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零五 大皇子来了
    “走吧,我背你。”萧禹文将林绾烟扶起来。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林绾烟看了看前面,虽然有条小路,但是不知道是通向哪里。

    “一直走出这片树林有条河,顺着河往下走有煅异卫的另一个住所,逃出来的人都会去那里。”萧禹文将木匣子拿起,半蹲着。

    “我能走,不用你背。”林绾烟将雪球儿抱在手里,慢慢地起身。

    萧禹文一把将林绾烟扶起,“乖,我背你,你这样走着,痛得厉害。”

    “我说不用就不用,瑾王妃没那么脆弱!”林绾烟仰起头亲了亲萧禹文的嘴唇。

    萧禹文心疼地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伸手搂住她的腰,半抱着她往前走。“让绾绾受苦了,往后不会了。”

    “我不怕!”林绾烟傲娇地扬着嘴角。

    萧禹文笑笑没再说什么,看向远处的目光却阴翳起来。今天若不是林绾烟不愿意一个从密道走,他恐怕早就赶到熔炉的位置,那爆炸发生的时候,他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安然脱身。这次,他们怕是想直接要了他的命。

    两人走了一柱香的时间才走到河边,又沿着河流往下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才远远地看着有灵异卫往上寻来。他们认出是萧禹文和林绾烟,便快步飞奔而来。

    “主子!夫人!你们还好吧?”灵狐焦急地问道。

    萧禹文把木匣子递给灵狐,弯腰就将林绾烟抱起。“我没事,夫人受了点伤。”

    “按主子的吩咐,昨夜已经撤出了大部分人,煅异卫伤亡不算严重,但是熔炉毁了。”灵狐边走边说道。

    “安排人把那里没毁彻底的全部毁了,什么都不要留。这里的东西运出去后,一把火烧了。”萧禹文冷冷地吩咐道。

    “主子……”溪棠是主子几年来的心血,也是灵夜宫的一大财务支撑,全毁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照做!今日之仇我夜魅不报誓不为人!”萧禹文声音更冷了几分。

    “是!”灵狐匆匆离开。

    萧禹文低头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疼吗?”

    林绾烟摇了摇头。

    “忍着点,我们马上回锦城。”萧禹文柔声说道。

    “这就回锦城了吗?”林绾烟想着爆炸完肯定是个烂摊子,萧禹文就这么走了合适吗?

    “嗯。”萧禹文淡淡说道。

    到了煅异卫的住所,萧禹文没有多做停留,抱着林绾烟同乘一匹马,带着十几个二十四灵异,就快速骑马沿着河流往下走。

    回锦城的这一路,他们还是选择走山路,但是林绾烟知道他们的速度都非常快,好几次若不是萧禹文将她抱紧,她都差点从马上掉下去。

    一行人终于在申时赶回了锦城别苑。萧禹文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重新帮林绾烟包扎了伤口,才包扎完,灵沐就匆匆走了进来。

    “主子!大皇子来了!说是奉皇上的命来给绾烟公主送些补品。”灵沐说道。

    “好茶伺候着!我马上就来!”萧禹文冷冷地说道。

    “是!”灵沐闻言匆匆离开。

    萧禹文不紧不慢地取来两套衣服,先给林绾烟换上,换好了才自己换。

    “三爷。”这前脚两人才到,后脚大皇子就带着人来了,林绾烟多少也猜到了点什么,但不知道自己猜得到底对不对。

    “没事,待会儿我不说话,你就什么都别说。只有父王知道我同你一起来锦城。”萧禹文一脸地淡定。

    林绾烟点了点头,慢慢地跟着萧禹文往外走,这一次萧禹文没有牵她的手,也没有揽着她的腰,脸上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两人才走到门外,萧禹城便站起身迎了出来。

    “三弟?你不是在旭阳城?”萧禹城一脸惊讶地看着萧禹文,然后又看了看静静跟在一边的林绾烟。

    “昨日旭阳城一案已破,我便奉父皇的命,前来锦城探望未婚妻。”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萧禹城将目光看向林绾烟,她有些娇羞地低着头。“绾烟公主近日可好?不知这别苑住得可还舒心?”

    “谢大皇子关心,这里挺好的。”林绾烟淡笑着说道。

    “父王十分记挂绾烟公主,特派我前来给绾烟公主送些上好的补品。”萧禹城笑着说道。

    “多谢皇上关心!”林绾烟还是淡笑着。

    “父王也是贵人多忘事,明明知道我要来锦城,还专门另外使人来。”萧禹文冷冷地说了句,便坐了下来。

    林绾烟听着萧禹文好像话里有话,难道大皇子并不是皇上派来的?

