷往后更要事事当心。”林绾烟不无担忧地说道。既然溪棠山是块人人都抢着要得到的肥肉,自然那些人不会就这么拱手相让,后面指不定会出更多幺蛾子。

    “我知道。”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不知道绾绾想不想听?”

    “就会卖关子!直接说不行吗?”林绾烟对着萧禹文的肩膀又咬了一口。

    “啊……”萧禹文又是一声夸张地惨叫。“绾绾适才还没有咬够吗?”

    “滚!”林绾烟一个脸红,谁让这厮那么疯狂,越叫他就越兴奋,只能下口咬,可好像也是然并卵,念在他憋了十几天,她也就只能受着。

    “父王差人送了信来,定亲和成亲的吉日都选好了。”萧禹文说完又亲了亲林绾烟的脸蛋。

    “什么时候?”林绾烟倒不希望太快,一旦定亲了她怕是都要待在瑾王府了。虽然之前那个府邸也不算她的家,可好歹自由些,想随便出入也没人管。瑾王府就不一样了,多少要守些规矩。

    “下个月十六定亲,腊月十八成亲。”萧禹文笑着说道。这总算赶在年前成亲了,林绾烟再好好休养几个月,明年这个时候估计他就当爹了。

    “那不是没几天了吗?”这马上就是月初了,定亲就剩半个月,成亲也就一个半月,林绾烟还是觉得快了点。

    “嗯嗯,父王已经派了使臣去见你父王和母后,恐怕我们要等成亲完才能回去看望他们了。”萧禹文知道林绾烟一直想家,这成亲完回去大概也是新年以后了,算下来她要半年多看不到自己的父王和母后。

    “那我们不是要回南栎城了?”林绾烟还是不想那么早回去的。

    “不急,这些事礼部会安排,我们只要提前两三日回去即可。明日开始我得盯着你泡温泉,好让你早日将身子养好。”瑾王定亲自然是大事,但那些繁文缛节,萧禹文也不想去了解,他想着到时只要两个人出席一下就可以了。

    “我身子哪里不好了?再说了,再好的身子也经不住你夜夜如此折腾啊!”林绾烟有些不满萧禹文老是拿自己的身子说事,她一点不适感都没有,根本就没那么脆弱好不好。

    “我只当绾绾是在夸我!”萧禹文凑到林绾烟耳边轻声说道,说完又开始啃咬她的耳垂。

    “厚脸皮!”林绾烟娇嗔道。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她不过担心萧禹文的身体。大概也是年轻,以前又没有过女人,尝到味道了,瘾大。这男人的新鲜感,也不好说。

    萧禹文笑着不说话,紧紧抱着林绾烟,两人渐渐睡去。

    后面几日,萧禹文倒是日日陪在林绾烟身边,两人几乎寸步不离。灵夜宫的密函还是每日都会送到别苑来,时间也比较固定,一般就是午膳过后。

    林绾烟也会陪着一起看密函,有时会因为不同的处理方法同萧禹文小小争论一番。但是林绾烟算是发现了,平日里,萧禹文事事都会依着她,但到这种关键性决策的时候,他却总会一意孤行。

    林绾烟觉得,相信自己是没错,毕竟最后要对整个结果负责的是他自己。可又担心,往后他会不会变成一个刚愎自用的人?旁人的意见一概都听不见去,总有吃亏的时候。

    一晃十日过去了,两人天天如胶似漆的,倒也不觉得日子难捱。这日午膳后,萧禹文和林绾烟在花园晒了很久的太阳,都没见灵狐像往日一样来送密函。

    “三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林绾烟瞧着萧禹文虽然表面上淡定,一句多的话都没说,只是在逗雪球儿玩,可还是时不时会往路上看几眼。

    “大概有什么事路上耽搁了。”萧禹文淡淡地应道,心里却打起鼓来。

    这密函丢了倒不算什么大事,最近灵夜宫一切如常,因为知道自己要定亲、成亲了,很多事他都收敛着等想等完婚以后再做。

    可就得看这密函在哪里丢的,若是进了锦城往别苑来的路上,恐怕就不是太理想。负责送密函的灵异卫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各种情况都能灵活应对,哪怕被抓住了,也休想从他们口里问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的也很有限。

    关键是若被劫的地点很微妙,那就会被拿来大做文章。不说处理不下来,但起码是比较棘手的。夜魅的身份,越多人知道,对萧禹文越不利。甚至连林绾烟都会成为利用对象。

    林绾烟也没再说什么,心里却认定一定是出事了。果然,一盏茶后,灵狐便匆匆赶来,手上并没有密函。

    萧禹文让林绾烟继续躺着休息,自己却跟着灵狐往外走去。

    “在何处被劫?”萧禹文皱着眉头问道。

    “进山后的水田边上。是被毒物蛰的,一人没了,另一人失踪了。已经去查了。”灵狐也皱了皱眉。这毒物不用说就是出自玄慕百花宫,而且赶去的人来不及施救,人就死了。

    “准备一下,入夜就回去。”萧禹文说完就往回寻林绾烟。

    林绾烟起身抱起雪球儿准备回宫殿,见萧禹文平静的脸上多了一丝愁容。“怎么了?”

    “没事,我们回去收拾下,用过晚膳就回南栎城。”萧禹文一把从林绾烟手里抱过雪球儿。这小东西近日来倒爱吃东西了,身子看着没怎么长,可抱在手里已经有些沉了。

    林绾烟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什么。这么着急就走,而且还是连夜赶路,要么就是出了什么大事,要么就是别苑已经不再安全。

    这眼看着还有五六日两人就要定亲了,就算是虚惊一场,也好过被打个措手不及。锦城毕竟不是灵夜宫的大本营,虽然身边是护卫也众多,可若遇到精心策划的埋伏,恐怕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脱险。

    才刚到申时,灵异卫就送来了晚膳,萧禹文和林绾烟用晚膳的速度都不约而同地比平日快了一些。用膳后,萧禹文让林绾烟自己去散步,再回房再瞧瞧还有什么落下的没。自己则和灵狐在别苑四周再次巡视了一番。

    天才刚刚黑下来,萧禹文就回来了,裤腿上还沾了不少泥点子。衣裳都已经收拾好抬上马车,他也就没再差人拿衣服来换,搂着林绾烟的腰就往别苑外走去。

    等他们上了马车,浩浩荡荡三辆马车和几百号普通着装的灵异卫、玥字卫就往山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