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零四 爆炸
    “我就问一句,我能同三爷成亲,你能不能?”林绾烟傲娇地白了李木川一眼,就横刀夺爱怎么了,姑奶奶有这本事你管得着吗?

    “哎哎哎,得得得,三爷让给你了,反正心早就不在我这了。”李木川是彻底服了。

    林绾烟得意地看着萧禹文,萧禹文此时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三爷你就不表个态吗?若不是念着李公子身上有伤,我得大打出手呢!”林绾烟就是邀功来的。

    “嗯,我是绾绾一个人的。”萧禹文说完就亲了亲林绾烟的脸颊。

    “哎,我说你们够了哈,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李木川没好气地说道。

    “三爷,走吧,我瞧着让李公子一个人静静的好。”林绾烟笑着说道。

    萧禹文闻言就起身,准备回去。“好好休息,待溪棠的事完了,我便会同父王说。如今母亲已经回宫,旁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李木川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他知道萧禹文自有打算。

    一路走着回自己的窑洞,萧禹文都还在笑着,能听那些话从林绾烟嘴里说出来,他很开心。

    “三爷一个人乐呵什么?”林绾烟瞧着萧禹文笑得有点傻呢。

    “嗯,就是乐呵。”萧禹文说着亲了亲她的额头。

    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可不就是傻吗?“三爷,六公主跟我说的木川哥哥,就是李公子吗?”

    “是。很快,我就会让他光明正大地重新出现。”萧禹文说得认真。

    “跟玥亲王有什么关系?”林绾烟很容易就联想到一起。

    “以后你就知道了。”萧禹文笑着说道。

    林绾烟剜了他一眼,最讨厌这种卖关子的人了。

    回到窑洞一会儿,灵异卫就将晚膳送了过来,连同雪球儿和一些行李。

    “雪球儿怎么一点都没长大?”萧禹文夹了一片肉放在雪球儿面前。

    “我也不知道,不过它吃得很少,平日也不叫唤,我也不知它是不是饿了。”这个林绾烟也察觉到了,正常情况下,足月以后的猫咪,应该会成长得会比较明显。

    “大概不合它胃口,这里吃食也不好,待回去了得好好给它吃些。”萧禹文瞧着雪球儿倒也没见瘦,还是圆滚滚的。

    “嗯嗯。”林绾烟点了点头,她是没怎么特别关注雪球儿的饮食。只是每次自己吃的时候会给它喂点。

    煅异卫的住所可就不像府苑有花园可以逛,而且因为在深山里,入夜了寒气就很重,所以林绾烟用过晚膳便直接沐浴更衣躺在床上。

    床果然很硬,应该说那是土炕,哪怕萧禹文多铺了两床棉絮也无济于事。不过唯一的好就是,炕底放着炭盆,睡着很暖和。

    只是林绾烟睡着暖和,萧禹文却热得不行。

    “我先将炭盆取出来一会儿如何?”萧禹文柔声问道。

    “你很热?”林绾烟这会儿不抱着萧禹文睡都觉得很暖和。

    “嗯,我怕等下会更热。”萧禹文凑到林绾烟耳边轻声说道。

    林绾烟一听就知道这厮想要做什么,“三爷,你精力怎就这么旺盛?”

    “昨夜歇息了一夜,怎能不旺盛?”萧禹文当真起身去将炭盆取出。

    “你可节制些,再说,若还没成亲就有了身孕,我还真就没脸见人了。”林绾烟实话实说,没感觉不好意思。

    谁知道皇子定亲成亲要花费多长时间,古代繁文缛节那么多,要是前前后后拖个半年,两人天天这样厮混又没什么措施,难保不会怀孕。

    “有了才好。”萧禹文没敢告诉林绾烟,她如今的身子大寒,受孕的可能性极低。调养身子需要时间,更需要有好的情绪,所以还是不准备让她知道。

    “我不想同你说!”林绾烟无语。

    “嗯,别生气,我保证成亲前不会有。”萧禹文不想惹林绾烟不开心。

    林绾烟没再说什么,毕竟萧禹文是个初识风月的男人,两人每日睡在一张床上,再好的定力都会变没有。况且,若两人在一起连做这事的兴致都没有了,那才是出问题了。

    翌日,林绾烟是被外面的一阵“滋滋”的噪音吵醒的,她睁开眼睛,看了看,萧禹文也醒了。

    “怎么?”林绾烟睡眼朦胧地问道。

    “你继续睡,我去看看。”萧禹文说着就起身穿衣服。

    “我跟你一起去。”林绾烟眼睛半睁半闭地坐了起来,浑然不觉自己此时不着寸缕。

    萧禹文笑着看着她胸前的好春光,也不提醒她。“睡吧,我去就好了。”

    “不!”林绾烟嘟起小嘴。

    萧禹文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始一件一件地给她穿上衣服。也就只有在林绾烟半睡半醒的时候,才不会害羞。