    “三弟说得是什么话?这是苏田边境新进贡的上好人参,父王是一心记挂着绾烟公主!”萧禹城急忙辩解。

    “哦?这么说来父王不是贵人多忘事,是糊涂!未来的瑾王妃,岂是随便使个人来就能见的?”萧禹文说完冷哼了一声。

    “三弟这是在怪罪父王?三弟好大的胆子!”萧禹城叱喝道。

    “何为我怪罪父王?是我要想父王讨个说法!我再是个不得宠的瑾王,我的王妃也不容人往后有机会说三道四!”萧禹文说得很气愤。

    “你……”萧禹城被堵得说不出话。

    “既是父王让送的东西,我便代为收下,也劳烦回禀父王,我将在这别苑住下,他日与瑾王妃一同回城。”萧禹文冷冷地说道。

    “三弟哪怕是在宫外长大,也该知道没有成亲之前,男女不能共处一室!如此不是失了父王的颜面?”萧禹城教训道。

    “我在宫外长大,自然不懂宫中的规矩。我只知道我的王妃若被迫见了不三不四的人,他日我必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无能!”萧禹文冷冷地看了萧禹城一眼。

    “你说什么?”萧禹城气极,这不就是骂自己是不三不四的人吗?

    “没听清楚吗?我不介意再说一遍。”萧禹文冷哼了一声,转头对林绾烟说道:“还坐着做什么?不赶紧回去?”

    林绾烟一听,低着头起身就快步往外走去。

    “大皇子请便,别苑宫殿众多,想留宿一晚,便自己收拾!”萧禹文说完就起身往外走去。

    “你……”萧禹城暴怒着起身,比萧禹文还快几步走了出去。

    萧禹文站着看着萧禹城离开,冷冷地笑了两声,回了自己所住的宫殿。

    林绾烟见萧禹文回来,急忙迎了出来。“没想到你怼人这么厉害!不错,有我的气势!”

    萧禹文笑着将林绾烟拥入怀里,“瑾王妃一点都不谦虚!”

    “我再谦虚就一无是处了!萧禹文,我发现你越来越有趣了!”林绾烟认真地夸道。平时没见萧禹文说话这么针锋相对,今日一见真的大开眼界,这句句骂人不带脏字啊,真叫人直呼过瘾。

    “现在才发现?”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小脸蛋,被夸得很开心。

    “怎么?很晚吗?这个嘛,有些人就像一幅画,打开了就被一览无遗,有些人呢,就像一本书,要慢慢翻才懂他趣味,也像陈年的酒,得慢慢品,才知其香醇。三爷你呢,就是要慢慢翻阅的书,慢慢品的佳酿。”林绾烟一本正经地说道。

    萧禹文哈哈大笑起来,“绾绾,你怎么夸得我都快醉了?”

    “你瞧你,不谦虚了吧?还说我呢!”林绾烟马上变了脸色,嫌弃地白了萧禹文一眼。

    “你这记仇的丫头!”萧禹文说着用力地亲上了林绾烟的嘴唇,他还觉得林绾烟夸得挺有道理的,搞半天又是给自己挖得坑。

    林绾烟被亲得喘不过气来,一把将萧禹文推开。“你知道大皇子会来?”

    “猜的。”萧禹文淡淡一笑。

    “怎么猜的?”林绾烟很好奇,既然知道大皇子要来,也知道两人同在锦城别苑不和礼数,萧禹文为什么又要故意现身,还要主动挑刺怼人家呢?

    “不告诉你,免得你又说我不谦虚。”萧禹文故意卖关子。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还有趣没趣了?说我记仇,你还不是一样!”林绾烟不满地瞪了萧禹文一眼。

    萧禹文赔罪般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大皇子他们一直怀疑溪棠的事跟夜魅有关,多次上报父王派人来查。

    玄慕百花宫给他们的情报是我就是夜魅,父王知道我是夜魅,但是不确定是不是我做的。既然已经爆炸了,那就毁个彻底,让他们什么都查不出来。

    此次旭阳城一案,结果对大皇子非常不利,他想扳回一局,就得动我或者你。

    本来昨日我该同其他人一起回南栎城,我没回去,溪棠又一直乱着,他便猜测我定是去了溪棠。

    溪棠爆炸了,他不确定我到底在不在,为了保险起见,就借口来了锦城。我在锦城,就可以证明我不是夜魅,溪棠的事自己推不到我身上。”

    “那昨夜我们一同回溪棠,难道大皇子不知道吗?不知道怎么又会发生爆炸呢?”林绾烟没想明白。

    “爆炸定是事先就计划好的,只是赶巧我们回去了。若我的行踪外人都能随意知晓,我早就丧命了。他们还没那个能耐。”萧禹文淡淡说道。

    “那溪棠都毁完了,往后怎么办?”林绾烟虽然没亲眼见那铁是怎么炼出来的,可看着煅异卫那么多人,也知道是很大的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