    等他们穿好衣服出到门口,那阵噪音已经没有了。萧禹文往山谷最里侧望去,那里升起了一股浓烟,那是熔炉所在的位置。按着时间算,这会儿煅异卫已然开工半个时辰,不应该有这种浓烟,还有刚才的“滋滋”声,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萧禹文拉着林绾烟就走回窑洞,伸手在右侧洞体轻拍了几个不同的位置,洞体消失,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密道。

    “绾绾,听话,沿着这条密道一直往外走,就能走到安全的地方。晚些时候我会来寻你。”萧禹文一把将林绾烟推进密洞,密洞门很快从两侧向中间关闭。

    就在密洞门即将关上的瞬间,林绾烟从里面冲了出来。

    “三爷,你若有何不测,绾绾不会苟活!你带着我一起吧,我不怕死!”林绾烟脸上没有一丝害怕。她知道萧禹文如果不在了,她活不下去,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就跟着他拼一把。

    萧禹文一把抱住林绾烟,“听话,我不会有事的。”

    “你今日若不带我去,就算你没事了,我也不会再理你,我说到做到!”林绾烟很坚决。

    萧禹文没说话,就静静地抱着林绾烟。这时雪球儿不知怎么的“喵喵”叫个不停。

    林绾烟挣脱出萧禹文的怀抱,走过去将雪球儿抱起,拉着萧禹文的手就往门外走去。萧禹文也顾不上多想,快步地朝山谷里面走去。

    木屋里的煅异卫此时也纷纷走了出来,萧禹文还没走多远,就听到一声巨响。他一把抱起林绾烟就施了轻功往窑洞跑去。

    煅异卫也快速有序地往窑洞撤,此时速度快的煅异卫已经将三扇窑洞的门打开,后面的人有序地往窑洞里面跑。

    萧禹文带着林绾烟回到自己的窑洞,打开密洞的门,快速钻了进去。

    “三爷,我的瑶琴!很重要!”林绾烟猜到肯定是发生爆炸了。

    闻言,萧禹文快速地冲出去,抱起装瑶琴的木匣子,赶在密洞关上的瞬间闪了进去。一进去,拉起林绾烟的手就往密洞里跑。

    密洞很黑,也来不及点灯,林绾烟只感觉脚下不断地震动,好像地要开裂了般。在这么黑的环境里,她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走起来跌跌撞撞的。最后萧禹文干脆将她抱起,一路飞奔而去。

    林绾烟不知道雪球儿是被自己抓疼了还是怎么的,一直都在叫个不停。密道有多长,林绾烟来不及问,可她知道两人走过的地方都坍塌了,而且坍塌的速度越来越快。

    “三爷,放下我,这样会拖累你的!”林绾烟喊道。

    萧禹文没有说话,抱着林绾烟的那只手更紧了。终于眼前渐渐有了亮光,萧禹文的速度快了起来。到了洞口,他直接轻点脚尖,飞出了数米远,两人连着装着瑶琴的木匣子一同跌倒在地。

    洞口也在这个瞬间彻底坍塌,上面的树木倒了下来,最近的就倒在林绾烟的脚边。

    “绾绾你没事吧?”萧禹文快速起身,将林绾烟扶起。

    “没事,萧禹文,你受伤了吗?”林绾烟眼睛已经红了,不是害怕,而是痛的。

    刚刚摔在地上的时候,她的膝盖和手臂应该都擦破皮了,特别是抱着雪球儿的那只手,手肘应该伤得不轻,但此时能好好地活着就是万幸了。

    “我没事,快走!”萧禹文也顾不上检查林绾烟的伤口,重新抱起木匣子,牵着林绾烟的手就往树林里走去。

    刚开始林绾烟还能勉强跟上萧禹文的脚步,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就感觉膝盖越发痛了起来,越走越吃力。

    萧禹文也明显感觉到林绾烟体力不支,停下脚步,撩起林绾烟的裙子,膝盖上的血已经在里裤上沁出了一大片血迹。

    “绾绾坐下!”萧禹文放下木匣子,撩开自己的袍子,快速地从里衣上撕下两三块布,又从衣袖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瓷瓶。

    林绾烟慢慢地坐在地上,将雪球儿放在一边,轻轻地将里裤挽到膝盖以上。两个膝盖都已经摔破了,口子还不小,应该是倒地的时候还被石头划到了。

    “有点疼,忍着点。”萧禹文用撕下的一块布轻轻地将林绾烟两个膝盖上的血擦干,又撒上了药粉,再轻轻地将布条缠在膝盖上。

    林绾烟紧咬着牙齿,没发出声音,眼睛里却流出了泪水。萧禹文伸手抹去林绾烟脸上的泪水,又挽起她的衣袖,她右手的手肘也在流血。

    “其他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萧禹文一边帮林绾烟包扎手肘一边柔声问道。

    林绾烟摇了摇头。“其他人呢?他们逃出来了吗?”

    萧禹文面色凝重,“待会儿才知道。”